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文艺战线 查看内容

鹿野:《哪吒之魔童降世》受热捧,一个不祥之兆

2019-8-12 17:12| 发布者: 蔡金安| 查看: 651| 评论: 0|原作者: 鹿野|来自: 察网

摘要: 近日来,《哪吒之魔童降世》持续火热,仅用了两周的时间票房就超过了30亿,今天已经位列影史票房的前5名,猫眼给出的预测更是高达47亿。在这种氛围之下,其粉丝掀起了一股不允许任何批评的狂热。像笔者日前的两篇评 ...

鹿野:《哪吒之魔童降世》受热捧,一个不祥之兆

近日来,《哪吒之魔童降世》持续火热,仅用了两周的时间票房就超过了30亿,今天已经位列影史票房的前5名,猫眼给出的预测更是高达47亿。在这种氛围之下,其粉丝掀起了一股不允许任何批评的狂热。像笔者日前的两篇评论文章,就引发了不少人的攻击和谩骂:

鹿野:《哪吒之魔童降世》受热捧,一个不祥之兆

但是,越是如此,笔者就越是感觉其中有一种极不正常的意味。因此个人认为,就这部电影热映引发的一些问题,还是有必要再简单的评论一下。

一、共产党人怎样看“我自己说了才算”?

随着这部影片《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热映,“我命由我不由天”,“是魔是仙,只有我自己说了才算”等一些宣传以自我为中心的口号,也得到了广泛的追捧。耐人寻味的是,追捧这些口号的并非仅仅是信奉西方个人自由主义的公知,平时一些自封“爱国者”,自称热爱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主席的人竟然也有些表示了支持,甚至宣称这和《国际歌》中“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的精神是一致的。

事实真的如此吗?当然不是。“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当中的“我们自己”指的是工农大众而并非“我”个人。其实如果要是直译的话,应该是“生产者们,我们要自己拯救自己”,而且在歌曲的结尾还特别强调了“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显然是坚持集体主义,反对“我命由我不由天”,“是魔是仙,只有我自己说了才算”等个人主义和主观主义的。

事实上,在新世纪课改以前中学语文教科书当中,一直有一篇课文是专门针对“只有我自己说了才算”之类个人主义和主观主义的,那就是毛泽东主席的名作《改造我们的学习》,其将“自以为是,老子天下第一”定性为“是共产党的大敌,是工人阶级的大敌,是人民的大敌,是民族的大敌”:

【自以为是,老子天下第一,“钦差大臣”满天飞。这就是我们队伍中若干同志的作风。这种作风,拿了律已,则害了自己;拿了救人,则害了别人;拿了指导革命,则害了革命。总之,这种反科学的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主观主义的方法,是共产党的大敌,是工人阶级的大敌,是人民的大敌,是民族的大敌,是党性不纯的一种表现。】

今年建军节还上演了一部关于中国革命史当中古田会议这一重要里程碑的电影——《古田军号》,其中涉及的根据毛泽东主席主张通过的《古田会议决议》说得更加明确,也就是强调以个人为中心的自由散漫性和极端民主化“客观上实在是反革命思想的一种”:

【首先要指出极端民主化的危险,在于损伤以至完全破坏党的组织,削弱以至完全毁灭党的斗争力,使党担负不起斗争的责任,由此必然的走到革命的失败,同时亦就是帮助了统治阶级反革命寿命的延长。其次要指出极端民主化的来源,在于小资产阶级(小农生产及城市小资本)的自由散漫性,这种自由散漫性带到党内就成了政治上的组织上的极端民主化思想。这种思想是和无产阶级斗争的任务根本不相容的,客观上实在是反革命思想的一种。具有这种思想的人,若不努力纠正,任他发展下去,必然的要走到反革命的道路上去。】

事实上,《哪吒之魔童降世》这部电影的支持者也未必真的不明白其政治倾向。近日已经有一些粉丝针对笔者等人的批评意见公开表示反对者都是“马列一神教信徒”,呼吁取消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了。

鹿野:《哪吒之魔童降世》受热捧,一个不祥之兆

更耐人寻味的是,《古田军号》这部批判个人主义,真正反映中国共产党革命历程和毛泽东主席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革命思想的影片,上映以来观看者寥寥,虽然有主创人员捐出片酬支持免费观影,还是仅仅几天便已经基本撤出了院线,和《哪吒之魔童降世》这种公然宣扬“我自己说了才算”这种个人主义价值观的电影热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其中反映的舆论氛围,难道还不值得我们警惕吗?

二、让人民群众下跪是“正能量”吗?

有一些《哪吒之魔童降世》的支持者针对批评意见表示,这部电影并没有认为主人公哪吒欺负老百姓是好事,最后还是改邪归正,救了百姓的,因此仍然是一部“正能量”的电影。

鹿野:《哪吒之魔童降世》受热捧,一个不祥之兆

其实,这种说法仍然是不值一驳的。试问,如果要是不把自己代入这部电影当中哪吒,而是带入陈塘关当中的一个普通百姓,那你还能看看得下去这部电影吗:一个小孩刚出生就放火烧了全城的房子,之后就天天欺负全城贫苦百姓家的小孩,最后仅仅是因为平息了一次自己和自己好基友敖丙闹出来的灾难,你会觉得自己应该感恩戴德,并且为之前的“歧视与偏见”下跪道歉吗?

这当然并不是说,做过坏事的人就不可以改邪归正,而是说真正改邪归正的人首先要认识到错误。明白是自己做错了,而不是什么“群众对我有歧视和偏见”,也并非做了好几年坏事儿后,做了一件好事就可以弥补,而是需要加倍的时间去弥补自己的错误。

新中国成立以后长期选入教材的一篇文言文《周处》(又叫“除三害”)就是讲的浪子回头,改邪归正的故事。但是这部作品和《哪吒之魔童降世》有两个明显的区别,第一是其认为老百姓在开始是不喜欢周处完全是周处欺负百姓造成的,根本不是什么“歧视和偏见”;第二是并没有认为周处杀虎除蛟足以弥补先前的错误,反而借百姓之口强调此时的周处仍然是一个该死之人,直到其在这之后又经过了多年的努力,才真正赎清了自己的罪行,成为一个值得学习的榜样:

【周处年少时,凶强侠气,为乡里所患。又义兴水中有蛟,山中有白额虎,并皆暴犯百姓。义兴人谓为三横,而处尤剧。
或说处杀虎斩蛟,实冀三横唯余其一。处即刺杀虎,又入水击蛟。蛟或浮或没,行数十里,处与之俱。经三日三夜,乡里皆谓已死,更相庆。
竟杀蛟而出,闻里人相庆,始知为人情所患,有自改意。
乃入吴寻二陆。平原不在,正见清河,具以情告,并云欲自修改而年已蹉跎,终无所成。清河曰:“古人贵朝闻夕死,况君前途尚可。且人患志之不立,何忧令名不彰邪?”处遂改励,终为忠臣。 】

但是即使如此,相关作品也没有认为当地百姓应该给周处下跪感恩戴德。因为在中国古代的民间文化当中,始终把人民群众看的至高无上,不认为除了国家和双亲之外有什么值得下跪的,更是把欺负穷苦百姓看成是很重的罪行。像《封神演义》原著当中哪吒一开始虽然性情比较暴躁,但是针对的也都是神仙子弟或者高官富豪,从来没有欺负过任何一个贫苦百姓。否则,就违背了“灵珠降世,推翻纣王暴政,拯救百姓”这一基本人设了。

之所以有一些人把这个电影看成“正能量”,恐怕和近20年来网络小说盛行有关。像2018年一年就出现了2400多万部网络文学作品,其中的绝大多数作品都是宣扬“你瞪我一眼,我就有权杀你全家”,“为了一人,可以杀尽天下人”这种近乎疯狂的极端个人主义价值观。这些作品甚至在把个人主义作为立国基石的西方国家也是不允许发表的。

鹿野:《哪吒之魔童降世》受热捧,一个不祥之兆

相比较这些20年来流行的网络文学来说,“仅仅”让人民群众给自己下跪的《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确已经算是相对比较好一点儿的了。可问题是,难道负1亿是负能量,负1万就变成了正能量吗?如果一个社会因为负1亿的价值观流行,不得不把负1万看作“正能量”,那这个社会的负能量爆棚到了什么程度?

三、中国的未来会走向“崩坏”吗?

因此,《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火爆所反映出来的绝不仅仅是这一部电影的问题,而是近20年来社会舆论失控,特别是宣传极端个人主义和主观唯心主义的网络文化垃圾恶性膨胀的必然结果。

在这部电影当中流行的一句话“做自己的英雄”,应该出自日本近几年来流行的漫画《我的英雄学院》。笔者在此前曾经尖锐地批评过这部漫画,认为这部漫画是在90年代《火影忍者》和《海贼王》等漫画抛弃了手冢之虫等人坚持的社会主义和革命理想基础上进一步向右转的标志,不仅把人民群众视作完全无所作为、只能接受个别人拯救的对象,甚至在画风上也都和美国右翼的漫威接轨了。但是即使这样一部代表西方右派观点的漫画,也仍然用个性象征的方法强调“我为人人”是一个英雄必备的品质,“人人为我”这种极端个人主义价值观则是一切罪恶的渊源,发展下去就会导致“崩坏”。

那么,随着网络文化宣扬的极端个人主义和主观唯心主义大泛滥,会导致中国的未来走向“崩坏”吗?从历史上来看,这种危险是存在的。中国历史上三个“崩坏”的黑暗时代,也都是极端个人主义和主观唯心主义泛滥的时代。

第1个是魏晋南北朝时期。当时,在士族门阀的黑暗统治之下,代表极端个人主义和主观唯心主义的“玄学”盛行一时。甚至连开始时强调“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充斥着人民群众当家作主的革命精神的道教,也被内部的叛徒葛洪篡改,转为了为剥削者炼丹谋求长生的宗教,融入了极端个人主义和主观唯心主义的恶浪。这个黑暗时代持续了整整400年。

第2个是晚明时期。当时,王阳明(又叫王守仁)鼓吹的“心外无物,心外无理”的“心学”在士大夫当中泛滥开来。那些信奉极端个人主义和主观唯心主义的统治者就好像《金瓶梅》当中的西门庆,可谓无恶不作,肆无忌惮。《封神演义》的原著之所以大量宣传天命论,其实也是针对当时心学流行,有钱有势的人不信天命,从而像书中的纣王一样肆无忌惮的这种现实背景。后来,李自成定国号为“大顺”,事实上就是像《封神演义》那样“顺应天命,推翻暴政”的意思,最后也的确结束了这个“西门庆化”的“崩坏”时代。 第3个是民国时期。了解一点历史的人应该都知道,胡适等“民国大师”几乎都是个人主义和主观唯心主义的信徒,也让民国的娼妓、毒品、黑社会等社会丑恶现象达到了中国历史上的最高峰。而如前文所述,毛泽东主席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旗帜鲜明的将极端个人主义和主观唯心主义视作“大敌”和“反革命”,首先肃清了革命队伍中这种思潮的影响,最终推翻了“民国大师”们的统治,终结了这个“崩坏”的时代。

当然,笔者也并不认为中国未来一定会走向“崩坏”。因为据笔者的了解,中年以上的人基本上没有喜欢这个新版哪吒的;小孩子有的看得高兴,也只是觉得好玩,并没有看懂说的是什么:其铁杆支持者只有一部分沉迷于网游和网络小说当中的年轻人,剩下的年轻人多多少少也觉得有点不舒服或者恶心。只不过其粉丝组织性比较强,只要有人说句不好就骂阵,让大多数人不愿意惹麻烦而已。就好像在今天的中国,鼓吹西方同性恋、田园女权、狗粉等价值观的群体很少有人敢惹,但并不代表大多数人真的喜欢他们。

但不管怎么说,《哪吒之魔童降世》这种鼓吹极端个人主义和主观唯心主义的作品大行其道,本身也绝不是什么好兆头。其反映了近20年来网络文化垃圾的盛行已经已经严重毒害了社会舆论的氛围。有关部门只有尽快有效的整治文化市场上的种种病态现象,真正落实习总书记要求的“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才能够防患于未然。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