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文艺战线 查看内容

蒋跃飞:用“左联”的革命精神铸牢当代文学工作者的初心

2021-2-22 21:42| 发布者: 南极| 查看: 462| 评论: 1|原作者: 蒋跃飞|来自: 红歌会网

摘要:   再过些天(3月2日)就是“左联”诞生的纪念日了。“左联”作为我党领导的第一个革命文学组织,她是中国红色文艺的起点,是我国红色文化的一面旗帜,在中国革命斗争史和现代文学史上占有着重要而突出的位置。带着这 ...

 

  再过些天(3月2日)就是“左联”诞生的纪念日了。“左联”作为我党领导的第一个革命文学组织,她是中国红色文艺的起点,是我国红色文化的一面旗帜,在中国革命斗争史和现代文学史上占有着重要而突出的位置。带着这样的崇敬心情,联想到一个时期以来,国内文坛出现的一些令人难以理解的不良现象,笔者决定到“左联”纪念馆去看看,探访中国红色文化运动的源头,瞻仰革命文学先辈的光辉业绩,再次学习和领会“左联”的革命精神,为推进红色文化发展增添更大的力量。

  2月6日是上海在隆冬时节难得的一个风和日丽的好天,笔者行走在上海虹口区多伦路、四川北路一带,过马路,进弄堂,穿梭于景云里、公啡咖啡馆、内山书店、大陆新村,徜徉在多伦路文化名人街,寻访鲁迅、瞿秋白、夏衍、茅盾、丁玲、柔石等一批左翼文化名人留下的足迹,呼吸着浓浓的文化气息,品闻着路边风格各异的咖啡馆里飘来的香气,使人顿觉精神与活力倍增,高雅与激情充盈。“左联”纪念馆位于多伦路的弄堂里,一座三层的西式小楼,当年是上海中华艺术大学。一楼是一间大教室,一方讲台、一块黑板,前面有两排共八个长凳,旁边还有几个小凳子。就是在这里举行了“左联”成立大会。

  “左联”是在风雨如磐的黑暗中,在国民党残酷统治的血色中诞生的。1927年,在蒋介石“四一二”叛变后,一大批革命的文化工作者陆续聚集到上海,为反抗国民党的反动统治,探寻革命的出路,使上海成为这个时期的革命文化中心。为了加强党对国民党统治区文化战线的统一领导,团结和组织广大的进步文化工作者反击国民党的文化“围剿”,1929年下半年,中共江苏省委根据中共中央关于成立一个统一的文化界组织的指示精神,在上海组成文化工作委员会(简称“文委”)。在多伦路8号,当年有一家名叫“公啡咖啡”的咖啡馆,鲁迅、夏衍、柔石、冯雪峰等经常相聚在这里,商讨和研究成立“左联”和开展左翼文化运动的事情,鲁迅也常在这里与萧军、萧红等文学青年聚会,指导他们坚持正确的写作方向、提高作品质量。因此,“公啡咖啡馆”被誉为“左联”的摇篮。1930年初,我党根据进步作家统一自己组织的要求,在“文委”的直接领导和支持下,经过多次酝酿和讨论,于3月2日在上海召开大会,正式成立了中国左翼作家联盟(简称“左联”)。大会通过了“左联”的理论纲领和行动纲领,选举鲁迅、沈端先(即夏衍)、冯乃超、钱杏邨、田汉、郑伯奇、洪灵菲七人为常务委员,并决定成立马克思文艺理论研究会、国际文化研究会、文艺大众化研究会等机构,创办《萌芽月刊》、《拓荒者》等刊物。鲁迅在会上作了《对于左翼作家联盟的意见》的即兴发言,中央文委书记潘汉年代表中共党组织作了《左翼作家联盟的意义及其任务》的讲话。

  “左联”作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第一个红色文化专业团体,与随后成立的美术、戏剧、电影等左翼艺术团体一道,团结和争取了大批左翼文化工作者,同国民党的反革命文化“围剿”展开了激烈的斗争,创作了一大批具有很高水平的文艺作品和理论著作,宣传了马克思主义,锻炼造就了一支马克思主义的文艺队伍。左翼文化运动成为我党开展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一条新的战线,为新民主主义文化的建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为推动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

  时光荏苒,“左联”的成立距今已经过去九十多年了,抚今追昔,“左联”的业绩至今令人敬仰。当年回荡在黑暗中的呐喊;划破夜空、揭露国民党反动统治的犀利思想光芒;忧国忧民,追求民族大义和人民解放的高尚情怀;站在时代的潮头浪尖,形成追求和铸造先进文化的时代洪流;反映大众苦难、书写唤起民众的不朽篇章;挺胸面对敌人的子弹、血染旗帜的大无畏革命精神;以鲁迅为代表的左翼先锋,高举红色文化的大旗,培养、团结和带领一大批左翼文化战士,在投身反抗国民党文化“围剿”的斗争中锻炼成长等等壮举,铸就了党领导的革命文化的红色基因,鼓舞着、推动着党的红色文化事业持续发展。总之,从“左联”到延安,到新中国的“双百”方针,再到习近平总书记的“文艺工作座谈会讲话”,构成了我党一脉相承的革命红色文艺思想的光荣传统、宝贵经验和基本理论,而“左联”的革命精神则顺理成章的就成为当代文学工作者应当继承和不渝坚守的初心。

  当前,全国各族人民正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不懈奋斗着,全国人民已经胜利实现了全面小康社会目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进入了新阶段,全国人民正在信心满怀地向着第二个百年目标迈进。从世界局势看,世界历史正在经历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际秩序和格局正在发生着剧烈变化,美国的霸权主义和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的价值观正在走向衰落和崩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正在赢得世界各国的普遍认同,强起来的中国已经稳固地站在世界大国舞台的中央,开始主导着世界经济发展的方向,贡献并实施着世界治理的中国方案。对于中华民族来说,这是百余年来前所未有的美好时代,是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奋发有为的伟大时代,每个中国人都应该为生活在这样一个精彩的时代而感到庆幸和自豪。作为文学工作者,应该是时代风貌的代表,其使命和职责就是要积极地投身到这个澎湃的洪流中去,抓住这一难得的历史机遇,吹响时代前进的号角,发扬“左联”的革命精神,践行党的红色文化初心,俯下身来汲取时代的营养,更好地充实自己;同时,挥起手中的笔,写出无愧于时代发展、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助推时代的潮流奔腾向前。

  尽管从总体上看,我们的绝大多数文学艺术工作者能够站在党和人民的立场上,坚持文学创作的正确原则和导向,写出了大量反映改革开放火热生活的优良作品,较好的承担起了应有的社会责任,人民群众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但是,毋庸讳言,文学艺术界的确存在着一些不可忽视的不良倾向和严重问题:有的公然站在剥削阶级和敌对势力立场上,挑战崇高,歪曲经典,颠覆历史,丑化领袖和英雄人物;有的是非不分,香臭不辩,别有用心地过度渲染和放大社会阴暗面;有的一味媚俗,低级趣味,追名逐利;有的粗制滥造,胡编乱写,制造文化垃圾;有的体制内作者放弃了自身职责,一味追求所谓“创作自由和为艺术而艺术”,专注于一己悲欢,风花雪月,杯水风波,情趣低俗;有的大搞“圈子文化”,不顾标准和原则地滥评奖、乱发表,搞“大花轿,人抬人”,谋取不正当名誉和利益;中国作协主管的某刊物领导公然为发表“屎尿诗”的人站台辩解,完全不顾社会公德和职业道德;中国作协的某领导在网上发声时,脏话连篇,有辱斯文,成何体统!个别所谓作家背离祖国,以获取国外别有用心的奖项为荣,甚至在关键时刻,向敌对势力递刀,戕害国家等等乱象不胜枚举。尤其严重的是,上述问题在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10月《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讲话》后仍不断发生和大量存在,令世人诟病。

  文学艺术界这些乱象的存在充分说明,在当前,我们的文学队伍中存在着较严重的“浮躁”风气,笔者认为,这种“浮躁”,集中地表现为“两个迷失”:一是迷失自我。一些人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不顾自身应担负的社会责任和工作责任,搞不清楚体制内和体制外的原则区别,既想享受体制内的荣耀和待遇,又不愿履行相应的责任和义务,甚至将工作纪律当作是对自己的束缚,随心所欲,思想无界限,观念无善恶,行为无底线,什么违反党纪国法的事情都敢干,什么缺德的勾当都敢做。二是迷失方向。一些人忘记了我们的文学艺术是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根本方向,忽视了党对文艺战线提出的基本要求。他们躲在体制的小楼里,梦萦着自身的荣华富贵,谋划着自己的“门户私计”,追求着个人的飞黄腾达,完全置身于火热的民族复兴伟大事业之外,与广大人民群众格格不入。上述种种,完全是个人私欲恶性膨胀的表现,是理想信念缺失的表现;完全是一种堕落之象,散发的是一种腐朽的臭气!这种乱象已经到了非整治不可的地步了。

  上述问题的产生,不仅是一般的思想认识问题,更是由错误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主导的人生追求问题、思想感情问题及精神状态问题。对照“左联”时期革命文艺战士的英勇奋斗精神,这恰是当今时代的文学艺术工作者应该滋补的初始营养,应该增强的红色基因,应该铸牢的坚强初心。

  首先,要学习他们为反抗黑暗统治,追求光明前途,积极投身于人民解放运动的革命精神。以“左联”为代表的左翼文化在土地革命中,是中国共产党的一支生力军,通过文化运动有效宣传了中国共产党的主张,唤起了民众,并在舆论上、民心上,以及干部上、兵员上直接支援了工农红军,使之得到全国人民的同情、理解、支持和拥护。正如毛泽东后来说的,这是一支与“朱总司令率领的拿枪杆子的军队”并驾齐驱的“鲁总司令率领的拿笔杆子的军队”,与红军并肩作战,分兵抗击国民党的军事围剿和文化围剿,并取得了辉煌的胜利。今天,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同样需要广大文学艺术工作者不辱使命,积极投身到这一宏伟事业来,与经济、军事等战线的同志们一道并肩奋斗,反映这个伟大时代,推进这个伟大时代,讴歌这个伟大时代,这是时代赋予你们的神圣职责,做不到这一点,就不是一个合格的作家和艺术家。

  其次,在革命斗争的风浪中锻炼成长。“左联”从成立之日起就投入到了波澜壮阔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事业中,他们把手中的笔化作投枪,有力地反击国民党反动派的文化围剿。在这一过程中,成长出一大批杰出的革命文化先锋和优秀战士,革命时期的优秀红色作品大部分都是这个时期创作出来的。作为左翼文化运动旗手的鲁迅就是杰出的代表,毛主席把鲁迅誉为“向着敌人冲锋陷阵的最正确、最勇敢、最坚决、最忠实、最热忱的空前的民族英雄。”鲁迅、郭沫若、茅盾、张天翼、丁玲等作家享誉世界。全面抗战爆发后,左联和左翼文艺界人士纷纷奔向延安和各抗日根据地,奔向大后方,成为各地文化机构、文化组织大批精英人才的主要来源。据统计,出席延安文艺座谈会的文化界代表,四分之三以上参加过左联或左翼文化运动。抗战胜利后,延安大批文化人奔赴新解放区,开辟新的文化战场。其中各支队伍的带队人,几乎都是左联成员。时代呼唤着人才,时代造就着人才。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时代,在实现民族复兴的伟大时代,同样应该是英雄辈出,人才辈出的时代。当代作家和艺术家应该顺应时代潮流,学习“左联”前辈的榜样,在实现民族复兴的伟大事业中建功立业,要坚决抵制“门户之见”和“圈子文化”,营造有利于创作人才脱颖而出的绿色文化生态,形成人才辈出,优秀作品硕果累累的喜人局面。

  再次,到人民大众中去,与身处的时代保持血肉联系,是“左联”精神对当下文学艺术工作的重要启示。“左联”成立伊始就明确要求,应当“向着群众”!应当努力的实行转变——实行“文艺大众化”这目前最紧要的任务。左翼文艺强烈追求的是反映无产阶级大众的生活、感情与呼声的大众文艺,追求能够为无产阶级大众所理解,所接受,所欢迎。这些成为左翼文艺的根本方针。这期间,大批革命文学工作者深入实际,深入到人民大众之中,创作出一大量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如鲁迅的杂文和《故事新编》、茅盾的《子夜》、老舍的《骆驼祥子》、巴金的《家》、曹禺的《雷雨》、夏衍的《包身工》、柔石的《为奴隶的母亲》、歌曲《松花江上》、《义勇军进行曲》等经典。在这一过程中,他们与工农大众紧密的结合在一起,成为“有文化的革命者”。由“左联”所倡导和开辟的文艺大众化的新道路,为后来我党形成的红色文艺理论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我们当今的作家和艺术家应当将这些优良的革命传统继承并发扬光大,这是时代和大众的要求,更是作家和艺术家的应有的本色与本分。我们的各级文学艺术组织和文学工作者要坚决破除衙门化、贵族化、娱乐化的不良倾向,摒弃参观似的采风,旅游似的体验,扎扎实实地深入实际,深入群众汲取生活的营养,创作出反映时代发展、受人民大众欢迎的优秀作品。

  最后,大力加强和积极开展文艺批评。开展积极的文艺批评是提升作者水平,提高作品质量的根本保证。广大文学艺术工作者应当继承和发扬“左联”勇于斗争的革命精神,贯彻“双百”方针,坚持艺术标准和政治标准并重,聚焦“浮躁”问题的各种表现,通过认真践行“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实践教育”的各项要求,有效地荡涤当今文学艺术领域存在的各类不良风气,净化文坛环境,扫除垃圾作品,争做一名符合新时代发展要求、努力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合格文艺战士。

  总之,“左联”所代表的中国左翼文化运动以其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英勇顽强的革命斗争精神,深入实际、服务大众的务实作风,优秀繁荣的各类文艺作品,培养和造就的文化先锋及大批优秀的作家艺术家人才,深刻地改变了中国社会的文化格局,形成了左翼文化的历史潮流和左翼文艺传统,为中国革命红色文化的形成发展奠定了社会基础和实力基础。“左联”的这些丰功伟绩也必将为今天和未来的文艺工作者的健康成长,为党的文艺事业的长远发展提供强大的精神力量。

     【作者:蒋跃飞,原载微信公众号《老蒋真话》,本文为作者投稿】


握手

雷人

路过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东鹤人 2021-2-23 08:30
把“初心”套在左联头上了,有些无耻啊!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