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百姓之声 查看内容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2019-9-7 12:41| 发布者: 南极| 查看: 502| 评论: 1|原作者: 乌鸦校尉|来自: 乌鸦校尉

摘要: 近日,台湾名作家龙应台,没有研究自己的本行,倒是在脸书上,发了一篇长长的文章。在文章里,她把香港以及香港人,比喻成“花园地上的一颗鸡蛋”。这次她一改当初“拿情绪当证据”的春秋笔法,毫不掩饰地把香港暴徒 ...

近日,台湾名作家龙应台,没有研究自己的本行,倒是在脸书上,发了一篇长长的文章。

在文章里,她把香港以及香港人,比喻成“花园地上的一颗鸡蛋”。

这次她一改当初“拿情绪当证据”的春秋笔法,毫不掩饰地把香港暴徒的行动,说成是“以卵击石”的悲壮举动。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随后,她还下了个很神奇的结论:中国那么大,只有香港人站了出来。话里话外都在质问我们:

【“你们怎么还不起来暴动?”】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明明是一小撮暴徒,用暴力威胁普通百姓的安全,可龙应台倒好,直接把全香港都说成暴徒,把人尽皆知的暴行,说成是“对公平正义的渴望”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人民日报一针见血地指出:为何只见鸡蛋,不见燃烧弹?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此情此景,让人想起龙应台那句“我不在乎大国崛起,我更在乎小民尊严!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2010年,她为了把对中国发展的嫉妒,包装成“悲天悯人”,把“大国崛起”跟“小民尊严”强行对立起来。

当时,由于她“文艺知性”的人设,哪怕她的结论无比荒谬,许多网友仍坚持觉得,她是一个关心百姓的好作家。

然而这次香港问题,把她最后的人设都砸了。

一个嘴上说关心小民尊严的人,看着警察被殴打、道路被暴徒封锁,全城陷入恐慌时,却对这700万“香港小民”的困境只字不提。

要理解她的想法,恐怕得从她生平说起。

1

1952年,龙应台在台湾高雄的眷村出生,从名校留学后,她曾在德国大学任教授,陆续出版了《这个动荡的世界》、《故乡异乡》等著作。

凭借优美典雅的文字,作品刚进大陆,就在文艺界掀起了一阵“龙卷风”。以满腔真情打动了无数观众。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可不知从何时起,这个满身才气的“文艺女中年”,开始热衷于谈论政治话题,还自诩特立独行,经常语不惊人死不休。

2016年10月,龙应台因为《一首歌,一个时代》的讲座,靠夹带政治私货,重回大陆网友的视野。

在演讲开头,龙应台给讲座定了个很文艺的调:

【“一首歌是时代、是历史,更是每一个人的回忆与安慰。”】

话音刚落,龙应台就兴高采烈地播起了自己的童年回忆——《反攻大陆歌》。会场满是“共匪”、“剿匪”的旋律。

播完后,她还假装客观,莫名其妙地点评:

【“其实蛮好听的,对不对?”】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整个演讲里,龙应台一再强调不涉政治、只聊音乐,是单纯的文化交流,结果在播“安慰和回忆”歌曲时,她却来了个《反攻大陆》?

她的“硬核童年回忆”,让全场观众都无语了。

仿佛为了表现出倾听的姿态,她又让观众谈自己印象最深的歌曲:

结果浸会大学副校长周伟立向她介绍:

【“我想起进大学的时候,很多师兄带我们唱的《我的祖国》。”】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这下轮到龙应台傻眼了。在事后的文章里,她写下了当时的心境:

【“我非常惊讶,在香港这个地方,说自己喜欢红歌,需要勇气”。】

可问题是,她凭什么觉得,自己毫无顾忌地把《反攻大陆》,强行当童年回忆来分享,是自己的言论自由。

而当一个中国人在中国,说自己喜欢爱国歌曲时,却得像干坏事一样偷偷摸摸?当人家光明正大说出来,她还要感到惊讶?

意识到自己失态后,龙应台打圆场问:

【“《我的祖国》怎么唱?”】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话音刚落,周校长马上唱了起来: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

歌声响起后,情况超出了龙应台的预期。她觉得大家得悄悄喜欢的“红歌”,马上在全场激起了共鸣。

刚开始唱的时候,歌声音还很单薄,到最后却变成了大合唱。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此时的龙应台,只能用僵硬的,硬挤出来的微笑来缓解现场的尴尬气氛。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随后,场面越发失控了起来。

问答环节里,一个大陆学生说:

【“我的启蒙歌曲,就是《义勇军进行曲》……它影响了我20多年……影响了中国70多年。”】

这个时候,龙应台连假笑都笑不出来了,只能寻章摘句,拼命地像大家强调:

【“它在成为国歌前,不止是国歌”。】

明明是你先假装客观,非要谈政治,结果人家跟你谈政治,你又怂了。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看过视频的人都发现,龙应台不是不谈政治,只是爱用“文化”做包装,向人家灌输自己喜欢的政治。

同样的,她不是真不懂“小民尊严”与“大国崛起”的关系。只是因为看不惯我们“大国崛起”,台湾那边却发展停滞,就把难以量化的“小民尊严”当武器。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节目录完后,龙应台还煞有介事地在文章里强行装理中客,说反驳她的网友,是在搞“刀光剑影”

然后,又自命清高地反问:

【“这样充满猜疑地活着,不累吗?”】

你先挑的事,你先动的手,看到人家还手自己打不赢,又说人家刀光剑影,你这样打擦边球挑事,不累吗?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很早以前,台湾作家李敖就直接把龙应台比作“鸟鼠兽”:

【“这种神话动物又是兽又是鸟,长的像老鼠,可又会飞。”】

意思是说,龙应台既双标、又善变。

随后,李敖直接戳穿龙应台的文艺面纱:

【“我花了大半生的努力,打败了蒋介石的文宣团队,龙应台却用另外一个形式,来延续蒋介石的思路”】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其实,李敖这番批评还是太高估龙应台了。

龙应台压根就没隐藏自己的双标,甚至连包装都不带,直接就放在面上让你看。

2

1942年,在日军侵占下的浙江淳安县里,一个叫应美君的17岁美貌少女,经常冒着日军的盘查,孤身开船到杭州贩私盐。

这姑娘是何方神圣?小小年纪,就敢在日本人眼皮底下孤身走私?

这个应美君,就是龙应台的母亲。她闯荡江湖的故事,写在龙应台《大江大海》的第一章里。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图:右边为应美君

越往下看,故事显得越发离奇。

龙应台写道,船遇到缉私盘查,“机智”的应美君赶紧让手下工人的老婆,脱了衣服坐在船舱门口,色诱日本人手下的探长。

小小年纪懂色诱,还能自己不上,骗别人老婆脱衣服,这姑娘果然是个枭雄。

更离奇的是,缉私队长是个柳下惠,有胆子卖国,却没胆子看不穿衣服的大姑娘,被吓了一大跳。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不过,看完应美君的家世,这个故事就显得不离奇了。

淳安有句民谣:方半县,邵半城,应一角,周一鸭子壳,说的是县里有方、邵、应、周四户大家族,应家排第三。

而应家在抗战里,就是靠给日军筹集私盐发家的。

所以,别的百姓出趟门就像生离死别,应大小姐却敢孤身跑船;别的百姓家破人亡,他们应家却能岁月静好。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在《大江大海》的序言里,龙应台把自己家族的见闻,说成是“国家叙事里的小民记忆”,强行在口头上说自己是“小民”。

可字里行间,总让人觉得,她对“小民”这个词似乎有误解。

抗战后清算汉奸时,龙应台母亲、应家大小姐,立马就嫁给了国民党宪兵队队长龙槐生。应家摇身一变,成了国军家属,继续当大户发财。

直到1949年,解放军南下浙江,应家的好日子才结束。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图:着装时髦的龙家三口

在龙应台笔下,这段时间,她的母亲非常落魄,身边没了前呼后拥的成群仆人,惨得“一下码头就没人管”

结果下一句龙应台又说:身边还有2个传令兵,藏了5两黄金。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都到逃难的份上,别的难民饿死无数,卖儿卖女,可对身边有传令兵和黄金的应大小姐,龙应台却管这叫“一无所有”

看来龙应台和王健林,语文老师是同一个人。

在龙应台《倾听一个人的记忆》里,当她踏上母亲生活过的淳安,她的第一反应却是:

【“淳安应家的整个家族都成了农民”。】

随后,她又写了家乡如何衰败,留在大陆的亲人如何落魄,整个淳安的色调,在龙应台笔下充满了晦暗。

话里话外,都是满满的怨气——我们家是人上人,怎么能当农民呢?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或许是自觉清高,在龙应台的作品里,她讽刺过解放军,讽刺过国民党,唯恐沾上一点的政治,生怕显得自己世俗、不够仙气。

为了显得自己超然世外,她不止一次说过远离政治,甚至拐着弯地想把“爱国主义”,说成是“盲从国家强权”

这种观点,从龙应台上学时的习作,到现在的公开演讲,几乎从没变过。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可尴尬的是,1972年,就在龙应台一边写着小清新文字、时不时吐槽政府时,一边又在大学典礼上,给蒋介石贺寿。

这份贺词,全是“象拱北辰、星耀南极”,把蒋介石比作北极星,甚至直接喊出“一人有庆,兆民欢腾”,献媚得无以言表。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就连跟儿子写家信,也是一口一个“共产主义”、“资本主义”,犹如冷战时的柏林墙。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如果把龙应台各种文字都看全,大家会发现一个显而易见的矛盾:

她嘴上说“不在乎大国崛起,只在乎小民尊严”,她前半句是真的,后半句就得打个大大的问号了。

应美君让人家老婆色诱,在龙应台笔下被称为“机智”。仿佛被迫脱衣服的民工老婆,就没有“小民的尊严”。

听说自家成了农民,真成了“小民”,她就满怀悲愤,觉得掉了身价,浑然不觉得自己鄙视农民的样子,伤害了“小民的尊严”

她反对独裁和暴政,却又对自己时常腹诽批判的独裁者蒋介石,在贺寿时卖力地喊“一人有庆,兆民欢腾”,一点没觉得丢了“尊严”

“小民”的定义,只能在龙应台手上。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如果是网络发达的现在,龙应台的这些“双标”本该是很轻易就被发现的,可她的作品却赶上了一个好时候 —— 21世纪初的中国

那时,网络刚刚兴起,大陆网民正兴奋地向外张望,因为我们的发展还不完善,大家看到外面的啥,都觉得是好的。

而龙应台,恰好利用了这个信息差。

她以“台湾同胞”的身份走向大陆,用温情的母子对话《亲爱的安德烈》《目送》里感性温柔的文字,在大陆圈了一大堆粉丝。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至于“贺寿”、“左右”那些上不得台面的内容,普通读者根本无从发现。

在大家眼里,她就是一个开明温柔的母亲,一个感性的作家,她对政治高谈阔论,也能被解读为“体察民意”

就连她“大国小民”论调的破绽,也被以为是“脱离世俗的天真”

“天真”的龙应台,说啥都有人买账。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3

2006年,一篇叫做《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的文章,被主流媒体纷纷转载,甚至还入选了《青年必知名家散文精选》。

这篇文章的作者,就是龙应台。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客观地说,这篇文章的内容还算一语中的,是龙应台在社论文章里少有的佳作,主流媒体都认为,本文“有鲁迅投枪匕首杂文之遗风”

这个评语,分量相当之重。

后来,作为最炙手可热的作家之一,龙应台的《目送》还入选了中学课本。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可自从上了课本后,龙应台真当自己是教育工作者,四处好为人师。

2010年8月1日,在北京大学100周年这么盛大的纪念活动上,因为才名远播,龙应台应邀来演讲。

当她步履轻盈地走上讲台,瞬间成了全场的主角,听众挤满会场,只为一睹“童年女神”的真容。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没想到,龙应台一张嘴就喧宾夺主,在北大的生日宴上,大谈“台湾民主”。

就在2个月前,陈水扁刚刚因为贪污实锤,被判了坐牢。台湾政坛也恶斗不断,经常上演全武行。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但在演讲台上,对着中国顶尖大学的学子,龙应台却自信满满地说:

“它所有的“乱”,在我个人眼中看来,都是民主的必修课;它所有的“跌倒”都是必须的实践,因为只有真正跌倒了,你才真正地知道,要怎么再站起来,跌倒本身就是一种考试。所以,容许我这样说:台湾民主的“乱”,不是乱,它是必上的课。”

表面上台湾被撕裂得很严重,但不要被这个表面骗了。回到基座上的价值观来看,从前的中国梦慢慢被抛弃了,逐渐发展为台湾的小梦,然后一起上非常艰辛、痛苦的民主课。

当时,台下不少人听到兴头上,纷纷拍手叫好,纪念堂内洋溢着欢快的气氛。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除了当面踢馆讽刺大陆,能赢得掌声外,龙应台也靠写书发了大财。2010年第五届中国作家富豪榜中,龙应台是台湾省作家之首。

她的代表作“人生三书”,是小资文青人手一套的必读书。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随着这些作品畅销海内,龙应台强行塑造了一个“充满人情味”的台湾。

她发明的这个说法,大陆杂志也争相宣传:《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后来直接被台湾当成旅游口号。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就因为这个标题,这个杂志的12万首印册一销而空,在读者的强烈需求下,杂志社还连夜加印。

当两岸开放自由行后,许多她的读者,奔着人情味三个字赴台旅游。龙应台以一己之力,为台湾旅游带来了大把真金白银。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看着数量庞大、消费力爆棚的大陆游客,台湾人一度有种错觉:大陆人来玩,是因为“最羡慕我们的民主制度”。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2012年,龙应台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作为台湾最出名,而且有国际影响力的的作家之一,龙应台受邀出任台湾省第一任“文化部长”

没想到,这一上任,成了龙应台的“滑铁卢”。

在任时,每到出了问题,龙应台就搞文山会海,却提不出建设性意见,做事优柔寡断。被台湾媒体人陈乐融戏称为“论坛部长”。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为了搞大场面,龙应台专程找到大导演李安,以他的名义邀请了上百名电影界、文艺界精英赴宴,讨论台湾“文艺盛况”。

可她消费着李安的号召力,挑人时却只看自己喜好,不少李安的朋友、票房几亿大导演没收到请柬,让李安非常下不来台。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私下里,龙应台的下属称她为“龙太后”,“龙仙女”,意指她不懂待人接物,不会尊重别人,活在高高在上的云端。

2014年,龙应台卸任时,颇有风骨地发了条博文:

【“将回到文人安静的书桌,离开喧嚣政坛,从‘文化部长’回归文人身份。”】

走出办公楼,她春风满面,颇有功成隐退的得意感。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然而,她的政绩实在是让人笑不出:她在任期间,本来颇有潜力的台湾文创产业,产值出人意料地萎缩下滑。

根据民调,老百姓对她的满意度,从本就很低的26.7%,跌到更低的24.6%。

当记者劈头盖脸问她如何看待这些恶评,龙应台满不在乎,轻飘飘地说了句:

【“民调看看就好”。】

她甚至引用了自己曾经的名言:

【“一座城市的良心,要看下雨天的下水道有没有漫水,文化部的工作性质就像铺下水道,并非立竿见影的工程”。】

原来她也知道,自己搞的文化工作,跟下水道一个味儿。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从小读她课文的人都明白,谈起文艺和小确幸,龙应台是灵动飘逸的“女神”,可一旦女神谈起政治,就难掩小家子气。

一到实操,就更是“笔下有千言,胸中无一策”。这次从政经历,让龙应台在两岸的名声,同时跌落神坛。

面对汹涌的民意,她对媒体抛出神结论:不是我不行,是这届台湾人民不行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除了官声狼藉外,就连她给台湾树的口碑,也因为2016年电信诈骗事件,被大陆人调侃成:台湾最美风景不只是人,还有诈骗犯。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今天她在香港问题上的表态,标志着龙应台人设的彻底崩盘。

不过,龙应台的这次崩盘,虽然引起了一番风波,却没激起大家很强烈的情绪,大多数人反应都很平淡。

话里话外,都是“理这种傻子干什么?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有个公知看到同行露了馅,急火火地出来救场:

【“呵呵,当年龙应台为中国加入世贸,付出了多少努力?”】

结果话音刚落,马上被其他网友活捉:

【“入世谈判的是龙永图,不是龙应台”。】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此话一出,网友们纷纷开始了怼人接力,什么“张学友丢东北”“李宗盛台儿庄”,段子刷了长长一溜: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说到底,大家之所以这么淡定,还是因为心态发生了变化。

60年代我们说是“万恶帝国主义”的美国。等到90年代,我们走出国门却发现,人家在经济、政治、军事上,领先了我们许多步。

除了他们总统的桃色绯闻,人家没什么别的地方可以嘲笑。

那时,我们除了满腔的不服和愤怒,啥都没有,只剩一双肯干的手。

在全国各地,中国老百姓用自己粗糙的大手,干着最辛苦的活,一分钱一分钱地给自己攒家当。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没想到,就是这一分一分的钱,一块一块的砖,在10多亿人的努力下,全国每隔几年就大变样,经济发展超过了大多数人的预期。

乌鸦的亲戚去年从台湾旅游回来说:那里环境挺不错,就是穷了点。

台独分裂势力依然在折腾,但人们不再紧张,他们的目光盯着大洋彼岸,收拾那些跳梁小丑还用不上那些杀手锏。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歼-20编队7机同框

作为很多人年轻时的文学女神,龙应台身体已经进入了2019年,可是思想还停留在上个世纪。

她顽固地守着井口大的视野,当然理解不了大陆青年胸怀天下的志气。

就像大多数网友留言里显露得那样,龙应台在香港问题上的发言,根本不值一驳。

中国年轻人,已经不需要听从一个公知的指指点点,中国的未来很光明,中国年轻人的理想很远大,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或许,是时候该“目送”龙应台这样的人退场了。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参考资料:

龙应台北大演讲:文明的力量:从乡愁到美丽岛

人民网:《龙应台: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

澎湃新闻:议论|龙应台被昔日的“野火”点着了自己

YouTube龙应台相关视频

龙应台《大江大海》

龙应台社交网站相关内容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云淡 2019-9-8 08:37
纪念毛主席逝世43周年
香港发生的动乱暴乱证明了毛主席关于在社会主义这个历史阶段还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的论断的正确性。—— 望长城内外:看看香港发生的事,觉得毛主席讲得太对了!2019-09-07     来源:乌有之乡    http://www.wyzxwk.com/Article/shiping/2019/09/407717.html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