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农业战线 查看内容

李昌平谈农村:中国的养猪产业,已经走上了邪路!

2020-7-25 22:56| 发布者: 南极| 查看: 1762| 评论: 1|原作者: 李昌平|来自: 乡建院

摘要:   院长专栏  本文依旧聚焦养猪产业“房地产化”议题,当前我国的养猪产业已经房地产化,就不再多说了。想深入了解,可以看笔者之前的文章,最值得读的文章当数2018年5月发表的《农产品武器化及其中国策略选择》 ...

  院长专栏

  本文依旧聚焦养猪产业“房地产化”议题,当前我国的养猪产业已经房地产化,就不再多说了。想深入了解,可以看笔者之前的文章,最值得读的文章当数2018年5月发表的《农产品武器化及其中国策略选择》一文。本期院长专栏将从我国的养猪产业出发,对已经走上“邪路”的养猪产业发展,提出个人见解及对我国农业整体产业发展的思考。

  为何说我国的养猪业已到“纠偏扶正”时刻?

  一、它断了农村老百姓相当一部分的生计之路,如不阻止这种农业产业化趋势,会把几亿小农逼得无生路可走。我以一个小农户为例来说明:某农户叫韩大,种粮20亩,年产20吨(40000斤)粮食(每斤1元),扣除成本后的收入大约为10000元;如果准许韩大用20吨粮食养猪,能转化为2.5吨猪肉(8斤粮转化为1斤猪肉,每斤肉30元),收入大约为150000元;如果允许韩大散养两头猪自给自足(正常情况下,韩大家养两头猪几乎没有成本),这样韩大一家4口一年可节约买肉支出9600元(320斤猪肉),基本等于种粮的全部收入。这就是说,如果韩大不养猪,他家收获的20吨粮食仅仅只够他一家四口吃猪肉的开支;如果允许韩大家养两头猪自给自足,这两头猪的收入和种二十亩地的收入相等。

  通过例子可以看出,我国小农在五千年历史长河中,因“以粮为纲、多种经营”得以持续,如果没有多种经营——养猪、鸡、鸭等,只靠粮食赚钱的小农经济是无法生存的,所谓“五谷丰登、六畜兴旺”才是五千年小农生生不息的奥妙。如果小农家庭只有五谷丰登而没有六畜兴旺,小农家庭生产五谷的收入就只够一家人吃猪肉的开支(仅是食猪肉,会不会过几年食鸡鸭鱼等也这样呢?),小农家庭模式将无法可持续与生生不息。

  我国在以工业化推动城市化为核心战略的现代化道路上,狂奔了近百年了,工业化已接近尾声(人均GDP超过一万美元),实践证明过去期待像先发国家和地区那样(人均GDP4500美元)就能将80%以上的农村人口城市化的目标,根本不可能实现了!将有6亿左右人口长期在农村生活生产,6亿人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这就是说“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的小农经济将长期客观存在,也必须支持其长期存在,而不是扶持资本抢夺他们的生活生产及生存空间,并“消灭”他们。如果资本利用自己的优势这样做,是罪恶的,应该节制资本的行为;如果产业政策支持资本这样做,是罪大恶极的,是赤裸裸的犯罪行为!

  二、逼迫城乡居民望“肉”兴叹流口水,大口吃肉变成梦。九十年代,我国的养猪技术和基础设施都比现在落后很多,但市场供应充足,城乡居民吃肉很便宜,一天的工资可吃10斤肉,大口吃肉是基本的生活状态。现在,一天的工资只能吃2—3斤肉,不仅城市居民吃肉难吃肉贵,农村居民吃肉更难更贵。大口吃猪肉变成了“梦”,不仅仅只是吃猪肉的事,它警示我们不仅仅养猪产业化的政策出了问题,其它的农业产业化的政策都存在问题,大口吃鸡鸭鱼牛羊等都有变成“梦”的危险性。发展经济目的是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需求,增加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和幸福感,而以养猪产业化为代表的农业产业化政策导致的结果恰恰相反,因此中国式农业产业化之路该“纠偏扶正”了!

  三、养猪产业的生态荒漠化,正在彻底消灭老百姓恢复养猪的可能性及念想。当前自己养猪,难啊!一是养猪有了各种准入标准,用法律设置了门槛让多数农民难以进入养猪业;二是大量的养猪补贴只补给龙头企业,这帮助了龙头企业把千万小农养猪户彻底打垮;三是把地方土猪品种彻底消灭掉,把野猪列为“三有”保护动物,却对地方土猪不予保护——现在农户想养猪,普遍找不到本土母猪和猪仔了;四是来一次疾病我们就发现,被资本控制的那少数几个所谓“优良”的生猪品种,是极易遭受全军覆没的打击(因为众多有高抗疫性的土猪品种早被取而代之)。

  一个国家的农业产业化政策,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消灭农业本土种子资源和农民自主恢复生产的能力——导致整个产业生态荒漠化了,这肯定是走偏了。如果是产业化政策有意为之,这必须敲响警钟,必须及时“纠偏扶正”!

  四、养猪产业的“房地产化”。“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当猪肉也可以用来“炒”了,其危害比炒房子更大!自春节开始,猪肉一路冲高到每斤45元左右才回头,到现在还维持在每斤30元左右,奇怪的是最近还逆势上涨了,涨幅高达14.0%。现在的供应能力真的比2018年还短缺吗?当然不是,国内供给能力比2018年增长了50%以上,且当前国际猪肉价格才几元钱一斤,为什么国内猪肉价格还逆势上涨呢?因为极少数人获得了稳定市场份额和高度集中的定价权,生猪产业已经形成了既得利益集团。

  如今,操纵养猪产业化政策和操纵猪肉价格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媒体上经常有人会帮助解释为非州猪瘟、供给不足、刚需巨大等等。这和“丈母娘决定房价”的解释是一个性质,允许少数结盟的利益集团“炒”猪肉价格,其破坏性比“炒”房价要大很多。如不制止,很多农产品产业化的结果都会走向房地产化,我国农业将会进入权贵资本垄断的市场经济模式,这无疑不符合我国市场经济规律和模式,也不符合“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五、绑架了政府。很多老百姓真的吃不起猪肉了,特别是很多农村的老人,30多斤谷子换1斤猪肉,一个月的口粮换1斤猪肉啊!怎么办?大家呼唤“补贴”。生猪产业越发达,老百姓越吃不起肉,越需要政府补贴(补贴给大企业),政府越补贴,生猪产业集中度越高,老百姓越难吃到便宜的猪肉,越需要政府补贴。政府“被”绑架了,这是错误的产业政策导致的必然结果。在生猪产业上,我国已经䧟入“政府补贴越多,养猪集中度和现代化水平越高、而老百姓吃肉越贵,政府补贴越多”的恶性循环,且还难以自拔,这是错误的现象。政府的产业政策必须自觉和垄断资本切割,与人民大众站在一起,重建养猪产业生态体系。

  还权于民,恢复养猪业生态,将养猪产业化“纠偏扶正”

  笔者呼吁“还权于民”,恢复养猪业生态,让养猪产业化改邪归正。更强列呼吁,要像保护濒危野生动物一样保护各地的土猪品种,像保护农户及农民集体经济组织的粮食生产积极性一样,保护农户和农民集体经济组织的养猪权、屠宰权和猪肉储备权。全社会都要明白,“五谷丰登、六畜兴旺”是一个体系,要明白保护农民的养猪权、屠宰权和猪肉储备权,就是保护农民及集体经济组织的基本生存权、发展权,必须依法严格保护。法律和政策应规定,每个村庄都必须有人养猪(补贴)、都要求有自己的种猪(补贴)、都要有生猪屠宰权(必须有的权利)。当然,我们不反对大企业进入养猪产业,但不能给他们补贴,因为他们是强势市场主体,不需要补贴!这样做的目的有两个:一、重建养生猪产业生态;二、防止其他农产品产业化过程重蹈生猪产业化的覆辙。

  我国在农业产业化的战略及策略选择上,应严防出现生猪产业“房地产化”局面的出现,种子产业化、奶业产业化、主粮产业化等尤其要注意。大蒜都能炒到十几元一斤,将主粮炒到十多元一斤、猪肉炒到七八十元一斤、种子炒到几百元一斤,现在来看太容易了。千万不要小瞧生猪产业“房地产化”的问题,其坏的示范性作用之大,不可估量。一定要趁利益集团还没有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严厉纠错,改邪归正!

  文| 李昌平

  图 | 网络

  作者单位: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土地法制研究院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东鹤人 2020-7-26 08:46
用政权帮助资本家实施垄断。旧招。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