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百姓之声 查看内容

香港妈妈的公开信

2019-10-30 20:51| 发布者: 南极| 查看: 376| 评论: 2|原作者: 香港市民陈太太|来自: 人民日报

摘要: 一看了多封给段校长(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的公开信,我也感到有需要把一些话说出来,我不是经常执笔,很担心写错字,花了整个晚上写好和改好这封公开信。一年多前,我的小孩以非常优异的成绩完成DSE(香港中学 ...

香港妈妈的公开信

香港妈妈的公开信

看了多封给段校长(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的公开信,我也感到有需要把一些话说出来,我不是经常执笔,很担心写错字,花了整个晚上写好和改好这封公开信。

一年多前,我的小孩以非常优异的成绩完成DSE(香港中学文凭考试),因品学兼优被几所大学同时接纳。当时他还告诉我,中文大学医学院给他印象很好,所以最后选择了中大。

我很骄傲,也很放心。医学院院长在白袍日责成学生向所有到场的家长鞠躬表达感谢,我放下心头大石把小孩交托了这所大学。原来,这是错的。

早于去年开学前,他为了争取入住宿舍,所以参加了什么校内组织,并用尽方法表现自己,并上了“庄”。真正的万劫不复的源头就在这里,他开始变了。

今年六月发生这次事件,我们一家失去了昔日的他。他变得不理性,所讲的口号连自己也解释不了!但仍然坚持与这些会友一同上街参与不合法的活动,这个完全不是当日的他!

他已不同我们对话,但我知道他仍坚持参与非法活动。我已不敢看电视、听新闻,怕看见被捕的下一个就是他。多次梦醒都是这些场景,他前途尽毁故事浮现。我已多次夜深独自狂哭,我很自责,为什么让他入读中大?为什么让他参加这些学生组织?为什么让他天天留在宿舍?

我很无奈,我真的很无奈。大学,你提供了什么环境给我们小孩成长?校长,你知道你管治的地方是怎样?你有想过向家长我们交代吗?大学生违法,已是无人不知的事实,大学和校长却视若无睹?

发展到这个地步,你们有否想过失去自己的亲人?或目睹自己亲人站于悬涯边等待跳下的心情?

一位痛心的家长

我是一个普通的香港居民。最近发生在香港的事件,网友们非常关注。但是,作为一个香港人,我其实已经很长时间不开电视了,就是因为听着心烦。直到最近,我发现这次的反修例事件竟然已经影响到了我17岁的儿子,给我的家庭也带了影响,让我感到非常警惕和迷茫。

立场

儿子17岁,是一个非常专注于学习、兴趣、玩乐的小孩,很纯品也很有主见,不会随便跟风。但这次事件,我发现他也在关注,时不时跟我说现在又正在发生什么。让他变得燥动起来的是元朗白衣人打人事件,随着对事情的关注,他表现出一种年轻人的愤怒和不安。我是他妈妈,基本明白他是怎么想的。他常用网络跟同学和朋友交流,应该受了一些他们的影响。

有一天,他突然对我说:

【“你知道元朗白衣人无差别地袭击市民吗?他们是黑社会!”】

突然,我就意识到一个问题:立场。黑衣人之前也曾对警察使用暴力,咬断了警察的手指。同样是暴力,他却同情黑衣人。

我对他说:

【“我不太相信会无差别袭击市民,这事要等最后警方的调查报告。”】

第二天我抚着他的头轻声问他:

【“你觉得你是中国人吗?”】

出乎我意料的是,他愣了一下,没有回答我。我再追问,他很轻声地答:

【“是……不过有些东西是会变的。”】

儿子的回答让我很震撼,也很着急,我立即对他讲:“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改变不了你是中国人的事实!”——我深深地感觉到香港的乱象已经侵蚀到了我们这样的普通家庭。

往昔

在我的记忆中,曾经那个吸引我的香港,那个人与人之间都友好有礼、出入方便、物质丰富的香港,不是今天这个样子。

因为工作调动的原因,我和我先生二十几年前一起移居香港。因为本来的生活离香港不远,也经常出入香港,所以之前对香港是有一定了解,语言文化也相通。总的来说,香港曾经确实是很不错的,我也一直很热爱香港。后来我们一家又在国外生活过一段时间,就是张维为教授说的,一出国就爱国了。因为孩子的教育问题,我还是选择了回香港,但是香港已经变了。

事实上,前几年从反水货客、“反陆客”开始,我就感觉不安了,后来渐渐整个香港的气氛就全变了。反水货客那段期间,我们一家外出,拖着行李箱坐地铁,旁边一个女的就眼神很不友好(可能拖着行李箱的他们就感觉是内地来的访客吧),那样的小事例在我身边发生了很多。

香港人真的热爱政治吗?我看不是的。《苹果日报》最初专门挖香港娱乐圈和艺人的所谓“内幕”、“丑闻”,其实很多和事实都对不上。现在香港没有什么让人感兴趣的娱乐新闻了,苹果这样的媒体就用曝“政治黑料”来吸引眼球。而香港人依然以八卦的习惯来看政治问题,就像看香港的肥皂剧一样,不用过脑子。慢慢地,他们的脑子也就被“洗”了。

昨天我听了一下午的林忆莲的歌,真有点怀念那个娱乐至上的香港年代啊,至少大家是一心要过好日子、去享受好日子的。

现实

另外一个让香港人变得如此激进的诱因是现实的困难。

当我儿子在“是不是中国人”这个话题上让我惊讶之后,他紧接着问了我一个问题:

【“你知道香港人的住房有多困难吗?”】

我说我知道。我先生的大学同学跟他们公司的年轻人聊天,问他为什么参加游行活动,那个青年的回答是很让人震惊的:我没人没物,也买不起楼,不如把香港打烂了,再重新建设。

我跟儿子说,为什么他们会有这么大的怨气?有真实的社会条件所限,也有他们的眼光格局所限,更有他们自己为自己挖的大坑。事实上,既然住房那么差,政府做出各种规划时,他们还要跟着别人去做种种抗议:要环保、要保护个人资产、要优先娱乐用地……

我跟儿子说:我之所以跟你说这些,是为了以后你可以生活得舒心,不会像现在这些青年一样心里别扭。不对自己的国家有认同感,又没能力在别的地方找到出路,只能停留在香港这个巴掌大的地方闹事泄愤。香港地少人多,机会少,不会把眼光放远一点吗?你看你爸爸,他就认同自己的中国人身份,也认可内地的经济发展,他就心安地回内地办公司,让我们有着不错的生活环境。

住房之外,让我感觉比较明显的原因就是优越感的失落吧。我一个朋友说,他们争是有道理的,不然“一国两制”就没有了。唉,我只能叹息一声了,很明显的现实是,他们只要“两制”不要“一国”啊,大部分人都轻忽这个事实。

在那次对话之后,我开始认真地和儿子交流,试图通过让他可以接受的方式一步一步引导他。

改变

我跟他说了我对这个事情的理解:青年人有他们难处,他们毕竟太年轻,被人教唆了,做别人的炮灰,到头来吃亏的是他们自己。前两天我听电台节目,一位资深主持人劝说:

【“年轻人,把目光放远一点不可以吗?你们的思维不要只停留在油麻地、深水埗啊。”】

儿子问,被谁教唆了?我说美英国家啊。他不太信,让我拿证据。于是我想到了英国的罗思义教授分析香港的文章,里面深刻有力地分析了英国和美国干预香港事务,以及背后的动机。我拿着这篇文章的英文原文作为“证据”给我儿子看。

他看了以后没有反驳我,估计就是心里有些松动了吧。之后这些天我观察下来,他不再那么焦虑了。我对他说:

【“想活得不别扭,就要把眼光放远点,像爸爸一样,认同自己的身份,好好生活,以后养妻活儿,而不是像现在这些青年人一样无路可走。”】

经过这些天的聊天,儿子现在不会像之前对我的说法那么多反问了。早几天我跟他说了一下我的忧心:香港乱成这个样子,不知道会不会重演当年的亚洲金融风暴,被人趁乱而入,抢夺我们财富,真那样的话,股市楼市都会猛跌,很多人会失业,他现有的生活质量都可能会受影响。

这点对他是触动最大的,因为会是真实的影响,那些看着“正义浪漫”的事,原来会引起这么恐怖的后果。

后来,电视新闻上,黑衣人也有举着美国国旗的,他也看到了。7月29日国务院港澳办开发布会,他很认真地跟我一起看,可能没能全部听明白,就很急地问我:“他们有说香港的经济受影响了吗?”我说暂时还没有影响,但继续这样下去,所有香港人都要为这事承担后果。

我感觉,我已经把他拉回来了,虽然很多事在他心里还有疑问,但以后会慢慢解决的,以前我没太重视这方面的教育,现在还可以补救。

反思

教育、司法、媒体,带坏了香港人。其中,香港的教育是我作为一个妈妈最担忧的一点。香港的“通识课”洗脑太厉害了——只强调个人自由权利,却不谈个人对国家、家乡和社区的义务。

我儿子由于在国外出生长大,中文不行。中文不好,就难有中国式思维,也看不到中国的声音。

现在我最担心的还是他以后的升学问题。当初,我们为了孩子的教育才选择从国外回到香港,但是现在的香港高校太过政治化,让人担忧。前几年我就担心孩子将来上大学的问题,当时他爸对这事还说我太敏感。现在看到了吧,大学教育的影响已经在街头展现了。

我目前很惆怅,但也作了多方面准备,国外留学、回内地择校,我们都想过,也会做准备,但也分别有不同的担心考虑。就业,我觉得最好选择是在内地发展,儿子将来就是理工男,内地空间大,听说深圳有很多实验室,将来一定会是科技重地吧。

总而言之,我家里的这场小小风波现在算是过去了。儿子是一个优秀的孩子,但只是社会变化得太急,让他混乱了,相信很快可以靠自己找到答案。就像我对他说的那样:

【“你别听太多自由、民主、人权,这个主义那个主义,其实只有一个主义——好生活主义。内地的生活水平好,就是他们的方法对了。”】

但是我最后还是想以一个香港市民和香港孩子妈妈的立场,呼吁家长们,要注重引导身边的小朋友。不应该觉得目前的风波和自己没有关系。就是因为很多家长的“中立”,才助长了这些青年人的行为愈演越烈,后果就是到最后孩子失控了。相信只要我们港人能真正认识到这一点,一定可以渡过今天的难关。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蔺宇 2019-11-1 10:30
香港问题是复杂的,涉及的面很广,尤其是许多青少年学子,涉及思想认识和感情方面的问题。如何正确处理?考验着主政者的政治智慧和谋略。首先应该慎重,可是我们看到的,多是优柔寡断、摇摆不定与主观轻率、急躁盲动并行。比如如何对持续数月的这次事件定性?“港独”、“暴动”、“暴乱”、“暴徒”、“废青”等等关键词,无论朝野几乎都是这样的一套定义。既然如此,为什么还不宣布紧急状态,实施紧急法?看来也不是底气很足。虽然这次香港事件有许多暴力事件和非法事件,但是也有更多的非暴力和合法事件,先后参与的人数不说几百万,几十万总有吧?其中18岁上下的青少年占了不小的比例,这些人还是暴力行动的主力。暴乱和暴徒的帽子扣上去容易,后续的工作就难了。至于港独,真正想搞港独的当然不乏其人,但是我们不必神经过敏,港独成不了气候。港独和台独不同,真正危险的是台独,港独实在不足虑。面对香港已经暴露出来的问题,应该尽快拿出“安港策”(安定香港的策略),标本兼治,宽严相济。
引用 翻江倒海 2019-10-30 21:49
任正非女儿的信还没退去,又整出个妈妈的信来煽情,究竟是谁一天没事就炮制这信那信,就不能整点别的换换口味。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