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经典著作 查看内容

恩格斯《法兰西内战》导言(摘录)

2020-8-5 15:52| 发布者: 实事求是| 查看: 546| 评论: 0

摘要: 无产阶级专政
                                   《法兰西内战》弗·恩格斯写的导言(摘录)
       ......
       如果我们今天在过了二十年之后来回顾一下1871年巴黎公社的活动和历史意义,我们就会发觉,对
《法兰西内战》中的叙述还必须做一些补充。
       公社委员会分为多数和少数两派,多数派是布朗基主义者,他们在国民自卫军中央委员会中也占统治地位;
少数派是国际工人协会会员,他们多半是蒲鲁东社会主义学派的信徒。那时,绝大多数的布朗基主义者
不过凭着革命的无产阶级的本能才是社会主义者;其中只有很少一些人通过熟悉德国科学社会主义的瓦扬,
比较清楚地了解基本原理。因此可以理解,为什么公社在经济方面忽略了很多据我们现在看来是当时必须
做到的事情。最令人难解的,自然是公社对法兰西银行所表示的那种不敢触犯的敬畏心情。这也是一个
严重的政治错误。银行掌握在公社手中,这会比扣留一万个人质还有更大的意义。这会迫使整个法国资产
阶级对凡尔赛政府施加压力,要它同公社议和。但是,更令人惊异的是,虽然公社是由布朗基主义者和
蒲鲁东主义者组成的,但它的措施却往往是正确的。很明显,对于公社在经济方面的各种法令,无论是这些
法令的优点或缺点,首先应当由蒲鲁东主义者负责;而对于公社在政治方面的行动和失策,则应当由布朗基
主义者负责。正如政权落到空谈家手中时常有的情形那样,无论是蒲鲁东主义者或布朗基主义者,都按照
历史的讽刺,做出了恰恰与他们学派的信条相反的事情。
      蒲鲁东这个小农和手工业师傅的社会主义者,对联合简直是切齿痛恨的。他说:联合的坏处多于好处,
它在本质上无益而且甚至有害,因为它是束缚工人自由的锁链之一;它是空洞的信条,无用而且累赘,既
违反工人的自由,又违反节省劳动的原则;它的缺点比优点发展得更快;与它相反,竞争、分工、私有制
则是有益的经济力量,工人的联合只适用于特殊场合,而据蒲鲁东说,这种特殊场合就是大工业和大企业,
例如铁路(见《革命的总观念》第3篇)。
       但是,在1871年,大工业甚至在手工艺品生产中心的巴黎,也已经不是什么特殊现象了,所以公社最
重要的法令规定要组织大工业以至工场手工业,这种组织不但应该在每一个工厂内以工人的联合为基础,
而且应该把这一切联合体结成一个大的联盟;简言之,这种组织,正如马克思在《内战》中完全正确地
指出的,归根到底必然要导致共产主义,即导至与蒲鲁东学说正相反的方面。正因为如此,公社同时是
蒲鲁东社会主义学派的坟墓。现在这个学派在法国工人中间已经绝迹了;目前这里在“可能派”也像在
 “马克思主义派”中间一样,完全是由马克思的理论统治着。只有在“急进的”资产阶级中间还可以遇到蒲鲁东
主义者。
      布朗基主义者的遭遇也并不好些。他们是按阴谋学派的精神培养起来的,是由这个学派所要求的严格纪律
团结在一起的,他们认为少数坚决和组织严密的分子在顺利的条件下不仅能够夺得正确,而且能够用极
果断坚决的措施来保持政权,直到把人民群众吸引到革命方面,并使他们聚集在少数领袖的周围。这首先
要求把全部权力严格地专制地集中在新的革命政府手中。大多数正是由这些布朗基主义者构成的公社,
在实际上做了些什么呢? 它在向法国各省人民发表的一切宣言中,号召他们把法国的所有公社同巴黎联合起来,
组成一个自由的联邦,一个第一次真正由国民自己建立的全国性组织。正是军队、政治警察、官僚这种旧
的集权政府的压迫权力,即由拿破仑在1789年建立,以后一直被每届新政府当做合意的工具接收并利用来
反对自己的敌人的权力,应该在全国各地覆没,正如它在巴黎覆没一样。
     公社一开始就得承认,工人阶级在获得统治时,不能继续运用旧的国际机器来进行管理:工人阶级为了不致
失去刚刚争得的统治,一方面应当铲除全部旧的、一直被利用来反对它的压迫机器,另一方面应当以宣布它
自己所有的代表和官吏毫无例外地可以随时撤换,来保证自己有可能防范他们。以往国家的特征是什么呢? 
社会起初用简单分工的办法为自己建立了一些特殊的机关来保护自己共同的利益。但是,后来,这些机关,
而其中主要的是国家政权,为了追求自己特殊的利益,从社会的公仆变成了社会的主人。这种情形不但在
例如世袭的君主国内可以看到,而且在民主的共和国内也可以看到。正是在美国,“政治家”比在任何其他地方
都更加厉害地构成国民中一个特殊的和富有权势的部分。那里,两个轮流执政的大政党中的每一个政党,
都是由这样一些人操纵的,这些人把政治变成一种收入丰厚的生意,拿合众国国会和各州议会的议席来投机牟利,
或是以替本党鼓动为生,而在本党胜利后取得相当职位作为报酬。大家知道,美国人在最近三十年来是如何
千方百计想要摆脱这种难堪的桎梏,可是尽管如此,他们还是越来越深地陷入到贪污腐化的泥沼中去。
正是从美国的例子上可以最明显地看出,起初只应充当社会的工具的国家政权怎样逐渐脱离社会而独立。
那里没有王朝,没有贵族,除了监视印地安人的一小群士兵之外没有常备军,没有那种拥有固定职位与
领取年金权利的官僚。然而我们在那里可以看到两大帮政治投机家,他们轮流执掌政权,用最肮脏的手段
为最卑鄙的目的运用这个政权,而国民却无力对付这两个大的政客集团,这些人表面上是替国民服务,
实际上却是统治和掠夺国民的。
       为了防止国家和国家机关由社会公仆变为社会主人——这种现象在至今所有国家中都是不可避免的,
——公社采取了两个正确的办法。第一,它把行政、司法和国民教育方面的一切职位交给了由普选选出的
人担任,而且规定选举者可以随时撤换被选举者。第二,它对所有公职人员,不论职位高低,都只付给跟
其他工人同样的工资。
       实际上,国家无非是一个阶级镇压另一个阶级的机器,这一点即使在民主共和制下也丝毫不比在君主制
下差。国家最多也不过是无产阶级争取阶级统治的斗争胜利以后所继承下来的一个祸害;胜利了的无产阶级
也将同公社一样,不得不立即尽量除去这个祸害的最坏方面,直到在新的自由的社会条件下成长起来的一代
能够把这全部国家废物完全抛掉为止。
      近来,社会民主党的庸人们又是一听到无产阶级专政就吓得大喊救命。先生们,你们想知道无产阶级专政
是什么样子吗? 请看看巴黎公社吧。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
                                                                                                              弗·恩格斯
                                                                                                    1891年3月18日,巴黎公社
                                                                                                     二十周年纪念日于伦敦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