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经典著作 查看内容

法兰西内战(摘录)

2020-8-27 20:07| 发布者: 实事求是| 查看: 351| 评论: 0|原作者: 马克思|来自: 马克思恩格斯文选

摘要: 法兰西内战 国际工人协会总委员会宣言 卡·马克思写于1871年4-5月 致协会欧洲和美国全体会员 一 1870年9月4日,当巴黎工人宣告成立共和国 ...
                                            法兰西内战

                   国际工人协会总委员会宣言

                  卡·马克思写于1871年4-5月

                               致协会欧洲和美国全体会员
                                     
                                              一

      1870年9月4日,当巴黎工人宣告成立共和国而几乎立刻受到
法兰西举国一致欢迎的时候,有一伙钻营禄位的律师——梯也尔
是他们的政治家,特罗胥是他们的将军——占据了市政厅。这些
人在当时是这样地迷信巴黎负有在一切历史动乱时期代表全法国的
使命,竟以为只要出示他们业已失效的巴黎议员证书,就完全足以
证明他们僭取到的法兰西统治者头衔确有法律依据。在这伙人上台
五天以后,我们在关于上次战争的第二篇宣言中已经向你们说明
他们究竟是些什么人了。然而当时在惊慌无备的混乱中,工人阶级
的真正领袖们还囚禁在波拿巴的监狱里,而普鲁士人又已经逼近巴黎,
巴黎只得容忍这些人掌握政权不过附有一个明确的条件,就是他们
只为国防的目的运用这个政权。然而要保卫巴黎,就只有武装它的
工人阶级,把他们组织成为真正的军事力量,并使他们的队伍在战争
中得到锻炼。可是,武装巴黎就无异是武装革命。巴黎战胜普鲁士
侵略者,就无异是法国工人战胜法国资本家及其国家寄生虫。国防政府
在民族义务和阶级利益二者发生矛盾的时候,没有片刻的犹豫便把
自己变成了卖国政府。

......
       
                                                     二
......
       武装的巴黎是阻碍反革命阴谋的唯一严重障碍。
......
       当梯也尔已经用夜袭蒙马特尔发动了内战的时候,中央委员会
竟坚决不肯把这个内战继续下去,因而犯了一个致命性的错误:本来
应该立即向当时毫无防御能力的凡尔赛进军,一举彻底消灭梯也尔
及其“地主议会”的阴谋。中央委员会没有这样做,反而使秩序党能够
在3月26日的公社选举中再次进行较量。在这一天,“秩序人物”在巴黎
各区政府同他们的过分宽大的胜利者相互说了许多温和的和解华语,
而在内心却立下了庄严的誓言,要在适当的时机把他们扑灭干净。

                                                  三

       1871年3月18日清晨,巴黎被“公社万岁!”的雷鸣般的呼声惊醒了。
公社,这个使资产阶级的头脑怎么也捉摸不透的怪物,究竟是什么呢?
       中央委员会在它的3月18日宣言中写道:“巴黎的无产者,目睹统治
阶级的失职和叛卖行为,已经了解到:由他们自己亲手掌握公共事务的
领导以挽救诗句的时刻已经到来......他们已经了解到:夺取政府权力以
掌握自己的命运,是他们必须立即履行的职责和绝对的权利。”
     但是,工人阶级不能简单地掌握现成的国家机器,并运用它
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
       工业的进步促使资本和劳动之间的阶级对立更为发展、扩大和
深化,国家政权也就随着愈益具有资本压迫劳动的全国政权的性质,
具有阶级统治机器的性质。在每次标志着阶级斗争的一定进步的革命
以后,国家政权的纯粹压迫性质就愈益公开地显露出来。1830年的
革命把政权从地主手里夺来交给了工人阶级的更为直接的敌人。资产
阶级的共和党人以二月革命的名义夺取了国家政权,并且利用这个
政权进行了六月屠杀。他们用这次屠杀向工人阶级证明,所谓“社会”
共和国不外是用共和国来对他们实行社会奴役;同时又向资产阶级的
大批保皇派和土地所有者阶级证明,他们可以安心让资产阶级“共和党人”
去负担管理方面的操心事务和享受管理方面的金钱实惠。但是,资产阶级
共和党人在建树了他们唯一的六月勋业以后,不得不从秩序党的前列
退居后列;而秩序党是一个现在已经和生产者阶级公开对抗的占有者
阶级中所有一切敌对党派组成的联盟。他们共同管理的最适当形式,原来
是由路易·波拿巴任总统的议会制共和国。这是一种公开实行阶级恐怖和
有意侮辱“贱民”的政体。据梯也尔说,议会制共和国“使它们〈统治阶级
的各个派别〉最少分裂“,可是它在这个人数很少的阶级和这个阶级以外
的整个社会机体之间挖成了一道鸿沟。在以往各个政府下面,统治阶级内部
的纷争还使国家政权受到相当限制,而现在由于这个阶级的联合,这种限制
已经消失了。由于存在无产阶级起义的威胁,联合起来的统治阶级已在残酷
而无耻地利用国家政权作为资本对劳动作战的全国性武器。但是,统治阶级对
生产者大众不断进行的十字军讨伐,使它一方面不得不逐渐剥夺它自己的议会
制堡垒(国民议会)用以防范行政机关的一切手段。于是代表这个行政机关的
路易·波拿巴就把统治阶级的代表们驱散了。第二帝国原是秩序党共和国的自然
产物。
       这个以政变为出生证书,以普选为批准手续,而以宝剑为王笏的
第二帝国,声称它依靠农民阶级,即依靠没有直接卷入劳资斗争的
广大生产者群众。它声称它以破坏议会制度,从而破坏政府对有产阶级
的公开屈从状况而拯救了工人阶级。它声称它以支持有产阶级对工人
阶级的经济统治而拯救了有产阶级。末了,它还声称它已经把一切阶级
团结到复活了的国家荣誉的幻想周围。事实上,帝国是在资产阶级已经
丧失治国能力而工人阶级又尚未获得这种能力时唯一可能的统治形式。
全世界都欢迎这个帝国,认为它是社会救主。在它的统治下,资产阶级
社会免除了各种政治牵挂,得到了甚至它自己也梦想不到的高度发展。
工商业扩展到极大的规模;金融诈骗庆祝了自己纵横世界的欢乐;民众
的贫困,在卑鄙无耻的骄奢淫逸的景象对照下,显得格外刺目。看来高高
凌驾于社会之上的国家政权,实际上正是这个社会的莫大耻辱,是一切龌龊
事物的温床。普鲁士本来渴望把这种统治制度的重心从巴黎移到柏林去,
而它的刺刀却把这个国家政权的以及由这个政权拯救了的社会的全部腐朽
性尽行揭穿了。帝国制度是那由新兴资产阶级社会作为摆脱封建制度的工具
建立起来,尔后又由已经充分发展的资产阶级变成了资本奴役劳动的工具的
国家政权的最淫贱和最后的形式。
       公社就是帝国的直接对立物。巴黎无产阶级用以欢迎二月革命的“社会
共和国”口号,不过是表示了希望建立一种不仅应该消灭阶级统治的君主制
形式,而且应该消灭阶级统治本身的共和国的模糊意向。公社正是这种共和
国的一定的形式。
       原是旧政府权力的驻在地和中心,同时又是法国工人阶级的社会活动
中心的巴黎,手执武器奋起反对了梯也尔及其“地主议会”要恢复和巩固
帝国遗传下来的这个旧政府权力的企图。巴黎所以能够反抗,只是由于被
围困使它摆脱了军队,建立了主要由工人组成的国民自卫军。必须使这件
事实成为确定的制度,所以,公社的第一个法令就是废除常备军而用武装
的人民来代替它。
       公社是由巴黎各区普选选出的城市代表组成的。这些代表对选民负责,
随时可以撤换。其中大多数自然都是工人,或者是公认的工人阶级的代表。
公社不应当是议会式的,而应当是同时兼管行政和立法的工作机关。一向
作为中央政府的工具的警察,立刻失去了一切政治职能,而变为公社的随时
可以撤换的负责机关。其他各行政部门的官吏也是一样。从公社委员起,
自上至下一切公职人员,都只应领取相当于工人工资的薪金。国家高级官吏
所享有的一切特权以及支付给他们的办公费,都随着这些官吏的消失而消失了。
社会公职已不再是中央政府走卒们的私有物。不仅城市的管理,而且连先前
属于国家的全部创议权都已转归公社。
       公社在废除了常备军和警察这两种旧政府物质权力的工具以后,立刻着手
摧毁精神压迫的工具,即“僧侣势力”,方法是宣布教会与国家分离,并剥夺
一切教会所占有的财产。教士们应当重新过私人的清修生活,像他们的前辈即
使徒们那样靠信徒的施舍过活。一切学校对人民免费开放,不受教会和国家的
干涉。这样,不但学校教育人人都能享受,而且科学也摆脱了阶级成见和政府
权力的桎梏。
       法官已失去其表面的独立性,这种独立性只是他们用来掩盖自己向历届政府
卑鄙谄媚的假面具,而他们对于这些政府是依次宣誓尽忠,然后又依次背叛的。
也如社会其他一切公务人员一样,他们今后应该由选举产生,对选民负责,并且
可以撤换。
       ......普选制不是为了每三年或六年决定一次,究竟由统治阶级中的什么人在
议会里代表和压迫人民,而是应当为组织在公社里的人民服务,正如个人选择的
权利为任何一个工厂主服务,使他们能为自己的企业找到工人、监工和会计一样。
大家知道,企业正像个人一样,在实际业务活动中总是能够把适当的人放到适当的
位置上去,即使有时会犯错误,也总能很快就纠正过来。另一方面,用等级授职制
去代替普选制是根本违背公社的精神的。
       ......是的,诸位先生,公社曾想消灭那种将多数人的劳动变为少数人的财富的
阶级所有权。它曾想剥夺剥夺者。它曾想把现在主要用作奴役和剥削劳动的工具的
生产资料、土地和资本变成自由集体劳动的工具,是实现个人所有权。但这是共产
主义,“不可能的”共产主义啊!然而,统治阶级中那些颇为聪明而能领悟到现存
制度不能长久下去的人们(这种人并不少),已在令人厌恶地、大胜疾呼第鼓吹
合作制生产。如果合作制生产不是作为一句空话或一种骗局,如果它要排除资本
主义制度,如果联合起来的合作社按照总的计划组织全国生产,从而控制全国生产,
制止资本主义生产下不可避免的经常的无政府状态和周期的痉挛现象,那末,请问
诸位先生,这不就是共产主义,“可能的”共产主义吗?
       工人阶级并没有期望公社做出奇迹。他们并没有想靠人民的法令来实现现成的
乌托邦。他们知道,为了谋得自己的解放,同时达到现代社会由于本身经济发展而
不可遏制地趋向着的更高形式,他们必须经过长期的斗争,必须经过一系列将把环境
和人都完全改变的历史过程。工人阶级不是要实现什么理想,而只是要解放那些在旧
的正在崩溃的资产阶级社会里孕育着的新社会因素。工人阶级充分认识到自己的历史
使命,满怀着完成这种使命的英勇决心,所以他们能用鄙视的微笑回答奴才报人的
粗野谩骂,回答好心肠的资产阶级空谈家的训诫,这些资产阶级空谈家用先知者
万无一失的口吻宣讲其不学无术的滥调和宗派主义的臆造。
       当巴黎公社亲自领导起革命的时候,当普通工人第一次敢于侵犯自己的“天然
尊长”的管理特权,在空前艰难的条件下虚心、诚恳而卓有成效地执行了这个工作,
并且他们所得的报酬的最高额,据科学界一位权威说,还不及伦敦国民教育局一个
秘书所得最低薪额的五分之一的时候,——旧世界看见象征劳动共和国的红旗在
市政厅上空飘扬,简直气得发疯了。
       ......在任何一次革命中,除了真正代表革命的人物,总还出现另外一种人。这种
人当中有些是以前各次革命的遗老和笃信者,他们不了解当前运动的意义,但他们
由于具有人人皆知的忠诚和勇敢精神或者只是由于传统关系,还保留有对人民的影响;
另外有些人则不过是些空喊家,他们年年重复自己反对现存政府的刻板的声明,因而
博得第一流革命家的声誉。在3月18日以后,也出现了一些这样的人,他们有时甚至
扮演了显要的角色。他们极力阻止工人阶级的真正运动,正像过去这种人阻碍以前各
次革命的充分发展一样。他们是一种必不可免的祸害;摆脱他们需要有一段时间,
但是公社却没有这样一段时间。
       公社简直是奇迹般地改变了巴黎的面貌!第二帝国的那个荒淫无度的巴黎已经
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法国的京城不再是不列颠的大地主、爱尔兰的在外地主、美利坚
的前奴隶主和暴发户、俄罗斯的前农奴主和瓦拉几亚的封建贵族麇集的场所。在陈尸
场内一具尸首也没有了,夜间抢劫事件也不发生了,偷盗现象也几乎绝迹了。自从
1848年2月以来,巴黎街道第一次变得平安无事,虽然街道上连一个警察也没有。有
一个公社委员说:
      “我们再也听不到什么杀人事件、抢劫事件和袭击个人的事情;看来似乎警察已经
把他们所有的保守朋友带到凡尔赛去了。
......
                                                              
                                                                  四
 
......
       这个建立在劳动奴役制上的罪恶的文明社会,每次取得血腥的胜利时,都要发出
受到世界各处响应的毁谤的狂吠,来淹没它的受害者即为争取美好的新社会而英勇
牺牲的战士们的喊声。工人们的平静的巴黎,公社的巴黎,突然被这批维护“秩序”
的嗜血恶狗们变成了一个魔窟。这场骇人听闻的变化在世界各国资产阶级的意识中
证明了什么呢?不过是证明这个公社搞了一次反对文明社会的阴谋!巴黎人民满腔热血
地为公社牺牲生命,自古以来没有一次战斗有这么多人自我牺牲。这证明什么呢?不过
是证明这个公社不是人民自己的政府,而是一小撮罪犯用暴力夺取的政权!巴黎妇女
在街垒里和刑场上都是视死如归。这证明什么呢?不过是证明公社的邪恶魔鬼把她们
变成麦格拉和赫加特!公社在实行绝对统治的两个月内采取的温和态度,只能同它进行
保卫时表现的英勇相比拟。这证明什么呢? 不过是证明公社在两个月内用温和态度和
人道精神遮盖了它那恶魔般的嗜血本性,好让这种嗜血本性能在临死挣扎时随意发泄!
......
       在这场现代最可怕的战争结束以后,战胜的军队和战败的军队联合起来共同残酷
杀害无产阶级。这个前所未闻的事件,并不是像俾斯麦想的那样,证明正为自己开辟
道路的新社会遭到了彻底失败,而是证明资产阶级旧社会已经完全腐朽了。旧社会还
能创造的最高英雄伟绩不过是民族战争,而这种战争现在表明是政府玩弄的十足的
欺骗勾当,这种欺骗勾当的唯一目的不过是要推迟阶级斗争,当阶级斗争变成内战的
熊熊火焰时,这种欺骗勾当也就被抛在一边了。阶级的统治已经不能拿民族的外衣来
掩盖了;在反对无产阶级时,各民族政府是一致的!
       在1871年的圣灵降临节以后,法国工人和他们的劳动产品的占有者之间,已经既
不能有什么和平,也不能有什么停战了。雇佣兵痞的铁腕可能暂时把这两个阶级都压服
一下。但是,它们之间的斗争定会一次又一次地爆发,并且规模愈来愈大,所以归根到
底谁将取得胜利——是少数占有者还是绝大多数劳动者将取得胜利,那是毫无意义的。
而法国工人阶级不过是整个现代无产阶级的先锋队罢了。
       欧洲各国政府在巴黎面前表明了阶级统治的国际性质,而现在它们却向全世界大喊

大叫,说这一切灾难的主要原因在于国际工人协会,即在于反对全世界资本阴谋的国际
劳动组织。梯也尔责备这个组织是劳动的暴君,而把自己说成劳动的解放者。皮卡尔下令
禁止国际的法国会员跟国外的国际会员保持任何联系;梯也尔的1835年同谋者,那个已
成为老古董的若贝尔伯爵声称,铲除国际是每个文明国家政府的主要任务。“地主议员们”
狂吠起来反对国际,而欧洲各国报刊则随声附和。有一位同我们协会毫无关系的可敬的
法国作家对国际做出这样的评论:
       “国民自卫军中央委员会委员和大部分公社委员,都是国际工人协会的最积极、富于
自我牺牲精神的、纯洁的和正面意义上的狂信人物。”
       满脑子警察气味的资产阶级,自然要把国际工人协会看做一种秘密阴谋团体,其中
中央机构不时命令在各国举行暴动。实际上,我们的协会只是文明世界各国先进工人之间
的国际纽带。阶级斗争无论在何处、以何种形式、在任何条件下表现出来,自然总是由
我们协会的会员站在最前列。产生这个协会的土壤就是现代社会本身。无论屠杀多少人,
都不能把这个协会铲除。要铲除它,各国政府首先必须铲除资本对劳动的专横统治,即
铲除它们自身的寄生性生存的条件。
       工人的巴黎及其公社将永远作为新社会的光辉先驱受人敬仰。它的英烈们已永远铭记
在工人阶级的伟大心坎里。那些杀害它的刽子手们已经被历史永远钉在耻辱柱上,不论他们
的教士们怎样祷告也不把他们解脱。
                                                                                                             总委员会:
                                                                                        马·詹·布恩                    弗·布列德尼克
                                                                                        G.H.巴特里                   凯希尔
                                                                                        德拉埃                         威廉·黑尔斯
                                                                                        阿·埃尔曼                     科尔布
                                                                                        弗·列斯纳                     罗赫纳
                                                                                        詹·帕·麦克唐奈             乔治·米尔纳
                                                                                        托马斯·莫特斯赫德        查·米尔斯
                                                                                        查理·默里                     普芬德
                                                                                        罗奇                             罗沙
                                                                                        吕尔                             萨德勒
                                                                                        奥·赛拉叶                     考威尔·斯特普尼
                                                                                        阿尔弗雷德·泰勒            威廉·唐森
                                                                                                               通讯书记:
                                                                                        欧仁·杜邦..........................................法国
                                                                                       卡尔· 马克思.............................德国和荷兰
                                                                                       弗·恩格斯...........................比利时和西班牙
                                                                                       海尔曼·荣克........................................瑞士
                                                                                       P·卓瓦基尼......................................意大利
                                                                                       捷维·莫里斯.....................................匈牙利
                                                                                       安东尼·扎比茨基..................................波兰
                                                                                       詹姆斯·柯恩........................................丹麦
                                                                                       约·格·埃尔留斯....................................美国
                                                                                                                    执行主席    海尔曼·荣克
                                                                                                                    财务委员    约翰·韦斯顿
                                                                                                                    财务书记    乔治·哈里斯
                                                                                                                    总书记       约翰·黑尔斯
                                                                                                                  1871年5月30日于伦敦西中央区
                                                                       海-霍耳博恩街256号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