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最伟大的教师:写在毛主席逝世43周年的日子

2019-9-6 18:41| 发布者: 云水怒| 查看: 401| 评论: 1|原作者: 秦明|来自: 红色江山

摘要: 越来越多的人,把怀念和敬仰之情,变成研究毛主席、学习毛主席,并沿着他所指引的方向重新踏上征程。
最伟大的教师:写在毛主席逝世43周年的日子

秦明 · 2019-09-06 · 来源:红色江山


越来越多的人,把怀念和敬仰之情,变成研究毛主席、学习毛主席,并沿着他所指引的方向重新踏上征程。


  转眼到了毛主席逝世43周年的日子,“9·9”的后一天便是那个来历可疑的教师节。尊师重教无可厚非,无论小丑们怎么歪曲造谣、抹黑污蔑,都无法改变毛泽东时代是中国历史上教育事业高度发展的时代的基本事实。有网友曾精辟地指出,“子曰”念了两千多年,中国绝大多数还是文盲;“毛主席教导我们”念了10年,绝大多数中国人有了基本文化。

  1970年,毛主席在接见斯诺时说道,“‘四个伟大’(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讨嫌!总有一天要统统去掉,只剩下一个teacher,就是教员。因为我历来是当教员的,现在我还是当教员,其他一概辞去。”

  在这个日子,我们就来聊聊作为“教员”的毛泽东。

  其实,“四个伟大”用在毛主席头上丝毫不为过,他无数次拯救了党、拯救了革命。没有毛主席,我们恐怕不是“还要在黑暗中摸索更长时间”,能否走出“黑暗”都是个未知数。这不是在宣扬个人英雄主义和历史唯心主义,而是对历史进行总结之后,得出的一个相对客观的结论。

  毛主席的个人能力是超于常人的,但他也绝不是什么“天才”。青年时代的毛泽东立下了救国救民的远大志向,但他的求索之路却是跌宕坎坷的。少年时代的毛泽东在乡下种过地,在米铺做个学徒,入过新式学堂,辛亥革命时还参过军,后来又做了几年师范生,办过新民学会,当过图书管理员,还办过报纸;信过曾国藩,也信过梁启超,怀揣过教育救国的理念,还接触过无政府主义……所幸最后终于找到了马克思主义这扇打开真理世界的大门。

  毛主席是“幸运”的,他总能在他人生的不同阶段碰到能够帮助他的良师益友或志同道合的同志。求知之时碰到了杨昌济、蔡和森,寻找救国良方时碰到了李大钊,搞农运时碰到了彭湃,武装斗争时又遇到了周恩来、朱德这样相伴一生的革命战友……还有无数有名的、无名的、很多甚至已经倒在征途中的追求真理的战友。这种“幸运”背后蕴含着某种历史的必然性——正是这无数反抗压迫的人、为真理奋斗牺牲的人的合力,才汇成了中国革命历史的洪流,这种合力在毛泽东的个人人生之路上发挥的淋漓尽致。

  背负这个宏大的历史使命,需要足够的智慧、坚强的意志、纯粹的品格。所幸,这些品质毛泽东都具备。这反过来又是历史的幸运,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这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幸运。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毛主席到晚年沉重地说:“建立新中国死了多少人?有谁认真想过?我是想过这个问题的。”这么多可爱的青年、这么多鲜活的生命牺牲了,成了毛主席所领导的中国革命道路上的一块块奠基石,毛主席时刻感觉自己背负了对他们的债务。正是这种深深的“负债感”,时时鞭策着毛主席,使他在巨大的成绩面前,不愿去追求个人的物质享受,更是时刻不敢骄傲,不敢放松警惕。事实上,为了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毛主席一家牺牲了七位亲人,今天的中国人,是对毛主席欠了很深的债的。

  笔者基本赞同“毛泽东思想是集体智慧的结晶”这句话,但这句话不应当被那些抱着“打天下坐天下”想法的邀功之辈,拿去书写个人的功劳簿。毛主席晚年曾告诫他的同事们,“晚节不保,一笔勾销”,背叛初心、背叛革命事业的人是没有资格入这个“集体”的;能有资格入这个“集体”的,是那些为了追求真理、为了人民的福祉,矢志不渝、奉献一生,甚至已经中途倒下的先烈们。

  “集体智慧的结晶”出来的毛泽东思想是厚重的、是博大精深的,是无数仁人志士的热血与汗水浇灌出来。中国革命的规模,中国革命道路的曲折、复杂、深刻程度,远胜于同时期世界其他地方的社会主义革命,她所“结晶”出来的毛泽东思想不仅值得中国的有志之士学习,也值得全世界一切追求进步的人们学习。从这个意义上讲,毛主席无疑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教师!

  为了革命理想和革命事业的传承,毛主席舍弃了四个伟大的称号,却独独留下了teacher(教员)这个称号。他是真心希望无数先烈“结晶”出来的这个思想、历史经验能够在他离去之后,继续为革命事业发挥作用,而他从来没有把毛泽东思想当作自己个人的资产或荣誉。

  “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是古往今来一切仁人志士所努力追求的。在毛主席的有生之年,他也在努力地当好“教员”这个角色,去传承革命的道理和革命的火种。

  作为“教员”的“本职工作”,毛主席教给中国人民的第一件事就是识字。千百年来的统治阶级奉行着“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统治信条——因为愚民最便于统治。孔夫子的“克己复礼”被他们高高举起,孔夫子的“有教无类”却被弃之一边。为了彻底摧毁反动统治秩序,并让死灰不再复燃,毛主席教导中国人民要学习文化、要关心国家大事。毛主席推广文化教育的工作早在红军时期就在普通士兵和根据地的人民中间开始了,一边打仗、一边学习就是普通红军战士的日常。早在1945年,毛主席就明确地指出,在80%的人口中扫除文盲,是新中国的一项重要工作。新中国成立后,一场“政府领导、依靠群众组织”的识字扫盲运动在全国各地迅速展开。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以民教民,能者为师”,工厂的“车间学校”、煤矿的“坑口学习小组”、农村的“地头学习小组”、妇女的“炕头学习小组”被创造出来。到1964年,全国15岁以上人口的文盲率已经下降到50%;到毛泽东时代结束,文盲率已经下降到30%。中国教育大事典1949-1990及新中国五十年统计资料汇编数据显示,在毛泽东时代,中国普及基础教育取得巨大成就。小学入学率即由1963年的57%,大幅提升至1976年的96%;普通初中招生数从1963年263.5万大升至1976年2344.3万;普通高中招生数从1963年43.3万大升至1976年861.1万。1975年小学数量达到了史无前例的105.7万所,学校被开到了农民家门口;后来随着知青返城、教师下海、撤点并校,小学数量逐步减少,到2016年,全国小学的数量已经下降到16.7万所。污蔑毛泽东时代不重视教育、不尊重教师,要么是无知,要么是无耻。

  毛主席教给中国人民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在社会主义的整个历史阶段,必须要进行反复辟的路线斗争。“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马克思指明了社会主义革命的方向,列宁开创了社会主义革命的道路,但革命胜利之后怎么办?马克思只是有所设想;早逝的列宁还没有机会去实践;斯大林对这个问题的则是没有认真思考过;只有毛主席在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进行了大量复杂艰辛的实践探索,通过深入的思考,对“胜利之后怎么办”的问题给出了解答。毛主席在1962年八届十中全会上指出,“在社会主义这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中,始终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因此,阶级斗争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九大将毛主席的这段话概括为“党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基本路线”。对于毛教员的这个解答和围绕这个解答的探索,他的大多数战友是不理解甚至是抵制的。然而,后面发生的事情证明了毛主席的高瞻远瞩。到了90年代初,他的那些初心还没完全泯灭的战友才幡然醒悟,发出了“毛主席比我们早看50年”的感慨。

  毛主席指出,“正确的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要想建设社会主义,必须有大量的坚定无产阶级革命家。而社会主义是一个崭新的事物,不是一个人不知道怎么当省委书记,而是大家都不会。毛主席不搞“不换思想就换人”那一套,作为教员的毛主席一面自己亲身实践、探索、总结,一面殚精竭虑、言传身教、几乎是在手把手地培养社会主义事业的干部人才。1993年,原山西省委书记陶鲁笳出版了一本《一个省委书记回忆毛主席》,开卷篇便是《毛主席教我们当省委书记》。陶鲁笳主政山西时,跟毛泽东主席接触不下40次,参加毛主持的小型会议20 多次,同桌进餐也有八九次。他的这本书主要是回忆当年毛主席怎样耳提面命、言传身教地教导陶鲁笳这一代的干部当好省委书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在毛主席的言传身教中,陶鲁笳学而思、思而践、践而悟,把其很多关于社会主义建设的理论成果都转化为具体实践,带领三晋儿女共同奋斗,使当时的山西农业合作化运动走在了时代发展前列。

  “教员”毛主席教给中国人民的东西还非常多:

  毛主席教导我们,马克思主义是认识世界、认识社会的有力武器,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要我们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我们读马克思主义的书籍,逐渐懂得了存在决定意识;意识不过是物质的反映,如马克思所说:“观念的东西不外是移入人的头脑并在人的头脑中改造过的物质的东西而已”,知道认识必须符合事物的本来面目;慢慢地理解了毛主席的教导:“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阶级斗争,一些阶级胜利了,一些阶级消灭了,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几千年的文明史”,知道劳动群众是社会的主体,了解了劳动群众的斗争,是推动社会发展的动力等一些基本原理。

  毛主席教导我们,要认识社会,就必须深入社会,深入实际;仅仅“跑马观花”不够,还要“下马观花”,必须深入群众,和群众打成一片;这还不够,还要参加各种改造社会的斗争,在斗争中认识社会。在他的教导和推动下,我们深入了农村、工厂,和农民、工人交朋友,和他们一起进行改天换地的斗争、参加各种形式的社会斗争,在实际斗争中进一步加深了对社会的认识。

  毛主席教导我们,要具有理论知识,就要改造我们的学习。不能凭主观想象,不能凭一时的热情,要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详细地占有材料,并“将丰富的感觉材料加以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改造制作工夫”,从其中引出规律,作为行动的向导,这样的认识才能称得上科学的知识。

  毛主席教导我们,要科学地认识社会、认识客观世界,还必须改造主观世界。只有在深入实际,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不断地清除个人的私心杂念,改造自己,才能使自己的眼睛不被阴影蒙蔽,有可能真实、客观地认识自己和世界。为此,他提倡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在毛泽东时代,很多人可以说是兢兢业业地工作、学习,但是,还不断地受到同志们的批评,甚至于受处分。正是在这样的自我改造和批评、处分的教育中,我们逐渐擦亮眼睛,学会了“夹着尾巴做人”,懂得了个人在社会中,不过是大海中的一滴水;在历史的长河中,更是转瞬即逝的流星。也只有如实地认识个人在世界、社会中的实际地位,才更好地发挥了个人的作用。

  ……

  (上面这段直接引述了笑多同志的总结)

  小丑们攻击毛主席不懂建设,然而,美国学者莫里斯·迈斯纳却这样评价毛泽东时代:“无论人们将毛泽东时代作何种评价,正是这个中国现代工业革命时期为中国现代经济发展奠定了根本的基础,使中国从一个完全的农业国家变成了一个以工业为主的国家,从小于比利时工业规模开始,以世界上6个最大工业国之一的姿态出现于世。”新中国的农业合作化、工业现代化、科技现代化无不是在毛主席的亲自指导下进行的。《论十大关系》系统、辩证地教我们怎样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教我们如何辩证地处理民主与专政的问题;毛主席亲自制定的“农业八字宪法”,第一次系统地解答了发展农业生产的问题……试问,还有谁比毛主席更懂建设呢?

  毛主席作为一位历史伟人,他属于中国、属于世界;毛泽东思想作为人类的精神财富,同样属于中国、属于世界。毛主席虽然离开我们已经43年了,他去世以后遭受了敌人无休止的谩骂、攻击、污蔑。但是,现实正在教育越来越多的人重新“认识毛泽东”、“走近毛泽东”;越来越多的人思念毛主席,一轮又一轮的“毛泽东热”在全国各地涌现;越来越多的人,把怀念和敬仰之情,变成研究毛主席、学习毛主席,并沿着他所指引的方向重新踏上征程。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谨以此文纪念革命导师逝世43周年。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云淡 2019-9-7 08:59
纪念毛主席逝世43周年
胡新民:毛泽东对香港问题的战略远见    2019-09-06    来源: 察网
1946年12月,毛泽东在与几位外国记者进行交谈。当记者问到中国共产党对香港的态度时,毛泽东表示:我们现在不提出立即归还的要求,中国那么大,许多地方都没有管好,先急着要这块小地方干嘛!将来可以按协商办法解决。1949年10月与苏联的米高扬谈话时明确告知:【“利用这两地的原来地位,特别是香港,对我们发展海外关系、进出口贸易更为有利些。”】这就是孕育了解放后我们长期没有收回香港并最终通过谈判解决的思路。这个策略,一来有可能分化英美铁盟,二来准备应对解放后可能面临的西方封锁。
历史证明,毛泽东的这一着棋是极具战略眼光的。—— http://www.cwzg.cn/history/201909/51315.html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