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文艺战线 查看内容

《黑与白》第一部卷一第二章 5. 失踪与疯癫

2024-2-5 15:09| 发布者: 南极| 查看: 261| 评论: 0|原作者: 刘继明|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5.失踪与疯癫宗小天失踪的消息,最初是跟他一同带学生进山劳动的同事悄悄告诉顾影的。一开始,顾影还没太在意。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不明不白地失踪呢?她以为宗小天的“失踪”只是暂时的,也许丈夫只是私自回省城探亲 ...

5. 失踪与疯癫

宗小天失踪的消息,最初是跟他一同带学生进山劳动的同事悄悄告诉顾影的。一开始,顾影还没太在意。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不明不白地失踪呢?她以为宗小天的“失踪”只是暂时的,也许丈夫只是私自回省城探亲,没有请假而已。他一向我行我素,自由散漫惯了,类似的行为以前也曾发生过,那还是刚结婚不久的一个周末,宗小天独自搭乘长途汽车,不声不响地回省城去了,连招呼也没跟顾影打一声。整整两天,顾影寝食不安,把邳镇的每一条街都找遍了,也没有看见宗小天的影子。第三天,宗小天突然出现在家门口。看见顾影噘着嘴巴生气,他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一个在外交部工作的同学从苏联回来,给我带了一张唱片,让我去拿……”仿佛他不是离家整整两天,而是在邳镇上逛了一圈回来似的。

这一次,宗小天会不会同样如此呢?

但直到进山参加劳动的师生们回到学校,宗小天仍然杳无音讯。

此时,关于宗小天失踪的消息,已经在邳镇中学以及整个邳镇蔓延开来,并从各个渠道传进了顾影的耳边。传说宗小天是在诱奸班上的一个女学生被人当场发现后,自觉“无脸见人”才“失踪”的,有人说宗小天诱奸他担任班主任的那个班上的女生不止一个,早就有人向校领导和楚州专区教育局举报过他。这一次,终于东窗事发,被人抓了现行。还说“捉奸”的是跟宗小天同一个教研室的孙妮娜,他俩早已是情人,而且据孙妮娜亲口对人说,宗小天答应过要跟自己老婆离婚,同她结婚的。正因为如此,孙妮娜发现宗小天诱奸女生的秘密后才不能容忍,悄悄跟踪到邳谷山农场,抓了他的“现行”。还有人说宗小天是个猎艳老手,在床上很有一套,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比西门庆还要厉害,凡是跟他上过床的女人都离不开他。还说宗小天的这些传闻,邳镇中学的老师几乎无人不知,唯有他的老婆顾影被蒙在鼓里……

传说有鼻子有眼,由不得顾影不相信。她再次觉得自己的心仿佛一块玻璃,渐渐碎裂了。她听见了玻璃碎裂时发出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她的心被碎裂的玻璃片儿割伤了,血一滴滴往外流淌。但她始终坚持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每天照常送儿子宗天一上幼儿园,去学校上课,碰到同事或熟人异样的目光,她也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直到有一天,邳镇中学的龚副校长和教导主任来到紫瓦屋,正式向顾影通报了宗小天失踪的消息,但他们只说宗小天是在带领学生上山劳动时意外失踪的,也许是出于照顾顾影的承受力,也许是为了宗小天的面子,也许出于别的什么原因,总之,他们对“失踪”原因只字未提。他们说,学校和镇政府组织人员搜遍了整个邳谷山,都没有找到宗小天的踪迹。

“……顾影老师,宗小天同志的失踪,是邳镇中学的重大损失,我们深感痛心和难过。”身穿蓝色卡其布中山装、风纪扣扣得一丝不苟的龚副校长像宣读文件那样垂着头,干巴巴地说,“我代表学校向你表示深切慰问,当然,我们也向宋副省长……呃,我是说宗小天同志的继父汇报了。宗小天同志是一位优秀的人民教师,不仅业务出色,政治上也很过硬。校革委会本来已决定提拔宗小天同志任副校长兼校革委会副主任的……”龚副校长说着,满脸遗憾的表情。他心虚似的瞥了顾影一眼,没等顾影说什么,就带着那个始终一言未发的教导主任离开了。临走时,他们留下了一只颜色泛黄的藤木箱,就是宗小天离开家时带走的那只。以前放在家时,箱子总是锁着,不知放了些什么东西。

当屋子里只剩下顾影一个人时,她忍不住好奇地打开箱子,里面除了一本她曾见过的《金瓶梅》,还有一张看上去很新的英文唱片,顾影的英文不是很好,勉强认出是英国滚石乐队,1966年出的一张唱片《Folwer》(《花》);除此之外,还有一摞信封,收信人都是宗小天,地址写的是东江大学艺术教研室,信封上的寄信人地址不详,只有一个潦草的英文签名:Anna Louie (安娜•路易)……

大约过了半年,一天上午,顾影正在给高一年级(1)班上音乐课,教学生们唱《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龚副校长派教学干事叫她下课后去办公室一趟。

下了课,顾影便往龚副校长办公室走去。刚到办公室门口,龚副校长便迎出来,压低嗓音说:“顾老师,宋副省长要见你……”

“宋……副省长?”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就是宗小天的继父呀!”龚副校长提醒道。

顾影表情木讷地哦了一声。自从宗小天失踪后,她跟人打交道时总是这么木讷,同过去相比,几乎判若两人了。龚副校长见顾影这副神情,打量着她那隆起的腹部,提醒了一句:“顾老师,你这身子……没事吧?”

顾影还是那样木讷地摇了摇头。龚副校长就不说什么了,小心翼翼地整理了一下中山装的风纪扣,“那就走吧,宋副省长在学校会客室呢。”走了几步,他又停下步子,似乎有点不放心地说:“顾老师,宋副省长刚‘解放’出来,就来参加楚邳公路剪彩仪式,还抽出时间见你,你还是尽量少提要求,不要让领导为难……”

但顾影像没听见他的话,自顾自地嘀咕道:“一个大活人,怎么说失踪就失踪了呢?……”

学校会客室是校领导平时接待和会见上级领导的场所,顾影还是第一次来。她看见门口停着一辆银灰色的小轿车,车身四周布满了灰尘,像是走了很远的路。会客室门口站着一个穿灰色中山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年轻人,见他们走过去,快步迎了上来,龚副校长恭敬地握住对方的手,说:“黄秘书,我把顾老师带来了……”

黄秘书敷衍地同龚副校长握握手,转过脸打量着顾影,礼貌地说:“顾老师你好,我是宋副省长的秘书,你叫我小黄就行……”

但顾影像没听见他的话,自言自语道:“一个大活人,怎么说失踪就失踪了呢?”

黄秘书愣怔着,不知说什么好。龚副校长凑近他耳边低语了一句:“顾老师精神有些不正常哩。”说着干咳了一声,提高嗓门,“黄秘书,你带顾老师去见宋副省长吧,我就不进去了。”

当黄秘书带着顾影走进会客室时,看见居中的沙发上坐着一位气质儒雅的长者,下巴有点儿尖,眉毛浓浓的,腰板挺得笔直,头发虽然已经花白,但还很茂密,往后梳得整整齐齐;他穿着一件藏青色的中山装,衣领敞开着,露出里面的白衬衫,见顾影走进去,微微欠了欠上半身,朝旁边的沙发抬了抬手,顾影迟疑了片刻,就在那把沙发上坐了下来。黄秘书将一杯茶端到她旁边的茶几上,轻轻掩上门出去了。

会客室只剩下了两个人,非常安静。顾影感觉到宋副省长一直在默默打量着自己。过了一会儿,宋副省长两只手在沙发扶手上不停地敲击,像发电报似的,轻轻咳嗽了一声说,“宗小天的情况,邳镇中学的同志已经向我汇报了,对于他的表现以及莫名其妙的失踪,我很失望,也很……气愤。我没想到他道德败坏到这种地步!”宋副省长说到这儿,显得有些生气的样子,手指头在沙发扶手上用力敲了两下,站起身,背着双手,在会客室中间来回踱了几步,才转过身来,似乎下了某种决心,带着探询的口气问道:“小顾,宗小天跟你谈起过他为什么不姓宋而姓宗吧?”

顾影不知如何回答。但宋副省长似乎并不需要她回答什么,接着说:“你知道,我曾经是宗小天的继父,他的亲生父亲叫……”宋副省长嘴里念出一个陌生的名字,同时,脸上浮现出一种神秘的表情。“对了,我忘了告诉你,宗小天的母亲叫安娜……是个英国人,我们好多年前就离婚了。”

顾影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如同一尊雕塑。宋副省长见她这副表情,似乎有些惊异,他端起茶几上的茶杯,喝了一口,瞟了瞟顾影高隆的腹部,说:“作为宗小天曾经的继父,我为他的行为感到遗憾……你如果有什么个人工作和生活上的要求,尽管跟我提出来……毕竟,我和宗小天曾经是名义上的父子嘛!”他耸了耸肩,“我这次来参加楚邳公路剪彩仪式,当地领导向我反映了宗小天的情况,我深感痛惜,对你的不幸遭遇也深表同情,所以来见见你,你有什么困难,尽管告诉我……”说到这儿,宋副省长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拭了拭眼角。

但顾影什么也没说。从走进会客室到现在,她一句话也没说。

沉默片刻后,宋副省长才从沙发上站起身来,与此同时,虚掩的门开了,黄秘书无声地走了进来。

顾影知道,这是要送客的表示。但她仍然什么也没有说,一只手撑着沙发扶手,一只手抱着大肚子,艰难地站起身,慢慢往外走。

走到门口,顾影回过身,朝宋副省长的背影古怪地笑了笑,喃喃道:“一个大活人,怎么说失踪就失踪了呢?”

这时,龚副校长从远处一溜小跑地朝会客室门口奔过来,脚下溅起一股尘土,他跑得很快,仿佛一个因迟到害怕被老师罚站的学生,他一边跑,一边用尖细的嗓门喊:“宋副省长,您吃了饭再回省城吧,食堂已经把饭准备好了!”听起来不像挽留,而像是恳求。

但宋副省长仿佛没有听见似的,低头钻进了黄秘书替他打开的轿车门。随着屁股后冒出一股黑烟,轿车向前窜去,撂下气喘吁吁的龚副校长站在那儿,一脸尴尬。

顾影瞅着龚副校长,吃吃笑了起来。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