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妖魔化毛主席就是对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中国的攻击! ——从普京说“妖魔化斯大林就 ...

2019-2-26 23:07| 发布者: 红色记忆| 查看: 3220| 评论: 6|原作者: 齐 工|来自: 投稿

摘要: 妖魔化毛主席就是对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中国的攻击! ——从普京说“妖魔化斯大林就是对俄罗斯和苏联的攻击”所想到的 齐工我读了中国社科院吴恩远和郑蓓蓓同志的文章《普京:“妖魔化斯大 ...


       妖魔化毛主席就是对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中国的攻击!

             ——从普京说“妖魔化斯大林就是对俄罗斯和苏联的攻击”所想到的

                                      齐   工

 

 

我读了中国社科院吴恩远和郑蓓蓓同志的文章《普京:“妖魔化斯大林就是对俄罗斯和苏联的攻击》(附后,原载吴恩远主编:《俄罗斯最新历史著述暨评析(2007——2017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8年7月第1版)后,想到了我国多年来的情况,结论是:妖魔化毛主席就是对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中国的攻击!

妖魔化伟大人物现象的现象,有史以来是不断的,但是20世纪的苏联和中国当属最为严重。中外历史上,不论哪个统治阶级,对于自己阶级认定的伟大人物,都是不允许妖魔化的,因为这涉及到整个统治阶级整体的、根本的和长远的利益。妖魔化无产阶级的伟大人物,是资产阶级、剥削阶级和一切反动派的本性决定的。他们惯用的手段就是编造各种谣言,无中生有,捉风扑影、张冠李戴,撒谎欺骗。

对于重大历史事件和重要历史人物,尤其是对阶级的代表人物,包括无产阶级的伟大领袖人物,对各种“隐瞒真相,放任流言”现象,熟视无睹,不抵制、不批判,是苏共垮台、苏联解体的一个重要因素,同时也是历史虚无主义在我国作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造成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威信降低的一个重要因素。

习近平主席在纪念毛泽东同志120周年诞辰座谈会上说:“坚持实事求是,就要坚持为了人民利益坚持真理、修正错误。要有光明磊落、无私无畏、以事实为依据、敢于说出事实真相的勇气和正气,及时发现和纠正思想认识上的偏差、决策中的失误、工作中的缺点,及时发现和解决存在的各种矛盾和问题,使我们的思想和行动更加符合客观规律、符合时代要求、符合人民愿望。

在苏联,从1956年苏共20大赫鲁晓夫秘密报告妖魔化斯大林开始,一直到戈尔巴乔夫,始终没有批判和纠正对斯大林妖魔化错误,苏共领导集团背叛马克思列宁主义,共产主义理想和社会主义信念的丧失,不再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了, 严重脱离群众,通过贪污贿赂,化公为私,聚敛了大量社会财富,形成了一个既得利益集团,最后通过修改宪法,取消共产党的领导地位,致使第一个曾经创造过辉煌业绩、全世界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向往和羡慕的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变色、解体,第一个执政多年的无产阶级政党——苏联共产党变质、垮台,教训极为惨痛!

在赫鲁晓夫大反斯大林之后不久,1956年11月15日在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毛泽东同志就说:

“关于苏共二十次代表大会,我想讲一点。我看有两把“刀子”:一把是列宁,一把是斯大林。现在,斯大林这把刀子,俄国人丢了。哥穆尔卡、匈牙利的一些人就拿起这把刀于杀苏联,反所谓斯大林主义。欧洲许多国家的共产党也批评苏联,这个领袖就是陶里亚蒂。帝国主义也拿这把刀子杀人,杜勒斯就拿起来要了一顿。这把刀子不是借出去的,是丢出去的。我们中国没有丢。我们第一条是保护斯大林,第二条也批评斯大林的错误,写了《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那篇文章。我们不象有些人那样,丑化斯大林,毁灭斯大林,而是按照实际情况办事。

列宁这把刀子现在是不是也被苏联一些领导人丢掉一些呢?我看也丢掉相当多了。十月革命还灵不灵?还可不可以作为各国的模范?苏共二十次代表大会赫鲁晓夫的报告说,可以经过议会道路去取得政权,这就是说,各国可以不学十月革命了。这个门一开,列宁主义就基本上丢掉了。

列宁主义学说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在那些地方发展了呢?一,在世界观,就是唯物论和辩证法方面发展了它;二,在革命的理论、革命的策略方面,特别是在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和无产阶级政党等问题上发展了它。列宁还有关于社会主义建设的学说。从一九一七年十月革命开始,革命中间就有建设,他已经有了七年的实践,这是马克思所没有的。我们学的就是这些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

我们在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中,都是发动群众搞阶级斗争,在斗争中教育人民群众。我们搞阶级斗争是从十月革命学来的。十月革命,无论城里、乡里,都是充分发动群众进行阶级斗争。现在苏联派到各国去当专家的那些人,十且革命的时候不过几岁、十几岁,他们很多人就忘记了。有的国家的同志说,中国的群众路线不对,很高兴学那个恩赐观点。他要学也没有办法,横直我们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互不干涉内政,互不侵犯。我们不企图去领导任何别的国家,我们只领导一个地方,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东欧一些国家的基本问题就是阶级斗争没有搞好,那么多反革命没有搞掉,没有在阶级斗争中训练无产阶级,分清敌我,分清是非,分清唯心论和唯物论。现在呢,自食其果,烧到自己头上来了。

你有多少资本呢?无非是一个列宁,一个斯大林。你把斯大林丢了,把列宁也丢得差不多了,列宁的脚没有了,或者还有一个头,或者把列宁的两只手砍掉了一只。我们是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学习十月革命的。马克思写了那么多东西,列宁写了那么多东西嘛!依靠群众,走群众路线,是从他们那里学来的。不依靠群众进行阶级斗争,不分清敌我,这很危险。(《毛泽东选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1977年4月第1版,第321——323页。)

恩格斯在马克思逝世之后说“ 尽 管 这 样 , 人 类 却 失 去 了 一 个 头 脑 , 而 且 是 它 在 当 代 所 拥 有 的 最 重 要的 一 个 头 脑 。 无 产 阶 级 运 动 在 沿 着 自 己 的 道 路 继 续 前 进 ,但 是 , 法 国 人 、 俄 国 人 、 美 国 人 、 德 国 人 在 紧要 关 头 都 自 然 地 去 请 教 的 中 心 点 没 有 了 , 他 们 过 去 每 次 都 从 这 里 得 到 只 有 天 才 和 造 诣 极 深 的 人 才 能 作 出的 明 确 而 无 可 反 驳 的 忠 告 。 那 些 土 名 人 和 小 天 才 ( 如 果 不 说 他 们 是 骗 子 的 话 ) , 现 在 可 以 为 所 欲 为 了 。最 后 的 胜 利 依 然 是 确 定 无 疑 的 , 但 是 迂 回 曲 折 的 道 路 , 暂 时 的 和 局 部 的 迷 误 — — 虽 然 这 也 是 难 免 的 — — , 现 在 将 会 比 以 前 多 得 多 了 。 不 过 我 们 一 定 要 克 服 这 些 障 碍 , 否 则 , 我 们 活 着 干 什 么 呢 ? 我 们 决 不 会 因 此 丧 失 勇 气 。 ”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5卷第459——460页。)

在我国,1976年9月9日伟大的人民领袖毛泽东同志逝世,在此之后,诸如李锐、辛子玲、何方、杜导正等之类的“小名人”们,就跳了出来很是表演了一幕一幕妖魔化毛主席、抹黑中国共产党和诋毁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尤其是建国后的前三十年社会主义的实践的闹剧。

其中,其中他们这一伙的茅于轼先生,是以“著名经济学家”的身份,“天则研究所”领导人的职务活动的。于是自然就获得了美国统治阶级的经费支持和奖励。在对毛泽东的评价上,广大人民群众、国家宪法、中国共产党章程和历届的文献,都认为毛泽东是人民的伟大领袖,可是在茅于轼的文章中说他是人民公敌;人民群众认为毛泽东是人民的大救星,《东方红》这歌曲不光中国唱,世界上其他国家包括古巴和国际友人也在唱,可是茅于轼认为毛主席是人民的大灾星;毛泽东的功绩是领导和创建和缔造了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和新中国,使亿万中国老百姓从“三座大山”的压迫下得到解放,是给解放人民带来幸福的,但茅于轼却说毛泽东使人民的痛苦极大化;我们认为毛泽东是高瞻远瞩的,他的预见是非常英明的,他预见苏联修正主义,会导致“卫星上天,红旗落地”;但是茅于轼却认为毛泽东是鼠目寸光;我们认为毛泽东是光明磊落的,他的伟人人格魅力是非常大的,但是茅于轼却认为毛泽东心理阴暗;毛泽东是爱人民的,当人民喊“毛主席万岁”时,他喊“青年万岁”,“同志们万岁”,“人民万岁”,他是真正热爱人民的;茅于轼认为毛泽东是孤家寡人;一切正直的,尤其是哲学界的学者,认为毛泽东是唯物辩证法的大师,茅于轼认为毛泽东丧失了正常人的思维。到目前为止,全世界人民最热爱的伟大革命领袖就是毛泽东,包括占领华尔街运动,其中就有的人举着毛主席像!——《实录巩献田就毛泽东问题与茅于轼对谈》,

http://mzd.szhgh.com/pingshu/201308/28913.html

让我们听听外国人是如何评价毛主席的!

英国著名的学者约翰·列农曾撰文感慨:“世界上深受中国领袖毛泽东影响的人,数以几十亿计。很多国家的人民,在某种意义上把毛泽东作为他们的精神图腾。”

美国学者施拉姆直言不讳地说:“一百年之后,毛泽东仍是世界人民最为关注的思想家与军事家。”

一些西方学者大胆地摈弃意识形态之争,对毛泽东的世界历史贡献进行了非常深入的研究。他们给予毛泽东的评价甚至超越受益最大的中华民族的学者们所给予的赞誉。施拉姆对此做了进一步解释:“毛泽东的一生,是在为全人类的最终命运战斗和操心的一生。他不仅是公平正义的化身,也是不畏强权的斗士。他不仅处处维护中国劳苦大众的利益,也为世界人民的民族解放事业费尽心血。毛泽东个人出色的战略眼光,让那个时代其他政治领袖黯然失色。”

在巴基斯坦:几乎全民崇拜毛泽东。毛泽东逝世那年,巴基斯坦领导人发来的唁电感人肺腑。当时,巴国总理贝娜齐尔·布托痛哭失声:“像毛泽东那样的人物,在一个世纪,也许一千年里只能产生一位。毫无疑问,毛泽东是巨人中的巨人。他使历史显得渺小。他的强有力的影响在全世界亿万男女的心中留下了印记。毛泽东是革命的儿子,是革命的精髓,确实是革命的旋律和传奇,是震动世界的出色的新秩序的最高缔造者。毛泽东没有死,他永垂不朽。如果仅仅是从中国的范围来衡量他的划时代的功绩,那将有损于对这位非凡人物的纪念。他对当代局势发展的贡献是没有人可以比拟的。这位人物的谦虚和幽默,他的光荣和伟大,他的英勇和胜利,将永垂青史。毛泽东的名字将永远是穷人和被压迫者的伟大而正义的事业的同义语,是人类反对压迫和剥削的斗争的光辉象征,是对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胜利的标志——我们巴基斯坦将永远怀着敬意纪念不朽的毛泽东。”

这种评价,与茅于轼相比,是多么不同啊!

问题的严重性,不在于类似茅于轼这类的人讲了一些什么和造了一些什么谣言,问题的严重性在于如此明显地仇视毛主席、敌视中国共产党和反对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人,并没有引起领导的关注,更有甚者,南方有的省政府所属的单位,在“巩献田与茅于轼对谈”(根据录音整理,2013年7月29日下午 )发表之后,竟然还邀请他到他们那里作报告,只是由于当地人民群众的抵制茅于轼有的活动才未能得逞。

今天,苏共垮台、苏联解体的历史悲剧已经过去快30年了,不管出于何种动机,俄罗斯领导人才开始敢于正视对斯大林的妖魔化,历史真相才开始得以恢复认为“妖魔化斯大林就是对俄罗斯和苏联的攻击”。但是,悲剧已经发生,后果已经显现。后悔晚矣!

可笑的是,笔者最近听到一种异常古怪的声音,以所谓“103名(捏造而已,一个名字都没有!)将帅后代”的名义和教师爷的口吻教训我们的领导人,什么要“学习叶利钦和蒋经国”啊!走“民主和法治”轨道啊!

这不由得使我想起 2006年3月4日在国务院招待所(北京西山杏林山庄),由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 高尚全组织的一次闭门秘密会议,正式名称为“ 中国宏观经济与改革走势座谈会”,参加“西山会议”的北京大学那位贺卫方先生,他批评说:中国共产党没有登记,不合法;胡JT的职务不合法;我们的前途就是台湾模式。

对于类似这样严重的政治问题,我们党和国家的各级领导是应该如何对待呢?不得而知。

目前,普遍的是政治冷漠,对国家大事,对“关乎国家和民族生死存亡”的大事,漠不关心,麻木不仁。金钱拜物教大行其道,奢华之风和享乐主义依然盛行。

不少的老年共产党员,共产主义理想是有过,那是在入党的时候和在职的时候,多数是“为共产主义奋斗到退休”,现在是只关心养生,“颐养天年”了;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为对付自由市场经济这个恶魔,不得不奔波劳累,无暇顾及其他;青年人,缺少信仰和理想,最高学府之一的北京大学,2017年8月:“一个现象愈发突出——非常优秀的年轻人,成长过程中没有明显创伤,生活优渥、个人条件优越,却感到内心空洞,找不到自己真正的想要。北大一年级的新生,包括本科生和研究生,其中有30.4%的学生厌恶学习,或者认为学习没有意,还有40.4%的学生认为活着人生没有意义,我现在活着只是按照别人的逻辑这样活下去而已,其中最极端的就是放弃自己。”http://edu.sina.com.cn/zl/edu/2017-08-16/doc-ifyixtym5612949.shtml)集体主义观念淡薄和社会公德缺失;少年,前些年曾经的“小学是共产主义教育,中学是社会主义教育,大学是资本主义教育,研究生是卖国主义教育”,如今也变得不再,竟然出现“小学生收受贿赂数万元”,最小官职(小学班长)的大贿赂犯现象!虽然这是极端现象,但是,毕竟从某个角度反映反映整个系统存在的问题,绝对不能忽视!(http://www.sohu.com/a/226789281_100010905)

我们有责任叫醒和唤起还在沉睡的人们,分清敌我,分清是非,依靠和团结广大人民群众,进行伟大斗争!

当前特别要警惕帝国主义“和平演变”策略和“颜色革命”的渗透,增强国家意识和社会责任,自觉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抵制一切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活动和思潮,不忘初心,继续革命,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团结起来,艰苦奋斗,夺取胜利!

 

               普京:妖魔化斯大林就是对俄罗斯

                                 和苏联的攻击

 

                             吴恩远   郑蓓蓓

2017年6月26日,俄罗斯各大报登载著名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的一项调查结果:38%的俄罗斯人在回答“历史上最杰出的人物”时,把斯大林放在第一位,普京和普希金并列第二,列宁名列第三。在此期间,普京会见美国好莱坞著名导演奥利弗·斯通时说道:对斯大林的过度妖魔化就是攻击俄罗斯和苏联。这句话几乎颠覆了半个世纪以来俄罗斯对斯大林的评价。俄罗斯民众和普京总统对斯大林新的认识必将对俄罗斯社会发展进程产生重大影响。

 

      赫鲁晓夫一戈尔巴乔夫一普京: 对斯大林评价转一大圈回到原点

 

苏联对斯大林的争论始于赫鲁晓夫1956年苏共二十大的“秘密报告”。赫鲁晓夫对斯大林恣意妄为的攻击和谩骂导致苏联社会和囯际共运思想混乱,并影响到戈尔巴乔夫等“六十年代人”,所以说苏联解体“始于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从对斯大林个人的批判发展到对“斯大林模式”和整个苏联体制的全盘否定,1989年时苏联社会对斯大林的正面评价只占8%,灭史亡国,顺理成章。

苏联解体给俄罗斯社会带来的悲剧(普京语)令无数俄罗斯人怀念苏联时期的大国气概和稳定生活,对斯大林的认识更趋理性和客观,其在人们心目中地位开始逐步回升。此后多次民意测验表明,俄罗斯人对苏联社会的评价日趋正面,斯大林则稳居历史人物前列。

笔者在2003年曾经写过《俄罗斯重新评价斯大林》一文,当年产生“重新评价”的原因今天依然存在,但“列瓦达中心”这次民意测验特点在于:

第一,俄罗斯民众对斯大林评价出现新的升级。俄罗斯过去有过很多次类似民意调查,斯大林被列为第一位并不鲜见(最近一次是2017年3月评价百年来俄罗斯最伟大领袖人物,列宁、斯大林、普京并列第一位)。但以往俄罗斯的民意调查主要是测评自己国家的历史人物,这次范围扩大到对全世界和全部历史发展阶段的最杰出名人。世界各国、各民族对此当然有自己标准,俄民众这个答案不一定被他人接受,但斯大林的地位在俄罗斯人眼里超过他们心中的“神”彼得大帝;超过被誉为“俄罗所良心”的普希金等俄国全部历史人物、甚至认为其贡献应当居全世界所有杰出人物之首,把斯大林抬到这么高的地位在俄罗斯的民意测验中还很少见。

一次民意测验也许不能说明多大的问题。如果多年来、多种民意调查机构的多次测验都是同一个结论,就确实代表了广大民众对这个问题的观点。俄罗斯对斯大林看法这种如过山车式的急剧转变,正如6月28日《俄罗斯——波罗的海》报纸写道:“在俄罗斯现代史上,特别在赫鲁晓夫和戈尔巴乔夫时期,人们始终对斯大林镇压的罪行感到恐怖并且咒骂这个血腥的暴君。但在新的斯大林式的普京体制时期,斯大林的个人威望从已经触底又得到了复兴。有这种感觉,我们国家对斯大林的评价似乎又回到了原点。(《Росбалт》, 28 июня 2017.)

第二,普京总统对斯大林评价新变化。普京对斯大林第一次正面评价是在他刚上台的2002年。一方面他也谈到斯大林的“专制、独裁”,另一方面肯定“正是在斯大林领导下苏联才取得了伟大卫国战争的胜利,这一胜利在很大程度上与他的名字相关联。忽视这一现实是愚蠢的。”(2002年1月16日人民网)此后他对斯大林的多次评价基本上在这个尺度之内。

2017年6月16日普京回答美国好莱坞著名导演奥利弗· 斯通关于评价斯大林问题时说:斯大林时代发生有悲惨事件,今天的俄罗斯确实还带有斯大林主义的某些遗毒,但是,我们大家不都带有各种遗毒吗?就是说任何人都难免犯错误。他还指出:“在世界历史上都存在有争议的人物:英国的克伦威尔,法国的拿破仑。克伦威尔是独裁者和暴君;拿破仑当了皇帝后,把国家引向民族灾难,遭到完全失败。但是他们两人在国内仍然受到尊重”,这就阐明了普京对待斯大林的态度。他举例说道:丘吉尔尽管有其反对苏联的立场,但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后坚决主张和苏联合作,并把斯大林称为伟大的统帅和革命者。所以,普京强调:“斯大林是适应时代需要而产生的人物。那些过分妖魔化他的人,实际上就是在攻击俄罗斯和苏联。”(москва, 16 июня 2017,07: 49--REGNUM.)

这是普京对斯大林新的评价:首先,承认过去有妖魔化斯大林的现象,而且“很过分”;其次,把对斯大林评价放到与国家平行的地位,指出对斯大林的攻击就是对苏联和俄罗斯的攻击。最后,强调斯大林的所作所为是顺应了时代的需要。

第三,抬高斯大林地位的不仅是左派,不仅是俄共,而且是各级政权。

6月27日的《俄罗斯报》报道:最近关于斯大林的消息占据了俄罗斯各报头版,仿佛是在进行军队大元帅竞选。“斯大林从地下冒出来了”,俄罗斯报纸通栏大标题这样报道。几乎每一天,斯大林的各种挂像、雕像突然冒出在各个地方。俄报指出:主导这种行为的,不是左派,也不是俄罗斯共产党,而是能够揣摩上面意图的各级政权。(《Газеда.Ru》27.06.2017)在莫斯科国际法学院发生的把原先取下来的斯大林挂像又挂在原处,就是校领导的决定;2015年7月3日,俄罗斯当地政府在特维尔州勒热夫区竖立了一座斯大林胸像。俄罗斯政府现任文化部长弗拉基米尔· 梅金斯基为此专门撰文阐述建立斯大林纪念碑原因。他写道:“我们社会不需要以丑化、回避的态度对待祖国的历史和历史人物,特别是对斯大林的不实评价。以前靠随意推测或谴责性的论调对斯大林评价的那种情况在现实社会中早就不能立足了。”各级政权出面的原因在于俄罗斯出现“新的斯大林式的普京体制”。

   二  对斯大林评价变化的原因

 

应当说,俄罗斯目前出现的对斯大林又一轮重新评价有着深刻政治的、经济的、社会的、思想领域的背景。

1、认识到过去有妖魔化斯大林的存在

斯大林问题得以回归理性,在于俄罗斯人认识到过去的确存在妖魔化斯大林的情况。

政治学者库利科夫指出:妖魔化斯大林起初来自西方,把斯大林说成是和希特勒并列的绝对邪恶的人,目的是使俄罗斯处于和西方在政治权利不平等的地位。(MOCKBA, 16 тюня 2017, 07: 49- REGNUM)

首先就是集中攻击斯大林30年代的大清洗问题。这当中确实有扩大化的错误,但被西方肆意扩大。《俄罗斯报》写道:20世纪80年代末期,由“纪念碑”等组织在群众大会上公布所谓被解密的档案;仿佛有成千上万的斯大林体制下的牺牲者,反斯大林活动达到顶峰。这个“紀念碑”今天已经证实为外国间谍组织。(《Газеда.Ru》27.06.2017.)

普里亚尼科夫在《俄罗斯人热爱斯大林之谜》一文中写道:指责斯大林“残忍”的一个罪行是对待农民。但是在俄国的执政者中只有斯大林完成了把一个农业国城市化的任务。1914年俄国城市居民只有23.2百万人,1956年达到87百万人。40年城市人口增加了3.5倍,而欧洲国家达此目标花费了200年!(《Росбалт》27,июня 2017.)

妖魔化斯大林一个表现就是指责他“专制、独裁”。多年来一谈到“斯大林模式”就离不开“高度集权、专权”的特点。俄罗斯学者科尔尼多克特里内写道:“独裁”这个词是冷战时期西方理论家为战胜斯大林领导的社会主义阵营而发明的。其結果是,俄罗斯被摧毁了。Корни доктрины :Рычат 《тоталитаризма》- изобретение теоретиков 《Холодной войны》MOCKBA, 8 июля 2017,11.07-REGNUM.)

到今天为什么这股反对斯大林的歪风没有继续刮下去?《俄罗斯报》指出:这是因为反对者指责斯大林似乎违背纽伦堡确定的法制、犯下反人类罪行的事情根本不存在。(《Газета.Ru》27.06.2017.)

 

2.理性评价斯林大的一些错误

 

在《斯大林从地下走出来》一文中,作者认为:那些把自己选票投给斯大林的人,都非常清楚地知道大清洗的情况,也完全不是斯大林主义的狂热拥护者。但他们知道:“一切有效益的管理者都是借助于惩罚性手段。”卫国战争中“一步也不准后退的”227号命令,对随便撤离阵地的人施以严厉惩罚于段。但不这样惩罚临阵脱逃者能保卫祖国吗?

斯大林大元帅的形象是国家象征,俄学者叶莲娜指出:今天大多数俄罗斯人不想给自己提到大清洗的间题,人们已经对他的错误给以原谅。(“Биржевой лидер”ссылка на http:// profi-forex. Org.)

 

3. 重新认识斯大林时期取得的伟大成就的意义

 

斯大林时期工业化、社会发展现代化和反法西斯战争取得的成就,通过这些年来在俄罗斯各种书籍、刊物、甚至国家教科书、电视节目等等载体上的宣传,已经取得基本一致的意见。对比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状况和国际环境,今天俄罗斯人对斯大林当年领导苏朕与西方抗争的意义有了新的认识。

库利科夫强调原因在于:俄罗斯人知逍,西方从来不承认俄罗斯人有与他们平等的地缘政治权力。整个20世纪俄罗斯一直在为击退敌人而斗争。这场斗争始于20世纪初,一直延续到今天。而在斯大体时期取得了从开始到中间阶段的胜利。当年与西方的“冷战”今天还在进行,实质是维护俄罗斯人的生存权,担忧这场斗争能否再次取得胜利,正因为如此俄罗斯人才对斯大林给予了前所未有的认定。( MOCKBA,28 июня 2017.一 REGNDM.)

俄罗斯人还认识到:仅仅依靠自己的单打独斗取胜的艰难和被孤立制裁的无助。但当年在斯大林领导下,不仅战胜了法西斯,而且建立了一个几乎囊括地球一半的社会主义体系,依靠这个体系在巨大的地缘政治范围内与“文明”的西方多次竞争中取得胜利。俄罗斯人清楚斯大林在捍卫俄罗斯人生存中所起的作用,有了对斯大林高度的评价。(Тамже)

 

4.今天的普京政权需要斯大林

 

普京执政以来,由于国家领导人的支持,在国家电视频道上充满了对斯大林的赞美,这种宣传甚至比斯大林时代还广泛。原因是今天的俄罗斯总统需要这种形象。

国家领导人需要以历史上的强国领袖为榜样。正如《俄罗斯报》写道:最近十余年,随着国际油价的下跌、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和居民生活水平的降低,俄罗斯人又把眼光聚焦历史。这一次不仅仅来自下层,而且是来自上层政权领导人:正是这些领导者们试图在俄罗斯历史中探寻成为伟大强国的领袖人物,以此作为其榜样:如竖立了弗拉基米尔大公雕像。并且这当中不仅是要对历史反思、理解并且还要悔过。(《Газета.Яu》27.06.2017.)

人们期盼俄罗斯总统重现稳定生活。在当代俄罗斯40岁以上的人常常愉快地回忆起勃列日涅夫、安德罗波夫和契尔年科,认为是自己生活最好的时代。勃列日涅夫虽然被认为是“停滞年代”,但人们认为那时的领袖虽然是严厉的,却是公正的。斯大林的崇拜者认为:如果还是斯大林执政就能够回到勃列日涅夫时代。“Биржевой лидер ”ссылка на http://www.profi-forex.org.)表达俄罗斯民众对再现斯大林式的执政者的期盼。

普京政权在很多方面复活了苏联的实际做法。据最近俄罗斯民意调查:超过一半的俄罗斯人支持总统现行的方针并希望未来总统执行现在的政策:这就是继续在国内外政策上采取比较强硬的方针。俄罗斯学者预言:由于这次民意调查的结果,克里姆林宫战略家们已经在考虑斯大林问题上怎样做更正确。根据一切判断,普京实际上已经为斯大林平反,所以人们希望俄罗斯总统应当成为类似斯大林那样的人。区别仅仅在于:不要再设立集中营,不要每周工作六天和封闭边界。(Тамже)

 

               三 对斯大林等历史人物重新评价的影响

 

这次俄罗斯对斯大林等历史人物的民意调查结果和普京对斯大林新的评价,必将对俄罗斯社会、政治、思想等各个领域的发展产生重要影响。

1)拨开妖魔化斯大林的迷雾,恢复对苏联历史和苏联历史人物的本来面貌,有利于在思想意识形态领域的正本清源,夯实了俄罗斯执政者制定国家发展战略的理论基础。

历史终究证明:任何民族都不可能长久丑化和攻讦为本民族作出重大贡献的历史人物。对历史人物的正名有利于为国家、特别是为青少年树立正确的价值观、道德观。

2)多年来受西方“妖魔化斯大林”的思想浸淫,极大影响、甚至阻碍了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毛泽东当年建国时要求在京中央政治局委员会委员至少要学习苏俄1918年宪法和1936年斯大林宪法,(注:逄先知、金冲及主编:《毛泽东传》(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版,第318页。)前者规定了苏俄社会主义体制的国体和政体,斯大林宪法则补充了“共产党是一切社会团体和国家机关的领导核心”。当年戈尔巴乔夫修宪就是取消共产党领导这一条,为多党制打开绿灯。所以妖魔化斯大林的核心是否定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领导。

3)围绕斯大林的争论在俄罗斯还会进行。普京对斯大林的新评价绝不意味着俄罗斯要回到苏联时期,包括前不久普京签署“建立受政治迫害遇难者永久纪念碑”法令。尽管他有意在法令中回避在“什么时期”“谁迫害谁”的关键问题,人们感觉还是纪念斯大林时期被迫害的人,而很多俄罗斯人对“斯大林镇压”持否定态度……表明俄罗斯上层社会对斯大林评价还有不同看法。但无可怀疑的是,从赫鲁晓夫到戈尔巴乔夫,半个世纪以来全盘否定斯大林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正在俄罗斯受到颠覆性的批判。

 

本文作者:

吴恩远,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首席专家,国际俄国革命史委员会共同主席。著有《苏联史论》等专著。在《中国社会科学》、《历史研究》发表有《苏联30年代“大清洗”人数考》等多篇论文。在俄罗斯科学院主办的《祖国历史》《莫斯科大学学报——历史卷》等刊物发表《论苏联解体原因》等多篇论文。

 

   郑蓓蓓,女,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

 

 


握手

雷人

路过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云淡 2019-3-7 20:19
钱学森说:如果丢掉了毛泽东思想和公有制,中国就完蛋了!
http://www.hswh.org.cn/wzzx/gsyz/lxff/2018-11-03/53325.html
引用 云淡 2019-3-7 19:29
全国人大代表庹庆明:建议教师节改为9月28日
2019-03-06    来源:封面新闻
本届两会,庹庆明共带来了10份建议和议案。在《关于修改的建议》中,他建议将教师节从9月10日修改为9月28日  http://www.kunlunce.com/klzt/xl/2019-03-06/131657.html
引用 云淡 2019-3-4 22:45
参考文摘
红色小兵从今天起,做一个高尚的人:纪念毛主席“向雷锋同志学习”题词发表56周年
2019-03-04    来源:红色小兵
我们知道,在战争年代,毛主席曾经给刘胡兰题过词——“生的伟大,死的光荣”,也为白求恩和张思德分别写过纪念文章。但在和平时期,似乎只有为雷锋题词这么一次。
历史上,列宁曾经盛赞后方工人们的“星期六义务劳动”,为此还专门写了《伟大的创举》这篇传世之作。列宁在文章中开宗明义地讲:“少说些漂亮话,多做些日常平凡的事情。”从这里,我们看到了“共产主义幼芽”,这是一种政治觉悟,也是一种时代精神,这对于当时的布尔什维克摆脱困境、走向胜利,是提供了重要的思想保证和精神动力的。
引用 云淡 2019-3-2 20:00
当年延安吸纳了成千上万的抗日热血青年经过了延安整风的洗礼统一了思想,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做好了干部准备。在文化革命建立三结合的新政权的时候,发现具有社会主义革命觉悟的青年干部的不足。要提前重视并解决规模性地培养和储备具有社会主义革命觉悟(树立了无产阶级世界观)的青年干部群体问题,以便迎接随后到来的社会主义革命高潮。
引用 东鹤人 2019-3-2 07:08
写文章不要用别人的幌子做依据,一旦如此,整篇文章也就失去了可读性。
引用 云淡 2019-2-27 21:39
参考文摘
从毛泽东与基辛格在一九七三年二次对话,一九七五年一次对话,美国的智库都懂得,在中国最难对付的是毛泽东,不是其他人,要颠覆中国的现行秩序,必须颠覆毛泽东在中国人心目中的地位,要收买能出卖灵魂的人。第一个被收买的是李志绥,他用造谣中伤的办法,在生活上抹黑毛泽东形象,其实稍有常识的人,就知道他在书中所言之荒诞了,而且此书是美国有关方面做了修改和纹饰,纯属造谣污蔑。还有一个便是辛子陵,仅凭这些还不够,又造谣什么邓颖超的日记,分明是伪造的东西来攻击毛泽东。他们攻击和抹黑毛泽东的手段,可谓无所不用其极,国内的知识分子往往亦为之迷惑,分不清是非和黑白。—— 朱永嘉:1975年11月11日毛泽东与基辛格谈话的前前后后  2015-07-13  来源:乌有之乡  http://www.hsth.org/show.asp?id=1720

查看全部评论(6)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