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焦点述评 查看内容

胡澄:高举列宁主义旗帜!——纪念伟大导师列宁诞辰150周年 ...

2020-1-9 23:06| 发布者: 南极| 查看: 513| 评论: 6|原作者: 胡澄|来自: 昆仑策网

摘要: 列宁主义旗帜永远不能丢!——纪念伟大导师列宁诞辰150周年胡 澄今年,是伟大的革命导师列宁诞辰150周年,如果我们中国共产党人在今年有什么重要意义的日子要纪念,那就是这个日子。 在习近平总书记发表2020年 ...

1.webp (1).jpg


列宁主义旗帜永远不能丢!
——纪念伟大导师列宁诞辰150周年
胡 澄

今年,是伟大的革命导师列宁诞辰150周年,如果我们中国共产党人在今年有什么重要意义的日子要纪念,那就是这个日子。
              
在习近平总书记发表2020年新年致辞以后,社会各界反响强烈。而我却注意到习近平总书记在发表新年致辞的时候他身后书架上赫然在列的《列宁全集》与《列宁选集》,这鲜明地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意图昭示于世界。

1.webp (2).jpg
【1921年,列宁在共产国际第三次代表大会上,胡澄供稿】

可是就在年前的一次会议上,一位有着相当级别的党的领导干部竟然对我说道:“现在为什么还要坚持列宁主义,人家俄罗斯都已经不提列宁了。”我当时非常愤怒,对他说道:“那苏共灭亡,我们中共也要跟着灭亡吗?那苏联解体,我们中国也要跟着解体吗?你是一位中国共产党党员,并且是党的领导干部,应该看一看我们的党章,党章的《总纲》就明确载明中国共产党是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指导思想的;你作为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你就应该读一读宪法,宪法在序言中也郑重地把马克思列宁主义作为中国国家的指导思想。”

1.webp (3).jpg
【列宁《国家与革命》手稿,胡澄供稿】

现在像类似于这位党的领导干部的人不是少数,这是十分令人忧愤的现象。

一 、“列宁主义是我们的生身父母!

这句话是毛主席说的,这是以毛主席为代表的那一代中国共产党人在领导中国人民寻找自强自立的道路上用鲜血和生命得出来的结论。  

1.webp (4).jpg
【毛主席1948年4月批注的列宁著作,胡澄供稿】

1958年5月18日的晚上,毛主席在中南海游泳池住地主持召开中共中央八届二次会议各代表团团长参加的会议时深有感触地说出了上面这句话,并着重强调:

群众路线、阶级斗争是学列宁的。”

 

(见《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三卷,第354页,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12月版)


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看,20世纪的各国马克思主义者通常是经过学习和领会列宁主义来理解和把握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共产党创建时期的很多理论问题,包括建党原则,党的性质以及反帝反封建革命纲领制定等等都深受列宁主义的影响。列宁对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十分关怀,马林同志作为共产国际驻中国的代表,代表列宁参加指导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在中国共产党迎来百年诞辰之际,我们怎么能够忘记无产阶级与中国革命的伟大导师列宁?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没有列宁,如果没有列宁主义,如果没有十月革命,如果没有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那么马克思主义至今顶多只是一种学说而已。这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说道的那样:

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取得胜利,社会主义从理论变成现实,打破了资本主义一统天下的世界格局。”


这就是历史的真理!
      
1.webp (5).jpg
【苏联1950年出版的中文版列宁著作,胡澄藏书】 

1.webp (6).jpg
【建国前,解放区与进步书店出版的列宁著作,胡澄藏书】

二、习近平总书记是高举列宁主义旗帜的典范


习近平总书记对列宁主义绝不只是摆在案头,而是深深牢记在心头并时时教导于口头。就在习近平同志兼任中央党校校长的时候,他亲自给在那里学习的党的高级领导干部上党课,对他们语重心长地教导说:“领导干部应该重点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他特意列举出了列宁的几部著作,并且结合自己的学习心得与党的高级领导干部做了如下交流:

“《国家与革命》,在集中阐发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的同时,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和关于共产主义社会两个阶段的学说。《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批判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左’倾思潮,论述了无产阶级政党的战略和策略。《唯物主义和经验批评主义》,批判了唯心主义哲学思潮,捍卫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在总结革命实践和自然科学新成就的基础上,阐述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论粮食税》是关于新经济政策的重要著作。苏维埃俄国取得反对外国武装干涉和国内战争的胜利以后,面对着严重的经济困难和社会矛盾。为了在经济、文化比较落后的俄国逐步建立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提高广大工人和农民的生活水平,巩固苏维埃政权,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党果断做出停止实行‘战时共产主义’、改行新经济政策的重大决策,开始肯定和重视商品交换、货币流通和市场机制。《论我国革命》,总结了俄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经验,驳斥了孟什维克和第二国际代表人物借口俄国缺乏实行社会主义的客观经济前提来否定俄国革命的论调,论证了俄国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必要性和可能性,指出俄国的革命道路不同于欧洲,东方各国的革命道路又将不同于俄国,共产党人必须根据本国的国情探索革命和建设的道路。毛泽东同志在谈到列宁的著作时说过,列宁的著作好读可以跟读者交心,其中讲的各个时期的情况有许多跟中国的情况相似,对中国革命和建设更具现实指导意义。”


(《习近平党校十九讲》,第258—259页,中央党校出版社,2014年版)


习近平同志在同一篇讲话中更加语重心长地对党的高级领导干部阐述了学习经典著作的意义,他说:

“学习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经典著作,我们可以从中了解和掌握马克思列宁主义创始人阐发的一系列基本原理,比如关于客观世界相互联系、相互作用和运动发展的一般规律的原理;关于人类实践活动及其发展规律的原理;关于人类社会形态由低级向高级演进,及其发展规律的原理;关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辩证统一的原理;关于阶级、阶级斗争、阶级分析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原理;关于人民群众是历史主体和历史创造者的原理;关于剩余价值学说和资本主义社会发展规律的原理;关于社会主义历史必然性和工人阶级历史使命的原理;关于工人阶级政党学说和在执政条件下加强党的建设的原理;关于人的全面发展和建设共产主义的社会的原理等等。”


(《习近平党校十九讲》,第265页,中央党校出版社,2014年版)


习近平同志深有感触地说道: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坚持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根本立场,对封建主义、资本主义进行了科学分析和抨击,对各种反马克思主义的错误思潮进行了深刻剖析和批判,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必将取代资本主义的历史趋势进行了科学论证和阐述。”


(《习近平党校十九讲》,第266页,中央党校出版社,2014年版)


习近平同志当选为总书记以后,在中共中央党刊《求是》杂志发表的第一篇文章就向全党号召:

“深入学习和掌握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深入学习和掌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牢固树立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


(见《求是》杂志,2013年,第一期)


他在十八大新当选的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的全体会议上指出:

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一定不能丢,丢了就丧失根本


(《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第75页)


他在2013年中央政治局第十一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中向中央政治局委员们郑重要求: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列宁选集》《毛泽东选集》《邓小平文选》《江泽民文选》这几部书,胡锦涛同志重要讲话,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重要文献要经常学习。党的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要原原本本地学习和研读经典著作,努力把马克思主义哲学作为自己的看家本领,坚定理想信念坚持正确方向,提高战略思维能力,综合决策能力,驾驭全局能力,团结带领人民不断书写改革开放历史新篇章。

 

(《习近平关于社会主义文化建设论述摘编》第63页,中央文献出版社,2017年10月版) 

 


习近平总书记不但对党的高级干部谆谆教导要学习列宁主义的经典著作,他还在与基层的县委书记座谈时殷殷嘱托:

“大家要把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作为看家本领,深入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真正做到对马克思主义虔诚而执着,至信而深厚。


(《做焦裕禄式的县委书记》,《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中)》,中央文献出版社2016年版,第321页)


就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的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又号召全党:

“要深入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牢牢占据推动人类社会进步、实现人类美好理想的道义制高点。”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2016年7月1日人民出版社单行本第12至11页)


习近平总书记对列宁主义的坚持与高举,并不是拘泥在教条上,停留在本本上,而且善于“让基本原理变成生动道理”——这是他2016年12月7日《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向全党发出的号召。(见《习近平关于社会主义文化建设论述摘编》第100页,中央文献出版社,2017年10月版) )

习近平总书记不但是这么号召而且身体力行做出了卓越的典范。2018年1月5日他在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和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研讨班开班讲话中生动地给学员们讲述了列宁关于党的民主集中制的思想:

“古往今来,世界上的大国崩溃或者衰败,其中一个普遍的原因就是中央权威丧失、国家无法集中统一。1903年,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列宁和马尔托夫针对党的组织问题产生了意见分歧。马尔托夫主张实行‘自治制’,认为党员可以不参加党的组织,这实际上是想建立一个‘党员俱乐部’。列宁则主张党员必须参加党的组织,并按照地方服从中央、下级服从上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来建党。对此,孟什维克攻击列宁是实行‘专制主义’作风。1904年,列宁在《进一步,退两步》中指出,组织上的机会主义‘就是力图削弱知识分子对于无产阶级政党的责任,削弱中央机关的影响,加强党内最不坚定分子的自治’。列宁认为,党应该具有严密的组织、统一的意志和行动,只有按照集中制原则建立起来的党才是一个‘真正钢铁般的组织’。无产阶级之所以不可战胜就是‘因为它根据马克思主义原则形成的思想一致是用组织的物质统一来巩固的’。1920年,列宁提出‘无产阶级实现无条件的集中和极严格的纪律,是战胜资产阶级的基本条件之一’。”


(见《求是》杂志,2019年,第19期,第10页)


最突出、最鲜明的范例就是他主持制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这一决定的制定和贯彻打破了一些公知的迷梦,打破了他们所谓“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就是西化、洋化、“美”化的痴迷。

这一《决定》把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全面贯穿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制度当中,体现了中国共产党领导是社会主义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最大的优势与最突出的本质特征。这是对列宁社会主义政权建设与无产阶级执政党建设理论的光辉继承与卓越发展,处处闪耀着列宁主义的光芒,这是对列宁在《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提出的“在我国任何国家机关,未经党中央指示都不得解决任何重大问题或组织问题”原则的具体化、中国化、时代化、制度化。这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国化、时代化的重大成就。其理论意义与实践意义非常重大。这个《决定》的每一段论述、每一个论断、每一步部署,都生动地阐释了列宁主义的真理。这正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丁薛祥同志在阐述这个《决定》的重大意义时所说的那样:

“列宁深刻指出:‘在历史上任何一个阶级,如果不推举选出自己的善于组织运动和领导运动的政治领袖和先进代表,就不能取得统治地位。’正是因为布尔什维克党的集中统一领导,俄国才战胜各种错误思想和分裂力量,取得十月革命的胜利,创建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而苏联解体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苏共放弃了集中统一领导原则,实行所谓的各级党组织自治,从思想混乱演变到组织混乱,致使这个大党老党轰然倒塌。”


(《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辅导读本,第13页,人民出版社,2019年11月版)


这是习近平总书记汇集建党建国以来的历史经验,汇集全党全国人民的集体智慧而成。这个《决定》符合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体现着人类社会发展的总趋势;这个《决定》符合中国的实际,体现出鲜明的中国特色;这个决定符合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具有广泛牢固的人民基础;这个《决定》符合时代潮流,体现了共产党的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和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总之,这个《决定》符合历史潮流,符合时代潮流,符合发展规律,符合人民意愿,充分体现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的政治定力、科学的历史观、强烈的时代意识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坚定决心,是我们党科学总结历史,正确开辟未来的又一篇闪烁着马克思列宁主义真理光辉的经典文献。

三、坚持斯大林对列宁主义的定义


斯大林是列宁的亲密战友和忠诚的学生,他在列宁逝世以后面临社会主义国家初创、帝国主义列强环伺、国内建设百废待兴的严酷历史条件下,继承和发展了列宁主义的精髓。

   
1.webp (7).jpg
【胡澄藏书】

斯大林是列宁主义的忠诚继承者和卓越发展者。这体现在:
第一,斯大林丰富和发展了列宁关于一国建成社会主义的理论。

第二,斯大林创造性地提出苏联社会主义改造和建设的指导思想。

第三,斯大林对苏联社会主义社会若干理论问题的研究富有卓有成效的成果。

第四,斯大林晚年的许多理论探讨对于开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具有特别重要的理论价值。

可是,现在有一些人全面否定苏联共产党历史,全面否定苏联历史,全面否定斯大林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贡献、对中国革命的贡献、对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贡献。更有些人打着为列宁主义辩护的旗号,全面否定斯大林,他们明为列宁辩护,其实全面否定了斯大林的理论和实践,也就全面否定了列宁主义,其居心叵测,路人可昭。

那么,列宁是什么人呢?

斯大林在《论列宁》这篇著作中鲜明地指出:
列宁是人类‘下层’普通群众的新式领。”

(斯大林《论列宁》,第20页,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出版社,1972年版)

他又在《悼列宁》这篇著作中说到:
列宁的名字成为被剥削的劳动群众最爱慕的名字。”

(斯大林《论列宁》,第14页,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出版社,1972年版)

现在我们明白了——列宁就是下层被压迫、被剥削劳苦大众的革命领袖,所以列宁在生前、身后遭到了那些“有教养”的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政客与学者们的恶毒攻击,他们说列宁是“德国间谍”,他们臆造列宁与马克思的“对立”,他们重点攻击列宁的国家学说与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是“党制论”等等,表现了极其鲜明的阶级立场与极其疯狂阶级仇恨。而我们党内的某些人,忘记阶级立场,泯灭建党初心,竟附和这些论调攻击革命导师,这是重大的政治问题、原则问题,必须像习近平总书记号召的那样:“要增强党内生活的政治性、原则性、战斗性(《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论述摘编》,第25页,中央文献出版社,1016年12月版),展开对他们强有力的斗争!

斯大林还对列宁主义有一个非常经典、简短而精粹的定义,他说:
列宁主义是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马克思主义。

他接着阐述了列宁对马克思主义学说的发展与贡献。

第一,关于垄断资本主义问题,关于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新阶段的问题。他说:“列宁的功绩在于他依据《资本论》的原理对帝国主义做了一个有根据的马克思主义的分析,指出它是资本主义的最后阶段,揭露了它的溃疡以及它必遭灭亡的条件,在这个分析的基础上产生了列宁著名的原理:在帝国主义条件下社会主义可能在个别的资本主义国家内获得胜利。”    

第二,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问题

第三,关于无产阶级专政时期,由资本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时期,在一个被资本主义国家所包围的国家里,顺利建设社会主义的方式和方法问题

第四,关于无产阶级在革命中,在任何人民革命中,在反对沙皇制度的革命中以及在反对资本主义的革命中的领导权问题。斯大林在这里特别指出:“由于有列宁和列宁的党,无产阶级领导权思想才在俄国得到了巧妙的运用。这也是俄国革命产生了无产阶级政权的一个原因。”

第五,关于民族殖民地问题

第六,关于无产阶级政党的问题。这也是列宁主义对于共产主义学说最独特的贡献,在这里斯大林具体论述列宁在这方面的新贡献。
(1)党是无产阶级组织的最高形式。

(2)无产阶级专政只有通过作为无产阶级专政指导力量的党才能实现。

(3)无产阶级专政只能由一个党由共产党来领导才能成为完全的专政,共产党不和而且不应该和其他政党分享领导。

(4)如果党内没有铁的纪律,无产阶级所担负的镇压剥削者以及把阶级社会改造成为社会主义社会就不能够实现。

(详见斯大林《论列宁》,第31-36页,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出版社,1972年版)

这些学说把马克思主义的学说具体化并向前发展了。我们通过重温斯大林这些经典性的论述,再结合中国共产党、中国革命和新中国发展的历史才更加体会到毛主席所说的“列宁主义是我们的生身父母”的那段话的真理性与亲切感。
   
1.webp (8).jpg
1.webp (9).jpg
【中国共产党写作发表的纪念列宁诞辰的文章,胡澄藏书】

四、继承列宁主义要坚持什么?

最重要的也是最具现实意义的就是坚持列宁的帝国主义理论。这是我们反抗“霸凌”的最锐利的武器。在这方面,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陈云同志在晚年曾经大声疾呼——
“讲一个理论问题,也是一个现实问题。

列宁论帝国主义的五大特点和侵略别国、互相争霸的本质,是不是过时了?我看,没有过时

列宁写这篇著作的时候,帝国主义国家为瓜分殖民地而进行的第一次世界大战还没有结束。战争并没有解决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基本矛盾,却引起了无产阶级的革命。

从历史事实看,帝国主义的侵略、渗透,过去主要是‘武’的,后来‘文’、‘武’并用,现在‘文’的(包括政治的、经济的和文化的)突出起来,特别是对社会主义国家搞所谓的‘和平演变’。那种认为列宁的帝国主义论已经过时的观点,是完全错误的,非常有害的。

这个问题,到了大呼特呼的时候了。

(《陈云文选》第三卷,第370页,人民出版社1995年5月版)

现在看来,陈云同志的“大呼特呼”并没有呼醒党内某些装睡的人!

在这方面,中国共产党卓越的理论权威胡乔木同志有着更为全面与经典性的论述,他1991年4月26日,在《列宁全集》中文第二版60卷出版座谈会的讲话中着重指出:
首先,我们要从列宁的著作中学习他怎样坚持、捍卫和发展马克思主义;

其次,我们要从列宁的著作中学习他关于帝国主义的理论;

第三,我们要从列宁的著作中学习中国革命的指导思想,中国共产党的产生和中国革命的发展是同列宁和十月革命的影响分不开的;

第四,我们要从列宁的著作中学习建立和巩固社会主义国家的理论。列宁对马克思主义最重要贡献之一是他捍卫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学说;

第五,我们要从列宁的著作中学习建设社会主义经济的理论;

第六,我们要从列宁的著作中学习党的建设的理论。

最后,我们要从列宁著作中学习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

(详见《胡乔木文集》第二卷,第669-673页。人民出版社,1994年3月版)

胡乔木同志在这篇讲话中特别指出:
“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一切敌人首先集中力量来反对列宁关于党的理论,我们从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实践中也深知,党的领导是我们一切胜利的源泉和保障,我们要不断加强我们的党,也就要努力学习列宁关于党的建设的理论。”

在这篇讲话中胡乔木同志以一个马克思主义革命家、政治家和词章家的自豪与优雅,向那些谩骂列宁主义的资产阶级政客宣示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坚定与自信——
“马克思主义在十月革命以前曾经经历过巨大的困难时期,现在又面临新的巨大困难时期。资产阶级政客正在大声叫嚷:马克思主义已经灭亡了,社会主义已经死亡了。让他们叫嚷去吧!让他们在梦想中去追寻胜利和寻求安慰吧!在我们这个十一亿人口的大国正在努力坚持马克思主义,正在更加高举列宁主义的旗帜,我们将使马克思主义理论和社会主义事业一天比一天昌盛,我们的行动就是对资产阶级政客们的响亮回答。

(《胡乔木文集》第二卷,第674页,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

胡乔木同志在这篇讲话中是对资产阶级政客的回答,但他没有料到除了资产阶级政客亲自出马以外,当今还有很多资产阶级政客所豢养的走狗那些公知大V们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狂吠。现在,也让这些公知大V们的叫嚣在我们更加高举列宁主义旗帜的胜利中变成笑柄吧!

1.webp (10).jpg
【1972年出版的《列宁选集》,胡澄藏书】

五、不能用实用主义的态度对待革命导师与经典著作

 


这突出表现在对列宁的著作《党的组织与党的文学》译文的重新翻译之中,对这篇经典文献的重新翻译就典型地表明了以政治实用主义对待经典作家和经典作品的态度。

在新时期以来,某部门为了迎合当时党内外对于“文学的党性原则”和对“党对文学的领导原则”的质疑思潮,想重新翻译列宁关于文学的经典论著《党的组织与党的文学》这篇著作。他们认为,将“ЛИТЕРАТУРА”译为“文学”不妥。这个事情得到了党内某同志的赞许。当时的某部门的翻译者和党内这位同志不顾这篇著作的历史作用和改译以后将对现实起到的消极作用,执意要把这篇经典著作改成《党的组织与党的出版物》。

其实,《党的组织与党的文学》这篇经典著作在列宁的思想体系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它可以说是毛泽东文艺思想的来源,毛泽东文艺思想就是对列宁在这篇著作中所提及的“文学的党性原则”的具体展开与发展。从历史上看,这篇著作经过了许多中俄两国革命文艺家和权威翻译家的翻译和介绍、阐述,可以说是每一个字都是千锤百炼,精辟透彻。并且在中国和苏联的党史与文艺发展史上经受住了历史的考验,哺育出了许多优秀的无产阶级文学经典作品,起到了鼓舞人民在党的领导下掌握自己的命运,反抗压迫的巨大的历史作用。

可是就是这样一篇列宁的经典著作却在政治实用主义的操作中遭到了篡改重译的命运。其实从历史上看,最先介绍这篇著作的是精通俄文的党的领导人瞿秋白同志,他的翻译题目就是《党的组织与党的文学》。像著名的俄文翻译专家戈宝权在1944年的《群众杂志》上所翻译的题目叫做《列宁论党的文学》。

我国著名的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权威和著名的翻译家周扬与曹葆华同志等译校于1951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马恩列思论文艺》一书,它的题目也是《党的组织与党的文学》。如果你强调是中国人的“翻译错误”,那么苏联专家对列宁这篇经典著作的阐释存在“翻译错误”的问题吗?如苏共中央马克思主义研究院著名的列宁著作研究专家尼·克鲁奇科娃编辑两卷本《列宁论文学与艺术》一书就收载了这篇著作,它的题目就是《党的组织和党的文学》(苏联国家文学出版社于1957年出版)并且尼克鲁·奇克瓦还对这篇文章做了长篇的阐释,叫做《列宁和文学问题》,明确指出:
“列宁的这一著作制定出了文学的党性这一重大原则。”

为了察明此文的重译过程,笔者特地察阅了某部门留存的党内这位同志执意改译列宁这篇著作的电话记录。特将电话记录引述如下:
送来的材料(注:指10月29日某某局送的《列宁讲党的文学和无党性的文学家》是什么含义),某某同志已看过,认为很好,这个问题目前思想混乱,建议编译局写一个东西,公开发表,并提出以下意见:

一、“党的文学”的提法是不能成立的,正如“党的农业”、“党的工业”、“党的自然科学”等等不能成立一样,只能说“党的农业政策”、“党的农村工作”、“党的工业政策、工作”。文学是一种社会现象,不能用党和非党来划分;

二、关于“党性”也讲的很糊涂,讲得比较乱,“党性”实际上就是“倾向性”,对是非要有一种观点。“非党文学家”的提法要改,“非党性”也不要,只能讲“无倾向性文学”。  

总之,理论上造成了很多的混乱,有必要说清楚。

至于发表的办法,为了避免造成突然的感觉,可与《人民日报》具体商量,先发表读者来信,然后由某某局公开答复,在报纸上发表。

当时为此事,中共中央宣传部主管理论工作的领导专门召集俄文专家商议此事,有50位在京的俄文翻译家,包括俄文权威翻译家师哲、曹靖华参与了会议,大家一致意见认为不必重译,因为建国以后人民文学出版社在《列宁论文学》一书中,对《党的组织与党的文学》重新翻译过,对俄文这个词做了几种译意并在注释解决了以前翻译的不足,这个翻译已为翻译家和广大读者肯定与欢迎。而现在要翻译为《党的文学和党的书刊》是不符合列宁原意的。在讨论时,著名俄文专家,中央编译局老领导师哲同志明确指出:
“翻译界有一个规矩从外文译成中文以后还能够将翻译的文字译回到本国的文字,我们现在这样译成‘党的书刊’就不能译回俄文了。”

尽管大家反对重译,但是《党的组织与党的文学》还是重新翻译发表了,题目改为《党的组织与党的出版物》,为了躲避反对意见,他们捏造了一个新词“出版物”。这样翻译是不符合列宁的原意的。从此“党的文学”的提法在中国消失了,反而在非社会主义国家如日本、英国、美国等等还是译为“党的文学”。

这篇经典之作被改得面目全非,难以卒读!新的译文竟然出现了这样狗屁不通的语句:“党的出版物的这个原则是什么呢?这不只是说,对于社会主义无产阶级,写作事业不能是个人或集团的赚钱工具,而且根本不能是与无产阶级总的事业无关的个人事业。无党性的写作者滚开!超人的写作者滚开!写作事业应当成为整个无产阶级事业的一部分,成为由整个工人阶级的整个觉悟的先锋队所开动的一部巨大的社会民主主义机器的‘齿轮和螺丝钉’。写作事业应当成为社会民主党有组织的、有计划的、统一的党的工作的一个组成部分。”一会儿“出版物”、一会儿“写作事业”,可以说是语无伦次,不知所云,极大地损害了列宁这篇经典著作的战斗力与声誉,在文学界和社会上引起了极大的混乱。
   
从马列主义意识形态发展史上看,列宁的这篇经典著作在文艺理论中第一次明确提出了“党的文学”的原则,确立了无产阶级文学的党性原则,这对于发挥无产阶级文学在革命事业中的作用及其繁荣发展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对于马克思主义文理的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苏俄和中国几十年来的无产阶级文艺实践,雄辩地证明了以党性为原则的列宁文艺思想和毛泽东文艺思想的无比正确性。列宁在这篇典型经典著作中提出的文学事业应成为无产阶级总的事业的一部分,鲜明地阐述了文学事业同党的关系。列宁把文学事业纳入整个革命事业当中去,并形象地确定它是整个革命机器中的齿轮和螺丝钉的地位,彻底否定了资产阶级把文学视为个人和集团的赚钱工具唯利是图的庸俗习气,划清了无产阶级文学与资产阶级文学的既定界限,使文学事业自觉地同先进的、彻底革命阶级的运动结合起来。

文学事业是党的整个革命事业的一部分,是文学党性原则的重要内容,也是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经典著作——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所开宗明义所指出的:
“这次开会的目的就是要研究文艺工作和一般工作的关系,求得文艺革命的正确发展,求得文艺革命对其他革命文艺的更好协助,借以打倒我们民族的敌人,完成民族的解放任务。” 

革命文艺要服从党在一个时期内所规定的革命任务这是不容置疑的,而列宁的这篇经典著作阐述党对文艺的领导论述中指出,这是由党在整个革命和建设事业中的领导地位所决定的,也是文学党性原则的绝对要求。把一切事业置于党的绝对领导之下,这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一项根本原则。而对这篇经典著作的篡改重译在文艺界引起了极其混乱和严重后果。而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家对于这篇文献的重译并不买账。比如像老一辈著名的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家陈涌同志在1992年2月16日的《光明日报》上撰文鲜明地指出:
“列宁对于无产阶级革命时代文学党性问题的提出,肯定文学应该成为无产阶级总的事业的一部分,应该为无产阶级的政治服务,是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理论的一个重要发展。”

(《在新时期面前》,第344页,人民文学出版社,1993年7月版)

再看当代著名的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家董学文同志的论述,他在《列宁发展马克思主义文学的主要特征》一文中明确指出:
“列宁对于马克思主义文学的贡献主要表现在对唯物主义反映论的阐发,对文学党性原则的确立。”

(见《文学的沉思》,第143页,人民文学出版社,1992年版)

他在《列宁对于马克思主义文艺运动经验的总结》一文中就明确指出:
“列宁在十月革命以后大大发展了《党的组织和党的文学》一文中的见解,更加明确地提出了艺术属于人民的思想。”

(见该书第169页)

这些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家根本就不用列宁这篇著作新的译文《党的组织与党的出版物》,而直接用经典译文与经典题目《党的组织与党的文学》。

更为可笑的是,在那些顽固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立场的知识分子当中,根本就不把列宁这篇经典著作看在眼里,无论你译文改得多么“美妙”,对他们也是无用。这就形成了一个非常尴尬的局面: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家对这篇著作还用经典的版本和经典的思想,而顽固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的知识分子对此文根本不屑一顾,就形成了左派、右派文艺理论家和作家们对新的译文都弃如敝履的局面。

这样的局面严重干扰了党的文艺政策的实施,极大的削弱了党对文艺事业的领导,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后果。这个后果就是习近平总书记在文学艺术座谈会讲话中所指出的那样——— 
“在文艺创作方面,也存在着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存在着抄袭模仿、千篇一律的问题,存在着机械化生产、快餐式消费的问题。在有些作品中,有的调侃崇高、扭曲经典、颠覆历史、丑化人民群众和英雄人物;有的是非不分、善恶不辨、以丑为美,过度渲染社会阴暗面;有的搜奇猎艳、一味媚俗、低级趣味,把作品当成追逐利润的‘摇钱树’,当做感官刺激的‘摇头丸’;有的胡编乱写、粗制滥造、牵强附会,制造了一大批‘文化垃圾’;有的追求奢华、过度包装、炫富摆阔,形式大于内容;还有的热衷于搞所谓‘为艺术而艺术’,只写一己悲欢、杯水风波,脱离大众、脱离现实。凡此种种都警示我们,文艺不能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迷失方向,不能在为什么人的问题上发生偏差,否则文艺就没有生命力。”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的讲话中特意着重指出:“要准确把握党性和人民性的关系、政治立场和创作自由的关系。”这就是生动地运用列宁《党的组织和党的文学》这篇经典著作的党性原则的观点、思想,贯彻党全面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工作的典范。

在党的十八大以前的一个时期,我们都不再提文艺是党和人民的事业这个列宁所规定的经典论述了,在历次对中国文联和中国作协代表大会的祝词中都不见此语。而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的开幕式讲话中,首先就旗帜鲜明地提出:“文艺事业是党和人民的重要事业,文艺战线是党和人民的重要战线。”

习近平总书记这振聋发聩的呐喊夺回了党失去的文艺阵地,拨正了社会主义文艺前进的方向,这是习近平同志在文艺战线的拨乱反正,恢复了列宁《党的组织和党的文学》这篇经典著作的权威!

对经典著作的实用主义还表现在一些权威机构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经典著作编选的书目中,例如在党的十八大以前,由某“工程”编选向全党推荐的《马列主义著作选编》的书目中,竟然没有列宁的《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这部著作,作为权威机构向普通党员群众所推荐的基本的马克思主义读物,为什么单单不选这部列宁的经典著作?是这些专家们认为现在不是帝国主义时代吗?是他们认为列宁的这部经典著作不经典吗?还是他们认为用帝国主义这个字眼太刺激洋大人与美大人了?!你们忘记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陈云同志在晚年那异乎寻常的大声疾呼了吗?!

还有,这个《马列主义著作选编》本竟然连马克思总结世界上第一个工人阶级政权巴黎公社经验的重要著作《法兰西内战》也没有选,革命导师所说的“公社的原则永存”竟不存于“工程”专家之心!
    
1.webp (11).jpg
1.webp (12).jpg
【某工程编选的马列著作选读目录,胡澄藏书】

而习近平总书记对列宁的《帝国主义论》就十分的推崇,他《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的讲话》中特意以十分崇敬的口吻提到了列宁这部著作,这充分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对列宁这部经典著作的重视与推崇。           

1.webp (13).jpg

【1970年代解放军与工人参与写作的列宁著作通俗读本,胡澄藏书】


我们的领袖宵衣旰食、日益操劳,我们的人民节衣缩食、筚路蓝缕,拿出巨款搞这项“工程”,养活着我们的专家锦衣玉食、饱食无忧,却搞出这样的“经典著作书目”来误导广大党员与群众,这样的工程算不算不合格工程?这样的工程算不算豆腐渣工程?这样的工程算不算腐败工程?!请问你们的初心何在?!

这篇文章太长了,但是远远抵不上我们中国共产党人对革命导师的思念长,我们的初心永远留在了列宁同志那里!

就让我们再引用一段习近平总书记“列宁式”的语录来结束本文吧——
只要我们抓什么,他们就找什么的茬,只要我们出正调,他们必然唱反调。对于这些言论,我们要坚持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增强政治敏锐性和政治鉴别力,不上他们的当,不被负面舆论牵着鼻子走。不要想让他们美言,也不稀罕他们说好话。这个问题要掌握住。

(《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文章选编》第341-342页,中央文献出版社、党建读物出版社,2016年4月版))
     
1.webp (14).jpg
【习近平总书记著作《论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胡澄藏书】

让我们更高地举起新时代列宁主义的旗帜——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伟大的革命导师列宁万岁!

伟大的列宁主义万岁!

(作者系红色文化学者、中共党史工作者;来源:昆仑策网【原创】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asabc181818 2020-1-11 14:05
反霸反修,是我们当前的任务和责任!
引用 asabc181818 2020-1-11 14:00
【如今,近乎全世界的共产党都不提列宁主义了,只有中国现在没忘列宁,根据是书架上还有两本列宁的书。列宁不同于马克思的地方,是他实实在在地推翻了一个旧政权砸碎了一部旧的国家机器确立了工农当家做主的新的政权。一句话,砸碎了私有制的旧世界,开始了公有制的社会主义人类新纪元!抛开这些纪念列宁,恐怕都是修正主义。】东鹤人这一论述,我认为切中命脉和要害。
引用 云淡 2020-1-10 21:53
百度百科
《火星报》的历史功绩:①使多数地方工人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路线,为建党准备了思想基础。②把分散的地方组织联结起来,为建党奠定了组织基础。③通过广泛的讨论和宣传,为建党准备了正确的纲领。
《火星报》的宣传内容:同经济派论战和宣传党的纲领。经济派的特点:①崇尚工人运动的自发性,否认革命理论对工人运动的指导意义。②崇尚经济斗争,认为反对沙皇制度的政治斗争不是工人运动的任务而是资产阶级自由派的事情。③在思想上崇尚自发性,在行动上崇尚经济斗争,在组织上就必然依恋涣散的小组习气和手工业方式,否认建立统一集中的政党的必要性。
引用 云淡 2020-1-10 21:29
参考文摘
1842年马克思给他和鲁格创办的德文刊物《德法年鉴》规定了这样的任务:“对现实的一切进行无情地批判,在批判旧世界中发现新世界。”1900年列宁在创办《火星报》时指出:党的报刊“讨论的是整个运动问题,并且帮助有觉悟的无产者进行斗争。”1919年毛泽东在五四运动爆发后不久创办的《湘江评论》发刊词中指出:“自‘世界革命’的呼声大倡,‘人类解放’的运动猛进,……这种潮流,任是什么力量,不能阻住,任何什么人物,不能不受他的软化。”—— 东方红网致读者    东方红网编辑部   2010年12月26日
引用 看东方日出 2020-1-10 16:53
没有忘记列宁,是感于其发展马克思主义的正确性,是感于毛主席发展马列主义正确性的根据。中共指导思想历程依次而行,毛泽东主义没有跨越列宁主义去直接栽接于马克思主义而发展,倘若跨越则无水之源。因此,那种跨越列宁主义和毛泽东主义而大谈特谈马克思主义实则匪夷所思。谨言敏行乃君子之德。
引用 东鹤人 2020-1-10 07:41
如今,近乎全世界的共产党都不提列宁主义了,只有中国现在没忘列宁,根据是书架上还有两本列宁的书。列宁不同于马克思的地方,是他实实在在地推翻了一个旧政权砸碎了一部旧的国家机器确立了工农当家做主的新的政权。一句话,砸碎了私有制的旧世界,开始了公有制的社会主义人类新纪元!抛开这些纪念列宁,恐怕都是修正主义。

查看全部评论(6)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