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焦点述评 查看内容

郭松民 | 评蓬佩奥的“冷战”讲话:如何瓦解美国的战略进攻? ...

2020-7-27 22:19| 发布者: 南极| 查看: 505| 评论: 2|原作者: 郭松民|来自: 昆仑策网

摘要: 【7月23日,蓬佩奥在加州的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发表对华政策演讲】“要同美国争夺‘普世价值’的解释权,争取其他西方国家中立。”两年前,对于中美关系,当时的精英群体和主流媒体中洋溢着一种轻浮、乐观的气氛,以及 ...

1.webp (17).jpg 

【7月23日,蓬佩奥在加州的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发表对华政策演讲】

 

“要同美国争夺‘普世价值’的解释权,争取其他西方国家中立。”

 

两年前,对于中美关系,当时的精英群体和主流媒体中洋溢着一种轻浮、乐观的气氛,以及对特朗普的莫名其妙的好感,那时我就认为,特朗普及其所代表的政治势力主导下的美国,将成为中国最凶险的敌人。

如今,两年半的时间过去,看看今天美国的所作所为,中美之间,冷战不仅早已成为事实,热战也不是完全不可想象了,真是不幸而言中了。
 
美国既然已经将中国选中为它的敌人,中国就只有挺身而出,迎接挑战。好在中国有抗美援朝、援越抗美的光荣历史,面对美国,我们没有任何心理弱势,先辈能够取得胜利,我们也一定能够取得胜利。

中美之间的斗争将是长期的,我认为大致将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敌之战略进攻,我之战略防御阶段,这一段的起点是特朗普发起贸易战,终点将以中国完成祖国统一大业而告结束;
 
第二个阶段,是我之战略进攻,敌之战略防御阶段,将以美国霸权的历史性终结,出现更加平等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而告结束。

目前,我们仍然处于第一个阶段起始点上。
 
第一个阶段的特点,在于中国仍然内在于美国主导的世界体系中,处于内线作战,这个体系规则的解释权并不在我们手里。
 
这种状况,就用得着《南征北战》中高营长的那段话了:
“我也想今天晚上打个冲锋,明天一早就把蒋介石几百万军队全都消灭掉,可是不行啊同志!我们现在是步枪加小米在对付美式的飞机大炮,我们一个人就得对付五六个敌人。这就有困难、这就不允许痛快。”

所以,我们不仅要有长期作战的准备,也要有“大踏步撤退,大踏步前进”,即迂回作战的准备。

要赢得这个阶段主动权,中国应该做到两点:
 
一是,要强化“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社会主义”的部分,加快实现共同富裕的步伐,只有这样,才能靠强大的内需重启经济,保持经济快速增长,保持国内的团结稳定,才能确保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二是,在国际上,要和美国争夺“普世价值”的解释权。特朗普政权为了“美国优先”,不断践踏曾经为美国长期所标榜的“普世价值”,这就给中国预留了化被动为主动的机会。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刚刚在美国尼克松总统图书馆以《共产主义中国与自由世界的未来》为题发表了一个公开演讲,号召世界各国组成一个“民主国家联盟”来改变“共产主义中国”,西方媒体的报道普遍将其解读为一份新冷战宣言,与丘吉尔1946年3月那篇“铁幕演说”相提并论
 
蓬佩奥的意图非常清楚,就是要把中国塑造成所有西方国家共同的意识形态敌人,用“普世价值”将所有的西方国家捆绑在美国的战车上。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要防止落入蓬佩奥的话语陷阱,要举起保卫世界和平,保卫自由贸易的旗帜,重新举起反对霸权主义的旗帜,尽可能地争取美国之外的其他西方国家的同情,至少争取他们保持中立。

总之,只有美国陷入孤立,中国才有可能打破美国的围堵,挫败美国的战略进攻
 
《“美国优先的美国”将成为中国最凶险的敌人》这篇文章写于2018年4月15日,今天,重新发表此文,不做任何修改,我认为,这篇文章对于我们认识中美关系的本质,仍然具有积极意义。

1.webp (18).jpg


“美国优先的美国”将成为中国最凶险的敌人

郭松民
2018年4月15日

美英法空袭叙利亚之后,国内舆论场对美国今后的走向发生了争论——美国将继续扩张,干预国际事务和别国内政呢?还是收缩回美洲大陆,固本培元,过自己的小日子?

有学者认为,美国真正的走向是第二种,特朗普不过“是在以咄咄逼人的姿态进行战略收缩”而已。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美国对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就甚为“多余”。因为空袭的理由不是“客观”地出现在美国面前的,而是美英通过自己操纵的“白头盔”组织“主观”制造出来的。如果特朗普真的意在战略收缩,何必自己给自己制造麻烦?

美国有一句谚语:如果一个动物走的像鸭子,叫的像鸭子,那很可能就是一只鸭子。

要搞清特朗普的动向,还是要看他是如何走的,如何叫的——

特朗普是打着“美国优先”的旗号赢得总统大位的,可是上任一年多来,他已经两次向叙利亚、一次向阿富汗动武;
 
不仅如此,他还多次威胁要对朝鲜动武,并把“卡尔文森”号航空母舰派到朝鲜附近海域,但随后又戏剧性地表示要和金正恩委员长会面;
 
特朗普又违背承诺,发起同中国的贸易战,签署《台湾旅行法》,干预中国统一大业,同时派遣“罗斯福”号核动力航母打击群进入中国南海“自由航行”,与中国海军对峙。

很明显,特朗普对国际事务的兴趣和干涉的冲动远远超过奥巴马,并没有任何收缩的迹象。

根据特朗普提出“美国优先”的口号,就判断美国将进行战略收缩,这很可能犯了形而上学的错误。

那么,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全球化的美国”到特朗普上台后“美国优先的美国”(或者可以不太准确地称为“民族主义的美国”),这一转变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我认为,这意味着美国的全球战略,将从重点维护美国主导建立的全球化秩序,转向更加赤裸裸地追求美国的国家利益!

如此而已。

回溯一下历史——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美国达到其国力的巅峰。
 
政治上,建立了一个美国在其中起主导作用的普遍性的国际组织—联合国。
 
经济上,建立了以美国为中心的世界资本主义经济体系。
 
在工业方面,战后美国的工业产量远远高于其他国家。在货币金融方面,以美元为中心的资本主义货币体系形成。
 
战后,美国成为资本主义世界最大的债权国。1947年签订的《关税与贸易总协定》(WTO的前身)实际上形成了以美国为中心的国际贸易体系。
 
在科学技术方面,战时美国经济的繁荣推动了科学技术的发展,使它成为世界科技的中心。
 
在军事上,战后美国成为世界头号军事强国。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海军和空军力量,英国的“海上霸主”地位已完全被美国取代。随着战争的胜利,美国将其军事力量部署到了非洲、欧洲、亚洲、大洋洲等地,建立了近500个军事基地。此外,它还拥有了原子弹、氢弹,在核武器方面拥有了绝对优势。

在这种情况下,维护美国建立并且主导的世界秩序,就会在很大程度上自动增进美国的利益,美国可以在“自由竞争”、“自由贸易”的旗号下满世界“利益均沾”。

但冷战改变了这一切。

冷战的结果是苏联遭遇了政治上的失败,以解体告终。但美国遭遇了经济上的暗伤,西欧和日本在民用产品领域赶上甚至超过了美国。

与此同时,美国资本按照追求利润最大化的铁律,逐步向金融领域集中,制造业向海外转移,美国产业空心化严重。曾经的“汽车城”底特律的衰败就是一个象征。

新中国成立后持续近70年的高速发展,使美国的相对衰落更加明显。

中国在毛泽东时代建成的独立完整,门类齐全的工业基础上,抓住西方产业转移的机会,取代美国成为世界头号工业大国。

在这种情况下,继续简单地维护“全球化秩序”已经不能自动增进美国利益,美国必须通过“破坏秩序”(至少是违反秩序)来追求自己的利益——这就是“美国优先”的由来。

这就是说,即便面对曾经是美国自己建立并主导的秩序,美国的选择也不是无条件遵循,而是根据自己的利益,来决定是遵循还是违反。

因此,简单地说美国将继续扩张或战略收缩都是不准确的,准确的说法是:美国将从“秩序优先”转向“利益优先”。

在“美国优先的美国”时代,中国无可逃遁,势必成为美国的主要敌人。

为什么呢?

在“全球化的美国”(也就是“秩序优先的美国”)时代,只要中国遵循美国主导的秩序,在美国的主导下做“负责任的大国”,美国是可以接受中国的存在,甚至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的。
 
但在“美国优先的美国”时代,美国的首要目标不再是秩序,而是自身利益的最大化了,中国作为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就不可能不成为美国的主要敌人。

每个开过饭馆的人,想想你是如何痛恨马路对面比你生意更好的那家饭馆老板,你就能体会美国此时此刻的心情了。

尤其是中国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道路”、“中国方案”,再加上中国深厚的革命传统和社会主义传统,中国展现出取代美国成为新的“秩序提供者”的可能时,美国就更是必欲置中国于死地了。

这意味着美国将在中国主导的秩序下生活,而不是中国在美国主导的秩序下生活。

从优越的阶层沦落下来的人,对以前被自己蔑视但今天又超越了自己的人,怨毒深入骨髓,报复也是可怕的,他们甚至不介意同归于尽。
 
国家和民族也一样。在美国沦落的过程中,中国对美国刻意示好,甚至会被美国视为羞辱。

特朗普能够当选,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他的言论和主张反映了美国的这种心理。他在选举时一再对俄罗斯示好,对中国则恶言相向,大有联俄抗中之势——这才是特朗普的真实想法。

只是由于特朗普的反对派一心想用“通俄门”来取消特朗普当选的正当性,特朗普为了避嫌不得不对俄罗斯采取强硬政策,才使得这一构想没有很快落实。

美英空袭叙利亚之后,“通俄”的嫌疑已经洗白,特朗普对普京和俄罗斯的政策未来发生戏剧性的转变,也是可以预期的。

特朗普的重要智囊班农,虽然已经离开白宫,但仍然对美国政府的政策制定拥有巨大影响力,他的战略思维构成了美国全球政策的底色。

班农曾多次直白地宣称中国才是美国真正的敌人,其威胁远远超过当年的苏联和日本!他认为中国是“历史上首次真正拥有一个经济规模比我们大的很多的竞争对手”,并把中美两国的竞争上升到“两个体制在全球范围内的对抗”。

所以,不要幻想美国会重返孤立主义,回到新大陆去“固本培元”,甚至把台湾洗干净放在盘子里奉送给我们——绝对没有这种可能性!

“美国优先的美国”将成为中国最凶险的敌人!未来10年到20年,中国将经历极严峻考验!中国想从美国手里和平接过领导权是不可能的!血与火的考验是不可避免的!

通过这场考验,中国必须要靠铁和血,但更要靠社会主义! 

 

1.webp (19).jpg

握手

雷人

路过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东鹤人 2020-7-28 05:31
黄海东海共同开发了,南海没了,都没见这么大动静。有个大使馆就行了,还搞那么多领事馆,官员多的没出去了。
引用 云淡 2020-7-28 00:52
参考文摘
佚名:英国首相谈晚年毛主席:他总是从世界战略的角度跟我谈话!    来源:谣言与真相公众号  2020-07-27
希思:他总是从世界战略的角度跟我谈话
在英国政要中,希思算得上是新中国发展的见证人。在他1970年至1974年担任英国首相期间,中国和英国于1972年3月13日升格为大使级外交关系。他一直为自己在推进英中两国关系发展上发挥的作用而感到自豪。...... 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大国,不能总是采取遏制和围堵的办法,而应当与中国在平等的地位上进行交往,鼓励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发挥自己的作用。...... 英国没有理由不与中国全面建交。...... “当时的政府在这一点上意见高度一致。我们决定推动英中关系全面发展。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毛主席,毛主席表示赞同。”...... “当我1974年5月在北京第一次会见毛泽东的时候,我一下子就同他交上了朋友”。“他本人是一位非常令人愉快的人,和蔼可亲,平易近人”。“他的热情欢迎使我毫不拘束,而且,他不仅了解我爱好航海和音乐,而且还了解我向他介绍的我的一行中的每一个成员”。“在其后的会谈中,双方都开了许多玩笑。总之,同他谈话既使人感到愉快,又使人感到兴奋。”—— http://www.kunlunce.com/jczc/mzdsx/2020-07-27/145633.html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