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百姓之声 查看内容

中美经济战

2018-12-21 12:40| 发布者: 红色记忆| 查看: 1142| 评论: 2|原作者: 刘金华|来自: 工农共运网

摘要: 中美经济战 刘金华在G20后的习特会谈上,中美暂时休战。大家都看到了,中国得到了美国暂不加税的承诺,美国得到了中国考虑进一步满足美国要求的承诺,期限是90天;还有一个前奏,就在习特会当 ...


                                                                

                                          中美经济战

                                               刘金华


G20后的习特会谈上,中美暂时休战。大家都看到了,中国得到了美国暂不加税的承诺,美国得到了中国考虑进一步满足美国要求的承诺,期限是90天;还有一个前奏,就在习特会当天,加拿大政府应美国要求,逮捕了华为公司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这些都属于中美经济战争过程,我无需修改已经写好的《中美经济战》。

中美经济战开始,6月23日,我在《要坚持毛泽东思想,不要搞机会主义》说:“如果中国敢挺,美国的损失将随着时间增加,最后坚持不下去。谁能挺到底,胜利就属于谁。中国和美国,谁能长久坚持呢?这方面,中国有几十年反‘封锁’‘制裁’的自力更生经验,有苏修撤走专家拿走图纸的一切从零开始经验,而美国没有。”

7月16日,我在《明大势,谋大局,灵活主动,争取最后胜利》文中提出:“应当舆论上谴责美国违反国际规则,行动上坚持原则和毫不动摇地坚持正确的中国发展道路,置美国增税于不屑一顾,让特朗普代表的美国财团明白,增加关税无损中国经济大局,动摇不了中国意志。这更能表现中国正义与强大。” “我相信,美国坚持不了一年,顶多两年,受到伤害的美国人民和企业,决不会让美国政府坚持下去。东方不亮西方亮,我们可以调整生产和市场结构,尽可能减小损失,加快建立起自力更生的中国发展经济基础。……。美国‘贸易战’打不垮中国,中国经济稳得住,美国的‘贸易战’达不到目的,就自然败退。”

所以,11月2日,我在《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文中,就习特要不要在G20上会谈,提出既然美国喜欢“孤立主义”,那我们最好就让它如愿,脱离世界一段时间,中国不再就“贸易战”与美国谈判,致力于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我主张“此时不会特朗普的好”。不能给美国以中国会妥协接受美国要求的想象空间,必须让美国掂量自己能否承受继续经济战争的代价。

后来,媒体传出信息,中美一直在接触,G20上习特要会。事情的逻辑应该是,要会就会有妥协。如果会了没有妥协,特朗普下不了台阶,美国明年只能继续加息,经济战争进一步升级。美国受不了,中国更困难,全世界也受不了,就看谁的承受能力强。我从要打赢出发,从维护中国尊严出发,认为不会的好,决策者从现实出发,需要妥协,我不可能硬要政府“唯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只能从历史大势中谈中美经济战争,望决策者坚持毛泽东思想,不要搞机会主义。

美国一直敌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是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社会性质决定的。中美始终处于斗争状态,只是形式不同的已。

美国在朝鲜战场上与中国交手败了后,美国的政治家提出“和平演变”战略。1953年1月15日,杜勒斯提出,“要摧垮社会主义对自由世界的威胁必须是而且可能是和平的方法。那些不相信精神的压力、宣传的压力能产生效果的人,就是太无知了。”他主张对社会主义国家实行“解放政策”,就是西方国家以文化宣传,贷款、贸易、科技等各种手段诱压社会主义国家,促使它们向西方靠拢,向资本主义“和平演变”。把资本主义复辟希望,寄托在中国下几代的年青人身上。

毛泽东在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的讲话,实质就是告诫全党要防止和平演变。1959年11月,他指出:杜勒斯搞和平演变,在社会主义国家是有其一定的社会基础的。1964年,他明确提出帝国主义“力图对社会主义国家推行‘和平演变’政策,实行资本主义复辟”。由于毛泽东年年提醒全党要不忘阶级斗争,要警惕资本主义复辟,对尼克松的“我们在一起可以改变世界”的诱惑置之不理,美国的和平演变无法得逞。

毛泽东逝世后,邓小平重新定义“社会主义”就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精英们大讲“补课”。这时候,1988年尼克松出版《1999年:不战而胜》。他说:“虽然邓小平的明确目标不是更多的政治自由,但是如果经济改革奏效,政治变革可能接踵而至。……从改革得到了好处的年青领导人会主张继续和扩大改革。邓小平理想的实现会给自由正名。”“为使邓小平的改革不至于夭折,美国和西方应起一种核心作用。中国的经济发展有赖于世界经济的稳定,有赖于中国同其他工业化国家的贸易伙伴之间不断保持友好关系。如果西方放慢在中国的投资速度,以保护主义打击中国或在太平洋地区不执行开明的外交政策,从而辜负了中国的期望,那就会损害中国的经济,而帮了中国国内反改革的忙。”

所以,中国市场经济改革开放有20年迅猛发展生产,有两个因素,首先是,中国市场经济改革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国家统一进行的,中国已经通过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改造与28年建设,已经建立起虽然不很发达但是基本完整工业体系的、独立的、世界人口最多的大国,工业生产已经超越了当年“不落日帝国”的水平,本身已经打好了飞跃发展的人力物力基础。这是决定性的因素;再就是,美国对中国施行消灭社会主义的“和平演变”战略,同时,资本主义已经发展到垂死阶段,很需要中国这样一个大市场,需要极力推动中国进行市场经济改革。这是机遇。中国的市场经济的特点,是这二者结合。社会主义加市场经济,结合为国家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推动了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中的二十年高速度发展。

如尼克松所说,邓小平推行改革开放“给自由正名”了,自由市场经济成为中国主流的向往,“从改革得到了好处的年青领导人会主张继续和扩大改革”。但是,任何事情总有两面性,它同时也在国际市场经济中培植了美国的最强力的竞争对手,一个具有劳动力优势并高度集中的工业大国搞起市场经济,使美国愈来愈感到了威胁。

如毛泽东所说,美国绝不会让中国“后来居上”。特朗普上台后,发动维护霸权主义的“美国优先”经济战争,首要的就是遏制中国。许多人认为中美是“贸易战”,甚至说是“贸易摩擦”,坚持“斗则两败,和则两利”的方针。首先,这些人忘记了“商场如战场”,忘记了市场经济的矛盾,已经从企业间的市场竞争形式,上升为国家间战争的历史。一百年来,大的世界大战有两次,小的地区性战争,从来没有停止过。我一直不认为会发生中美大的流血战争,就是中国以抗美援朝名义派志愿军赴朝与美国作战期间,美国对中国的斗争还是限于政治和经济领域。现在有了毁灭整个地球人类的核武器后,同归于尽的世界大战和大国间的大战,打起来的可能性很小。但是,特朗普的“美国优先”,绝不是一般的市场竞争,它不是经济竞争手段,而是以美国运用国家手段进行制裁,封堵打压,是新型的不流血的维护美国霸权地位的世界经济大战。

2015年10月12日,我发表《创建新的世界经济一体化》论证说:“不管怎么说,也不管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和困难,也无论是发展社会主义的国际主义的协作关系,还是走帝国主义老路,‘一带一路’、亚投行、‘金砖银行’,都是中国经济发展到现在的必然逻辑,是现在世界经济形势的要求。这是认识问题的决定性的基本点,其他的不过是任何事物在进行中都会有的需要解决的问题。……‘一带一路’,‘亚投行’,把中国与亚洲、东欧发展中国家在经济上联系起来,与西欧国家联系起来,形成一个新的经济共同体,既突破美国围堵中国的重返亚太战略,又解决中国的产能过剩和资本过剩,并使得亚洲、东欧发展中国家获得发展所缺乏的资金和技术的合作,也给西欧发达国家拓展市场空间,是互利共赢的格局,符合毛泽东提出的‘三个世界’战略构想。……可能会改变世界经济格局,改写世界经济史,美国自然不会高兴,冲突是自然的。但是,中国不搞‘一带一路’、‘亚投行’,能避免美国不与中国冲突?所以,提出这个问题没有实际意义,能要中国不战而屈服于美国?问题应当是,考虑如何应对美国的阻击。针锋相对,可能会迫使美国修改它制衡中国的策略。

要认识中美这场经济战争的实质,和历史发展的新陈代谢规律。中美矛盾的性质和斗争方式都发生了变化,现在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美国第一”的斗争。这种斗争,可能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斗争,首先是市场经济中的美国主导的世界一体化、与中国“引导”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斗争。“修昔底德陷阱”所描述的老牌霸权国家与新兴国家的矛盾与斗争,是客观必然。这不是市场中企业或企业集团间的竞争,而是国家间谁控制谁的国际斗争。对中国进行经济战争,是整个美国资产阶级的共同决策,特朗普只是赋予一些个人色彩。“中美合作大局”是脱离实际的决策,是单相思,须要抛开“斗则两败,和则两利”想法。撇开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对立,作为市场经济中通行丛林法则,国家间可以狼狈为奸对付共同的对手,不可能有什么“合作大局”。“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美国优先”怎么能走到一起?“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必然反对“美国优先”,中国可以吧称霸,但一定要否定美国的霸主地位,这点美国是清楚的。二者的统一只能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服从于“美国优先”,“中美国共治世界”。若如此,世界将选择美国优先,不会接受中美共治。

1972年,尼克松告别时握毛泽东的手说:“我们在一起可以改变世界。”毛泽东说:“我就不送你了。”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怎么能同资本主义霸权国家美国在一起共治世界。但是,毛泽东逝世后,阶级斗争观受到批判,中国向世界开放,希望以市场换资金、换技术。而美国“和平演变”乘机而入,用资本技术换制度。结果就是我在1990年给江泽民信中说的:过去是中国赎买资本家的企业,现在是资产阶级将赎买整个中国,市场经济不就是买与卖么。美国达到了目的,不仅改革了制度,而且资本技术掌控在资本家手里。现在,中国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美国是绝不会允许的。中国如何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能靠资本、靠“中美合作大局”?

我在《创建新的世界经济一体化》文中指出:“当今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可以自在于“世界经济一体化”之外。……‘世界经济一体化’,已经有过两种形式,一种是至今一直存在的美英帝国主义主导的‘世界经济一体化’。另一种在上世纪短暂存在过的社会帝国主义主导的‘社会主义阵营’的‘世界经济一体化’,都是大多数国家依附于一两个国家的统治,构成‘四肢国家’与‘头脑国家’的‘世界经济一体化’。这两种‘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共同特征,都是具有奴役性和阶级性质。 中国今天搞‘一带一路’、亚投行,不是要做‘救世主’,也不是要掠夺发展中国家的劳动和资源,使他国丧失独立性,由中国来主导的‘世界经济一体化’,而应当是马克思所说的‘国际范围内进行协调的合作’。是平等互利的互通有无的协作的国际经济联合体。  创建新的世界经济一体化,建立平等互利的各自独立又互通有无的协作的国际经济联合体,这应当是‘一带一路’、亚投行的战略必定成功的正确途径,而不会导致国与国之间的矛盾和冲突,导致失败。”

当前,美国发动中美经济战争,以“美国第一”反对中国“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场战争只有胜负,没有双赢。

应当用阶级斗争观点看中美关系。中美战争一直没有停止过,美国的目的是使中国“和平演变”为美国的附庸,几十年来只是方式上的变化。

 


握手

雷人

路过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云淡 2018-12-30 12:54
参考文摘
牛弹琴:这次非同寻常的中美元首电话,传递了三个意味深长的信号!2018.12.30
信号一,特朗普主动打来电话,对谈判成功表达了期待。
信号二,中美外交新变化,元首外交作用不可估量。
信号三,办好自己的事情最重要,我们平常心看待新变化。
https://www.guancha.cn/politics/2018_12_30_485148.shtml
引用 云淡 2018-12-21 20:33
要辩证地看待建国后毛时代的票证
毛时代旗帜鲜明地反帝、反修,正是为了维护工人阶级和人民大众的根本利益。
当时物质相对匮乏,不是毛时代走了“封闭僵化”的道路,而是国内自然灾害、国际帝修反封锁的结果。
在物质相对匮乏的情况下,设置票证,官兵一致,正是为了维护工农大众基本的生存保障。
正是“官兵一致”,才是使帝国主义在朝鲜战场上对于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闻风丧胆的基本原因。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