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百姓之声 查看内容

方方女士为何如此“爱憎分明”?

2019-9-5 16:50| 发布者: 南极| 查看: 245| 评论: 1|原作者: 望长城内外|来自: 察网

摘要: 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方方女士最近在新浪微博与网民杠上了。起因是她在8月17日2:00发的微博中,就香港废青在国外闹事时中国留学生用国骂怒怼一事批评说:【“不谈任何观点,这样集体爆粗口哪里还有自豪感。除了丢人, ...

方方女士为何如此“爱憎分明”?

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方方女士最近在新浪微博与网民杠上了。起因是她在8月17日2:00发的微博中,就香港废青在国外闹事时中国留学生用国骂怒怼一事批评说:

【“不谈任何观点,这样集体爆粗口哪里还有自豪感。除了丢人,就是丢人。” 】

方方的这条微博很快就遭到一些网民的批评。之后,方方女士在8月17日12:16发的微博中又说

【“有微博挂国旗者在留言里骂我,用了极下流的语言。只会爆粗口的人才是废靑,与机场施暴者无异。”
“爆粗口说明你不如对方文明。你们在给中国人丢大脸。”】

8月24日13:57方方女士又发了一条微博,称:

【“爱国革命青年经常逻辑混乱,蛮不讲理,意识下流。”】

并将一些网民批评她的微博截图贴了出来。

8月25日18:10方方女士针对广大网民对她的批评再次发了一条微博,称:

【“我依然坚持公开场合集体爆粗口是件丢人的事,尽管爱国革命青年认为:为了爱国可以爆粗。在我这里,这个理由不成立;”
 “爱国青年和爱国革命青年在我这里是两个概念。前者是理性爱国,后者过于激进。我反对所有激进行为。”】

那么,广大网民对她的批评对不对呢?下面是几个网民的留言,请大家看看,究竟是谁说得有道理?

有的网民说:“这种人就是路边拉偏架的,开始你挨揍的时候,她不做声;后面,你揍别人的时候,她跳出来说算了算了。”

有的网民说:“废青打砸抢流氓行径时,您老怎么不发发声,批评一下废青的素质呢?还是在您眼里只要打着皿煮的幌子,一切流氓行为就有了天然的合理性?骂人确实不对,不过不批评废青的流氓行径,只批评大陆爱国青年国骂岗毒,这样的做派确实不能让人认同。”

也有的网民说:“你不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批评爱国者,你的立场已经很明确了,支持岗毒是吧。那么,请你滚出中国,垃圾分类也省着别人为你扔哪里操心。”

还有的网民说:“乡岗废青侮辱国家,没见他出来;废青颠倒是非,没见他出来;现在大陆学生骂人,他出来了,真是可笑。假如在现场和人家论道,人家不会听的。在现场比的就是声音大小和气势,一句脏话可以视为自我降维,至少效率效果达到了,能遏制对面的声音。或者,换方方去和人家论道,看谁听得见,谁能信服。文人可以酸腐,但是,突破底线的钓鱼下饵,气节何在。”

还有一个网民说:“就问三个问题,方方这么嫌弃别人的方式方法,请问这几个月你做过什么呢?如果有一天类似岗毒的人跑到你家侮辱你父母,谩骂你亲人,伤害你孩子,对你打砸抢,请问你是否可以做到你所谓的教养?人在做,天在看,请问方方是否敢指天发誓说一句:今生,你,从未爆过一句粗口?”

看了这些网民的留言,我觉得大家对方方女士的批评是有道理的。

其实,对于中国留学生用国骂怒怼香港废青一事,我也觉得他们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方式方法有待改进。可是,我的看法与方方女士的看法是有原则性的区别的,是根本不同的。因为我的基本立场是反对国内外敌对势力和极端分子乱港的,而方方女士的基本立场则是反对爱国革命青年与国内外敌对势力和极端分子的乱港行为进行斗争的。为什么这么说呢?方方女士从今年6月以来在新浪微博发表的言论就是铁证。

今年6月以来,香港发生了动乱和暴乱,至今没有平息,但方方女士从今年6月以来在新浪微博发表的言论,除了8月16日10:46转发一条评论李嘉诚“黄台之瓜,何堪再摘?”广告的微博时说了一句“姜还是老的辣”以外,直到8月17日2:00发微博批评中国留学生“集体爆粗口”直前,她没有对香港发生的动乱暴乱主动发表过一句评论,就更谈不上对国内外敌对势力和极端分子的乱港行为进行批评了。

是方方女士根本就不关心时政吗?非也!看看她这几个月来在新浪微博发表的言论,有许多都是对时政的评论。例如:

7月6日20:25,她针对澳大利亚维州警方指控七名持旅游签证的中国人涉嫌在墨尔本街头“职业乞讨”引起社会关注一事评论说:

【“从小到大,中国的教育都过于强调政治正确,而且过于忽略品质正确。导致现在,政治正确的人太多,而品质良好的人太少。这是件相当无奈的事,还不知道还要延续多少代人。”】

7月13日18:18、7月13日19:33和7月18日01:58,方方女士就一名女乘客在中国国际航空公司飞机起飞时不听空乘劝阻用手机打电话而遭到国航监督员追究一事评论说:

【“在乘客并无过错的情况下,可以随便被警察带走去作笔录吗?什么样的人有权叫警察?这事真有点可怕。”“这也是我们所有人的担心。是什么人可以如此嚣张跋扈,无奈的机组人员却得百般迁就。”“ 唉,国航管理真是有问题,而问题更大的是他们的企业文化。人人都能看到的问题,国航非但看不到,还要作一副壮怀激烈的样子。我好奇的是:在中国,一个大体量的国企,如果恶劣地任性起来,就真没人管得了?”】

8月1日13:21方方女士在转发一条讽刺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播音员康辉的微博时评论说:“‘双重束缚’,这个说法有意思。”而这条微博的内容是:

【“1. 播音员绘声绘色但并不是在读自己写的而是在念别人写的稿子;2. 播音员绘声绘色地在骂美国人但面对的却是中国人,而且美国人也根本听不懂。传播内容和传播行为完全相反。……。美国传播学者格里高利.贝特森称此为‘双重束缚’。”】 

可见,方方是赞同这条微博的观点的。

仅从以上几例就可看出,方方女士并非不关心时政,而是很喜欢对涉及中国的时政评头论足,甚至敢于批评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可是,香港发生的动乱暴乱都持续两三个月了,为什么在方方的微博上却看不到她主动对国内外敌对势力和极端分子的乱港行为发表的一句批评?是香港发生的事情不够大,不值得她发表意见吗? 非也!连老奸巨猾的李嘉诚在香港报纸登了一条“黄台之瓜,何堪再摘?”的广告,她都要赞许地评论一句“姜还是老的辣”,这说明方方女士还是十分关心香港的局势的。可是她为什么连一句批评国内外敌对势力和极端分子乱港行为的话都没有,却在中国留学生就香港废青国外闹事用国骂怒怼时忍不住发表言论加以指责呢?这只能说明,方方女士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她对自己所爱的人是绝不会批评的,而对自己所憎恨的人则是会毫不留情地进行批评的。

那么,方方女士究竟憎恨什么人呢?她8月25日18:10发的一条微博告诉我们了答案。她在这条微博中说:

【“爱国青年和爱国革命青年在我这里是两个概念。前者是理性爱国,后者过于激进。我反对所有激进行为。”】

原来,方方女士憎恨的是革命和革命者。

由此,我们联想到方方女士写的一部长篇小说《车欠土里》。她的这部小说以主人公丁子桃(川东大地主陆子樵的儿媳,原名胡黛云)在土改中的经历为线索,用梦游十八层地狱的段落加以叙诉。整个故事告诉人们,她在旧社会是人,而在新社会是鬼。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领导的土地改革,就是这样不人道,就是这样残忍地把他们打进了十八层地狱。方方在该书后记中写道:

【“当一个人成为‘地富反坏右’分子,或成为‘地富反坏右’的子女,那就意味着你的人生充满屈辱。这种屈辱,从肉身到心灵,全部浸透,一直深至骨。”】

她要把这段“被遗忘的历史”及其细节写出来,不想被时间“车欠土里”。毫无疑问,《车欠土里》是一部影射攻击污蔑新中国土改运动和彻底颠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历史的小说。

由此可见,方方女士其实憎恨的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她的这种憎恨绝不是凭空而来的,而是有其深刻的社会根源的。

据网上公开的资料,方方,本名汪芳,女,汉族,祖籍江西省彭泽县黄岭乡老屋汪村人,1955年5月生于江苏南京,成长于湖北武汉。1974年高中毕业后在武汉当过装卸工,1978年考入武汉大学中文系,获学士学位。毕业后分配至湖北电视台工作。现任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省文学创作系列高评委会主任,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一级作家。

方方(汪芳)的曾祖父汪际虞,是一个士大夫,清光绪丁酉拔贡,戊戌朝考一等第六名,保和殿复试二等第一名,奉旨以知县任用,历任河南泌阳、商城知县,回乡后成为当地有名的豪绅。祖父汪国镇(1889—1938),从京师大学堂(今北京大学)毕业后,回乡在中学任教。父亲汪德佑1933年从南昌二中高中毕业,1937年从上海交通大学铁道工程系毕业,分配到衡阳湘桂铁路工程局工作。之后,先后到南京和武汉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方方有一个叔叔叫汪吉佑,又名汪家骏,1922年生,1938年进入国军空军衡阳无线电训练班学习。1940年1月进入成都国民政府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十七期第一总队炮三队学习,1942年4月毕业,分配到驻湖南衡阳的74军炮兵团第一连任中尉观通排长,后参加过常德会战、衡阳保卫战、湘西雪峰战役。1945年9月,作为74军57师的上尉炮兵连长在南京参加了受降日军的仪式。汪吉佑在国民党军队官至中校(一说少校)。1950年, 汪吉佑到南通建筑工程局工作,从技术员一直干到1989年高级工程师退休。期间,汪吉佑曾被划为右派,于1958年被捕入狱,1975年中国政府宣布特赦释放国民党县团级在押军警宪特后出狱,并恢复原工资待遇。2014年去世。

2016年1月10日,一位署名“方军”的作者,在博客中国曾发表了一篇题为《最悲怆的一批人》的文章,介绍了“国军抗战将士”汪吉佑的经历。该文不顾抗日战争胜利后许多曾经参加过抗战的国民党军官兵积极追随蒋介石集团发动内战的历史事实,公然为他们鸣冤叫屈,胡说什么:“国军抗战将士”这个人群群体,是亲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老兵中最为悲怆的人群群体。他们是“——无国家荣誉”、“——无领取为国参战补贴”、“——内战死伤百万、解放后镇反运动被镇压数十万”侥幸存活的,在人民大众的监督下、劳动改造30载的一群人。其人生中的悲欢离合、生死离别、殃及子女……,真是笔墨难以形容。说他们是“悲惨”、“悲伤”、“悲鸣”、“悲哀”、“悲痛”都不合适!——只能用悲怆!

在蒋介石集团发动的内战中,至少死了几百万人,《最悲怆的一批人》文章的作者“方军”,怎么不去为这几百万死于内战的中国人鸣冤叫屈呢?

“方军”与方方究竟是什么关系,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方方(汪芳)的亲叔叔汪吉佑的经历,肯定对她是有影响的。再联想到方方的曾祖父与祖父在旧中国属于地主阶级,那么,我们对方方为什么要写《车欠土里》这样一部影射攻击污蔑新中国土改运动和彻底颠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历史的小说,也就不难找到答案了。

据说香港动乱的主要策划者黎智英,他的父亲曾是国民党军的中校,解放后逃到香港。所以,黎智英乱港反共是毫不奇怪的。那么,方方女士对于国内外敌对势力和极端分子的乱港行为没有一句批评,却对中国爱国青年横加以指责,会不会也是与黎智英出于同样的原因呢?

【本文发布时有删节。】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云淡 2019-9-6 11:24
纪念毛主席逝世43周年
佚名:爱国,就要高举毛泽东的旗帜    2019-09-05     来源:伟人荣光
记得几年前,香港演员赵雅芝和刘嘉玲,都曾经因为到天安门城楼的毛主席像前拍照留念并发到微博里,而遭到网上某些人无所不用其极的侮辱、谩骂、围攻。那个时候,好像我们党领导的大量媒体视若无睹,噤若寒蝉,有的甚至发文章劝这两位演员“作为公众人物,不要卷入政治争议,不要过度表现自己的个人好恶”。只有一些民间的左派网站愤怒了:她们两位到底卷入了什么“政治争议”?毛主席是开国领袖,他的像高挂在天安门城楼,是党领导的社会主义祖国的一种象征——这一点,难道还有“政治争议”?试问我们的宪法允许这样的“政治争议”吗?赵雅芝和刘嘉玲两位女士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公民,表达她们对开国领袖毛主席的敬意,就是表达她们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认同和热爱,这怎么能叫“个人好恶”?照这么说,全国十几亿人民的爱国情感,难道都只是无关紧要的“个人好恶”?那么我们反对分裂祖国,反对台独、疆独、藏独,难道都不过是在用一种“个人好恶”反对另一种“个人好恶”? —— http://www.wyzxwk.com/Article/zatan/2019/09/407654.html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