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焦点述评 查看内容

个 人 崇 拜

2018-11-6 23:38| 发布者: 红色记忆| 查看: 546| 评论: 4|原作者: 斯大林

摘要: 个 人 崇 拜编者按:“个人崇拜”是苏联修正主义叛徒集团的头子赫鲁晓夫1956年在苏共20大会议结束后所做的秘密报告,为妖魔化斯大林而强加给斯大林的罪名。仅仅从下列资料中可以看出,斯大林不但不喜欢而且是极力反 ...

           

                     个

编者按:

“个人崇拜”是苏联修正主义叛徒集团的头子赫鲁晓夫1956年在苏共20大会议结束后所做的秘密报告,为妖魔化斯大林而强加给斯大林的罪名。仅仅从下列资料中可以看出,斯大林不但不喜欢而且是极力反对“个人崇拜”的。

 为纪念十月革命101周年,特此发表下列文章。

 

                           我没有要求把察里津改名为斯大林格勒

         (1925 年 1 月 25 日)

致察里津省省委书记舍博尔达耶夫

一、我过去和现在都没有要求把察里津改名为斯大林格勒;

二、此事没有我的参与,是没有通过我发起的;

三、如果一定需要给察里津改名的话,那么就把它叫作米宁②格勒或另一个名字好了;

四,如果改为斯大林格勒的事已广泛传扬开了,现在您难以放弃已开始做的事情的话,那就请您不要把我牵涉到这件事里去,不要求我出席苏维埃代表大会,——不然会给人以我要求改名的印象;

五、请您相信,同志,我不追求名誉地位,不希望造成相反的印象。

原载《史料》杂志 2003 年

5 期,第 54-55 页

——————————

① 1925 年 1 月,当斯大林得知察里津省当局决定把察里津改名为斯大林格勒时,于 1 月 25 日给省委书记舍博尔达耶夫写了这封信。

② 米宁,国内战争时期曾任察里津苏维埃主席。

 

               为什么非要让我来修改你的讲稿

  ——致莫洛托夫的信

    (1926 年 11 月 7 日)

莫洛托夫同志:

既然我们大家(包括我在内)在报刊上发表自己的讲话都不经过预先审查,不知你为什么不把讲话按原稿①发表,而非要让我来作修改。我现在才明白,我的不妥之处就是没让任何人看我的报告。你如此这般地坚持要我修改你的讲话,这难道不是在说,我没有把自己的讲话拿给朋友们看是错了吗?前天那场争论之后我就感觉到这种不妥了。可你现在一再地坚持要我审査你的讲话,是想以自己的谦逊态度来使我无地自容。不,我还是不这样做为好。最好是你认为怎么需要就怎么发表。

·斯大林

11 月  7 日

——————————

① 信的左上角有莫洛托夫的批注:“关于我在党的第 15 次代表会议上的发言”。

 

                 “个人崇拜”与我们党的精神不相容

        (1934 年 12 月)

1934 年 12 月,全苏老布尔什维克协会给中央写信,建议在斯大林五十五岁寿辰时组织一次宣传活动,宣传斯大林的功绩。

斯大林在这封信上批示道:

我反对,因为这样的活动会导致“个人崇拜”的加强,这是有害的,与我们党的精神不相容的。

 

引自《苏共二十大“秘密报告”和赫鲁晓夫的谎言》2015 年版


                   围绕着我个人的狂热从何而来

     ——斯大林与德国作家福伊希特万格的谈话(节录)

      (1937 年1 月8 日)

福伊希特万格:我在这里只有四五个星期。初步的印象之一是: 我觉得对您表达尊敬和热爱的某些形式是夸张的和低俗的。您给人的印象是一个朴实的谦虚的人。这些形式对您来说是不是一种多余的负担?

斯大林:我完全同意您的话。当夸大到过于夸张时是令人不愉快的。人们为一些小事而倾倒。在几百封致敬信当中我只回答一二封, 不允许把其中大多数发表出来,只要我知道,就完全不允许发表过于热情的致敬信。这些致敬信十分之九确实都是低俗的。它们都给我以不愉快的感觉。

我想要不进行辩护,——不能进行辩护,而想要力所能及地说明这种围绕着我个人的达到甜腻腻的程度的遏制不住的狂热是从何而来的。看来是因为我们国内解决了整整几个世纪几代人——巴贝夫派、埃贝尔派(法国资产阶级革命家巴贝夫、埃贝尔追随者们组成的派别。),以及法国、英国、德国的革命者的各种其他的派别—— 力求解决的任务。看来这个(工农群众一直关心的)摆脱剥削的问题的解决,使得人们欣喜万分。人们对摆脱剥削过于高兴了。简直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喜悦了。

摆脱剥削是一件很大的事,于是群众以自己的方式来庆贺这件事。把一切都归功于我,——这当然是不对的,一个人能做什么呢?他们 把我看作一个综合性概念,于是在我周围燃起了傻乎乎的兴奋的大火。

福伊希特万格:我作为一个同情苏联的人,看到并且感觉到对您的敬爱的感情是完全真诚的和低层次的。正因为您受到这样的爱戴, 您能否说一句话制止这些使您国外的一些朋友感到困惑的表达感情的形式呢?

斯大林:我几次试图这样做。但是什么结果也没有。对他们说——这不好,这不合适。人们心里想,我这样说是装谦虚。

曾经想在我五十五岁时搞庆祝活动。我通过联共(布)中央禁止这样做。于是有人抱怨我妨碍他们搞庆祝活动和表达自己的感情,说问题不在于我。另一些人说,我装腔作势。怎么能禁止这些喜悦的表现呢?用强制手段不行。有发表意见的自由。可以友好的请求……

这是一种没有文化的表现。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会讨厌这样做的。很难阻止人们表达自己的喜悦。我下不了决心采取严厉的措施反对工 人和农民。

胜利是十分巨大的。过去地主和资本家是创造者,不把工人和农民当作人看。现在对劳动者的奴役取消了。这是巨大的胜利!地主和资本家被赶走了,工人和农民成为生活的主人。于是便过分地高兴。我们的人民在总的文化水平方面还是落后的,因此表达高兴表达成这种样子。在这方面不能用法律禁止做什么:可能会落到可笑的境地。这使国外的一些人感到不舒服,是没有办法的事。文化水平不能一下子达到。我们在这方面正在做很多事情:例如仅只在 1935 年和

1936 年这两年在城市里已建了两千多所新学校。我们正在采取一切措施力图提高文化。但是效果要在五六年后才表现出来。文化是缓慢地提高的。而狂热却是急速地和不雅观地上升的……

福伊希特万格:我说的不是工农群众敬爱的感情,而是另一些情况。陈列在各个地方的您的雕塑像很难看,做得很差。在莫斯科建筑的展览会上首先还是想到您的,——可是干什么陈列这样不好的雕塑像呢?在搞得很雅致的伦勃朗的展览会上,干什么要在那里摆上难看雕塑像?

斯大林:问题是提得很有道理的。上面我讲的是广大群众,而不是各个机关的官吏。至于说到官吏,那么不能说他们没有欣赏能力。他们担心的是,如果没有陈列斯大林的雕塑像,那么或者报纸,或者上级会骂他们,或者参观者会感到惊讶。这就涉及官吏们的功名利禄的事了,这是他们“自我保护”的一种特殊形式:为了不受到触动,需要摆上斯大林的雕塑像。

取得胜利的任何政党总是会有异己分子、向上爬的人混进来的。他们根据看风使舵的原则竭力保护自己——摆雕塑像,书写自己也不相信的口号。关于说到雕塑像的质量差,那么不仅是有意这样做的(我知道通常有这样的情况),而且还由于不会选择。例如在五一节的游行队伍中我看到我和我的同志们的画得像鬼一样的画像。人们兴高采烈地高举着,但这些画像、雕塑像不合适。不能下一道命令规定只许摆好的雕塑像,——去它们的吧!没有工夫管这些事,我们有另一些要操心的事,对这些雕塑像不会看上一眼。

俄罗斯联盟信息出版中心出版《斯大林文集》斯大林全集档案附卷一

俄罗斯联盟信息出版中心出版

《斯大林文集》第 14 卷, 第 2 版,第 179—182 页

               不要“马—恩—列—斯”

             (1939 年 4 月 26 日)

在克里姆林宫——关于“五一”告人民书①。

斯大林、莫洛托夫、卡冈诺维奇、伏罗希洛夫、米髙扬、日丹诺

夫。

斯大林问我:您看了告人民书吗?

季米特洛夫:最后一稿没有看。但这是集体创作,马努伊尔斯基是主笔。

斯大林谈到告人民书中赞颂斯大林的地方,特别是:“我们的斯大林万岁!斯大林就是和平!斯大林就是共产主义!”

马努伊尔斯基是马屁精! 他过去是托派!

在清洗托派匪帮时,我们批评过他,他沉默不言,而开始阿谀奉承!这相当可疑!

他在《真理报》上的文章《斯大林和世界共产主义运动》是有害的、挑拨性的文章.

(莫洛托夫:是的,是挑拨性的文章,正是在我们同英国人进行谈判时发表!)

……

斯大林不同意在告人民书中保留“在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旗帜下”,而只要“马克思—恩格斯—列宁”!

——————————

① 指共产国际准备在 1939 年 5 月 1 日发表的“告人民书”。——本书制作者注

 

斯大林全集 档案附卷一 183

 (虽然在[联共(布)]中央的口号中公布的是“马—恩—列—斯”。)

斯大林:这不是威信问题,是原则问题。

口号——这是我们“本国的问题”。这里我们已经疏忽了,本不该这样写!而告人民书是国际文件——这里必须说得更准确些!

选自《季米特洛夫日记选编》

2002 年版,第 93-94 页

 

               我们不需要外国领导人的这种赞美

         ——致莫洛托夫和贝利亚的信

        (1945 年 11 月 10 日)

 

丘吉尔的谈话,对于俄罗斯和斯大林充满溢美之词,我认为将它发表出来是一个错误。这种赞美对于丘吉尔是必要的,他是为了抚慰他那肮脏的良心,掩饰他与苏联的敌对关系,特别是掩盖这个事实, 即,丘吉尔和他在工党里头的信徒是反对苏联的英、美、法集团的组织者……。发表这个谈话,我们就帮了这些绅士们的忙……,我们现在有很多身居要职的工作人员对丘吉尔、杜鲁门和伯恩索夫的这种赞扬感到傻乎乎的狂喜,在另一方面,却又对这些绅士们说出的不利的话感到沮丧。我认为这些情绪是很危险的,因为这使我们在外国人面前表现出一种谄媚。假如将来我们再发表这种类似的谈话,我们将灌输这样一种谄媚和奴颜婢膝的思想。我且不说苏联领导人不需要外国领导人的这种赞美,就我个人来说,这种赞美也是很刺耳的。

 

——————————

① 1945 年 11 月 9 日,丘吉尔借苏联十月革命纪念日之际,发表了一通谈话。在谈话中,他将斯大林描绘成一个真正的伟人,一个国家之父。当时苏联外长莫洛托夫和贝利亚觉得没有什么不妥,也找不出什么错,于是,便让《真理报》全文发表了。11 月 10 日,斯大林从索契的疗养地给他们写了这封信。

 

                  应当删去“斯大林是‘党的领袖’”等修饰语

     ——给《真理报》主编的信

 梅赫利斯同志!

附上一个集体农庄很有教益的故事,请予刊登。我勾去了信中说斯大林是‘党的领袖’、‘党的领导人’等等词语。

我想,这些称颂的修饰除了害处,不会(也不可能)有什么好处。

发表这封信时,应当删去这些修饰语。致共产主义敬礼!

            斯大林

 引自《大元帅斯大林》2005 年版 第 786 页

 

                   对《斯大林传略》第一版的批评

     (谈话记录)

错误非常多。基调不好,像是社会革命党人的腔调。我的学说名 目繁多,甚至包括关于战争的学说。闹半天,我还有关于共产主义的 学说,看到了吗?似乎列宁只谈到了社会主义,而关于共产主义他什 么也没有说。而我,你们看,讲了共产主义。再往下看,似乎我有关 于国家工业化和农业集体化的学说,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实际上, 提出工业化问题以及关于农业集体化的问题,恰恰应归功于列宁。

传记中有很多赞扬的话,对个人的作用大加吹捧。读者在读完这本传记后应该做什么?是下跪和面对着我画十字吗……

再看看关于巴库是怎么说的。什么在我到来之前,布尔什维克没做什么,而我一出现,一切焕然一新。信不信由你!而真实情况是什么?需要建立干部队伍。而这样的布尔什维克干部队伍在巴库已经形成。在相应的地方,我列举了这些人的名字。

同样的问题涉及另一个时期。要知道,有这样一些人,像捷尔仁斯基、伏龙芝和古比雪夫,他们当时还健在和进行工作,但没有写他们,没有他们……

而这同样适用于卫国战争时期。当时起用了有才华的人,把他们召集在一起,锻炼他们。正是这样的一批人聚集在红军最高司令部周围。

没有一个地方清楚地说出,我是列宁的学生。实际上,我过去认为,现在依然认为自己是列宁的学生。对此,在众所周知的与路德维希的谈话中我已明确讲到……我是列宁的学生,列宁教导了我,而不是相反。他开辟了道路,而我们在已开辟的道路上前进。

 

莫恰洛夫①记录

引自《苏共二十大“秘密报告”

与赫鲁晓夫的谎言》2015 年版——————————

① 莫恰洛夫是《斯大林传略》第一版的撰写人之一,他留下了自己两次与斯大林会面时的谈话记录。会见中,该书的第一版受到了斯大林激烈批评。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还人民河山 2018-11-14 23:14
在今天普京的俄罗斯,斯大林在人民中在历史中依然享有崇高的地位,而赫鲁晓夫之流就不值一谈,唯独在我们中国,在我们高层,在精英利益集团控制的主流媒体,赫鲁晓夫却成了我们的导师,对毛泽东的崇拜已彻底破除了,对别的人的崇拜却要坚持到底,毛泽东忌日后的第一天被他自己的中央自己的政府设为全国教师的庆祝日,庆祝了34年,每年最高领导人出席,这个中华民族最伟大的民族英雄被自己的党和政府羞辱了34年,连外国领导人向他敬献花篮都被这个党和政府的所有媒体严格封锁,这个国家还立法不许污辱先烈英雄岂不荒唐,究竟谁在污辱啊,就是他们自己。违法的是什么人,就是他们自己。
引用 还人民河山 2018-11-14 22:36
手握着那么多的军警武装力量,竟然害怕几家网站几篇文章!就不怕有相当经济实力的资本家掘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墓,建议在所有有规模的民营企业都要建立党委,工资由中央支出,确保共产党对民营企业的政治领导,别最终造成尾大不动,国家大乱,马云不是百年大计计什么?柳传志、马云这些资本大鳄能真心拥护共产党拥护社会主义,鬼才信,不是东林学院还是马列学院?
引用 东鹤人 2018-11-14 17:15
现在的红色网站大都被彻底封闭,剩下的两三家也不再发表有点见解的文章,大都加入了歌功颂德的行列,可见目前的形势状况。手握着那么多的军警武装力量,竟然害怕几家网站几篇文章!这形象确实不太好,这不是强大的表现。
引用 云淡 2018-11-11 11:35
请看张朝阳的搜狐畅言红歌会网系统删除的跟贴:
建议:(2018-11-11) 离12月26日还有一个月15天,建议红色网站联合起来,在12月26日,掀起一个学习毛主席著作、践行毛泽东思想的高潮。 !评论已删除
这场无人报道的纪念,究竟错在何方? - 红歌会网 - 手机版  2018-11-11 11:34

查看全部评论(4)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