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焦点述评 查看内容

毛泽东论十月革命

2018-11-6 22:32| 发布者: 红色记忆| 查看: 103| 评论: 2|原作者: 毛泽东 |来自: 中国将军政要网

摘要: 毛泽东论十月革命 “俄国的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是义战。”(毛泽东《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1935年12月27日)“十月革命后,俄国布尔什维克如果依照‘左派共产主义者’的意见拒绝 ...

毛泽东论十月革命


 

                                                   

 

       “俄国的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是义战。(毛泽东《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19351227日)

“十月革命后,俄国布尔什维克如果依照‘左派共产主义者’的意见拒绝对德和约时,新生的苏维埃就有夭折的危险。”(毛泽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1936年12月)

“俄国的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所解决的矛盾及其所用以解决矛盾的方法是根本上不相同的。用不同的方法去解决不同的矛盾,这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必须严格地遵守的一个原则。”(毛泽东《矛盾论》)(1937年8月)

“十月革命后的苏联内战,都是以少击众,以劣势对优势而获胜。都是先以自己局部的优势和主动,向着敌人局部的劣势和被动,一战而胜,再及其余,各个击破,全局因而转成了优势,转成了主动。”(毛泽东《论持久战》)(1938年5月)

 “然而中国资产阶级民主主义革命,自从一九一四年爆发第一次帝国主义世界大战和一九一七年俄国十月革命在地球六分之一的土地上建立了社会主义国家以来,起了一个变化。

  在这以前,中国资产阶级民主主义革命,是属于旧的世界资产阶级民主主义革命的范畴之内的,是属于旧的世界资产阶级民主主义革命的一部分。

在这以后,中国资产阶级民主主义革命,却改变为属于新的资产阶级民主主义革命的范畴,而在革命的阵线上说来,则属于世界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一部分了。

为什么呢?因为第一次帝国主义世界大战和第一次胜利的社会主义十月革命,改变了整个世界历史的方向,划分了整个世界历史的时代”(毛泽东《新民主主义论》)(1940年1月)

“由此可见,有两种世界革命第一种是属于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范畴的世界革命。这种世界革命的时期早已过去了,还在一九一四年第一次帝国主义世界大战爆发之时,尤其是在一九一七年俄国十月革命之时,就告终结了。从此以后,开始了第二种世界革命,即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的世界革命。这种革命,以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为主力军,以殖民地半殖民地的被压迫民族为同盟军。不管被压迫民族中间参加革命的阶级、党派或个人,是何种的阶级、党派或个人,又不管他们意识着这一点与否,他们主观上了解了这一点与否,只要他们反对帝国主义,他们的革命,就成了无产阶级社会主义世界革命的一部分,他们就成了无产阶级社会主义世界革命的同盟军。”(毛泽东《新民主主义论》)(1940年1月)

 “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一百年来,其优秀人物奋斗牺牲,前仆后继,摸索救国救民的真理,是可歌可泣的。但是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和俄国十月革命之后,才找到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最好的真理,作为解放我们民族的最好的武器,而中国共产党则是拿起这个武器的倡导者、宣传者和组织者。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一经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就使中国革命的面目为之一新”(毛泽东《改造我们的学习》)(1941年5月19日)

“听说十月革命后,列宁曾把一些地主送到西伯利亚搬木头,给他们以劳动与吃饭的机会,这是真正的列宁主义。我们的‘列宁主义者’则不然,既无木头叫地主搬,又不给地主一份土地去耕种,其结果,便是迫着他们去当绿色游击队,手执武器向苏维埃拼命,这有什么好处呢?”(毛泽东《驳第三次‘左’倾路线》)(1941年)

“斯大林格勒的红军战士做出了有关全人类命运的英雄事业。他们是十月革命的儿女。十月革命的旗帜是不可战胜的,而一切法西斯势力则必归于消灭”(毛泽东《祝十月革命二十五周年》)(1942年11月6日)

“十月革命本身对中国是有很大宣传,十月革命本身影响了中国许多知识分子倾向于社会主义,相信社会主义。”(毛泽东《党的布尔什维克化(十二条)一一毛主席在西北高干会议上的报告》)(1942年11月21日)

没有十月革命,‘五四’运动的产生都是难的”(毛泽东《党的布尔什维克化(十二条)一一毛主席在西北高干会议上的报告》)(1942年11月21日)

“在十月革命之后,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有很大的宣传,特别是‘五四’后,有广泛的传播,‘五四’以前中国工人阶级知识分子对马列主义是不知道的,十月革命本身就是极大的宣传,影响,中国许多知识分子倾向机会主义,加以世界大战,中国产生‘五四’运动,以李大钊为首一部分知识分子,开始自觉地研究马克思主义,因此党能在21年建立。没有十月革命,‘五四’的酝酿,党的产生是困难的”(毛泽东《关于中共更加布尔什维克化十二条》)(1942年11月23日)

“三十年以前,俄国只有几万党员,还是受压迫的,还没有胜利,一九一七年十月革命才胜利。从此在世界上就区别为两个时代,即一九一七年十月革命以前、以后。到一九一七年的时候,马克思主义在全世界流行了,一八四三年到一九一七年,七十四年。马克思主义在全世界流行了七十四年了。但我们中国人还不知道。十月革命头一天爆发,第二天中国人民就知道了,你们看只有两天。七十四年不知道,两天就知道了(笑声),同志们,这就是行动,行动比较语言,比较文章走得快,当然没有语言,没有文章也是没有行动,十月革命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七十四年马克思主义运动的结果”(毛泽东《时局及其它问题》)(1945年2月15日)

“十月革命以后,中国革命性质就从旧民主主义变成了新民主主义,从大革命到内战到抗战。”(毛泽东《在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上的讲话》)(1945年4月)

第一次世界大战打出了一个十月革命。整个世界历史发生了新的变化,开辟了世界历史的新时代。从这时起资本主义倒霉了,走下坡路了,社会主义走的是上坡路。”(毛泽东《毛主席在七大上的总结》)(1945年6月)

要看大的农西,要看普遍的,大量的东西,许多同志常常对大的东西看不见,只看到局部的小的东西,十月革命资本主义砍掉了一支手,第二次世界大战,德意资本主义垮了台,德国内部最坏的东西垮了台,许多小皇帝也垮了台,小国家起了变化。都前进了,这算又砍掉了一支足,这些都是事实,必须看到这些大事情才能在分析时不犯错误。”(毛泽东《毛主席在七大上的总结》)(1945年6月)

“1843年产生马克思主义,1903年产生布尔什维克党,然后全人类才得到了方针,六十年前(1903年)得到了方针,但没有实现,十一年后,产生了世界大战,十四年后(1917年)十月革命胜利了。如果没有十月革命,中国革命又将怎样呢?从1917年十月革命起,世界的发展改变了新方向。1921年中国共产党产生后,中国的发展改变了新方向,这个党是任何历史上所赶不上的,因为它有预见,看得清前途。在党内要解决一些问题,要有预见,要去掉盲目性。”(毛泽东《毛主席在七大上的总结》)(1945年6月)

“我们今天的主要敌人是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我们今天同敌人作斗争的主要力量是占全国人口百分之九十的一切从事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的人民。这就决定了我们现阶段革命的性质是新民主主义的人民民主革命,而不同于十月革命那样的社会主义革命。”(毛泽东《关于民族资产阶级和开明绅士问题》)(1948年3月1日)

十月革命给世界人民解放事业开辟了广大的可能性和现实的道路,十月革命建立了一条从西方无产者经过俄国革命到东方被压迫民族的新的反对世界帝国主义的革命战线。这条革命战线是在列宁,而在列宁死后是在斯大林的英明的指导之下建立起来和发展起来的。”(毛泽东《全世界革命力量团结起来,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1948年11月)

“自从马克思主义产生以来的一百多年的时间内,只是在有了俄国布尔什维克领导十月革命、领导社会主义建设和战胜法西斯侵略的榜样的时候,才在世界范围内建立了和发展了新式的革命党。自从有了这样的革命党,世界革命的面目就起了变化了。这个变化是如此巨大,以至使老一辈的人们完全不能设想的变革,都轰轰烈烈地出现了。中国共产党就是依照苏联共产党的榜样建立起来和发展起来的一个党。自从有了中国共产党,中国革命的面目就焕然一新了。这个事实难道还不明显吗?”(毛泽东《全世界革命力量团结起来,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1948年11月)

“以苏联为首的世界革命统一战线,战胜了法西斯主义的德意日。这是十月革命的结果。假如没有十月革命,假如没有苏联共产党,没有苏联,没有苏联领导的西方和东方的反对帝国主义的革命统一战线,还能设想战胜法西斯德意日及其走狗们吗?如果说,十月革命给全世界工人阶级和被压迫民族的解放事业开辟了广大的可能性和现实的道路,那末,反法西斯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就是给全世界工人阶级和被压迫民族的解放事业开辟了更加广大的可能性和更加现实的道路。对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的意义估计不足,将是一个极大的错误”(毛泽东《全世界革命力量团结起来,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1948年11月)

 “十月革命的光芒照耀着我们。苦难的中国人民必须求得解放,并且他们坚信是能够求得解放的。一向孤立的中国革命斗争,自从十月革命胜利以后,就不再感觉孤立了。我们有全世界的共产党和工人阶级的援助。这一点,中国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先生是理解的,他确定了联合苏联反对帝国主义的政策。他在临终的时候,还写了一封给苏联的信,当作他的一份遗嘱。背叛孙中山的政策、站在帝国主义反革命战线方面、反对自己国家的人民的,是国民党的蒋介石匪帮。但是人们不要很久就可以看到,国民党的全部反动统治将被中国人民所彻底地打碎。中国人民是勇敢的,中国共产党也是勇敢的,他们一定要解放全中国。”(毛泽东《全世界革命力量团结起来,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1948年11月)

“俄国人曾经在几十个年头内,经历艰难困苦,方才找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有许多事情和十月革命以前的俄国相同,或者近似。封建主义的压迫,这是相同的。经济和文化落后,这是近似的。两个国家都落后,中国则更落后。先进的人们,为了使国家复兴,不惜艰苦奋斗,寻找革命真理,这是相同的。”(毛泽东《论人民民主专政》)(1949年6月30日)

第一次世界大战震动了全世界。俄国人举行了十月革命,创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过去蕴藏在地下为外国人所看不见的伟大的俄国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革命精力,在列宁、斯大林领导之下,像火山一样突然爆发出来了,中国人和全人类对俄国人都另眼相看了。这时,也只是在这时,中国人从思想到生活,才出现了一个崭新的时期。中国人找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中国的面目就起了变化了。”(毛泽东《论人民民主专政》)(1949年6月30日)

中国人找到马克思主义,是经过俄国人介绍的。在十月革命以前,中国人不但不知道列宁、斯大林,也不知道马克思、恩格斯。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十月革命帮助了全世界的也帮助了中国的先进分子,用无产阶级的宇宙观作为观察国家命运的工具,重新考虑自己的问题。走俄国人的路——这就是结论。”(毛泽东《论人民民主专政》)(1949年6月30日)

中国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在十月革命以后学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建立了中国共产党。接着就进入政治斗争,经过曲折的道路,走了二十八年,方才取得了基本的胜利。”(毛泽东《论人民民主专政》)(1949年6月30日)

“在帝国主义存在的时代,任何国家的真正的人民革命,如果没有国际革命力量在各种不同方式上的援助,要取得自己的胜利是不可能的。胜利了,要巩固,也是不可能的。伟大的十月革命的胜利和巩固,就是这样的,列宁和斯大林早已告诉我们了。”(毛泽东《论人民民主专政》)(1949年6月30日)

“华盛顿杰斐逊们之所以举行反英革命,是因为英国人压迫和剥削美国人,而不是什么美国人口过剩。中国人民历次推翻自己的封建朝廷,是因为这些封建朝廷压迫和剥削人民,而不是什么人口过剩。俄国人所以举行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是因为俄皇和俄国资产阶级的压迫和剥削,而不是什么人口过剩,俄国至今还是土地多过人口很远的。蒙古土地那么广大,人口那么稀少,照艾奇逊的道理是不能设想会发生革命的,但是却早已发生了。”(毛泽东《唯心历史观的破产》)(1949年9月16日)

“七届二中全会以来,我们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在全国范围内取得了胜利,成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是一个伟大的胜利,是中国从古未有的大胜利,也是十月革命以后一个带世界性的大胜利”(毛泽东《不要四面出击》)(1950年6月6日)

“在列宁逝世之后,斯大林同志指导苏联人民,把他和伟大的列宁在十月革命时期共同缔造的世界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建成了光明灿烂的社会主义社会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胜利,这不只是苏联人民的胜利,而且是全世界人民共同的胜利。”(毛泽东《最伟大的友谊》)(1953年3月9日)

“我自己也是先学地主阶级的,六年读孔夫子的,七年读资产阶级的,共计十三年,那时二十几岁,对马克思根本不知道,俄国十月革命以后,才知道马克思,读马克思的书”(毛泽东《关于划阶级问题的指示》)

阶级斗争、社会革命、由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在基本原理方面,各国都相同,而在基本原理指导下的一些小的原则和表现形式,各国又有不同。十月革命和中国革命就是这样。在基本原理方面,两个革命是相同的,在表现形式上,两个革命却有许多不同。例如革命的发展,在俄国是由城市到乡村,在我国是由乡村到城市,就是两个革命的许多区别之一。”(毛泽东《同音乐工作者的谈话》)(1956年8月14日)

“俄国产生了列宁主义,经过十月革命变成了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它建设了社会主义,打败了法西斯,变成了一个强大的工业国。它有许多东西我们可以学。当然,是要学习先进经验,不是学习落后经验。我们历来提的口号是学习苏联先进经验,谁要你去学习落后经验呀? 有一些人,不管三七二十一,连苏联人放的屁都是香的,那也是主观主义。苏联人自己都说是臭的嘛!所以,要加以分析。我们说过,对斯大林要三七开。他们的主要的、大量的东西,是好的,有用的;部分的东西是错误的。我们也有部分的东西是不好的,我们自己就要丢掉,更不要别国来学这些坏事。”(毛泽东《增强党的团结,继承党的传统》)(1956年8月30日)

“十月革命推翻了资产阶级,这在世界上是个新鲜事情。对这个革命,国际资产阶级不管三七二十一,骂的多,总是说不好。俄国资产阶级是个反革命阶级,那个时候,国家资本主义这一套他不干,他怠工,破坏,拿起枪来打。俄国无产阶级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干掉他。这就惹火了各国资产阶级,他们就骂人。我们这里对待民族资产阶级比较缓和一点,他就舒服一点,觉得还有些好处。现在艾森豪威尔、杜勒斯不让美国的新闻记者到中国来,实际上就是承认我们的政策有这个好处。如果我们这里是一塌糊涂,他们就会放那些人来,横直是写骂人文章。他们就是怕写出来的文章不专门骂人,还讲一点好话,那个事情就不好办。”(毛泽东《增强党的团结,继承党的传统》)(1956年8月30日)

“十月革命以后,列宁给苏联共产党提出了这样的任务:学习,再学习。苏联的同志们,苏联的人民,按照列宁的指示做了。他们在不长的时间内,取得了极其灿烂的成就。”(毛泽东《中国共产党第八届全国代表大会开幕词》)(1956年9月15日)

“十月革命前的俄国,有严重的封建主义,布尔什维克党因为有广大农民的支持,革命取得了胜利。”(毛泽东《我们党的—些历史经验》)(1956年9月25日)

我们党一开始就学习苏联。群众路线、政治工作、无产阶级专政等,都是由十月革命学来的。列宁在当时是注重发动群众、组识工农兵苏维埃等等,不是靠行政命令。列宁派党代表进行政治工作。问题就是在十月革命以后斯大林的后期,虽然还是在搞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可是他把列宁的一些东西抛弃了,脱离了列宁主义的轨道,脱离了群众等等。因此,学习斯大林领导后期的东西,教条主义地往中国搬用,我们是吃了一些亏的。”(毛泽东《在八届二中全会上的总结讲话》)(1956年11月15日)

列宁这把刀子现在是不是也被苏联一些领导人丢掉一些呢?我看也丢掉相当多了。十月革命还灵不灵?还可不可以作为各国的模范?苏共二十次代表大会赫鲁晓夫的报告说,可以经过议会道路去取得政权,这就是说,各国可以不学十月革命了。这个门一开,列宁主义就基本上丢掉了

列宁主义学说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在那些地方发展了呢?一,在世界观,就是唯物论和辩证法方面发展了它;二,在革命的理论、革命的策略方面,特别是在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和无产阶级政党等问题上发展了它。列宁还有关于社会主义建设的学说。从一九一七年十月革命开始,革命中间就有建设,他已经有了七年的实践,这是马克思所没有的。我们学的就是这些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1956年11月15日)

我们在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中,都是发动群众搞阶级斗争,在斗争中教育人民群众。我们搞阶级斗争是从十月革命学来的。十月革命,无论城里、乡里,都是充分发动群众进行阶级斗争”(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1956年11月15日)

“你有多少资本呢?无非是一个列宁,一个斯大林。你把斯大林丢了,把列宁也丢得差不多了,列宁的脚没有了,或者还有一个头,或者把列宁的两只手砍掉了一只。我们是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学习十月革命的。马克思写了那么多东西,列宁写了那么多东西嘛!依靠群众,走群众路线,是从他们那里学来的。不依靠群众进行阶级斗争,不分清敌我,这很危险。”(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1956年11月15日)

“十月革命否定了资本主义,但是他们不承认社会主义会被否定,我们认为天下是稳定的,又是不稳定的。社会主义有一天也会消亡。如果说有一个社会上层建筑不会灭亡,那就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同宗教一样了。”(毛泽东《在省市委书记会议上的插话汇集》)(1957年1月)

“一切照搬俄国,中国就吃了大亏。我们用整风方式搞了十多年,批判了教条主义,独立自主地按马克思主义的精神实质办事,才取得中国革命的胜利。列宁也是不承认第二国际的,结果十月革命胜利了。我们不要再搞国际了。”(毛泽东《和新闻出版界代表的谈话》)(1957年3月10日)

四十年前的十月革命是整个人类历史的转折点”(毛泽东《在莫斯科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上的讲话》)(1957年11月18日)

问题是不能用钢铁数量多少来作决定,而是首先由人心的向背来作决定的。历史上从来就是如此。历史上从来就是弱者战胜强者,没有枪的人战胜全副武装的人。布尔什维克曾经一支枪也没有。苏联同志告诉我,二月革命的时候,只有四万党员;十月革命的时候,也只有二十四万党员。”(毛泽东《在莫斯科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上的讲话》)(1957年11月18日)

“我很高兴赫鲁晓夫同志在十月革命四十周年纪念会上讲了社会主义社会存在着矛盾。我很高兴苏联哲学界产生了许多篇文章谈社会主义社会的内部矛盾问题。有些文章还谈到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矛盾问题。这是两类性质不同的矛盾问题。”(毛泽东《在莫斯科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上的讲话》)(1957年11月18日)

“关于对待资产阶级的问题,好多国家怀疑中国是右了,好像不像十月革命。因为我们不是把资本家革掉,而是把资本家化掉。其实,最后把资产阶级(化掉),如何可以说右呢?仍是十月革命。如果都照十月革命后苏联的做法,布疋没有,粮食没有,(没有布疋,就不能换得粮食)、煤矿、电力各方面都没有了。他们缺乏经验。我们根据地搞的时候多了,对官僚资本(生产秩序)来个原封不动,对民族资本更是为此。但是不动中有动。全国资本家七十万户,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几百万,没有他们就不能够办报、搞科学、开工厂。有人说‘右’了。就是要‘右’,慢慢化掉,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就是这个路线贯彻下来的。有的是一半敌人,一半朋友,有的三分之一或多一些是敌人。”(毛泽东《在杭州会议上的讲话(一)》)(1958年1月3日)

“马克思主义那么多东西,时间不够,不一定都要读完,读几份基本的东西也就可以了。我们实际做的,许多超过了马克思。列宁说的做的,许多地方都超过了马克思。马克思没做十月革命,列宁做了。我们的实践,超过了马克思。实践当中是要出道理的。马克思革命没有革成,我们革成了。这种革命的实践,反映在意识形态上,这就是理论。二月、十月中国革命成功了,理论上就不能没有反映。我们的理论水平不高,现在不高,但不要怕,可以努力。我们要努力。我们可以造楼梯,而且可以造升降机。不要妄自菲薄,看不起自己,中国被帝国主义压迫了一百多年。帝国主义宣传他们那一套,要服从洋人;封建主义宣传那一套,要服从孔夫子。”(毛泽东《在八大二次会议上的讲话(摘要)(一)》)(1958年5月8日)

中国有它自己的革命传统,但中国革命没有十月革命也不能胜利,没有马克思列宁主义也不能胜利。”(毛泽东《同苏联驻华大使尤金的谈话》)(1958年7月22日)

“现在有些县总是好抢先,要先进入共产主义。其实要先进入共产主义的,应该是鞍钢、抚顺、辽宁、上海、天津。中国先进入共产主义跑到苏联前头,看起来不像样子。有没有可能也是问题。苏联的科学家有一百五十万,高等知识分子几百万,工程师五十万,比美国多。苏联有五千五百万吨钢,我们还只有这么一点。他积蓄的力量大,干部多,我们才开始。所以可能性也是成问题的。赫鲁晓夫提出的七年计划,还是准备进入共产主义,提出两种所有制,逐步合一,这是很好的事。一个不应该,一个不可能。即使我们可能先进也不应该(先进)。十月革命是列宁的事业,我们都不是学习列宁吗?急急忙忙有何意思!无非是到马克思那里去请尝。如果那样搞,可能在国际问题犯错误,要讲辩证法。要注意互相有利,辩证法有很大的发展,就涉及到这个问题”(毛泽东《在八届六中全会上的讲话》)(1958年12月9日)

苏联是列宁主义的故乡,是十月革命的产物,是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联共党是第一个取得无产阶级革命胜利的党。现在,他们完全走到了形而上学,将来一定会从形而上学走到它的反面,回到辩证法。低薪阶层、非富裕农民总是要起来代替高薪阶层、富裕农民。辩证法总是要代替形而上学。”(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下册谈话》)

“一直到现在,社会主义革命成功的国家,资本主义发展水平比较高的,只有东德和捷克;其它的国家,资本主义发展水平都比较低。西方资本主义发展水平很高的国家,革命都没有革起来。列宁曾经说过,革命首先从帝国主义世界的薄弱环节突破。十月革命时的俄国是这样的薄弱环节,十月革命后的中国也是这样的薄弱环节。”(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下册谈话》)

十月革命的胜利能够巩固下来,一条重要的原因,就是帝国主义内部的矛盾多。当时有十四个国家出兵干涉,但是每个国家派的兵都不多。帝国主义者,例如丘吉尔,当时寄希望于苏维埃政权自己垮台。”(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下册谈话》)

“为什么在俄国发生十月革命?为什么俄国是列宁主义的故乡?‘俄国是帝国主义一切矛盾的集合点’。在俄国,有广大的农民群众作为无产阶级同盟军,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下册谈话》)

“俄国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的分裂,从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准备了十月革命的胜利。如果没有布尔什维克同孟什维克的斗争,同第二国际修正主义的斗争,十月革命要取得胜利是不可能的列宁主义是在反对一切修正主义和机会主义的斗争中产生和发展起来的。没有列宁主义,也就没有俄国革命的胜利。”(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下册谈话》)

“十月革命后,苏维埃的代表中,有孟什维克、社会革命党,他们名义上是工人、农民的代表,有托洛茨基派、布哈林派、季诺维也夫派等,他们名义上甚至还是属于布尔什维克的代表,但是他们实际上都是资产阶级的代表。而且,十月革命以后,无产阶级接受了克伦斯基的国家机构中的大量人员,这些人都是资产阶级分子。我国中央人民政府是在华北人民政府的基础上成立起来的,各个部的成员都是根据地里出来的,而且大多数骨干都是共产党员。这个国家机构,同南京的国民党政府根本没有任何关系。我们的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比起俄国在十月革命以后成立的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来说,要纯洁得多。”(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下册谈话》)

“十月革命是社会主义革命,它附带地完成了民主革命遗留下来的任务。十月革命一开始,就宣布了土地国有令,但是完全解决农民土地问题,在革命胜利以后还用了一段时间。我国资本主义发展水平同十月革命以前的俄国差不多,而封建经济则是更大量地存在。我们经过解放战争赢得了民主革命的胜利。一九四九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标志着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的基本结束和社会主义革命阶段的开始。我们立即没收了占全国工业、运输业固定资产百分之八十的官僚资本,转为全民所有。同时,用了三年的时间,完成全国的土地改革。”(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下册谈话》)

我们始终强调要按照十月革命的道路办事,要讲‘任何国家’无产阶级革命的‘基本内容’都是一样的,这就和修正主义者对立起来了”(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下册谈话》)

资产阶级在要命的时候,他们为什么不用武力?十月革命,是准备了两手的。俄国一九一七年七月以前,列宁也曾经想用和平的方法,取得胜利。七月事件说明,把政权和平地转到无产阶级手里已经不可能,布尔什维克转过来进行了三个月的武装准备,举行武装起义,才取得了十月革命的胜利。十月革命以后,列宁还想用和平的方法,用‘赎买’的方法,实行社会主义改造,消灭资本主义。但是,资产阶级勾结十四个国家,发动了反革命的武装暴动和武装干涉。在俄国党的领导下,进行了三年的武装斗争,才巩固了十月革命的胜利。至于中国革命,我们是用了革命的两手政策来对付反动派的反革命两手政策的。”(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下册谈话》)

“这里说人民民主国家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形式,同十月革命后在俄国建立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形式不一样。实际上,形式也没有多大差别。苏联的苏维埃和我国的人民代表大会,都是代表会议,只不过是名称不同。我们这里有正式以资产阶级名义参加的资本家代表,有从国民党分裂出来的民革代表,还有其它民主党派和民主人士的代表。他们都接受共产党的领导。其中有一部分人虽然想闹事,但是闹不起来。这种情形好象是和苏维埃不同。”(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下册谈话》)

“列宁是个干实事的人。他在十月革命以后,因为看到无产阶级管理经济没有经验,曾经企图通过国家资本主义的方法来训练无产阶级管理经济的能力。那时候的俄国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力量估计错误,不接受列宁的条件,拒绝同无产阶级妥协,逼着俄国无产阶级不得不没收资本家的财产。当时的俄国,困难确实很大,农业被破坏了,商业联系打断了,交通运输不灵了,搞不到原料,不少工厂没收了也不能开工。”(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下册谈话》)

十月革命后的俄国资产阶级看到那个时候俄国经济受到严重破坏,断定无产阶级不能改变这种情况,无产阶级没有力量保持自己的政权;认为只要他们一反抗,无产阶级政权就会垮台。他们进行怠工破坏,一直到武装暴动。这就逼着俄国的无产阶级不得不采取激烈的办法来没收他们的财产。那时候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双方都没有经验。”(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下册谈话》)

十月革命后的苏维埃,中国的人民公社,就是在发挥地方的首创性、主动精神下创造出来的。”(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下册谈话》)

“在革命开始的时候,中农总是动摇的,他们要看看,革命有没有力量,能不能站住,革命对他们有没有好处,看得比较清楚了,他们才转到无产阶级方面来。十月革命是这样,我国的土地革命、合作化、人民公社化也都是这样。”(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下册谈话》)

“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十月革命成功了,帝国主义国家,资本主义国家,还有一些半殖民地的国家,都很注意对苏联的研究。原因之一是苏联作为欧洲的一个主要国家取得革命胜利的,不能不引起人们的注意。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中国革命胜利了,又进行了多年的建设,而中国是亚洲的一个主要国家,也一定会引起人家的注意。欧洲和亚洲是世界上的两个大洲,这两大洲有两个主要国家革命成功了,这件事情引起了整个世界局势的变化。”(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下册谈话》)

“在十月革命以前,列宁对全党讲得很清楚,写了许多文章,说明革命要建立无产阶级专政,不用暴力是不行的。他极力反对孟什维克主张通过议会斗争进行革命的论调。”(毛泽东《同澳共总书记夏基的谈话》)(1959年10月26日)

历史上从来就是没有枪的人战胜有枪的人。如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就是没有枪的人打倒了有枪的敌人,在我们中国也是一样。我们原先都不是拿枪的,都是爱和平的人,有种地的、有做工的、有当教员的、有做生意的。我是当小学教员的,我没有准备拿枪去打仗,后来蒋介石不许我活了,不许人民活了,我们就拿起枪来了。”(毛泽东《现在是帝国主义怕我们的时代》)(1960年5月3日)

“中国共产党在一九二一年的时候,只有几十个人,几乎全部是知识分子。就在那一年,在上海召开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十二个代表参加。在这以前,我也不是共产党人,可能比你们现在的知识还要差。原来不知道世界上有什么马克思主义,知道有马克思主义,有列宁,是从十月革命开始的。在这一点上,日本是比较先进的,在十月革命以前日本就翻译过许多马克思主义的书。”(毛泽东《要把美国帝国主义分子同美国人民划分清楚》)(1965年11月25日)

责任编辑:向太阳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云淡 2018-11-10 13:34
参考文摘
揭秘:毛泽东时代的新疆为什么平安无事?
时间:2018-11-10  来源:青年红色期刊  作者: 益民
充分相信依靠发动群众,和民族分裂分子作斗争。依靠人民群众是毛主席的一贯思想,在战争年代是这样,在建设时期也是这样。仅仅依靠专政机关不可有效地和民族分裂分子作斗争。你用这种办法可以暂时解决一点问题,但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只有依靠绝大多数少数民族的群众,才能长治久安。
http://www.cwzg.cn/politics/201811/45568.html
引用 云淡 2018-11-9 22:32
参考文摘
佚名:“杜勒斯的预言”为什么让毛泽东非常震惊和无比忧虑
2018-11-08  来源:奔流小组
他把警惕党内特别是领导层出问题,作为一个战略思想、一个重大的理论和实践问题反复地提出来。
http://www.wyzxwk.com/Article/lishi/2018/11/395471.html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