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焦点述评 查看内容

从林彪的“四个第一”联想到某大队书记的“三个第一”

2019-6-9 00:30| 发布者: 红色记忆| 查看: 657| 评论: 2|原作者: 董程英|来自: 投稿

摘要: 从林彪的“四个第一”联想到某大队书记的“三个第一” 董程英 (一)四个第一的简单回忆 毋庸 ...

                            

                  从林彪的“四个第一”联想到某大队书记的“三个第一” 

                                                                                                                                                                                       董程英

       

                                          (一) 四个第一的简单回忆

      毋庸否认,林彪是中国近代史中一位极重要人物,尽管发生了蒙古境内的飞机事件。

      今年是新中国70周年纪念,自然令人回忆起国家的诞生过程。共和国的诞生难以离开林彪的名字及其他重  要将帅的名字。而有些人的名字是可以忽略的、甚至是无关紧要的、可有可无的。

        威震全国、扬名世界的平型关大捷,在林彪的一生中可以说是件平常事。

        当然,林彪也是一位悲剧人物、令人惋惜人物,因他的去世或者说离职也关乎中国命运。

        在建国的过程中,要论消灭的国民党蒋介石军队人数,恐怕是粟裕最多,四野军队第二;可是要论解放的   白区的老百姓人口数量可能是林彪多,粟裕(1948年5月,被任命为华东野战军司令兼政委,在其推辞后任代   司令兼代政委。)指挥的华东部队可能是第二;很多文献认为,比较林彪与粟裕的作战是件困难的事情。要论   解放的白区的面积,林彪会比粟裕多,林彪解放东北、华北大部、中南地区,而粟裕仅限华东,台湾也未拿下(中央未下决心);要论解放的面积最多,可能是彭德怀指挥的一野,他们横扫西北五省区。

        不过,林彪粟裕都有常胜将军的美称。林彪的战术方面的 “一点两面”、“三三制”、“ 四快一慢” 等   都极为著名。这些恐怕在现代战争中也有其重要参考价值,对于解放台湾、对付经常挑衅南海、台海、东海甚   至黄海的美国海空陆军有实际意义。当然粟裕的割尾巴战略战术,即分割围歼战术也有其重要的现实意义。从   粟裕战术来看,美国人在西太平洋上的那些军事基地,以致单航母舰队,只不过是训练战法的实验基地,或者说是靶子。只用粟裕战法中的初期战法即可,还用不到后期的、更成熟的、更复杂的方法。对付经常挑衅的美国人办法有的是,毛主席的部下与学生的方法足矣,毛主席方法不用出马。我们最高明的元帅毛主席的方法还藏在后面呢。

        解放后,林彪主持中央军委工作时曾经提出过 “四个第一”,毛主席当时批示说,解放军的思想工作和政治工作,经林彪同志提出四个第一、三八作风之后,比较过去有了一个很大的发展,更具体化又更理论化了。我们知道,具体化的东西难以理论化,而理论化的东西难以具体化,两者兼具,实属罕见。可见评价之高,且这种评价也是罕见。随后有关 “四个第一” 的文章像雪片一样,见于全国各大报刊;在全国各大广播台多次广播;在军界、新闻界、乃至思想界、政治界风靡全国、持续高热,产生了重大影响。

         我们不妨回忆这多半是被忘却的、或者说被尘封的内容,摘要如下。

        1960年9月,中央軍委擴大會議(也有资料说是全军高级干部会议)在北京召開,林彪在会上就軍隊如何改進與加強政治工作作了長篇發言。他說:在政治工作領域中,要正確處理四個關係。一是武器和人的關係。打仗時武器也要,人也要。但是武器要人去使用,人不勇敢(引者注,应强调文武双全,将不在勇在谋),武器就不能充分發揮作用,所以戰爭的勝利還是靠人。靠人的高度覺悟和犧牲精神。武器和人這兩方面我們都要重視,但是更要重視人的作用。精神的原子弹,即人的思想觉悟,人的勇敢,比物质的原子弹强得多,有用得多。掌握精神原子弹,只有我们办得到,敌人是办不到的。二是各種工作和政治工作的關係。軍隊工作有司令部工作,後勤工作,有軍事訓練,文化教育等等。政治工作做好了,部隊就可以搞得好,人的積極性,創造性發揮起來了,各種工作就都能做好。從這一環著手,一通百通。三是政治工作中各種工作和思想工作的關係。政治工作中有些是事務性、行政性的工作,有些是思想性的工作,各種工作都要做,不能只做哪一個,但是重點要擺在思想工作上。共產黨要把政策貫徹到群眾中去,就要在群眾進行思想工作。四是書本思想和活的思想關係。書本要讀,但是重要的是掌握活的思想,書本教育要同實際相結合。部隊有什麼問題,黨中央有什麼政策,國際形勢如何,這是現成書本上沒有的,都要和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原理來回答。思想工作要反映實際,要按照實際情況進行,主要是抓活思想,抓下面的動態,這是唯物主義。

      现在看来,这些已经是历史了。不过历史中的事件可能会重现,所谓历史事件螺旋式重现是经常的事。这里,所谓重现仅仅是指字面中的“多个第一”,暂不涉及其他内容,其他内容,表面看起来,似乎是风马牛不相及。历史中林彪有 “四个第一”,而现在济南郊区大队书记有 “三个第一”,也算是有点巧合。

      回忆这些内容意义何在?意义大着呢,请见下文。

 

      

     (二)《人民日报》一则消息的读后感  (财政状况以及多数人经济状况与新兴资本的鲜明对照)


     上述问题的意义如下。且不说目前严峻的外交与边界军事形势(中国有点像西游记中高老庄庄主一家了,想摆脱猪八戒的纠缠不可能了,只能认倒霉,只有孙悟空出现才行。高老庄庄主倒霉的原因是有位美丽女儿;中国倒霉的原因很多,暂时看,是中国能拿得出钱、劳力、资源,也能养活美国,14亿养活3亿,负担不算重,不得不做负责任大国。中国的工人阶级、农民工阶级除了养活郭台铭、柳传志那些人(先富者)外,还要养活美国人,看看美国人的衣食住行,已经离不开物美价廉(出口退税)的中国商品了),暂顺着不少人笙歌燕舞的情调(先富者确实如此)、万般皆下品唯有个人发财高的意愿(先富者正在如此,将继续如此),看看一些经济状况。

      我们先看看《人民日报》的一条消息。《人民日报》最近发布的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辜胜阻的署名文章称,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是当前重点领域的金融风险和财政风险。人大财经委辜胜阻警告:政府债务太高!31省仅6省财政有盈余。

      从2014年到2016年,25省合计的财政缺口数从31927亿,上升到48134亿,增幅51%。

      而今年上半年的财政缺口合计已经超过2.5万亿,今年一定是要超过5万亿了。因此,我们现在必须要知道的是,剩下能够创造出财政盈余的6省一市:广东、江苏、浙江、福建、北京(称省似不妥,但原文如此,作者的意思是仅与单列市相区别,由此看称省也有理。下文的上海同此理)、上海和深圳(计划单列市),它们到底能挣多少钱。它们有没有能力,补上这5万亿的财政缺口?

      2016年,福建的财政盈余644亿,深圳2851亿,江苏5178亿,浙江5441亿,北京6390亿,上海7748亿,广东9301亿,合计起来,六省一市总共给中央财政带来了30373亿的贡献。我们必须意识到,这种贡献规模已经达到了极限了,从2014年到2016年,六省一市合计的财政盈余幅度始终维持在3万亿左右。

    今年上半年的合计盈余规模1.7万亿,考虑到下半年的财政支出更大,预计今年这六省一市的财政盈余规模,也就是3万亿左右了。

    这样的数据,与财政缺口数据相对比,还真是一件令人感觉悲伤的事。

    2014年,25省的财政缺口3.2万亿,与六省一市3.1万亿的财政盈余数据大致能对应上。

    然而到2016年,六省一市的财政盈余依然保持在3万亿出头,而25省的财政缺口却已经高达4.8万亿,今年更是必定要突破5万亿了。一来二去,这中间的差值,已经高达2万亿。

      不用细细推算,随着私有化的加剧,或者 “不讲究所有制 ”的加剧,这种缺口会加剧。

      还有消息说土地财政几乎占一半。还有借贷财政。还有借债不还。有文献说明,借债者都不想还,我这届不还上届的债,我借的债,谁接任谁管,等。

       政府没钱,钱都到那儿去了?改革中农民工创造的天文数字的财富被老百姓拿走了吗?否,中国的低工资世界闻名。所以我们要努力提高百姓们的获得感。

      许多文献告知,很多行业70%的利润被外资拿去了,剩下的被马云、柳传志一类人物拿去了,被变脸的川剧演员拿去了。

      政府,特别是市县区乡政府拿不到多少好处,也就是说国家没得到好处。这就是上面《人民日报》所报道的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辜胜阻现象的原因。此现象与美国的现在存有的病状如出一辙,好似得了一样的病,中国三四十年着迷一样学习美国,没有白费功夫。功夫不负有心人,终获得正果----那就是终于与美国一样了,那就是政府没钱花了、老百姓也穷了(有点区别,即美国中央政府已欠22万亿了,合人民币120万亿(这点可以解释特朗普多种疯狂的原因,你背天文数字巨债你不急吗),但中国的全国财政形势仍不错,尽管多数省级地方财政遭遇大麻烦。31省仅6省有结余)。

     据传,写野史的作家是这样解释慈禧太后灭亡大清朝的原因的。当初努尔哈赤创业时,统一东北,把叶赫那拉氏家族整得太惨了,叶赫那拉氏家族定要出位人物灭亡努尔哈赤的江山,以报叶赫那拉氏家族的血海深仇。慈禧太后成功了,使用钻进清政府肚子(美女入了清宫,慢慢晋升,后成了妃子),让清政府长病,继而虚弱,不堪一击,终于在内忧外患的形势下,轰然倒塌。这种轮回报应说法还有很多,例如,曹操父子对汉末皇帝的加害对应晋朝开创者司马氏对曹氏后代的加害等。野史的话肯定不能为据,但也与历史巧合,且,也与佛教轮回学说巧合,因此在民间的茶余饭后有不小的市场。中国曾经既无内债又无外债,各级财政形势大好、特别是70年代后,从未因工资、养老金、医疗而烦恼,而是一个初步繁荣昌盛的、世界第六工业产值的、核国家航天国家。现在的财政怎麽这样了,是不是慈禧太后转世钻到我们的肚子里了。或者说与时俱进的、穿上西服打上领带的、或者穿上英国女王裙子的的慈禧太后钻到我们肚子里了。

    

     再看茅于轼、吴敬琏等人口中的、也是心目中的天堂国家(也是腐败分子避难所,以致是腐败分子乐园国家、中国腐败分子赃款窝藏地(任何国家法律会说窝赃是犯罪)集散地、赃款虎视眈眈者、占有者)的财政状况。

      前面已说过,美国现在中央政府欠债22万亿美元(人民币120万亿多)。其实在奥巴马接任时才欠10万亿,奥巴马的能力不谓不高,打败希拉里,为缓和财政可谓绞尽脑汁, 但是干来干去,这位世界资产阶级的领袖,要领导世界100年的领袖,在8年中又欠了10万亿多。是奥巴马无能吗? 谁都不会承认。是没有智囊吗?美国的智囊多如牛毛。但美国的财政状况就是不好转,看趋势,还会加剧,愁死人了。实行世界最先进制度的领袖国家中央政府没钱花,公务员发不出工资,要放假。奥巴马出差印尼的差旅费都舍不得出,到处推销自己价值观的美国竟然是这样,丢人啊。

      在美国财政一筹莫展、智囊们束手无策之际,却发生了一件极为有趣、极为令人费解的事。那个智囊佐立克被中国待为上宾,制定了改革计划。连自己国家的病都医不好的标准的庸医却帮助中国制定战略规划, 医治中国疾病。真正的夜半临深池、盲人骑瞎马。

     这里插一句。我们还知道,美国欠我们的钱以万亿美元计算,不算黄金存放等项(美国货币总量才十几万亿)。根本不想还(那些公知们说很安全,且说使用外汇的最好的方式是买美债,储备实物例如石油不可以)。美国有句童言:杀了中国人就不用还账了。这令人想起,杀了印第安人,印第安人的家园就是英国殖民者的了。美国人善于搞转基因,但自己的殖民基因、杀印第安人的基因经过几代了,没有被转掉,很好的流传给自己的后代了。由此观之,美国少数人已经是赖皮了,穷赖皮了。穷不起了。还讲什么理呢?如同对牛弹琴。不是对牛弹琴,而是对虎弹琴,时刻会被吃掉。此时当然会想到水浒传的武松,有道是国难思良将。

     

     美国那么多的钱跑到老百姓手里了?老百姓很有钱吗?答案是“否”。

     与茅于轼、吴敬琏之流的天堂论相反,美国老百姓很穷,应该是地狱论。特朗普竞选的胜利,使用的都是社会主义的口号,尽管骨子里为大资产阶级服务,但表面上,社会主义口号或者类似口号喊得震天响。还有其他竞选者使用社会主义口号无不获益匪浅。这说明喊社会主义口号能得选票,也就是多数美国人喜欢社会主义。我们知道资本主义国家的美国人喜欢社会主义,说明美国人民思变,穷则思变,即,现在很难过,没有钱。

     世界资产阶级(也包括只有三十岁资产阶级龄的中国的大批资产阶级) 的精神领袖罗马教皇方济格前几年访问了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接机,规格高矣。出人意料,方济格一踏上美国地边就批判资本主义。而欢迎者万人空巷。其热烈程度只有毛主席接见红卫兵时才会有。

     有文献说,在普通美国人当中,能够拿出400美元的人已经不多了。美国的百姓够贫穷,对社会主义够向往,对资本主义够憎恨。

     美国的巨量财富哪里去了?在华尔街,例如那股神,从中国股市中的收入是以亿作为计算单位的,可怜的中国股民,倾家荡产者难以计数,有的献出生命。美国的巨额财富,甚至说世界的巨额财富都集中在华尔街。1%的人手握财富占财富总数的50%多。也有文献说1%的人拥有全世界财富的80%,到底是多少,让经济学家们去研究吧,去调查吧。美国的局面是不会改变的,任何有能力的总统也枉然;由此知,特朗普的疯狂会“可持续发展”,现在不过是初始阶段,我们应有所准备。特朗普继续干,自然会继续发疯,再换一个,也会类似,因为美国的基本矛盾摆在那里,谁上来也得想法解决,但想不出根本办法,所以急躁、发疯、不顾脸面,向世界各国转嫁困难,利用军事优势。首先看好了中国(当然,其他国家也不会放过),说什么 “中国不改革开放,他们绝不答应”。他们俨然是上级。中国成了西游记高老庄庄主的女儿,再摆脱猪八戒纠缠,比登天还难。有点不同,即,猪八戒是善意的,只想结婚过日子;美国人可不是那样,更像白骨精,要吃唐僧肉。可以说,他们也知道他们的军舰、飞机闯中国输理,但不如此,就得不到好处。不经常让军队露露面,怎么显出军事优势呢。更何况靠武力生活的人,不经常练练拳脚怎么行。找到军事挑衅的原因后就会知道,他们的挑衅将会是长期的,因为他们的困难是长期的。

 

     解决美国国内问题的方法明摆在那里,可以说轻易而举,但他们不用,他们绝不会用,那就是真正落实特朗普们竞选时喊得震天响的那些社会主义口号,即用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

     他们喊得很响,但干得很差、很应付。法国的 “黄马甲”运动从另一个高度发达国家的角度证明,美国需要改变制度。美国国内问题、法国国内问题,是制度坏了,不在于哪个国家,也不在于发达与不发达,是私有制这妖怪作祟。也不在于那个人上去当总统。

     说来说去,有一个问题确凿无疑。即,美国政府很穷,美国人民很穷。所谓美国最富有,仅在华尔街适用。美国政府很穷,让特朗普发疯,不顾脸面,当然也有其他原因。美国人民很穷,所以有进军华尔街运动,有1%与99%的对垒,有对罗马教皇访美的狂热欢迎。

     我们当初学苏联时有句口号,叫做 “苏联的今天是我们的明天”; 这句话早被忘了多年了,现在看起来,这句话又复活了;也适于今天,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即,“美国的今天是我们的明天”;其实对于很多地方政府(省地县乡村)来讲,可以说美国的今天已经是我们的今天了。几十年来实心实意以美为师,终于由既无内债又无外债,搞成没有钱花了,靠借债与卖地苦苦硬撑,成了正果了。

     与政府的借债与卖地、老百姓的新三座大山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对立面,是那些先富者,却是花天酒地、以至于酒肉臭了,有文献说,世界三分之一的奢侈品被中国人买了,那些中国人真有钱啊。至于仿佛是早已承诺的先富带后富,用得着小学课本上的一则故事 “小猴盖房子”中的一句名言,等明天。日复一日,等明天;年复一年,等明天。而且再加 但是,即,明天下雨了。而那些从中国赚得元宝多得口袋里装不下的黄头发儿,高兴得连舞都不会跳了,就地打起滚儿来了。

    

                      (三)一位大队书记的三个第一( 还有两个第二)的经济意义

    

       春节走亲访友,平日也有少量走亲访友,会听到不少新鲜资料,颇有启发、颇有趣味。

      一次,听到郊区的一位大队书记一段时间内靠卖地得到巨款,很是富裕,拿着卖地的钱,自己与村民到处旅游,新马泰、台湾省、日韩菲越澳、欧亚非,拉丁美、大西洋两岸等到处转。至于明天如何过就再说吧,今日有酒今日醉嘛。没听说过有水快流吗,变得时髦了。多花钱是拉动消费啊,对市场有贡献啊,资本家欢迎啊。勤俭是咱们传家宝,那都是些啥子啊。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人生几何,对酒当歌。布热津斯基的思想才是真正 ”伟大 ”的呢、实际的呢。没有 “奶嘴”能行吗?可是布热津斯基的 “奶嘴”思想比《三国演义》中的周瑜、孙权“美人计”欺骗刘备诸葛亮的策略晚多了,公知们也别那么吹。

      持续几年,卖地第一,实际是卖地书记(卖地也很麻烦、辛苦;这里跑,那里批;这边谈判,那边打听)。

      不过几年,书记忽然想到,卖地可以得到钱,巨款,很舒服;可是买我地的房产商用我的地建起房子,再卖房子,获利是我卖地的多少倍,更舒服。由此观之,我这书记有些傻,不,是很傻;房产商才是聪明人;房产商给了我很少钱买了地,甜言蜜语,利用我村的地,他们发大财,凭什么。我们村为什么不利用自己的土地盖房自己发财呢。

      由此始,这位书记不卖地了,也少卖一点,卖地第二。把将要卖的那些地统统盖成房,反正盖房子这种技术不复杂,不是高技术,也不是新技术,会盖的大有人在。孙子才不会盖房子呢。由卖地变为卖房,销售额、利润大增、翻番,大队书记、全体村民喜不自胜。

      卖房第一,卖地第二。卖地书记变为卖房书记。

      不过,看到卖掉的房子里住上别人,自己才知道,房产不是自己的了,若有所失;特别是房价长得那么快,且一涨再涨,不出一年,翻了番。原来是亿万富翁,坐在家里喝茶,手握大量房产,不出一年就成了几个亿万富翁了,天下竟有这样的好事;当初我卖的那些房子若留到现在该多赚几倍啊,后悔极了,肠子都青了。房子是卖一套少一套,相应,土地也是越来越少,难以再生,终有坐吃山空之时啊。要永远持有房子的所有权才踏实,所谓囤中有粮心中不慌,就是改为手里有房,心中不慌。

      由卖房改为租房,就有稳定的、长期的收入。租房子第一了,卖房第二了,卖地的事再不干了,傻子才卖地呢,谁卖地谁是孙子。卖房也是孙子。

      租房第一了,又成了租房书记,当房地房产大王。

      这位郊区大队书记的做法演变如下。自房地产被宣布为支柱产业以来,卖地第一。后来,卖地与卖房相比,卖地第二,卖房第一。再后来卖房与租房相比,卖房第二,租房第一。背景没变,房地产仍是支柱产业。而这书记却成了三个第一的书记。

      结果,大队财政状况可以想见。并且手握巨量房地产,任你怎么高房价,我都是处于有利地位。与一次性卖地的行为形成鲜明对比,也与一次性卖房形成鲜明对比,那样,短时有收入,长期无收入;短时的高兴,长期的痛苦。

      前面《人民日报》报道的辜胜阻现象中,5个经济单列市(即大连、青岛、宁波、厦门、深圳,都是国家明珠啊)中,只有深圳财政有盈余,看来山东的青岛(尽管有山东火车头之美称,GDP超万亿的美称;全国排第三的山东省也无盈余,还有那直辖市的天津、重庆)情况不妙,是赤字。青岛的书记市长比济南郊区大队书记水平高得多,客观情况也不一样。可是济南那位大队书记不用为花钱发愁,挺滋润的;而青岛的书记市长得要想法筹款了(用一个老百姓听不懂的词叫做杠杆了),挺苦恼的(如果晋升与赤字无关,与杠杆无关,也就同样滋润,而且更滋润。欠债是公家的,晋升是公家的事,更是自己的事。职务上去了,欠债有什么呢。因此无缘无故的财政亏欠单位主持者的晋升要慎重,甚至降级使用)。大队书记的方法对青岛是否有参考价值呢。青岛肯定有大量的郊区村镇,这些村镇都面临着卖地问题,也就是新闻界常说的城市化问题。是自己城市化呢?那样可以使自己的集体经济高度发达,根本不会有什么财政赤字问题。是把土地卖给房产商,让房产商利用自己的集体土地大发其财,而自己的财政,包括与卖地有关的村、乡、县(区)乃至市级财政来源枯竭,还是相反,采用那位书记的 “三个第一”呢。

      作者也来点儿与时俱进,讲点儿实惠。其他先不管,先让青岛政府有钱花,消除赤字、消除 “杠杆”。说讲很实惠,一般认为挺难,其实也很简单,青岛的市、区乃至街政府使用济南的大队书记第二法(第三法留作储备,或下一步),变卖地为卖房,房地产这笔当前最赚钱的买卖由市、区、街直接经营还愁没钱花吗(很明显也可推广到大连、宁波、厦门,也就是另外的财政有债务的单列市,以致更广的区域,也减轻中央财政压力。有了钱,延迟退休、养老金筹措、医疗报销比例升高,等问题也就缓解了;支持国防、科研等也就好办多了。这些,很可能成为重提林彪“四个第一”的现实意义之一项。谈起林彪的四个第一,容易联系起有无新的当代的四个第一或者是三个第一,这是思考的一种惯性)。

      这是一个有趣、有意义的问题。是否具有普遍意义 ?

      况且,全国31个省(市)、5个单列市合起来共有36个计算单位,仅有7个计算单位财政有盈余,而亏欠数量要高于盈余数量,且有愈来愈重之势,这会拖累发达省份财政,也会拖累国家级财政,不能不引起极大重视。不能不立即采取对策。

      即便上述问题都解决,这里还有个问题需指出,这位书记的三个第一,仍然是依靠房地产,仅仅是依靠方式有本质变化。

      只要靠房地产过日子,就会天天盼着涨价,房地产价格恢复正常就会是一句空话。市长不像市长(关心自己的市民能否买起房子),倒像房产商会长(关心房产商赚不到钱)。总书记的房子是住的不是炒的指示就难以落实。大炮任志强看起来很臭,其实说出了房产商,很多地方政府、银行的的埋藏在心头的话,绝不是鲁莽,他看得很清楚。

      房地产按行业划分的话仍属资源型行业,尽管盖房子需投入大量劳力,是劳动密集型行业,但是地域变了,房子的价格会成倍的变化,特别是房地产中有“地产 ”这一因素,而且往往是关键因素。同一套面积的房子,在不同地段,或者不同城市,价格会差几倍,甚至十几倍。这就决定了房地产属于资源型行业,与石油行业、稀土行业(稀土更重要的价值在于军事)、木材、各类金属矿砂等相同。举个例子,我们知道瑞士手表有名,而波斯湾诸国出口石油有名。现在新闻焦点之一是任正非,任正非就是做手机,与瑞士相同,当然任正非也讲过做豆芽、做豆腐,与做手机是一样的,不过技术难度差得远。我们要学习瑞士制造钟表。不要依靠出卖资源,例如石油、土地、矿业,稀土(不但是矿业,而且是军事物资,具重大战略意义,作为专题叙述。对于稀土,应与国际接轨,应该坚定决心、毫不犹豫学习美日,关闭出口,改而进口(且按现价),大量储存)。这就是说应该依靠制造业,依靠各类制造业,在各类制造业中选几种,比如机械(含各类交通机械)、材料(含冶金、化工)、电子行业(网络系统、计算机、手机、电视等)、动力行业、轻工行业、土建等。有作为、有出息的企业家,乃至政治家没有靠资源起家的,都是靠加工业。

      靠卖资源起家,难免坐吃山空,是一种没落家族、没落阶级的无奈、无能之举。这在任何阶级社会,任何历史时期都是如此。靠卖厂房、店铺过日子,卖光厂房就靠卖地过日子,地卖完了,再后卖自己的住宅,再后就轮到卖儿卖女了,卖老婆了,再后就流落大街了,再后就病死大街墙角了,喂狗了。

      因此建议书记的 ”三个第一”再变一下。

      变依靠房地产为依靠企业(房地产虽是大行业,但不能过度,无论哪个阶级社会,哪个历史时期,各个行业之间的规模都有一定比例。比如一个人,脚、腿、手、臂、胸部、腹部、头部都按一定比例生长,否则成了怪物。房地产行业是大行业,但不能过度;比如人腿是大器官,但不能过度,人的腿若果长得如大象腿那么粗、那么长,就变成了妖怪。已经有不少文献证明,房地产行业已经过度,占有资金过多,严重挤压其他行业,严重拉低占人口80%的市场主要消费者的购买力,辛苦攒几个钱买房,其他什么也不敢买)。变依靠资源为依靠加工,既然是加工,就要有技术。

      要学习瑞士制造手表。不要依靠出卖资源,例如石油、土地、矿业,稀土(稀土不但是矿业,而且是军事物资,具重大战略意义,作为专题叙述。学美日关闭出口,而大量进口。还有那些外汇,逐步减持。或者变持美元、持债券为持实物,如石油、贵金属,包括稀土等。国家外汇部门可以花钱购买全部中国现在的极为廉价外售的稀土(至于那个双轨制的WTO,不必被其困住手脚,想法破解就是,或者变相退出,采用毛主席抗日时期国共合作中对付国民党政府的办法。中国的私营的稀土公司应尽快收归国有,根据宪法,矿业都归全民所有),一是买的便宜便有贵金属储备(当做黄金储备),减持了美元(美元到了稀土公司,再回到外汇部门,外汇部门,再利用这外汇搞石油储备,中国石油储备的周期不算常);二是支持了国内的现存的稀土企业,保证了生存)。

      什么是企业?单纯从物质的转变来看,汽车制造、钢铁冶炼等等都是企业。社会主义的企业目的是满足社会对生活资料、生产资料、国防等的需要,对利润的追求是第二位的。这正如老母亲做饭,要从物质转换来讲,也是企业,微型企业。因为老母亲把从集市上买来的原材料,或者从自己的菜园里得到的原材料,或者自己的鸡下的蛋加工成成品出锅,完成了一家制造业工厂的整个生产周期;但是母亲不是追求利润,而是满足自己一家老幼的需要。而市场经济则有本质不同,是追求利润的,而且利润第一,社会主义的市场,社会主义的企业应该为社会主义(全国、省、地、县、乡、村的全体人民)追求利润,资本主义的企业为资本家个人(私人)追求利润;不论这资本家是黑头发还是黄头发(黄头发者时常看不起黑头发者,不少黑头发者也承认),但从统计的角度看,目前中国仅有三四十岁资本家龄的、且多数是以川剧演员变脸的速度被制造出来的、那些黑头发资本家总觉自己不是正统。老弯着腰,仰着头、毕恭毕敬的,甚至连正眼看黄头发儿的主子儿勇气都没有,还经常低声下气的学着清朝的那些奴才说一声“喳”;自从1840年后中国近代资产阶级诞生以来(经上世纪50年代后几十年期间从形式上被取消了, 组织上被取消了,但思想上隐藏起来了,一旦遇到适宜的气候,就像遍地杂草层生疯长,把庄家吃掉了。也好似蝗虫一样出现了),主流资产阶级从来就没有直过腰板(只有孙中山喊过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算有点豪气。喊过联俄联共扶助农工,是为远见。民国的北方的清朝余孽的那些走马灯似的所谓的总统总理都用上吃奶的力气、像吃了迷魂药一样、痴迷地、戏剧小丑似的从西方寻找靠山;打着孙中山旗号的南方的新军阀、靠政变与镇压共产党与国民党左派、镇压工农上台的、一会儿刽子手、一会儿奴才的蒋介石,还有汪精卫更是认帝国主义为父;不过蒋介石的父亲是英美,汪精卫的父亲是日本。中国几乎没有出来一位像样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像西方的那些上升时期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这一点中国资产阶级大不如无产阶级,无产阶级代表毛主席说不让美国人越三八线,美国人会乖乖照办,还有越南的17度线,12海里等,多了。毛主席中南海咳嗦一声,南沙群岛要晃晃,白宫那边要研究一番,绞尽脑汁一番,头疼一番,等等多了。以中国恩人自居的赫鲁晓夫在大义凌然的中国共产党面前也得认输理),现在仍如此,因此应该让主流资本家多吃转基因粮菜,把软骨病基因转掉。或者,准确的说,食用转基因粮食就不会再生出第二代资本家了,有无软骨病也不要紧了;当然,中国近代资本家阶级染上软骨病的原因复杂,限于篇幅这里免述。

     从市场角度讲,办企业的目的是追求利润,而不是追求GDP, 追求利润、追求利润(可以分成,达成妥协,但共赢是难的;对于利润,不是你的就是我的)才是经营的出发点和目的地。黑头发儿黄头发儿的“企业家们”都明白这点,不让他们盈利,他们一天也不会干,他们甚至会索赔;他们还会告诉自己的政府,政府就会派军机或军舰搞自由航行、自由飞行、耀武扬威、吓唬人,以求暴利,实际具有黑帮性质, 合法黑帮, 披着国家外衣的黑帮。不知何原因,中国的公知们却对单纯的GDP津津乐道、甚至痴迷,甚至为生命。单纯的GDP是啥意思,只在我境内生产,利润都拿走了,结果拿走了,果实拿走了,我们除了得点儿微弱的农民工工资,再加税收(有时照顾,还有出口退税)外,没得到什么,可以说干喜欢一场。经常说我们的GDP, 我们的GDP, 要认起真来,应该说我们境内的我们境内的我们境内的GDP。比如好多外人都借住在或租住在我们家(当了房东)结婚生子,我们可以说在我们家生了很多孩子,可是,可是,可是孩子没有一个是自己的,悲哉。这一点,我们不如清朝的咸丰,那时的GDP世界第一,且都是清朝自己的或者是清朝自己的臣民(地主与商人)的,占世界比例超过30%;是鸦片战争发动者、当时世界最强国、日不落国、也是小小英国(本土面积与本土人口)的GDP的若干倍。

      

        如此这般,“三个第一”的书记会变成四个第一了。即,在处理房地产行业与制造业关系时,制造业放第一位。房地产(盖房子,当房东,租房子)业放第二位。房地产书记变为制造业书记。

        与文章的开端相呼应,题目可以改为林彪的四个第一与基层大队书记的四个第一。感谢缪峰先生的支持。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scgxwjz森林 2019-6-9 17:43
如果中国继续走美国道路,这个国家就不稳定了,中国共产党就危险了,幸好毛主席搞了文化大革命,今天还存初心的共产党员开始觉醒了。
引用 云淡 2019-6-9 11:44
参考文摘
在谈到苏东剧变时,魏巍曾经感慨地说:“一个建立起社会主义数十年的国家,竟然会遭逢资本主义复辟的命运,这是出人意外的,甚至是一般人想也没有想到的。能够清醒地看到这种危险的,只有极少数人,他们的代表人物就是毛泽东。他远在1956年就预见到了这种危险的萌芽,并起而抗争,这就是为期十年的中苏论战,也就是那场著名的反对现代修正主义的斗争。今天回头看来,这场斗争的意义是何等重大何等深远啊!也许只有列宁当年反对第二国际老修正主义者的斗争才能与之相比。可惜这场斗争未能取得当时苏共队伍内部更广泛的响应,以致苏共的修正主义势力坐大,积重难返,形成了今天的悲剧。这不能不引为共运历史上的沉痛教训。” —— 刘继明:革命者魏巍    2019年3月7日    http://jbwhw.cn/nd.jsp?id=585#_np=2_587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