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焦点述评 查看内容

庐山会议上彭德怀究竟是因何被撤职?

2019-11-7 22:31| 发布者: 红色记忆| 查看: 922| 评论: 13|原作者: 钢筋水泥|来自: 微信

摘要: 庐山会议上彭德怀究竟是因何被撤职?钢筋水泥编者按:58年前1959年7月14日,彭德怀在庐山会议上给毛主席递交一个意见书,引发了“庐山会议”的历史事件,彭德怀失去了政治地位和势力,究竟是哪些人和那股势力对彭德 ...

   

     庐山会议上彭德怀究竟是因何被撤职?


钢筋水泥

   编者按:58年前1959年7月14日,彭德怀在庐山会议上给毛主席递交一个意见书,引发了“庐山会议”的历史事件,彭德怀失去了政治地位和势力,究竟是哪些人和那股势力对彭德怀有极度的愤恨,网络上流传了很多混淆是非隐瞒真相的历史谣言,庐山会议的真实情况有利于我们看清当年党内一些投机小丑的极坏作用。因此把钢筋水泥老师《揭开历史面纱》的第23章节内容登载出来,供大家思考。下面请看原文:

庐山会议风云

1959年7月2日至31日,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江西庐山召开。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各省委第一书记、中央和国家机关一些部门的负责同志参加了会议。

 

会议目的是分析形势,以便从“左”的错误中汲取教训,对后面的工作做出科学安排。会议开始,毛泽东提出18个问题要大家讨论:1、读书;2、形势;3、今年的任务;4、明年的任务;5、四年的任务;6、宣传问题;7、综合平衡问题;8、群众路线问题;9、建立和加强工业企业的各项管理制度和提高工业产品质量问题;10、体制问题;11、协作关系问题:12、公共食堂问题;13、学会过日子问题;14、“三定”政策;15、农村初级市场的恢复问题;16、使生产小队成为半核算单位;17、农村党团组织的领导作用问题;18、团结问题。

 

毛泽东对确定总路线以来的工作中概括了三句话:“成绩伟大,问题不少,前途光明。”从新中国十年引进一百五十多项特大型技术项目,全民学文化,学技术,社会主义劳动竞赛的精神面貌,和全面的社会主义建设成果来看,“成绩伟大”没有丝毫的夸耀。同时毛泽东也清醒地看到问题不少。所以毛泽东准备肯定成绩,改正错误,团结一致,鼓励大家,社会主义事业充满希望。会议的开始阶段气氛很轻松,称为“神仙会”。毛泽东意在从“左”的错误中汲取教训,而且“左”的错误通过毛泽东几个月的努力,已基本纠正。

会议风向的变化是由于彭德怀的“意见书”。

 

彭德怀7月14日呈送了一封给毛泽东的信(即“意见书”),陈述自己对1958年以来党的工作的看法。信中所列述的事实也都是大跃进期的“左”倾问题,这些问题毛泽东在前两次郑州会议和武昌会议等专门纠正“高指标”“浮夸风”、“共产风”的会上,毛泽东已做了严肃的批评,且已让一线主抓经济工作的领导同志认识到错误并改正了错误。庐山会议的目的是汲取教训。

彭德怀的“意见书”,也不是冲毛泽东来的,错误是一线经济工作的领导者诸人犯下的,彭德怀心知肚明。彭德怀对这些错误不能容忍,这很正常,完全可以在两次郑州会议和武昌会议,毛泽东纠风时及时地助主席一臂之力,让错误尽快改正。可是,在需要党内干部一起站出来仗义执言的时候,却是毛泽东孤身在坚守你们不跟我贯彻,我一个人贯彻,直到开除党籍,要到马克思那里告状!

在毛泽东已经纠正了错误,统一了认识,开始总结教训团结多数的时候,彭德怀却又把过去的旧账翻出。是什么原因呢?毛泽东也明白,彭德怀是认为犯了错误不能只说改正了就算了,还应该追究当事者的责任。希望毛泽东能出面主持这个公道,给当事者应该的纪律处分。

这毛泽东就不得不慎重考虑了:

其一,“意见书”中所说的问题,是已经改正过了的事,再翻腾这些“陈芝麻、烂谷子”已无意义;而作为历史教训来汲取,以便改进工作,这正是会议的宗旨,会议正是以这个目的进行的。

其二,刘少奇作为毛泽东选定的接班人,刚刚(1959年4月)接替了国家主席,在这个时候把刘、邓、彭真在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运动中的错误公开出来,不仅党的接班人的问题要做重新考虑,而且党中央领导机关也须重新调整,这对全党来说,是牵一发动全身的大事。

其三,尽管“意见书”中所反映的问题,是实际工作中确实存在的错误,但毛泽东一向主张保护同志的革命热情,出现错误,帮助教育,不泼冷水,不挫斗志。故而毛泽东宁愿自己承提责任,而不去责怪下属。

 

既然彭德怀提出了看法,毛泽东是开明的,也不压制彭德怀的意见,716日,毛泽东批示,将彭德怀的信印发到会同志讨论。各组讨论几天,会上议论纷纷,意见不能统一,彭德怀与张闻天、黄克诚、周小舟等几人观点一致,人虽不多,但彭德怀不依不饶,咄咄逼人,是进攻势态。要查责任,火力指向了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三面红旗。

不同意彭德怀意见的有刚上任的国家主席刘少奇及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等领导和多省一把手,参与领导了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运动的一线领导,人数众多。

7月23日上午,毛泽东做了长篇讲话,对争论的两派各打五十大板,然后做自我批评,主动替一线同志承担领导责任,是息事宁人的态度,希望不再争议。

 

彭德怀等人,因意见没有得到毛泽东的支持,心中不满,认为这对我们这些主张纠“左”的同志来说,相当于一记当头棒喝。当天晚上,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周小舟,湖南省委常务副书记周惠,跑到总参谋长黄克诚那里去发牢骚,彭德怀也来了,还来了个李锐,(这个李锐其实是没有资格参加庐山会议的一个通讯记者,因写过内参报告转呈给毛泽东看过,李锐争取到了做会议工作人员,此人极不正常地在中央领导的秘书间穿梭打探首长的意图,并挤到首长的茶聚中去制造机会,吸引首长关注。)几个人当时很激动,挨了批评,思想转不过弯。讲了一些在当时却非常犯忌的话,包括说毛泽东的做法“很像斯大林晚年”、“一手遮天”、“翻云覆雨”等等。

事情巧的是,发完牢骚后,从黄克诚那里出来,刚好碰见公安部长罗瑞卿。罗一向自称是毛主席的“大警卫员”,负责党内安全工作,深夜见到几个刚刚挨批的人聚在一起,自然产生警觉。就把这件事捅到会议上,大家便追问晚上聚在一起说了些什么?

如实说出来,也没有什么。就是这个李锐自作聪明,捅了第一个大娄子。李锐想骗取毛泽东的信任,给主席写了一封信,说明 23 日晚上的情况。写信是可以的,但关键是他在这封信里撒了谎,他隐瞒了那天晚上几个人说的哪些最敏感的话,同时却发下了“ 请主席相信我是以我的政治生命来说清楚这件事。如不属实,愿受党纪制裁”这样的重誓。毛泽东为平息大家的误会把李锐的信作为会议文件印发给大家。

谎言通常会埋下大祸,像一颗定时炸弹。

后来黄克诚在小组会上讲出了那些犯忌的话,这颗炸弹就爆炸了,胆敢背地攻击毛主席。而且李锐用撒谎信欺骗领袖,引起众多中央领导的公愤,不能容忍。大家立即产生新的问题:你们为什么要撒谎?是不是心里有鬼?还隐瞒了什么?究竟在搞什么阴谋?由于已经撒了谎,信任被破坏了,这个问题就再也说不清楚了。

这样,彭德怀一方因李锐的撒谎陷入被动,另一方转入攻势,前几天彭德怀批评他们一线领导瞎指挥,浮夸风,共产风,有事实为证,众多有份沾包的大干部们心中理亏,也只能是防守辩解,“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没有错”。现在发现你彭德怀是反对毛主席,矛头对着三面红旗,这样的右倾机会主义,岂能放过。因此,一下子形势骤然逆转,针对彭德怀的揭发和批判铺天盖地。

彭德怀等几人顶不住舆论,做了检讨。毛泽东对彭德怀等背后所说的坏话也不计较,并不支持他们对彭德怀穷追猛打,所以到了7月31日预定的会议结束时间,毛泽东宣布散会。准备收拾东西下山,没有给彭德怀定什么错误,做什么决定。

 

然而,有人不肯就此罢休,31日晚上,已经宣布散会了,却有众多的人在会堂争吵了一夜,声音很大,毛泽东的住处美庐别墅都能听到。

 

毛泽东一夜都未能入睡。看来这个问题不解决,党内无法平静。8月1日,准备下山的毛泽东被迫改变主张。决定8月2日,举行八届八中全会。通知其他的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上山出席会议。

继续的会议,毛泽东很真诚地同彭德怀交心,虽然毛泽东曾称彭德怀是猛张飞。但毛泽东很清楚彭德怀不是张飞的思想简单,心里有不愿相告的想法。所以毛泽东对彭直言:“你不交心。一个心交,一个心不交。人们只看到你简单、坦率、心直口快,初交只看到这一面。久了,就从现象看本质。弯弯曲曲,内心深处不见人。”

“邓小平在你面前有顾虑,对你并非没有意见。”

“你跟人的关系搞不好,10个元帅,除自己外,都对你有意见,工作怎能做好?”

“我66岁,你61岁。我快死了。许多同志有恐慌感,难对付你。很多同志有此顾虑。”

之后会上,其他元帅、将军不利于彭德怀的揭发愈来愈有分量。

周恩来在常委会上说:“方向是对总路线进攻,站在右倾立场,信的锋芒指向总路线。”

“庐山会议前彭德怀率军事代表团到苏联和东欧一些国家访问,在苏联时,赫鲁晓夫利用会见彭德怀的机会批判中共,但是,彭德怀当时没有把赫鲁晓夫这些批判给顶回去,回国后彭德怀也没有汇报此事。同他一起去访问的,肖华上将,回国以后,给党中央和中央军委作了汇报。”有人提出,彭德怀有里通外国的可能。

“在去庐山开会的火车上,彭德怀对康生等说,我们大跃进的缺点,他也做了调查,搞不好我们也得请苏联红军来帮助我们。”这件事与会中央委员非常震惊认为彭德怀可能勾结外国势力,要求毛主席重视。

“庐山会议期间,北京只留下陈毅同志留守,陈毅对尤金讲,我们中央同志都上山开会啦,北京就剩下我一人了。也不知道是出于开玩笑,还是有意试探,尤金说,那你可以搞政变了。”陈毅当天晚上向中央发电报,汇报了这一情况。当时中苏关系已经紧张,赫鲁晓夫确有颠覆中国现任领导集体的意图。

彭德怀、张闻天、黄克诚、周小舟之间有一个小圈子,他们自己称之为“低调俱乐部”。有人揭批这实质是一个“军事俱乐部”

国家主席刘少奇讨论“意见书”时,评价彭德怀说:彭德怀是魏延的骨头(按:《三国演义》中的魏延脑后有反骨,被诸葛亮所杀),朱可夫的党性(按:前苏联赫鲁晓夫搞宫廷政变,是借助元帅朱可夫的军事力量的),冯玉祥的作风(按:即伪君子),你彭德怀是一个一贯反党的伪君子,企图搞军事政变!

周恩来指明彭德怀“信的锋芒指向总路线”是右倾机会主义,肖华反映彭不汇报出国访问的政治情况,康生证明彭放言请外国军队干预中国内政,自称低调俱乐部有人揭发彭暗地串联军事小集团和刘少奇判定他的品质“企图搞军事政变”!所有这些揭发都是把彭德怀推到了刀尖上。

此时,最要命的一刀,被李锐这个小人从背后捅向了彭德怀。

李锐想反戈一击,带罪立功,就跑到毛主席住处,跪在主席床前,检举揭发“军事俱乐部”问题揭发之一是,说彭老总和张闻天确实曾经串联,彭总写给毛主席的信,事先给张闻天看过,最有刺激性的那句话“小资产阶级的狂热性”,就是出自张闻天的手笔,而张闻天在7月21日的发言,事先也给彭总看过。当时张闻天有些犹豫,不想发言了,彭总还鼓励他:“真理在我们手里,怕什么?”;揭发之二是,说确实存在“军事俱乐部”,自己就是其中一员。7月23号晚上他们也不是单纯的去发牢骚,而是去订立攻守同盟。

 

(这个李锐当年只是一个年轻人)

8月11日,李锐在会上突然表现出180度的大转弯,从极力为自己辩解,到全盘认账。李锐发言的题目是《我的反党、反中央、反毛主席活动的扼要交代》,承认“攻击去年的大跃进和总路线”,承认“大肆攻击主席和中央的领导”,承认写信是为了蓄意“欺骗主席”,承认自己同黄老、周小舟、周惠有湖南宗派关系,承认自己是“军事惧乐部的一员”。

李锐以“同案犯”的身份所做这个公开坦白,让彭德怀、张闻天、黄克诚、周小舟和周惠陷入极大的被动,因为李锐都交代了,其他人再不承认,就显得是在负隅顽抗了,大家也不答应。周小舟听了李锐的发言后,气的脸色铁青,回到房间后大骂李锐是婊子养的。

 

(周小舟)

至此李锐把彭德怀的“罪证”彻底做实了!在当事者的亲身揭发和众人的一致要求下,毛泽东不得不按现有的事实做出处理,有人强烈要求撤销彭德怀党内外一切职务,要把彭德怀彻底开除出党,毛泽东不同意这样做,但鉴于当时苏联赫鲁晓夫背叛了社会主义路线,走上修正主义道路,对中国共产党的敌意愈加明确,甚至不惜挑唆中国共产党内政变,而彭德怀又对赫鲁晓夫的敌意缺乏明确坚定的拒绝和斗争立场,相反却表露出也得请苏联红军来帮助的错误言论,那么,彭德怀再保留在军队主要执行岗位上,确实不能让党中央放心。故而毛泽东同意暂时免去彭德怀的职务。

中央政治局讨论并决定:“只免去彭德怀国防部长职务、军委副主席职务,仍保留政治局委员和副总理职务。生活待遇不变。”

8月16日,全体会议通过了《关于开展增产节约运动的决议》的决议。还通过了《关于以彭德怀同志为首的反党集团的错误的决议》、《为捍卫党的总路线、反对右倾机会主义而斗争》《关于撤销黄克诚同志书记处书记的决定》,但后面的三个文件毛泽东压着一直未向下传达。其中《关于以彭德怀同志为首的反党集团的错误的决议》不仅不让下发,甚至在会议公报中也没有让提到有这么一个《决议》。

彭总头上有三顶帽子“右倾机会主义”、“里通外国”、“军事俱乐部”。第一顶帽子,主要是他的那封信和张闻天的发言引起的;第二顶帽子,主要是随同彭总出访苏联、东欧的军事代表团中的一位上将的揭发和几位元帅的揭发招来的;第三顶帽子,就要归功于李锐,没有他以“军事俱乐部”成员之一的身份亲自公开揭发,这顶帽子彭德怀应该戴不上。

庐山会议是在“左”倾错误所造成严重困难的情况下,需要全党团结带领人民渡过难关时召开的,当时的形势需要,党内不能分裂折腾,毛泽东从大局出发,以求加强党内团结,稳定全国形势。无奈采取了折衷办法,1965年10月毛泽东又着手安排彭德怀出来工作,担任大三线副总指挥。

事实上毛泽东对8月召开的批判彭德怀的会议是不满意的,所以他很少去参加会议。1966年10月24日《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汇报会议上的讲话》中说:“五九年八月庐山会议我是不满意的,尽是他们说了算,弄得我是没有办法的。”

毛泽东襟怀坦荡,光明磊落。心里始终装的是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他一再告诫全党: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

——选自钢筋水泥《揭开历史面纱》第23章节

 



握手

雷人

路过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蔺宇 2019-11-12 11:31
被毛主席称为下战书的《意见书》究竟意欲何为?它挑战的靶子是什么?还是毛主席慧眼独具,一眼看穿了《意见书》.的矛头所向:(1)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时称三面红旗。(2)奋战大跃进和人民公社的广大的干部和群众。彭黄张周会下串联、密谋,会上协同发难,另有资料说明他们还有国际背景得配合。李锐当时向毛主席的揭发、交待也基本属实,并非他凭空捏造。
引用 奋起千钧棒 2019-11-9 23:34
张闻天也应该感谢毛主席,如果换在今天,他和彭德怀被‘双开’、打入死牢是笃定的。即便不入死牢被判缓刑他们也受不了,经济上无着落,也够他们呛。他们是幸运儿呀。
引用 奋起千钧棒 2019-11-9 23:27
蔺宇: 没有什么比军事与政治的关系更密切的了,彭德怀对政治并非一窍不通。在那次庐山会议上不要忘了那位张闻天的作用,他是从井冈山时期起就和毛主席的路线对着干的主 ...
张闻天执行王明路线与毛主席对着干不假,但在红军长征时期他拥护毛主席,为遵义会议成功召开实现伟大转折作出过贡献。庐山会议彭、张落败一败千里是他们太缺乏政治头脑,毕竟他们都不是一般百姓,说那些话‘很像斯大林晚年’就应该知道后果。即便毛主席不在意,其他人也会上纲上线搞死他们为止。可惜他们都没有意识到后果。
引用 一笑泯恩仇 2019-11-9 20:25
东鹤人: 党内斗争。毛主席不是皇帝。
没有空洞无物的"党内斗争”的,斗争就是人与人之间的斗争或者阶级斗争,彭德怀究竟是与谁进行了斗争呢?他如何进行斗争的呢?毛泽东一直想与彭德怀文化辩论斗争,彭德怀都不搭理毛泽东,难道这是什么“彭德怀与毛泽东斗争”吗?我看不是,而是彭德怀目无党纪国法,刚愎自用。恰恰是毛泽东主席高风亮节,作为最高领袖毛泽东主席,是一惯性的主张任何人与自己进行文化思想斗争的,这就是辩论。并且在毛泽东主席与任何人辩论的时候,都是把自己与辩论对象同等起来对待的,即使辩论对象错误的,毛泽东主席也从来没有搞事后打击报复,反而是进行歌颂这种行为的。
引用 蔺宇 2019-11-9 09:14
奋起千钧棒: 彭德怀在军事上值得尊重,为中国革命立下了汗马功劳,但在政治上他是一窍不通,严重缺乏战略战术。
没有什么比军事与政治的关系更密切的了,彭德怀对政治并非一窍不通。在那次庐山会议上不要忘了那位张闻天的作用,他是从井冈山时期起就和毛主席的路线对着干的主要人物之一。
引用 奋起千钧棒 2019-11-8 21:50
彭德怀应该感谢毛主席,如果换在今天,笃定被矮右狗集团‘双开’、打入死牢。即便不入死牢判缓刑,经济上无着落,也够他呛。
引用 奋起千钧棒 2019-11-8 21:44
彭德怀在军事上值得尊重,为中国革命立下了汗马功劳,但在政治上他是一窍不通,严重缺乏战略战术。
引用 一笑泯恩仇 2019-11-8 19:53
东鹤人: 党内斗争。毛主席不是皇帝。
你如何斗争的呢?彭德怀在哪里进行了斗争呢?党内斗争必须坚持共产党的政治纲领、思想路线、组织纪律为前提,抛弃了这一原则,就是反党了。毫无疑问,彭黄张周严重违背了上述原则,因此,是赤裸裸的反党集团。
引用 东鹤人 2019-11-8 15:08
党内斗争。毛主席不是皇帝。
引用 一笑泯恩仇 2019-11-8 11:28
分田单干或者小作坊式的工业单干都是封建主义经济模式,都是封闭僵化思想文化,其与毫无原则的对外妥协投降帝国主义是“开放”属性上的两种极端化情形,“分田单干”属于开放属性上的极左思想文化意识,而毫无原则的投降帝国主义属于开放属性上的极右思想文化意识。邓氏集团虽然在文字上也反对“极左”与“极右”,但是,他们总是在任何事物、任何属性上面搞“极左”与“极右”,为什么会这样呢?这是因为“极左”与“极右”是一切右派分子的一体两面,是他们的唯心主义世界观的必然产物,是不以唯心主义者的意志为转移的。邓氏集团最无耻的地方是把一切意识形态文字概念空洞化,然后运用权力与文字游戏来打棍子、盖帽子,反而把科学理论者的实事求是的定性造谣污蔑成为所谓的“盖帽子、打棍子”,按照邓小平集团的无知无畏的胡说八道,人类的一切文字都是“棍子”与“帽子”了,也就无所谓“该帽子”“打棍子”了,必然“科学”“科学家”也四个汉字也是“帽子”的,右派分子就喜欢给予自己“该上这些好帽子”。邓氏集团经常性的空洞无物的胡扯“实事求是”四个汉字,但是,他们的言行都是信口开河、胡言乱语、胡作非为的,从而都不是什么实事求是的。邓氏集团喜欢空洞无物的胡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但是,他们在具体化问题上从来都不是搞实践来检验他们的认识是否是真理还是谬论的。毫无疑问,邓氏集团是一群赤裸裸的封建主义者、唯心主义者、信口开河主义者、胡说八道主义者。他们来自我意淫的空洞胡扯“四个自信”,恰恰证明了他们极端不自信,自信是通过讲道理、摆事实、文化思想辩论、论证来实现的。他们没有任何的理论过程,哪里存在什么自信呢?邓氏集团是走夜路吹口哨自我壮胆而已。这一客观事实证明邓氏集团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灭亡的危机了。我们不应该保护邓氏集团,而应该彻底打倒消灭他们!
引用 一笑泯恩仇 2019-11-8 11:06
庐山会议上彭德怀集团的主要错误如下:
1、会上不说,会后私自开小会胡说八道,严重违背了共产党的组织纪律原则;
2、会后私下里以空洞无物的“文字游戏”造谣毁谤共产党领袖毛主席,是典型的妄图造谣夺权,如果毛主席存在什么缺点与错误,就应该在庐山会议上旗帜鲜明的针对毛泽东客观存在的缺点与错误进行理性批判或者批评,彭德怀集团没有也不敢这么做,恰恰证明他们真就是一群奴才,还是一群心胸狭隘的奴才,妄图以私下发泄私愤造谣毁谤毛泽东主席来达到自己篡党夺权的目的,又搞不赢人家毛泽东,被打倒就是咎由自取了;
3、彭德怀集团主张封建主义的"分田单干”是严重违反了中国共产党的政治纲领,彭德怀集团作为经验宗派主义者,他们的思想行为严重违反了共产党的思想原则;因此,从政治纲领、思想原则、组织纪律三个方面,彭黄张周都是赤裸裸的反党集团,被定性为反党集团是准确的,没有任何的冤枉。不要以毛泽东主席的仁慈、大度、胸怀来反证所谓“彭黄张周反党集团”是冤假错案的。彭黄张周是否是反党集团,关键在于他们是否具有反对共产党的政治纲领、思想原则、组织纪律的客观言行,只要彭黄张周客观上、言论上的确具有上述内容,那么,彭黄张周就是反党集团了。没有任何的冤枉的。
4、作者自己带了严重的封建主义思想意识,总是把彭德怀等人当成了封建主义的“打江山坐江山”的农民起义者来思考问题,必然与邓氏集团殊途同归的。
引用 蔺宇 2019-11-8 10:34
这种主观片面的一面之词现在还拿出来炒冷饭,是60年代初为彭德怀鸣不平的余音缭绕。难道毛主席针对庐山会议写的几篇火药味颇浓的杂文以及文革前后的许多谈话都没有看?还是都忘了?毛主席为什么拿批判为彭德怀翻案的《海瑞罢官》点燃文革的烈火?毛主席还明确指出,“《海瑞罢官》的要害是罢官------我们罢了彭德怀的官“。毛主席对这次庐山会议的路线斗争的定性从来就没有改变过!
引用 云淡 2019-11-8 00:51
毛主席著作
党内通信(引者注:曾希圣(1956.7-1962.2 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不但扣押党内通信,还把反对浮夸的安徽副省长张凯帆打成反革命集团。)
(一九五九年四月二十九日)
  省级、地级、县级、社级、队级、小队级的同志们:
  我想和同志们商量几个问题,都是关于农业的。
  第一个问题,包产问题。南方正在插秧,北方也在春耕。包产一定要落实。根本不要管上级规定的那一套指标。不管这些,只管现实可能性。例如,去年亩产实际只有三百斤的,今年能增产一百斤、二百斤,也就很好了。吹上八百斤、一千斤、一千二百斤,甚至更多,吹牛而已,实在办不到,有何益处呢?又例如,去年亩产五百斤的,今年增加二百斤、三百斤,也就算成绩很大了。再增上去,就一般说,不可能的。
  第二个问题,密植问题。不可太稀,不可太密。许多青年干部和某些上级机关缺少经验,一个劲儿要密。有些人竟说愈密愈好。不对。老农怀疑,中年人也有怀疑的。这三种人开一个会,得出一个适当密度,那就好了。既然要包产,密植问题就得由生产队、生产小队商量决定。上面死硬的密植命令,不但无用,而且害人不浅。因此,根本不要下这种死硬的命令。省委可以规定一个密植幅度,不当作命令下达,只给下面参考。此外,上面要精心研究到底密植程度以何为好,积累经验,根据因气候不同,因地点不同,因土、肥、水、种等条件不同,因各 ...

查看全部评论(13)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