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历史研究 查看内容

长河红阳:傅斯年,傅大炮,炮口对准了谁?

2020-1-4 21:29| 发布者: 南极| 查看: 816| 评论: 0|原作者: 长河红阳|来自: 察网

摘要: 许纪霖先生似乎是个有学问的人,05年的时候就看见他先生的大作,《中国知识分子十论》。因为对这门学问不感兴趣,所以,看看封面放下了。这两天微信上看了这先生的一篇文章《许纪霖:一代豪杰“傅大炮”|傅斯年逝世 ...

长河红阳:傅斯年,傅大炮,炮口对准了谁?

许纪霖先生似乎是个有学问的人,05年的时候就看见他先生的大作,《中国知识分子十论》。因为对这门学问不感兴趣,所以,看看封面放下了。

这两天微信上看了这先生的一篇文章《许纪霖:一代豪杰“傅大炮”|傅斯年逝世六十九年祭》。

这文章里,我对几句话有些看法:

【 谈到有独立人格的知识分子,人们通常想到的是鲁迅、储安平、陈寅恪等等。他们似乎不是站在政府的对立面,就是与政治保持隔离的智慧。有没有一种知识分子,既坚决地拥护政府、站在政府一边,又守护其独立立场,不失其批判意识呢?想来想去,在现代中国,这样的知识分子,好像非傅斯年莫属。……不过,傅斯年的拥护政府,绝非没有底线,如阿谀之徒一般。他是有原则的。这就是中国士大夫的“道尊于势”的原则。本来,傅斯年在社会上并不出名,正是国民参政会的大舞台,令他成为令人敬佩的公众人物。所谓参政会,说起来也是一个“说了也白说”的质询机构,但既然被请了来,自然不会以唱唱“我们是光荣的参政党”为乐事,各路人马演起戏来,却是真枪实弹,有声有色。傅斯年是其中最活跃的人物,他最痛恨的对象除了反科学之辈,就是危害国计民生的贪污腐败。常常带头发炮,打得贪官污吏闻风丧胆。因此有了“傅大炮”的美称。】

这个评价很高啊,傅斯年,卓尔不群,有大炮的威名哟。不过,对此公打贪官,笔者愚意,他一是看老蒋脸色的,二是为着洋人打算的——《长河红阳 | 傅斯年:爱国无心,倾轧有道》(http://www.cwzg.cn/history/201911/52878.html),所以,许纪霖先生的评价是不是太过了?这次,不说他追打贪官,只说此公在1945年“一二·一”惨案里的善后表现,看看是否真的配得上一尊“大炮”的美称。

一、一二·一惨案爆发 傅斯年高调表态

一二·一惨案的梗概如下:

【1945年11月25日晚,云南昆明几个大学师生在西南联合大学召开反内战的时事演讲会,6000余人参加,钱端升、费孝通等教授演讲。国民党昆明防守司令部派第五军邱清泉部包围会场,百余名特务冲进会场捣乱。次日,昆明30000名学生举行罢课,抗议军警破坏晚会的暴行,要求取消禁止自由集会的禁令,反对内战,呼吁美军撤离中国。
12月1日,国民党军政部所属第二军官总队和特务暴徒数百人,围攻西南联大、云南大学等校,毒打学生,并投掷手榴弹,炸死联大学生李鲁连、潘琰(女)和昆华工校学生荀继中,南青中学教师于再4人;60余名学生被打伤。】

惨案发生后,学生罢课。蒋介石指派傅斯年为善后“大员”。当时的傅斯年是北京大学代理校长、西南联大三常委之一。12月4日,傅斯年从重庆飞赴昆明调查惨案。与他搭档处置善后的还有接手云南省主席的卢汉。11月25日国民党云南当局冲击学生时事演讲会、12月1日屠杀学生惨案,有三巨恶:云南省代主席李宗黄、云南省警备司令关麟征、中央军第五军军长邱清泉。傅斯年与学生代表——联大学生代表见面调查惨案。学生代表向傅斯年讲述了惨案真相,并讲明学生的立场:“先惩凶(尤其李宗黄),后复课”。1傅斯年调查惨案后的结论:

【李宗黄(代理主席)所组成之‘联合行动委员会”“‘于十二月一日派大队人分五次打人联大,两次云大,其中一次有人在师范学院放炸弹,死者四人,锯去大腿者一人,还有一人可成残废,此外重轻伤十余人。”“总括说:……地方当局荒谬绝伦,李宗黄该杀,邱清泉该杀(第五军军长),关麟徵代人受过。”】2

有了调查结果,惨案的善后就有了操作根据,傅斯年电请蒋介石实施:

【(一)先将李(宗黄)调开;(二)继由教授会劝导学生复课。同时又表示,除呈请“中央严办”外,将循法律程序解决,对李“决不宽容”。】3

二、蒋介石拒惩李宗黄 傅斯年碰壁渐变脸

但是,这个善后方案在蒋介石那里被断然拒绝,他给卢汉去电话声称:

【谓如不能解决,即应解散其学校,另将学生集训”】4

蒋氏所谓“解决”就是学生无条件复课。第二天,12月7日,蒋介石又亲自发出《告昆明教育界书》,要求昆明各校教职员负起神圣责任,“对全体学生剀切劝导,务令即日上课,恢复常态”。5至于学生们提出的惩凶(李宗黄),根本不予考虑,无条件上课就是,绝不惩凶。这就是蒋氏政府对惨案秉持的钦定立场。不仅这样,12月11日,蒋介石发给接手云南主席的卢汉的电报里说的更明白:

【此时省府内部必须团结一致,如有人挟学潮以驱逐政府中之一人,则无异颠覆整个之政府,此法所不允也。今对关总司令已予以命令停职议处,政府已表示十分之容忍,不可再有其他让步……如十五日尚未复课,则十六日必须完成集中军训之一切准备,待命实施可也。】6

电文中要驱逐的“一人”就是李宗黄。那么驱逐一个李宗黄就能让政府崩溃?按理说不会,但是,我们要注意蒋介石这个人。此人本质上就是个军阀,治国为政的脑回路绝对与真正的大国领袖不一样。军阀为政有封建性,启用的人物不是以品行、能力做门槛,而是以对他个人的效忠做前提的。凡被蒋氏重用的,都是他的亲信。所以,“亲信治国”是蒋介石为政的一个要紧特色,也是所有军阀治事的特色;当然,蒋氏还有更绝的——特务治国,这个是另外的话题了。蒋介石指派李宗黄出任云南省主席,是在武力解决了龙云之后的一个要紧步骤,除了他是蒋氏亲信之外,目的就为加强反共。当时以李宗黄为代表国民党人认为:

【自1941年香港沦陷以后,龙云即大量接收由香港撤出的左派人士,逐渐把云南变成了亲共左派分子的庇护所,更“使昆明成为共产主义温床”。】7

而一二·一中罹难、受伤的学生、教师都是蒋介石等国民党人认为的“共党”大量聚集潜伏的危险人群,李宗黄的举动也是为了反共,现在闹出事端,怎么可能“挥泪斩马谡”?把李宗黄撤出云南不可能的。而且,为了让李宗黄安心,特意还发了电报:

【请兄安心任职,不可离昆,但言行务须特别谨慎,万勿与人以口实。如必须来渝,亦须待学潮平息复课后再来也。】8

而此时的傅斯年,在12月7日,从蒋介石的因为与卢汉搭档处置善后,也知道蒋介石发给卢汉的电报说了些什么,尽管对蒋介石对李宗黄的的托底未必知情,他也知道个中轻重。所以,他完全没有了抗战时候追打孔祥熙时的勇猛,两头为难起来。抗战时追打孔祥熙这个蒋介石的特大号亲信,那是因为无关反共大业(傅斯年是坚决反共的!),现而今的李宗黄层级虽低,但这是因为反共捅出篓子,还有蒋介石护持,那也就不能穷追猛打了。但是事情还是要解决的,蒋介石那里他不敢再乱说乱动了,那么,傅斯年的“工作”也就全部压在了受害学生一方。原本学生们在12月2日为四位罹难烈士举行了入殓,12月4日公祭,是准备12月9日抬棺为罹难烈士送葬(游行示威)的。在12月7日,学生会通知了傅斯年。在得知蒋氏绝不惩凶的底牌后,傅斯年在小教授与学生会之间游说耍手腕,居然也劝得学生们将送丧暂缓。但是,暂缓不等于学生们的正义诉求会有退让,蒋介石一面暗中安排傅斯年等继续向昆明的学生们疏通解释,要学生们先行复课,惩治李宗黄容后再行;另一面发出威胁,限令到20 日学生若再不复课,就将采取最后严厉之处置,“未复课学生应即一律开除”。9

蒋介石的威胁也是在给傅斯年施压,而他直接面对的学生们也坚持不让步,提出四项要求:

【学生会坚持政府必须满足四项条件,即(1)追究11月25 日晚射击事件责任人;(2)取消11月25 日云南党政军联席会议颁布之禁止集会游行之禁令;(3)保障同学身体自由不得随意逮捕;(4)中央社必须更正污蔑学生之报道并道歉。】10

12月11 日,不敢对蒋氏谁何的傅斯年只能对学生做工作:劝说学生代表降低要求,早日复课。这当然遭到学生们的抵触双方不欢而散。尽管次日学生会代表向傅斯年这个北大校长道了歉,但却明言四项要求不能改变。

观史至此,我们是不是要怀疑一下许纪霖先生对傅斯年的高端评价?按着许先生的评价,傅斯年这尊大炮是应该对准李宗黄这个巨恶元凶猛轰还不止的,是一定要和蒋介石面折廷争的,可是,事实上,这尊傅大炮在蒋介石这个方向,成了一尊哑炮!只将炮口最准了受害的学生一方。

三、分化瓦解终徒劳 两面人当成了这样

与学生代表翻脸后,傅斯年对学生的态度明显地变得强硬起来。两面手法也用上了:他明面上继续对学生做劝导的工作,背地里却向教育部长朱家骅发电报提议,对学生不要轻易让步。其电报称:

【只要能劝说教授宣布学生不复课即行辞职,学生定尽失同情与立场,不愁问题不能解决。目前教授会已被说动大半,问题只在李宗黄一人而已。】11

傅斯年对学生们无可奈何之下,开始在教授群体上打主意,由教授们向学生施加压力,目的,完成蒋介石交代的任务。

如此一个傅斯年,乃是一个唯蒋氏马首是瞻的傅斯年。如果说,这就是许纪霖先生盛赞的,秉持某种“底线”、“原则”的傅斯年,那么请问许先生,傅斯年的“底线”算什么底线?如果这也算“原则”,再请问许先生,这又算什么“原则”?所谓“道遵于势”,窃以为总不出荀子的“从道不从君”吧?那么,荀子的“道”,与傅斯年在处理惨案中展现出的“道”是一回事吗?

我们再看傅斯年还对朱家骅说了些什么:

【李宗黄如能即去,教授心意可以平,彼实为主谋主使,去则政府占着地步,关仅受李之愚而已,但决不可有严厉办法,必俟教授与地方并感学生讨厌,政府免李宗黄占着地步,然后方可考虑。】12

在惨案调查结果刚出的时候,傅斯年还对这个李宗黄切齿:该杀,可是,一看蒋介石的底牌,怂了。学生们要求的是惩凶——严惩李宗黄,但是,这时傅斯年动员教授们只说“去李”,把这个首恶元凶调离云南即可,还不能严惩,这样的立场与受害学生们的立场大相径庭!这样的,与开初“该杀(李宗黄)”大打折扣的立场,还指望能使“政府占着地步”,还能指望坚持己见的学生们渐渐地成了教授们讨厌的对象,感觉实在太良好了!这个傅斯年,这尊“傅大炮”,怎么看都象一支黑枪!这个傅斯年的嘴脸还看得吗?许纪霖先生的颂词还看得吗?

惨案的惩凶不可能,学生们的正义诉求不得满足,与政府就成了僵持不下局面。这使得蒋介石不得不考虑之后的出路:本来他是不惧这些手无寸铁的学生的,但是,美国特使马歇尔要来中国调处国共矛盾,在这关键时候,在昆明出现军队冲击学校屠杀学生的大事情,如不尽早解决(学生复课),被美国人知道了,会给自己失分的。这等于是给中共一方加了分,自己的不利局面不可避免。所以,对李宗黄的处理也就不敢再像开始那样严加保护了。严惩固然不能,但是调离总还不难。这一把底牌朱家骅也知道,所以,他给“前方”的傅斯年拍发电报:

【李事照弟看法早已不成问题,主席似亦深知其人,(对)此次事件亦知其处理失当,言行不妥。惟因当时不能全明真相,已有重要处理做到最大限度,似不能于复课以前再有举动,亦属情理之常。故如能按期复课,此后问题均能顺利解决,因其他重要各方亦如此看法,并都主张将来李应必去。此事弟已与月涵(按即梅贻琦)兄言之,日来观察更证明李去稍缓无甚难处。兄可将此意暗示教员,以解其忿】13

李宗黄总要调离云南,但是,绝不会在学生们复课之前——学生们一定要给政府一个面子,给政府缓下台阶的余地嘛。如果能按着蒋介石定下的期限复课,那么,李宗黄在之后调走不是问题,向教员(教授们)暗示一下嘛。

傅斯年的回电:

【彼等只是以四个棺材拖延日期,似有所待。两大学当局已明白表示,十七日非一律上课不可,月涵(梅贻琦)到与谈,认为以后我辈当积极行使职权。如近日(仍做)不到,(即)自请解散。】14

傅斯年/傅大炮说了,他们(学生)只有四个未下葬的亡者可以拖延时间,获取更多人同情、支持。可是联大(联合大学)和云大(云南大学)高层已经在我们这边了,17日非开课不可。清华梅贻琦已经做了决定,17日不能开课,学校自行解散。

什么叫分化?什么叫瓦解?本来同仇敌忾一致针对元凶李宗黄的教授和学生,傅斯年铁了心要分化开来,只剩下学生,好对付了不是?看不出朱家骅、傅大炮/傅斯年,谁是好人。许纪霖先生的颂词里,傅斯年是有个“道”高人,那么傅斯年的“道”是什么道?是唯蒋介石马首是瞻的妾妇之道!

不过,傅斯年、梅贻琦的法子不管用,17日教授们都到位准备开课,学生们一个没来。这一下,轮到傅、梅着慌,赶紧着召开教授会。会上,梅贻琦大演苦情戏,自己先要辞职,引得一众教授纷纷挽留表态:明日上午和学生代表见面劝告复课,下午由各系教授分头劝说学生复课。如果还没有效果,那就教授们“总辞职”。15不过,最后有一个光明的尾巴:“同时亦希望政府早日罢免李宗黄。”16固然比学生们的“惩凶”诉求大有距离,但是教授们还不至于和傅斯年等穿一条裤子——李宗黄是一定要被撤职查办的!

在教授们再给学生们做复课工作时,12月18日下午15时,蒋介石给朱家骅发出一封盖有“中华民国国民政府”红头大印的“国民政府代电”。其全文为:

【教育部朱部长勋鉴。昆明学潮受少数反动学生操纵,迁延反复,妨害全体学生学业甚大,如延至二十日尚有未复课学生,应即一律开除学籍。】17

这是蒋介石在最后通牒。教授们的反应也刚硬:

【12月19日,西南联大教授会再次提出惩办李宗黄问题,决议“决吁请政府对此次事件之行政首脑人员从速予以撤职处分,各务期达到目的”。22日的教授会,在去李问题上还做出了更为明确的决议,其每一项为:“在12月17日会议中,同人等曾有了解,请示政府将李宗黄先予以撤职处分,如不能办到撤职,则教授全体辞职,兹补充为‘从今日起,以两个月为求此事实现之最大限度’。”】18

教授们的决议两重意义:一重:希望以此换取学生复课;二重:教授会不会被蒋介石的强硬压制而丧失原则,既然你下令开除学生学籍,那我也可以看你在两月内是否将李宗黄撤职,如不,我们就全体辞职。19

到这个时候,以联大学生是否复课为标志的,进步与反动的角力,已经没有了傅斯年、梅贻琦等学阀、政客们的置喙之所了。完全是联大教授、学生与蒋介石的争锋。12月20日是联大教授确定的复课的日子,作为降低姿态的表示,蒋介石令邱清泉离开昆明;邱清泉走了,死硬的惨案元凶李宗黄不敢再直面公愤,也在23日灰溜溜离开昆明。而傅斯年,傅大炮,也在同日飞往重庆,也算是完成了蒋交代的任务。这傅大炮/傅斯年本来策划要分化教授、学生,以教授向学生施压促其复课的阴谋,不期然竟成了教授们集体、有限度地对抗蒋介石淫威的契机和开端,如此这般的阴暗与光明的转变真是让人惊叹一句:想不到!

四、李宗黄终得升迁,傅大炮放了空炮

联大教授会的去李(宗黄)保证形式上是实现了,而且,一开始对一二·一惨案大泼污水的《中央日报》也登载了联大常委梅贻琦和云南大学校长熊庆来关于惨案真相的谈话,当然还有民国政府同意次年召开政治协商会议,尽管远远达不到学生们“惩凶”的诉求,但是,学生们组织的,联合罢课委员会还是于28日宣布自次日起停灵复课。

李宗黄跑路了,傅斯年完成“任务”了,之后的事件发展却更令人愤慨。跑回重庆的李宗黄,并非国民党中央常委,却在1946年1月5日向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会议递状子,为自己喊撞天屈,状子名称:《拟请列席中央常会报告昆明学潮责任以期明是非而彰公道案》,为自己的罪恶巧为辩护,并诋毁中共。

让人们想不到的是竟然得到蒋介石的默许。1946年2月11日,国防最高委员会竟将党政考核委员会秘书长沈鸿烈调离,把这个职务让给积怨最深、民愤最大的李宗黄。李宗黄的升迁,激怒了学生,也激怒了西南联大教授,其中周炳琳态度最为激烈。1946年2月6日,周炳琳从内部渠道听说将任命李宗黄的消息,立即忿忿写信给朱家骅,表示必须去李的决心(文繁不引,可见闻黎明先生《闻黎明:“一二·一”运动中去李(宗黄)问题研究》)

周炳琳的这封信,是2月9日到达教育部的。教育部收文登记签上,在“函由”栏中开列了此信的两个要点,第一点为“李宗黄撤职事,须即办,不可再议,否则学校将复入不安状态中,望先生特予注意”;第二点为“孟真兄(即傅斯年)对此事亦曾作保证”。20

傅斯年曾对教授们做出撤职查办李宗黄的承诺,所以教授们才做出劝学生复课的举动。但是,事情发展证明,傅斯年这尊大炮放了空炮!明明不敢得罪蒋介石,明明不敢奈何李宗黄,却要做不负责任的承诺,只为给蒋介石一个交代,踩踏学界同仁对他的信赖,这是个什么人呐!他的空炮,是狡诈的官场老吏对付民间常用的手法,诚信何在?!一群胸无城府的教授们被傅斯年这个奸狡的学阀、政客骗得团团转!这样一个傅斯年,是不是能配得上许纪霖先生的颂词呢?

蒋介石的勾当,除了把这些高级学府中的学子、教授更快的推向他的对立面,推向中共的阵营,什么作用都不起!他那个江山完蛋也是活该!倒不知现在的花粉、果粉们的脑回路是怎么设计的!

傅斯年,呵呵,傅大炮,你的炮口对准了谁?

注释:

[1][15][16][17][18][19]闻黎明《傅斯年与一二·一惨案的善后》

[2][4][5][7][9][10][11][12][13][14]杨奎松《国民党人在处置昆明学潮问题上的分歧》《近代史研究》2004年5期

[3][6][8]《宋广波:抗战后傅斯年与蒋介石关系研究(1945—1950年)》

[20]《闻黎明:“一二·一”运动中去李(宗黄)问题研究》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