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反帝反修 查看内容

从80年前汉奸梁实秋的“武汉日记”到方方的《武汉日记》

2020-4-11 22:29| 发布者: 南极| 查看: 4515| 评论: 0|原作者: 陈先义|来自: 新军

摘要:   先讲一段关于武汉的往事。  1940年1月国民党的国民参政会,有一个视察行动,名字叫“华北慰劳视察团”,其中一个内容要去延安视察,这个视察团中有个人物叫梁实秋。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行动,在与八路军驻西安办 ...

640.webp (55).jpg

  先讲一段关于武汉的往事。

  1940年1月国民党的国民参政会,有一个视察行动,名字叫“华北慰劳视察团”,其中一个内容要去延安视察,这个视察团中有个人物叫梁实秋。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行动,在与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联系以后,关于梁实秋这个人,却接到由重庆转来的毛泽东致参政会的电文,毛泽东坚决不同意。他在电文里说:“国民参政会华北慰劳视察团前来访问延安,甚表欢迎,惟该团有青年党之余家菊及拥汪主和在参政会与共产党参政员发生激烈冲突之梁实秋,本处不表欢迎。”毛泽东是统一战线的倡导者,但对待梁实秋这个人,他非常明确地表明了共产党的态度,延安不欢迎梁实秋这个人来!

  毛泽东为什么特别提出不准梁实秋到延安来,因为在国难当头时,梁实秋是积极“拥汪媚日主和”的重要代表。当武汉沦陷,武汉人民陷于日寇铁蹄蹂躏之下,整个武汉水深火热之中时,就在这样一个举国悲愤的日子,梁实秋坚定地站在了卖国大汉奸汪精卫一边,在他主持《中央日报》的“平明”副刊撰文说:“有人一下笔就忘不了抗战,我的意见稍微不同。与抗战无关的材料,只要真实流畅,不必勉强把抗战载搭上去,至于空洞的抗战八股,那是对谁都没有益处的。”似这样充满投降色彩的汉奸言论,在武汉沦陷、举国愤怒的大背景下,梁实秋屡屡在国民党《中央日报》发表,几乎每天都有他的汉奸言论见诸于报端。所以学界有的也认为,这是梁实秋的“武汉汉奸日记”,那频率和影响不亚于今天什么人写的“武汉日记”。

640.webp (56).jpg

  对待梁实秋这个人,鲁迅先生极其不屑一顾,曾经与其公开论战,鲁迅有一段著名的话就是针对梁实秋写的,鲁迅先生辛辣地讽刺道:“凡走狗,虽或为一个资本家所豢养,其实是属于所有资本家的,所以他遇见所有的阔人都驯良,遇见所有的穷人都狂吠。不知道谁是它的主子,正是它遇见所有的阔人都驯良的原因,也就是属于所有的资本家的证据。即使无人豢养,饿的精瘦,变成野狗了,但还是遇见所有的阔人都驯良,遇见所有的穷人都狂吠的,不过这时它就愈不明白谁是主子了。”写到这儿,鲁迅先生不乏幽默地说:“梁先生自叙他怎样辛苦,好像是个无产阶级,又不知道主子是谁,那就是属于后一类的了,为确当计,还得添几个字,称他为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在这里,鲁迅在已经有了定语“资本家”和“乏”之前,又再加了个“丧家的”,便把梁实秋这样一个汉奸文人的嘴脸刻画的惟妙惟肖。一个乏字,直抵汉奸文人梁实秋的要害。再加一个词汇“丧家”的,便活画了汉奸走狗的活灵活现的形象。

  梁实秋在武汉沦陷的大背景下,却高举拥汪媚日的大旗,这当然引起人民的极大愤怒。所以,在国民党参政会撤离武汉迁至重庆召开第一次会议期间,爱国学生终于等到机会了,学生们早早就在会场外守候,等待着梁实秋这样一个汉奸文人的到来。待梁实秋一到,立即被学生们死死抓住,群情愤怒,逮住梁实秋一顿胖揍。国难当头,老百姓对汉奸卖国贼的痛恨可想而知。其状令人大喊痛快。所以,后来当毛泽东听说有梁实秋这样的汉奸文人随视察团来延安,自然表示极大不悦,毫不犹豫明确表示拒绝这样的汉奸来延安。

640 (1).jpg

  历史竟然如此相似。八十年以后,今天武汉又遭遇一次“沦陷”,不过这次非外敌入侵(真实原因还有待科学证实,或许敌人有意为之),而是灾疫给人民造成的特大灾难。在武汉封城的那些日子,武汉人民为中国和世界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做出了历史性的巨大贡献,将来一定会要载入史册的。两个多月来,有来自全国各地的4万多名医护人员“逆行”前进,投入了武汉保卫战的伟大战疫,用巨大的“牺牲”换来了战疫的初步胜利,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一次少有的悲壮行动。但是,在这样一个重要的抗疫作战中,就有那么一个叫方方的女作家,视全国军民众志成城的抗疫苦战于不顾,躲在自己的房子里,去写一些道听途说的日记,哼哼唧唧地发泄与全民抗疫极不协调的声音,用这种形式来赢得敌对势力对我们的诋毁和破坏。一时间,还赢得了许多网民的疯狂追捧。这些日记,以写真相的名义,用什么“一个医生朋友说”的消息,用一些凄凄哀哀的语言,甚至不惜用谣言之类,来给抗疫中的武汉人民泄气,加大和制造恐怖氛围。

  比如,在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同志视察武汉的当日,曾经发表讲话鼓励武汉人民说:我们全民团结,众志成城,一定能够获得战疫的全面最后胜利。这位方方居然马上写日记对抗说:只有结束,没有胜利。至于她日记里那些似是而非的谣言之类,可以说不胜枚举,有的完全是带着个人感情色彩的口传,比如说死者手机遍地、中医感染病毒、护士不幸身亡啊,等等,由于资料来源不明,叙事自然显得极不真实了。因为老百姓每一个人都是亲历者。而如果把这些都纠正了,不那么恐怖了,老外们的那些出版商也就不一定给出版了。说实话,她的这些所谓的日记,根本就谈不上什么文学色彩,作者怎么也是个作家啊,但是文字实在不敢恭维,东拉西扯,啰里啰唆,用文采两个字说她的日记,实在丧失这两个字的内涵。没有文采,当然更谈不上什么可读性。但是就是这样一些东西,却成了整个抗疫斗争的热点焦点。一部分很有身份的文人学者教授,竟然也奋不顾身的站出来为其捧场站台。我想这些人要么是政治上的糊涂,要么就是屁股本来就是坐在西方敌对势力一边的。作者动辄用极左这样的词汇来对待批评他的人,其实,经历过各种运动和政治风云的今天读者,岂能被你一个空洞乏力的口号吓怕吗?

640.webp (57).jpg

  一个1000多万人口的大城市武汉,全国4万多医护人员奔赴武汉湖北,在一线冒着死亡的危险去抢救患者,数不清的志愿者和抗疫英雄,每天都有无数可歌可泣的悲壮故事,每天都有表现我们这个民族高尚品格的大量模范人物,但是在这个名叫方方的日记里少有反映,有的是她戴着黑色墨镜的阴森聚焦,有的是她对整个抗疫作战歪曲变形的描述。有的干脆被读者称为就是造谣,千千万万的读者让其拿出证据来。她写的这样一些东西,实在低估了今天的社会大众对是非判断的基本底线,千千万万的老百姓相信的他们眼见的事实。在如今这样一个信息透明的新时代,作者过于自信她那一点玩文字的伎俩,她过高地估计了作为一个作家的力量,过高地估计了作为一个名人在百姓心目中的地位。尽管拉了几个作家学者为自己站台演戏,但老百姓丝毫不买这些文人们的帐。眼下,国外多个出版商出版或拟出版她的日记,已激起了千千万万读者的满腔怒火。我想此刻,此人如果遇见梁实秋那样的场面,一定不会比梁实秋遭到的痛殴强到哪去。

640.webp (58).jpg

  方方日记用这样的手段来描述举国上下的抗疫大战,谁高兴,当然是我们的敌人高兴,包括国际上的敌对势力和国内为帝国主义呐喊作内应的第五纵队。有一点可以证明,出版一部书,少说也要数月,特别是还要翻译、校对等等,各种环节。但是,就在我们抗疫正在进行,刚刚获得初步胜利的几天之内,美国和德国便选中了方方。如果说这之前关于这个日记还可以讨论批评的话,那么此刻,性质便已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因为此刻正是敌人向我们射击正需要炮弹的时候,方方日记等于给敌人送上了屠杀中国同胞的炮弹。敌人正要对我们下手的时候,她的日记便如同递上来的屠刀,我们不出所料的话,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势力无疑会把方方日记作为与我们中国在法庭论辩的证据。这个时候,我们称作者为地地道道的汉奸恐怕是不容置疑的。

640.webp (59).jpg

  我们不妨先看看她日记的英文版简介:《武汉日记》说明了社会不公、腐败、滥用职权、系统性政治问题阻碍了对传染病的反映。而在德文版简介里更直接地说:《武汉日记》是一个独特的证据,证明了这场在短时间内蔓延到世界各地的灾难的起源。

640.webp (60).jpg

  这就再清楚不过地说明,中国是这场瘟疫的起源。全世界都知道,这是一个关乎世界的重大原则问题。冠状病毒来源最终要面临无法避免的对决,而关于它的对决结果,将直接影响今后的世界格局。因为这场瘟疫伤害太深,已经产生了政府和民众之间的的怨恨的连锁发酵和仇视,这个锅哪一个国家也背不起来,但最终还是要找到背负者的。眼下大灾正在延续,巨大的风暴正在酝酿中。美国的全面撤侨已经透露着帝国主义的重要信号。可就在这样一个时刻,印度、英国、德国、澳大利亚、美国等多国议员或官员,已经提出向中国索赔。比如澳大利亚提出要中国割地赔款,英国想要中国赔偿3510亿英镑,印度在联合国会议提出赔偿20亿美元,而美国想要没收中国1.1万亿美元美债,还要索赔20万亿美元。八国联军入侵中国的历史100多年过去了,但是,敌人对分裂瓦解中国的野心一天都没有改变过。这一切都依据于中国是新冠病毒的源头。而现在,所有线索都在指向美国。

640.webp (61).jpg

  病毒源头的论证,是一件科学的严肃的事情,钟南山院士非常明确而坚定认为: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武汉是病毒的发源地。但就是在这样一个时候。方方日记认定武汉就是发源地。她作品最为害人的地方,就是她的这些内容都是在她的大别墅里听来的,关乎一个国家和民族存亡大计,她竟敢如此狂妄嚣张,这无疑是在下一步与其他国家的较量中,给中国埋下了一个巨大的雷。这个大雷,甚至超过了灾疫本身。如果说这场瘟疫的较量,是另一种形式的世界大战的话,那么方方日记为对手们所提供的这种胡编滥造被西方作为证据性的东西,将关乎国家安危。

640.webp (62).jpg

  围绕一个方方日记,因为西方敌对势力的出现,已经让国内曾经被假象蒙蔽的读者擦亮了眼睛,曾经在网络发生的争议也似乎平静了许多。但是,更大的危险,以及这样一个日记给国家带来的更直接的危害正在到来。至于什么诺贝尔之类,在国家重大安危面前,已经显得无足轻重。因为中国更多的老百姓已经看的分明,那个曾经被鲁迅先生不屑一顾的诺贝尔奖,无论文学奖还是和平奖,都是西方意识形态奖,获奖了不仅不会给国家和民族带来多少光荣,弄不好就是对国家利益的出卖。这一点,连中国普通百姓都已经看得明细。老百姓更期待和呼唤的,是国家和主流媒体对这样的公开危害国家的行为,不能听之任之。帝国主义和一切仇视中国的反华势力,丝毫不会因为你的软弱而放慢瓦解诋毁你的步伐。我想,这也正是我们的总书记习近平同志一次次在党的会议上强调“斗争”的伟大意义。

640.webp (63).jpg

  今天,比起80年前梁实秋在报端写几句拥汪媚日的文字,方方的《武汉日记》给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带来的危害要大得多。因为它将直接影响我们的对敌斗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日记大做文章,所谓第五纵队也在日记问题上极力与敌对势力唱和,大战在即,锄奸除奸,比起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我们面临的任务将更加艰巨。极其复杂的敌我态势面前,每一个中国公民须擦亮眼睛,牢牢记住毛泽东主席这句话:狼的吃人本性永远不会改变,敌人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这是历史的规律;但为了达到我们的目的,我们一时一刻也不能放松我们的警惕。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