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工业战线 查看内容

中国童工知多少?

2019-8-21 18:53| 发布者: 云水怒| 查看: 835| 评论: 0|原作者: 成建戎|来自: 网络

摘要: 中国童工知多少?每年的6月12日是世界无童工日,自2002年6月在日内瓦召开的第九十届国际劳工大会的决定以来,已经十七年了。国际劳工组织发布的《2015年世界童工报告》指出,截至当年全球约有1.68亿名童工,其中8500 ...
中国童工知多少?

每年的6月12日是世界无童工日,自2002年6月在日内瓦召开的第九十届国际劳工大会的决定以来,已经十七年了。国际劳工组织发布的《2015年世界童工报告》指出,截至当年全球约有1.68亿名童工,其中8500万名童工从事着一些严重伤害儿童身心健康的工作。这1.68亿名童工当然包括中国的童工了,然而中国从未公布过童工的权威性统计数据。心虚还是掩饰?1991年发布的《禁止使用童工规定》和2002年发布的修订版却欲盖弥彰。曹迪在《中国童工法律保护问题研究》(2011年)中分析称,按照辍学率估算,中国每年有300万名辍学青少年成为劳动力市场的潜在供应。朱丹在《对中国童工问题的思考》(2010年)认为,根据相关调查显示,在2007年1000万辍学儿童中有500万儿童被认为已经成为童工。卢德平、刘湲在《论中国的童工》(中国青年研究,2010-09)中称,“每年将近300万的辍学青少年准备进入劳动力市场”,并引用“《转型期中国重大教育政策案例研究》课题组2005年对中西部17所学校抽样调查发现,平均辍学率达到40%,其中有些学校的辍学率竟高达70%,远高于官方的调查数据”。今年已经2019年了,中国的童工问题如何?
教育部称“2006年以后,随着义务教育普及程度的提高,小学辍学率一直稳定控制在1%以内”(《教育部有关负责人就义务教育相关问题回答记者问》,教育部网,2012-11-23),但自2006年来再没有公布辍学率数据,理由是“2006年以前使用的辍学率计算方法没有考虑到大规模流动因素,因此国家层面上的统计已经不再使用这种这种计算方法”(摘自同上)。一方面说2006年以后小学辍学率在1%,另一方面又说2006年不再使用辍学率计算方法,因此没有再公布辍学率。但是没有辍学率又怎么肯定“小学辍学率一直稳定控制在1%以内”?因此我们不得不首先估算辍学人数和辍学率,再根据前者来估算童工人数。

一、估算辍学人数和辍学率
以下数据中“在校时间、在校生人数、招生人数、毕业人数、初中毕业时间、普高和职中入学时间”等来自教育部的2007-2017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考虑到“大规模流动因素”,打八折(80%)作保守计算,并且只能计算到2017年,因为2018年的没有公布。使用的辍学率计算方法为:全国小学辍学率=当年辍学生数*100%/上学年初在校生数,当年辍学生数=上学年初在校生-当年在校生+当年招生数-当年毕业生数。全国初中辍学率亦然。

表1:2007-2017年小学辍学率
2007-2017年小学辍学率
单位:万人
在校时间  在校生人数  招生人数  毕业人数  辍学人数  辍学率(%)  八折(%)  八折人数
2007      10,564.00   1,736.07     1,870.17   13.43     0.13     0.10      10.74
2008      10,331.51   1,695.72     1,864.95   63.26     0.60     0.48      50.61
2009      10,071.47   1,637.80     1,805.20   92.64     0.90     0.72      74.11
2010       9,940.70   1,691.70     1,739.64   82.83     0.82     0.66      66.26
2011       9,926.37   1,736.80     1,662.81   88.32     0.89     0.71      70.66
2012       9,695.90   1,714.66     1,641.56  303.57     3.06     2.45     242.86
2013       9,360.55   1,695.36     1,581.06  449.65     4.64     3.71     359.72
2014       9,451.07   1,658.42     1,476.63   91.27     0.98     0.78      73.02
2015       9,692.18   1,729.04     1,437.25   50.68     0.54     0.43      40.54
2016       9,913.01   1,752.47     1,507.45   24.19     0.25     0.20      19.35
2017      10,093.70   1,766.55     1,565.90   19.96     0.20     0.16      15.97
总计                                                 1,279.80                    1,023.84
平均                                                   116.35     1.18     0.95      93.08

从表1可知,2007-2011年和2014-2017年小学辍学率都在1%以下,但2012-2013年却高达3.06%和4.64%,打八折是2.45%和3.71%,远高于1%。什么原因导致这两年辍学率这么高?注意这两年正是中央政府换届时候,是不是忙于换届,控制力度小了,地方教育部门松懈了?或者上届政府不再追究责任,本届政府来不及追究,反而如实上报?这十一年的辍学率总体上先增加后减少;平均辍学率是1.18%,打八折是0.95%;辍学人数总共1279.80万人,打八折是1023.84万人;平均每年116.35万人,打八折是93.08万人。

表2:2007-2017年初中辍学率
2007-2017年初中辍学率
单位:万人
在校时间  在校生人数  招生人数  毕业人数  辍学人数  辍学率(%)  八折(%)  八折人数
2007      5,736.19    1,868.50     1,963.71   126.55    2.12     1.70     101.24
2008      5,584.97    1,859.60     1,867.95   142.87    2.49     1.99     114.30
2009      5,440.94    1,788.45     1,797.70   134.78    2.41     1.93     107.82
2010      5,279.33    1,716.58     1,750.35   127.84    2.35     1.88     102.27
2011      5,066.80    1,634.73     1,736.68   110.58    2.09     1.68      88.46
2012      4,763.06    1,570.77     1,660.78   213.73    4.22     3.37     170.98
2013      4,440.12    1,496.09     1,561.55   257.48    5.41     4.32     205.98
2014      4,384.63    1,447.82     1,413.51    89.80    2.02     1.62      71.84
2015      4,311.95    1,411.02     1,417.59    66.11    1.51     1.21      52.89
2016      4,329.37    1,487.17     1,423.87    45.88    1.06     0.85      36.70
2017      4,442.06    1,547.22     1,397.47    37.06    0.86     0.68      29.65
总计                                                  1,352.68                  1,082.14
平均                                                    122.97    2.41     1.93      98.38

从表2可知,初中辍学率在2007-2014年均在2%以上,打八折均在1.5%以上,其中2012-2013年高达4.22%和5.41%,打八折是3.37%和4.32%。这十一年的辍学率总体上也是先增加后减少;平均每年是2.41%,打八折是1.93%,因此初中辍学率比较高的;辍学人数总共1352.68万人,打八折是1082.14万人;平均每年122.97万人,打八折是98.38万人。

表3:2007-2017年15周岁未就读人数
2007-2017年15周岁未就读人数
单位:万人
初中毕业时间  毕业人数  普高和职中入学时间  招生人数  未就读人数  八折人数
2007          1,868.50      2007                1,598.18     270.32       216.26
2008          1,859.60      2008                1,593.29     266.31       213.05
2009          1,788.45      2009                1,611.97     176.48       141.18
2010          1,716.58      2010                1,590.54     126.04       100.83
2011          1,634.73      2011                1,560.68      74.05        59.24
2012          1,570.77      2012                1,492.93      77.84        62.27
2013          1,496.09      2013                1,411.20      84.89        67.91
2014          1,447.82      2014                1,342.21     105.61        84.49
2015          1,411.02      2015                1,333.19      77.83        62.26
2016          1,487.17      2016                1,336.73     150.44       120.35
2017          1,397.47      2017                1,325.61      71.86        57.49
总计                                                             1,481.67     1,185.34
平均                                                                134.70       107.76
注:普高指普通高中,职中指普通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小学、初中、普高和职中均忽略特殊教育学校。

从表3可知,2007-2017年初中毕业后未就读普高和职中的15周岁(假设都是15岁初中毕业)人数大体上呈下降趋势,在2013、2014和2016年反弹了三次。这十一年总人数为1481.67万人,打八折是1185.34万人;平均每年134.70万人,打八折是107.76万人。

二、估算童工
根据中国的《禁止使用童工规定》(1991年)定义,童工是指未满16周岁,与单位或个人发生劳动关系从事有经济收入的劳动或者从事个体劳动的少年和儿童。其实这个定义有问题的,要求“有经济收入”这个条件,但如黑砖窑事件中的奴隶少年和儿童就不是童工了?而2002年的修订版中,“个人与未满16周岁的儿童建立的劳动关系直接被剔除出童工范畴,因此,实际上,那些在农业领域从事有偿劳动和在城市家庭做保姆的儿童,则被间接排除出童工的范畴”(卢德平、刘湲《论中国的童工》,中国青年研究,2010-09)。
因而,根据小学辍学人数、初中辍学人数和15周岁未就读人数,平均每年存在潜在的童工为:116.35+122.97+134.70=374.02万人,打八折是93.08+98.38+107.76=299.22万人。也就是说,平均每年有370多万童工,打八折作保守计算也有近300万童工。这就是号称“TS社会主义”中国的从未公布过权威性统计的童工!更详细的如下表4。

表4:2007-2017年童工
2007-2017年童工
单位:万人                         
时间  小学辍学人数  初中辍学人数  15周岁未就读人数  总人数   八折(%)
2007    13.43          126.55        270.32         410.30    328.24
2008    63.26          142.87        266.31         472.44    377.95
2009    92.64          134.78        176.48         403.90    323.12
2010    82.83          127.84        126.04         336.71    269.37
2011    88.32          110.58         74.05         272.95    218.36
2012   303.57          213.73         77.84         595.14    476.11
2013   449.65          257.48         84.89         792.02    633.62
2014    91.27           89.80        105.61         286.68    229.34
2015    50.68           66.11         77.83         194.62    155.70
2016    24.19           45.88        150.44         220.51    176.41
2017    19.96           37.06         71.86         128.88    103.10
总计 1,279.80        1,352.68      1,481.67       4,114.15  3,291.32
平均   116.35          122.97        134.70         374.01    299.21

从表4可知,2007-2011年童工人数从400多万先升后降减少到200多万,打八折则从300多万先升后降到200多万;2014-2017年则从200多万先降再升后降到100多万,打八折亦然;但2012-2013年却高达595.14万和792.02万,打八折也高达476.11万和633.62万。(其中374.01万和374.02万,299.21万和299.22万属于四舍五入产生的误差。)

通过分析教育部发布的2007-2017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的相关数据估算出小学和初中的辍学率,及15周岁未就读普高和职中的人数,再据此估算出平均每年有300万左右童工,但实际上可能更多。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指出:“机器起初使儿童、少年像工人妻子一样在以机器为基础而产生的工厂内直接地受资本的剥削,后来使他们在所有其他工业部门内间接地受资本的剥削,而使他们的身体受到摧残。”因此,要彻底消除童工,不消灭资本主义私有制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