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焦点述评 查看内容

恩格斯致奥·伯尼克

2018-12-30 11:07| 发布者: 红色记忆| 查看: 375| 评论: 0|原作者: 恩格斯|来自: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693——694页

摘要: 编者语:鉴于改革开放以来有人引用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时候,断章取义,符合自己观点和想法的语句就引用,不符合自己观点和想法的,尤其是反对自己观点的,就避而不引。关于涉及我们时代特征——改革——的关键思想 ...

                                                  恩格斯致奥·伯尼克

                                         1890年8月21日


编者语:

鉴于改革开放以来有人引用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时候,断章取义,符合自己观点和想法的语句就引用,不符合自己观点和想法的,尤其是反对自己观点的,就避而不引。

关于涉及我们时代的特征——改革——的关键思想、观点,也正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一再强调的,科学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本质和核心——生产资料公有制,有的予以回避,有的予以模糊,有的偷换概念,把私有制经济、私有企业披上“非公”经济、“非公”企业的华丽外衣,长此以往,导致我国经济公有制主体地位严重削弱,几近丧失,严重危及到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基础。

习近平主席明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一个国家实行什么样的主义,关键要看这个主义能否解决这个国家面临的历史性课题”(2013年1月5日习近平在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研讨班开班式上的讲话)

科学社会主义经济必须是公有制经济占主体,只有如此,才能谈得上“按劳分配”为主体,才能谈所谓改革成果“共享”,舍此,必然导致两极分化,贫富悬殊,共同富裕的目标就纯属幻想!

为了还原恩格斯关于社会主义改革的完整思想,即明确改革的基础和前提,即“生产资料公有制(先是单个国家实行)的基础上组织生产”,明确改革开放是社会主义制度的发展和完善,以抵制生产资料私有化,抵制“化公为私”、“化国有为私有”,私有经济通过“混改国有”“把国有、国企变私有、私企”的错误,特此发表《恩格斯致奥·伯尼克的信。

                                    ——齐  工

 

 

                     恩格斯致奥·伯尼克

      1890年8月21日于多佛尔附近的福克斯通

      奥托·伯尼克先生

      布雷斯劳(注:弗罗茨瓦夫。——编者注)

    尊敬的先生:

    对于您的问题(注:伯尼克准备作关于社会主义的讲演,1890年8月16日写信给恩格斯,请恩格斯回答,在社会各阶级的教育、觉悟水平等等方面目前存在差别的情况下,社会主义改造是否适宜和可能。伯尼克的第二个问题涉及燕妮·马克思的家庭出身。),我只能给予简短而概略的回答,否则,为了回答第一个问题,我就得写一篇论文。

    一、我认为,所谓“社会主义社会”不是一种一成不变的东西,而应当和任何其他社会制度一样,把它看成是经常变化和改革的社会。它同现存制度的具有决定意义的差别当然在于,在实行全部生产资料公有制(先是单个国家实行)的基础上组织生产。即便明天就实行这种变革(指逐步地实行),我根本不认为有任何困难。我国工人能够做到这一点,这已经由他们的许多个生产和分配合作社所证明,在那些没有遭到警察蓄意破坏的地方,这种合作社同资产阶级的股份公司相比,管理得一样好,而且廉洁得多。我国工人在反对反社会党人法(注:反社会党人非常法是俾斯麦政府在帝国国会多数的支持下于1878年10月21日通过生效的一项法律,其目的在于反对社会主义运动和工人运动。这个法律将德国社会民主党置于非法地位;党的一切组织、群众性的工人组织、社会主义的和工人的刊物都被禁止,社会主义著作被没收,社会民主党人遭到镇压。但是,社会民主党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积极帮助下战胜了自己队伍中的机会主义分子和极“左”分子,得以在非常法生效期间正确地把地下工作同利用合法机会结合起来,大大加强和扩大了自己在群众中的影响。在群众性工人运动的压力下,非常法于1890年10月1日被废除。恩格斯对这一法律的评论,见《俾斯麦和德国工人党》一文(《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9卷第308—310页)的胜利斗争中出色地证明了自己政治上的成熟,在这种情况下,您还谈论德国群众的无知,我是难以理解的。我觉得,我国所谓有教养的人那种好为人师的狂妄自大倒是更严重得多的障碍。当然,我们还缺乏技术员、农艺师、工程师、化学家、建筑师等等,但是在万不得已时我们也能像资本家所做的那样收买这些人来为自己服务,如果再对几个叛徒——在这伙人中间一定会有叛徒的——给以严厉的惩罚以儆效尤,那么他们就会懂得,就是为自己的利害着想,也不能再盗窃我们的东西了。但是除了这些专家(我把教员也包括在内)以外,我们没有其他“有教养的人”也是完全过得去的,而且,比方说,目前著作家和大学生大量涌进党内,如果不把这些先生控制在一定范围内,还会带来种种的危害。

    易北河以东地区的容克大庄园,可以在必要的技术指导下毫不费力地租给目前的短工或雇农集体耕种。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出一些乱子,那么应由容克先生们负责,这些先生们无视所有现存的学校法,把人们弄得如此野蛮。

    小农和那些咄咄逼人的聪明绝顶的有教养的人,是最大的障碍,这些有教养的人对一件事情越是不懂,就越要装出一副无所不知的样子。

    总之,一旦我们掌握了政权,只要在群众中有足够的拥护者,大工业以及大庄园式的大农业是可以很快地实现社会化的。其余的也将或快或慢地随之实现。而有了大生产,我们就能左右一切。

    您谈到缺乏一致的认识。这种情况是存在的,但缺乏认识的是那些出身于贵族和资产阶级的有教养的人,他们甚至想象不到,他们还应当向工人学习何等多的东西。

    二、马克思夫人是特里尔政府枢密顾问冯·威斯特华伦的女儿和曼托伊费尔内阁的反动大臣冯·威斯特华伦的妹妹。

    致以敬意。

     您的 弗·恩格斯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6月第2版,第693——694。)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