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文艺战线 查看内容

鹿野:《哪吒之魔童降世》,民众才是大反派

2019-7-31 18:54| 发布者: 蔡金安| 查看: 322| 评论: 1|原作者: 鹿野|来自: 察网

摘要:   近几天,《哪吒之魔童降世》又引爆了中国的电影市场。在短短的4天时间内,其票房就达到了9亿,完成了对《银河补习班》和《狮子王》等一系列影片的逆袭。现在,不少专家估计票房会超过30亿,猫眼更预测其票房会达 ...

鹿野:《哪吒之魔童降世》,民众才是大反派?

  近几天,《哪吒之魔童降世》又引爆了中国的电影市场。在短短的4天时间内,其票房就达到了9亿,完成了对《银河补习班》和《狮子王》等一系列影片的逆袭。现在,不少专家估计票房会超过30亿,猫眼更预测其票房会达到34亿。

  《哪吒之魔童降世》之所以成为“爆款”,并不是偶然的。其制图比较精良,叙事也不像一般的商业化国产影片一样存在着大量的前后逻辑矛盾。相对于当下大量令人不知所云的烂片来说,这部电影至少算得上是一部合格之作。

  不过,笔者在这里重点想说的是另一个问题,也就是《哪吒之魔童降世》当中所体现的当代中国文艺界在价值观上所存在的一些偏差。

  

一、《封神演义》原著中的哪吒故事

 

  在此,笔者想从哪吒故事的源头——《封神演义》说起。新中国成立以后,各版本文学史大都对《封神演义》的评价很低,认为作者没有多少艺术才华,作品的思想性和艺术性都不高,但是其中也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哪吒闹海”。其充分反映了人民群众的反抗精神。

  但近些年来,不少人对这种观点提出了质疑,认为哪吒就是个“熊孩子”,甚至是个“恶霸”,《封神演义》对于其打死龙王三太子敖丙和石矶娘娘的徒弟,追杀父亲李靖的描绘“三观不正”。

  究竟哪一种观点是正确的呢?我们还是应该回到原著本身,看一看人家到底想说什么。

  如果要是我们打开《封神演义》的原著就会发现,无论是哪吒本人还是太乙真人,都承认打死敖丙和石矶娘娘的徒弟是错误的。只是太乙真人表示,

  【“哪吒奉玉虚敕命,出世辅保明君,非我一己之私”。】

  如果要是杀了哪吒为他们偿命,影响了推翻商纣王暴政的革命事业,就会导致千千万万人民大众受害。相比推翻殷商暴政,解放广大人民群众的大事业,死两个有钱有势的神仙子弟只能算是小事一桩。

  当然,这并不代表加入革命阵营一方就有滥杀无辜等特权,原著当中还特别描绘了哪吒凄惨自杀,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

  【哪吒便右手提剑,先去一臂,後自剖其腹,刳肠剔骨,散了叁魂七魄,一命归泉。】

  至于哪吒追杀李靖,也并不简单的像某些人解读的只是“反对父权”。原著当中说的很清楚,李靖之所以要打碎哪吒的神像,烧毁庙宇,是因为其是站在商纣王一方的,是“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保皇派,希望能够在商纣王那里建功立业,而哪吒影响了他的事业:

  【“你要把我这条玉带送了才罢!如今权臣当道,况我不与费仲、尤浑二人交接,倘有人传至朝歌,奸臣参我恨降邪神,白白的断送我数载之功。这样事俱是你妇人所为,今日我已烧毁庙宇。”】

  而后来之所以燃灯道人要求哪吒原谅李靖,也是因为李靖加入了反对商纣王暴政的革命阵营:

  【“哪吒!你父子从此和睦,久後俱是一殿之臣,辅佐明君,成其正果,再不必言其前事。”】

  简单的说,《封神演义》原著当中哪吒的故事主要讲了两个道理:

  第一是,在推翻剥削阶级暴政,解放人民群众的革命事业当中,也会有个人利益的牺牲,但是这相对于劳苦大众的解放事业来说,是微不足道的,绝不能因为这些小节影响革命事业大局。不过,革命者也会因为这些错误付出应有的代价。

  第二是,亲不亲,阶级分。即使是父亲,若站到了反革命的暴政一方,站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对立面,加入革命阵营的子女也有权弑父。但是如果要是反动派愿意加入革命阵营,革命者也应该放下仇恨,不再追究其从前的罪行。

  

二、40年来对哪吒故事的三次改编

 

  不过,1979年版的彩色动画片《哪吒闹海》便已经在保留基本故事框架的同时,对原著做出了两处重大修改:第一是,把原著当中哪吒因为偶然冲突打死敖丙改为了因为龙宫收集童男童女,敖丙吃人才打死了他。第二是,把原著当中李靖打碎哪吒神像,哪吒复活后追杀父亲的情节全部删去,改为哪吒复活后大闹龙宫教训了龙王,让龙王不再吃人。

  到2003年版的央视动画连续剧《哪吒传奇》当中,进一步淡化了原著中的“人民群众的革命事业高于一切”这种色彩。不仅没有恢复哪吒复活后追杀李靖等情节,反而把哪吒和龙族的冲突也淡化了。只保留了哪吒和敖丙的打架,删掉了哪吒打死敖丙的情节,还添加了一个新角色小龙女,通过其牵线搭桥使哪吒和四海龙王和解,变成了“你好我好大家好”。

  而2019年版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则完全颠覆了原著,其基本剧情和原著关系不大,而和日本动漫界向右转的标志之一《火影忍者》高度类似:

  这部电影主要内容是,哪吒本来应是灵珠降世,但是阴差阳错的把灵珠变成了魔丸,于是受到了陈塘关全体民众的歧视。在这种情况之下,哪吒本来想自暴自弃,但是由于父亲李靖的关爱和高冷帅气的敖丙的友谊,从泥潭当中挣脱了出来。而敖丙虽然一直帮助民众,但是身为妖族又获得了灵珠的事暴露之后,同样受到了民众的歧视而自暴自弃,想要水淹陈塘关,结果被哪吒借用魔丸的力量阻止。最后两人一起对抗天劫,虽然肉身粉碎,魂魄却保存了下来。陈塘关的穷苦民众意识到自己才是罪魁祸首,集体向哪吒等人磕头道歉,哪吒坦然接受。影片到此结束。

  

三、哪吒故事变化的评价和根源

 

  对照一下哪吒故事原著和三次改编,我们可以发现其中最大的特点就是人民性越来越淡化:最早的原著当中,认为推翻剥削阶级暴政,实现人民解放的革命事业高于一切,即使有个别人的利益受损,也应该服从大局。经过了三次改编之后,最新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已经把普通民众当作了最大的反派,认为世间的一切罪恶都是穷苦劳动者的“歧视与偏见”引起的,剥削阶级及其衍生出来的父权和神权都是受害者。这和西方资本势力鼓吹的“普世价值”基本相同,甚至还设计了即使是西方都不敢写的“全体穷苦劳动者下跪道歉”的情节。

  有些媒体非常欣赏这种变化,认为这种变化“体现了中国文艺界的巨大进步”。但笔者个人认为,这种变化没有什么积极意义。我还是赞成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文艺要热爱人民。有没有感情,对谁有感情,决定着文艺创作的命运。如果不爱人民,那就谈不上为人民创作。鲁迅就对人民充满了热爱,表露他这一心迹最有名的诗句就是“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我在河北正定工作时结识的作家贾大山,也是一位热爱人民的作家。他去世后,我写了一篇文章悼念他。他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忧国忧民情怀,“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文艺工作者要想有成就,就必须自觉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欢乐着人民的欢乐,忧患着人民的忧患,做人民的孺子牛。这是唯一正确的道路,也是作家艺术家最大的幸福。】

  那么,为什么某些文艺界的工作者总是贬斥穷苦劳动者呢?鲁迅先生《对于左翼作家联盟的意见》或许值得参考。其认为,知识分子和普通工农群众之间是存在着利益冲突的,一旦实现了人民当家作主,就会削弱知识分子特权,因此,只有抛弃自身利益的知识分子才有可能发自内心的赞成劳动者当家作主:

  【以为诗人或文学家,现在为劳动大众革命,将来革命成功,劳动阶级一定从丰报酬,特别优待,请他坐特等车,吃特等饭,或者劳动者捧着牛油面包来献他,说:“我们的诗人,请用吧!”这也是不正确的;因为实际上决不会有这种事,恐怕那时比现在还要苦,不但没有牛油面包,连黑面包都没有也说不定,俄国革命后一二年的情形便是例子。如果不明白这情形,也容易变成“右翼”。事实上,劳动者大众,只要不是梁实秋所说“有出息”者,也决不会特别看重知识阶级者的,如我所译的《溃灭》中的美谛克(知识阶级出身),反而常被矿工等所嘲笑。不待说,知识阶级有知识阶级的事要做,不应特别看轻,然而劳动阶级决无特别例外地优待诗人或文学家的义务。】

  

四、人民群众就是“天命”和“上帝”

 

  最后,笔者还想辨析一下随着《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热映流行起来两个观点。

  第一是,善与恶没有客观的标准,要“反对善恶二元对立”,“是魔是仙,只有我自己说了才算”。

  善与恶真的没有客观的标准吗?当然不是,就人类的社会历史发展来看,站在人民大众的一边就是“善”,站在剥削人民和压迫人民的人一边就是“恶”:

  【人总是要死的,但死的意义有不同。中国古时候有个文学家叫做司马迁的说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还重;替法西斯卖力,替剥削人民和压迫人民的人去死,就比鸿毛还轻。】

  其实,那些鼓吹“反对善恶二元对立”的人恐怕也并不是真的反对善恶二元对立。只不过他们认为普通劳动人民是“邪恶”的,剥削人民压迫人民的人是“善良”的,又不好意思公开说罢了。《哪吒之魔童降世》把人民群众视作大反派,让穷苦老百姓给有钱有势的人集体下跪道歉不就很鲜明的体现了这一点吗?

  第二是,人的命运是由个人的主观意志决定的,“我命由我不由天”,世间并不存在“天命”与“上帝”。

  个人认为,这世间的“天命”是存在的,“上帝”也是存在的,所谓“我命由我不由天”只不过是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

  不信的话,你可以看看历史上那些空喊“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人:当年的阿Q,只敢和同样是穷苦老百姓的小D打架,让赵太爷和假洋鬼子这些有钱有势的人站在一边看热闹而已。

  可是,在70年前却有一批人,不仅打败了统治穷苦老百姓的老板——以四大家族为代表的国民党反动派,而且还把老板的后台——美帝国主义从鸭绿江边赶回了三八线。这批创造奇迹的人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中国共产党。

  为什么这批人能够创造奇迹呢?他们的领袖毛泽东主席认为,是因为这批人找到了“天命”——全心全意的为人民服务,感动了“上帝”——全中国的广大人民群众:

  【现在也有两座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大山,一座叫做帝国主义,一座叫做封建主义。中国共产党早就下了决心,要挖掉这两座山。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一定要不断地工作,我们也会感动上帝的。这个上帝不是别人,就是全中国的人民大众。全国人民大众一齐起来和我们一道挖这两座山,有什么挖不平呢?】

  因此,在旧社会,你觉得现实生活很不如意,仅仅高喊“我命由我不由天”是绝不可能有丝毫的改变的,唯一的出路就是像当年的中国共产党那样找到“天命”,感动“上帝”,才会战无不胜。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云水怒 2019-8-1 19:16
厚颜无耻的导演饺子!颠倒是非黑白!为资本家阶级洗地!应该令其像秦桧那样永远跪着!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