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反帝反修 查看内容

阅读量过千万,舒红兵出面求删帖?

2020-2-3 13:58| 发布者: 南极| 查看: 50235| 评论: 2|原作者: 沙阳|来自: 财经法律观察

摘要: 这两天,一篇自媒体图文《扒一扒武汉病毒所所长的成功史》在微信圈刷屏了!短短两天时间,阅读量破1000万。然后,文章作者称文章被平台删除了。在这之前,武汉大学副校长舒红兵亲自给他留言,要求删除。语气很强硬: ...

 这两天,一篇自媒体图文《扒一扒武汉病毒所所长的成功史》在微信圈刷屏了!短短两天时间,阅读量破1000万。

然后,文章作者称文章被平台删除了。

在这之前,武汉大学副校长舒红兵亲自给他留言,要求删除。

语气很强硬:“我是舒红兵,希望你把关于王延轶和我的微博文章立马删除,并公开道歉。前方打仗,你在这个后面放冷枪,公开造谣,你究竟想干什么?有没有点基本的良知和做人准则?请告诉你的实名和联系方式”。

事情要从“双黄莲口服液”说起。

实际上,最先发布该新闻的是“人民日报”。

在全国人民紧绷神经,全力面对汹涌的新冠肺炎疫情的情况下,在这条新闻发出后,不少人的第一反应是抢购“双黄连”口服液。短几分钟,全网“双黄莲口服液”宣告售馨。更多的网友则是戴上珍贵的口罩,飞去药店抢货。网友感叹,“人民日报”的带货水平,秒杀了李佳琦。

 

更多人感叹,钟南山院士花那么大辛苦把人们劝回家里,一条新闻就把人们又拉了出来。

抢不到货的人们重新审视人民日报的那条新闻,因为“双黄莲口服液”能抑制新冠肺炎,与那个鼎鼎大名的武汉病毒所密切相关。

全世界仅有的9个P4实验室,中国有一个,那就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P4实验室,这个实验室是全国乃至全世界最先进的生物安全研究实验室。

人们被武汉病毒研究所高颜值的女所长吸引。而引起副部级领导舒红兵亲自出马要求删帖的那篇文章《扒一扒武汉病毒所所长的成功史》实际上只是对美女所长的经历作了罗列,并对其短时间的升迁提出合理怀疑。

这位所长从一个讲师,升迁至正厅级,只用了短短的六年时间,年仅37岁。

百度百科显示:这位所长,在国际权威或主流期刊作为通讯作者(拥有研究成果所有权的)发表11篇;通讯作者论文包括:Immunity1篇,Cell Research2篇,Cell Host & Microbe 2篇,PNAS 2篇,Cytokine Growth Factor Reviews 1篇,Journal of Molecular Cell Biology 1篇,Protein & Cell 2篇等。

王延轶的重要论文,第一作者基本都是舒红兵,她的丈夫。

有人拿王延轶与同领域的管轶、饶毅的学术成就相比,有点难看。

《扒一扒武汉病毒所所长的成功史》认为,年仅37岁、学术成就单薄的王延轶之所以能做火箭般当上所长之位,在于她背后是副部级的武汉大学副校长舒红兵。

百度百科显示,2000-2004年,王延轶曾在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读取学士学位。而舒红兵正是该学院的特聘教授。

王延轶大学后,两人前往美国科罗拉多一所大学,王延轶攻读硕士学位,舒红兵则在该校任教。

2005年武汉大学面向海内外公开招聘,舒红兵参与竞聘,成为生命科学学院院长。随后不久,舒红兵动员在美国读博士的妻子提前回国,他则全身心投入学院建设和学科发展。(该段材料来自于教育部引用的人民日报节选)

当然,也有其他媒体报道,当时舒红兵动员回国的王延轶,是他的“女朋友”。

王延轶在武汉大学生命科学学院任讲师,并攻读博士学位。

2010年11月,王延轶成为武汉大学生命医学院副教授。该院院长是她老公舒红兵。

 

2012年,王延轶任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分子免疫学学科组,研究员/学科组长,这时,舒红兵是中科院院士。

 

2014年11月,王延轶被评为国家杰出青年(博士毕业四年被评杰青),这时舒红兵是武汉大学副校长,全国政协委员。

2018年12月,王延轶在升任武汉病毒所所长后,又成为武汉市第十三届政协委员会委员。此时,舒红兵为全国政协常委(副部级)。

 

《扒一扒武汉病毒所所长的成功史》文章被删除后,作者发圈:



校友圈很多人认为,王延轶与舒红兵的事情是他们个人的生活选择。她本人很优秀,北大本科、美国硕士、武大博士,是国家杰青。


至于37岁做研究所所长在中科院不是什么稀罕事,有一批不到40岁的优秀科学家做所长的。中科院现在的班子里,白春礼院长43岁已经是副院长了,副院长张亚平当院士38岁、做昆明动物所所长时40岁,副院长相里斌院士做西安光机所所长时才32岁,记录至今无人打破;邓麦村秘书长做大连化物所所长时37岁,何岩副秘书长在东北地理所主持工作所长时34岁。前副院长阴和俊做电子所法人时36岁,做副院长45岁。

1月31日,人民日报首次报道,武汉病毒所认定双黄连可抑制冠状病毒,全国人民在这个危机时刻在网上、出门去药店抢购双黄连口服液........而武汉病毒研究所,至今一言不发。此时的王延轶所长,是不是如同她老公舒红兵所说的正在前方打仗,则不得而知。

面对严峻的疫情,舒红兵也好、王延轶也好,处在漩涡中的武汉病毒研究所也好,包括他们对双黄莲口服液的结论,也包括他们的成长往事,公众只要不造谣、不造假,都有质疑的权利。身为全国政协常委、武汉大学副校长的舒红兵,真不应该、也无必要躬身要求别人删帖。


握手

雷人

路过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抗击疫情 2020-2-5 12:35
我关心的是武汉病毒所为本次武汉新冠病毒肺炎做了什么?拿着最好的条件,没有相匹配的贡献,恐负重望吧?双黄连口服液真的能控制疫情吗?到目前治愈多少被新冠病毒感染的确诊病例?是在误导民众发国难财吗?目前,从新闻中读到最多的是武汉协和医院,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及武汉金银潭医院及全国派遣的专家一直在一线冒着生命危险抵御病毒,好像没有武汉病毒所什么事。倒是武汉病毒所卖药最给力!求真相,求国家给全国人民一个合理的解释。
引用 我爱我的国家 2020-2-4 02:16
王延轶和舒红兵的八卦我没有兴趣。我只是关心她的学术水平能不能胜任这个工作。作为一个病毒口的资深研究者,坦率讲,我觉得不足以胜任病毒所所长职务。

祖国基础科学的发展,学术风气的净化,需要有良知的学者撑起来。不能再像北洋舰队那样虚胖无实力,否则真的是祸国殃民,于国贼无疑。王所长,您辞了吧,为了我们的国家的前途,也为了人民的未来。舒红兵院士,劝劝你夫人吧!为病毒口的广大学者做个好的示范!

泣血恳求。求求您,行行好,放过我们的国家。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