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百年薪火——纪念《湘江评论》发刊100周年

2020-1-11 00:00| 发布者: 南极| 查看: 842| 评论: 2|原作者: 付欣宇|来自: 红色文化网

摘要: 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社会者我们的社会,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干谁干?——这是毛主席在1919年创办的《湘江评论》中豪气干云的话。时间轮回,2019刚刚过去。正好100年。百年前,五四风雷激荡,革命 ...

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社会者我们的社会,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干谁干?——这是毛主席在1919年创办的《湘江评论》中豪气干云的话。

百年薪火——纪念《湘江评论》发表100周年

时间轮回,2019刚刚过去。正好100年。

百年前,五四风雷激荡,革命青年以澎湃激情和沸腾热血冲垮旧中国如磐铁幕,唤醒了许许多多装睡的人。

很久就构思想写点什么,无奈生活逼仄,为了苟延残喘的活着,麻木的灵魂还着被毛主席的思想反复地激荡着。

1919年7月14日,在“五四”办报的热潮中,青年毛主席在长沙创办并主编《湘江评论》,挟风雷之笔,纵汪洋之势,宣传最新思潮,唤起民族觉醒。

【“世界什么问题最大?吃饭问题最大。什么力量最强?民众联合的力量最强。”
“浩浩荡荡的新思潮业已奔腾澎湃于湘江两岸了!顺它的生,逆它的死。”
“如何承受它?如何传播它?如何研究它?如何施行它?这是我们全体湘人最切最要的大问题,即是‘湘江’出世最切最要的大任务。”】

……

一百年前的火热盛夏,《湘江评论》从这里横空出世。时任修业学校主事兼历史教员的毛主席在卧室里忍着酷暑蒸灼和蚊虫叮咬,编辑《湘江评论》。

100年前的呐喊,100年前的怒吼,100年前的思想,穿透历史,划破星空,今天依然令人心潮澎湃。

青年毛主席目光如炬,用如椽巨笔在《湘江评论》的方寸天地间,作文著述,针砭时弊,传播新思潮,呼唤新社会。《湘江评论》一时风行,甫一上街便被抢购一空,一股新风从湘江吹拂开去,传遍大半个中国。

李大钊称它为“全国最有分量、见解最深的刊物之一”。《每周评论》评价它“眼光很远大,议论也很痛快,是现今最重要的文字”。北京《晨报》说它“内容完备”“魄力非常充足”。上海出版的《湖南月刊》介绍它“著述选材,皆及精粹,诚吾湘前所未有之佳报”。

这是历史的激荡,这是思想的力量。这是一个青年以伟力之笔分割旧社会的开始。

毛主席很重视《湘江评论》,亲自写文,夜以继日,达到忘我的地步。他为《湘江评论》撰写了三四十篇文章。有一次易礼容来见毛主席,见他正在熟睡。易礼容掀开蚊帐,见一群臭虫在“用作枕头的暗黄色线装书上乱窜,每一只都显得肚皮饱满”,饱餐了毛主席的热血。房间很小,但房间里的身影伟岸如山。油灯很暗,但暗夜里一灯荧荧,油灯前的凝思穿云破雾、烛照长空。

《湘江评论》只编5期,绝大部分的文章都是毛主席写的,他共撰文41篇,长者近万字,短则几十个字。《湘江评论》的重要文章,《创刊宣言》、《民众的大联合》、《德意志人沉痛的签约》、《陈独秀之被捕及营救》、《高兴和沉痛》、《健学会之成立及进行》、《畏德如虎的法兰》、《政治家》都出自毛主席手笔。第5号还未及发出,便被军阀查封没收。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让反动势力如此惧怕、憎恨,恰恰说明《湘江评论》的战斗力、威慑力,以及在当时的影响力、号召力。

《湘江评论》虽然只存续了一个月,但对湖南革命运动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影响了许多进步青年。青年毛主席正是以主编《湘江评论》为标志,开始走上职业革命家的道路,任弼时、郭亮、肖劲光等正是在她的感召下“开始了革命的觉悟”。

诗人海涅说,“思想走在行动之前,就像闪电走在雷鸣之前一样”。生活是灰色的,理论之树常青。毛主席的思想是参天大树,无论是早期的《湘江评论》,还是井冈山时期的《星星之火》,抑或是延安时期《论持久战》,最重要的还是晚年的W革实践,都是我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真理宝库。历史前进的逻辑证明,愈是风云际会,愈是潮起潮落,愈加需要高擎思想和精神的火炬,激荡真理与信仰的力量。

“什么不要怕,天不要怕,鬼不要怕,死人不要怕,官僚不要怕,军阀不要怕,资本家不要怕。”“时机到了,世界的大潮卷得更急了!洞庭湖的闸门动了,且开了!”翻开《湘江评论》创刊号,百年前的磅礴气势仍扑面而来,其革命精神、战斗姿态,如刀枪火剑、惊雷闪电,仍鼓舞着我们的斗志。

一百年前的《湘江评论》之所以具有登高一呼应者云集的影响力。靠什么?靠她“冲决一切现象之网罗,发展其理想之世界”精神力量,靠她“以真理为归,真理所在,毫不旁顾”的真理魅力,靠她“主张彻底研究,不受一切传说和迷信束缚”科学态度。

百年薪火——纪念《湘江评论》发表100周年

《民众的大联合》是毛主席非常重视的雄文。这也是他青年时代最为重要的杰作,可以说是他的一个转折点,也是马克思主义具体化的象征,对改造世界、拯救中华提出了新的策略。

《民众的大联合》是毛主席非常重视的雄文。这也是他青年时代最为重要的杰作,可以说是他的一个转折点,也是马克思主义具体化的象征,对改造世界、拯救中华提出了新的策略。毛主席在该文中探讨了大联合的动机、能力以及民众对此的觉悟和成功的可行性等问题。

文章中指出,

【“古来各种联合,以强权者的联合,贵族的联合,资本家的联合为多”。“到了近世,强权者,贵族,资本家的联合到了极点,因之国家也坏到了极点,人类也苦到了极点,社会也黑暗到了极点。于是乎起了改革,起了反抗。于是乎有民众的大联合。”】

每读一次《民众的大联合》,都无法抑制心跳的速度。这篇雄文是毛主席在无所顾虑、思想激荡的状态下写出来的。文采飞扬、思想爆棚,紧贴实际,就像一把手术刀在解剖病人。既有大珠小珠落玉盘之动感,又有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之悍勇,特别是其中的几句名言,让我们感受到那颗散发着无穷生命力的心和无法阻挡的豪迈气势:

我们知道了!我们醒觉了!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社会者我们的社会。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干,谁干?刻不容缓的民众大联合,我们应该积极进行!

诸君!诸君!我们总要努力!我们总要拼命的向前!我们黄金的世界,光华灿烂的世界,就在前面!

百年在历史的长河中,不过一瞬。百年的《湘江评论》正焕着风华正茂的英姿,以不可抗力的因素向吾辈袭来,传承它,学习它,是使命,也是责任。并在新的一年里,气象更新。


握手

雷人

路过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云淡 2020-1-12 10:30
参考文摘
韩毓海:七天七夜!毛主席写下的这篇雄文震古烁今!2020-01-12    来源: 昆仑策研究院
1938年5月,毛泽东再次把自己关在了窑洞里,他七天七夜没有出门,除了一天两顿稀饭和咸菜外,就是不停地抽着劣质的纸烟,埋头写作,以至于连棉鞋被火盆烤着了,他也浑然不觉,警卫员贺清华后来说:“七天七夜不睡觉,就是铁人也要熬倒了啊,主席当时真是拼了命了。”毛泽东就是在这七天七夜里写成了《论持久战》。—— http://www.cwzg.cn/history/202001/54207.html
讨论:
处于统治地位的无产阶级阶级及其政党,如果放弃了坚持社会主义革命的政治路线,就使自己面对资本主义复辟势力的进攻处于优势(统治地位)而无准备的状态,因此丧失了真正的优势,而最终丧失无产阶级政权。
引用 云淡 2020-1-11 00:09
讨论
1900年列宁在创办《火星报》时指出:党的报刊“讨论的是整个运动问题,并且帮助有觉悟的无产者进行斗争。”1919年毛泽东在五四运动爆发后不久创办的《湘江评论》发刊词中指出:“自‘世界革命’的呼声大倡,‘人类解放’的运动猛进,……这种潮流,任是什么力量,不能阻住,任何什么人物,不能不受他的软化。”—— 东方红网致读者    东方红网编辑部   2010年12月26日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