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焦点述评 查看内容

沉痛悼念我们的好同志——刁伟铭!

2018-5-13 08:15| 发布者: 红色记忆| 查看: 637| 评论: 0|原作者: 顾凌英|来自: 投稿

摘要: 沉痛悼念我们的好同志——刁伟铭! (二次修改稿) 顾凌英 在4月23日央视晚上的《新闻联播》中,突然听到了这样一条惊人的消息:“4月22日18时许,在朝鲜黄海北道发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一辆载有34名中国游客的旅游 ...

沉痛悼念我们的好同志——刁伟铭!

(二次修改稿)

顾凌英

 

423日央视晚上的《新闻联播》中,突然听到了这样一条惊人的消息:“42218时许,在朝鲜黄海北道发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一辆载有34名中国游客的旅游大巴从当地一处大桥坠落。截至目前,已造成中国游客32人死亡,两人重伤。......”。当即想到,到朝鲜去的中国游客,一定是关心中朝友谊的好同志啊!我的思想就此停住,本能地不敢再往下想了。

 

奇怪,一贯相信唯物主义的我,这时却陷入了唯心主义的自我安慰之中,好像只要我不去想,事情就不会发生似的。然而,事实终于在53日收到的巩老师的一封标题为《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座谈会暨追悼赴朝旅游遇难同胞》的电子邮件中得到了残酷的证实。铁的事实摆在我的面前,我只能伤心地面对现实——这个那么使人悲痛而不愿相信的事实!因为我感到这么多同志和刁伟铭同志的离去,实在是我们中朝友好事业的一个巨大的损失!

刁伟铭同志的年龄比我的大孩子还要小几岁,因为他和我都是上海人,性格又很平和、开朗、阳光,容易交流。自从他开辟了赴朝红色旅游项目之后,我和老伴一直想去朝鲜看看的愿望,终于有了实现的机会。

大约是在2012年的冬天吧,他带着我们终于成行了。朝鲜方面有两位同志一路陪同我们,一路上教给我们一些日常的朝鲜语,给我们介绍朝鲜的情况。只是这次旅游的时间,正好赶上了朝鲜的已故领袖金日成和金正日的忌日,不能有歌舞等文娱活动;我们参加了朝鲜的纪念活动,参观了他们的学校,农村、平壤的地铁;金日成同志的故居;还有各国送给朝鲜国家的礼品陈列馆,以及开城、分界线、板门点谈判的场所;我们还参观了志愿军烈士纪念塔,送了花圈,......。朝鲜同志还请我们会餐,品尝了朝鲜的烤鸭,......。我们这次的旅游团共有十几位团员,大家当时很热烈的希望晚上可以在一起谈谈参观的体会,交流一下思想。但是小刁好像并没有下决心来召集这样的座谈会。我后来体会,他是顾虑团内当时我与老伴已经80岁左右,也许是怕我们会太累了吧,所以没有开口;而我因为当时还不是太了解他,也就没有主动去提醒他。事后我想如果我主动提醒了他,这个座谈会是一定能开起来的。从这里我体会到,他是一个考虑问题非常细致,而且责任心很强、常常会替别人想得比较多的人。

这样的认识,在以后的红色旅游中得到了更加的证实。2014年我们又跟随刁伟铭的旅游团去了欧洲,正好是刁伟铭和艾跃进老师带队,还请了一名懂外语的导游。当时我们都已经80多岁了。对于75岁以上的老年人,国内一般的旅行社是规定如果没有年轻人陪同,已经是不被接受的了。可是小刁丝毫没有这方面的畏难情绪,一路上很照顾我们,我们与大家一起瞻仰了马克思的故居;在比利时有着马克思足迹的地方和巴黎公社墙下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

但是最后在巴黎参观完罗浮宫集合的时候,我们二人却找不到自己的队伍了!其实在我们一路走进地下通道的时候,外请的导游和小刁已经发给了我们每人一本罗浮宫参观路线和内容的介绍图。而且导游也很清楚的告诉我们,大巴是不能开进广场的,只有走地下通道才能进去参观,集合地点是在倒金字塔的下面,十二点钟集合,过时不候。我想当时因为有依赖思想,以为有这么多的团员,只要跟着他们,就不会迷路,就不怎么在意去记住导游的叮嘱了。可是由于洗手间长长的排队,等我出来就只有老伴在等着我了。这样我们大家就走散了。那天参观的人很多,非常拥挤。在参观时也遇到过几位同志,但是因为参观的路线不同,后来又分开了。这样在1145分的时候,我们就慌忙地停止了参观,向集合的地点走去,但是因为没有很好的记住集合的地点,心里就有了一些慌张。我们主要就在金字塔的下面徘徊,后来还上到了金字塔的上面,往下看到了一个同志,赶紧下去,他已不见了。这样折腾到1220分左右,觉得他们肯定已经走了。正好在上面,一眼就能看到埃菲尔铁塔,想到我们参观的下一站就是埃菲尔铁塔,我们就想赶紧到那里去和他们会合吧。这样我们就向埃菲尔铁塔走去。幸亏小刁还发给了我们每人一张回到旅馆的路线图,在向埃菲尔铁塔去的路上,法国的街上和北京一样,公交车站上都有一张市区的地图。上面还标明了当前的位置。在路上我们见到了一个法国警察,我拿出旅馆的地址给他看,他用手势告诉我,我们所住的旅馆的方向正和埃菲尔铁塔的方向相反,是在巴黎的东南面。可是沿路过去,正好是走进埃菲尔铁塔院子的正门。我们忘记了在一次闲谈中导游说过,我们不买票上去看,而是在外面看一下。而外面正好是在我们方向的背面,所以我们虽然在那里等了一、二个小时,还是没有能找到他们。我们等不到他们,只好原路走回到罗浮宫广场,在一条路上找到了一辆巴士,按照我们旅馆路线的地图,回到了旅馆。这时大约是下午4点多钟。

我们回到旅馆之后,大家都来看我们。他们说,在罗浮宫大家等和找我们一直到1点多钟才离去,吃饭已经将近两点了;小刁直到现在还在罗浮宫找我们没有回来;他们也把此事报告了大使馆,......。听到这一切,我心里受到了很大的震动,没有想到我们这一轻率的举动,会给大家带来这么大的影响和麻烦。尤其是小刁,看来他是多么的着急啊!而这一切我们本来是应该能够想到的,为什么没有想到呢?我问着自己。只要我们稍微设身处地的为大家、为小刁想一想,我们也一定会像他们找我们那样,决心不见不散的。这一切只能说明我们对自己想得太多,而对小刁和大家体谅和关心得太少。人老了难道就有权利可以变得自私了吗?我这样问着自己,心里很难过。但是小刁却没有一点埋怨我们的情绪,他照样地欢迎我们和他一起去古巴,虽然我们顾虑坐飞机时间太长而没有能去。但小刁那种为了工作,勇担责任,任劳任怨,苦干实干,坚定地追求服务于革命理想的精神,却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从此不能磨灭!

想想在近几十年革命的低潮时期,有多少青年能坚定地找到自己人生正确的道路?在一切向钱看的社会普遍思潮的诱导下;在敌对势力对革命领袖和革命事业强大的诬蔑、造谣、颠倒历史、虚无历史的唯心主义思潮下;一个有志于革命的青年,想要找到一条为着革命,踏踏实实,脚踏实地的用武之地,是多么的艰难和不容易啊!然而刁伟铭在自己努力探索的过程中,找到了。他开辟了适应形势的红色旅游之路,宣传革命历史,纯洁人们灵魂,默默地为革命做着加砖添瓦的工作。尤其是开拓了面向国外的红色旅游,更加开阔了中国青年面向世界革命的胸怀;增进了以唯物主义的视野对世界历史的了解,这对我们共产主义事业的继承和发展是多么的有益啊!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旅游事业逐步发展了起来,但是这恰恰是我们思想战线上的一个薄弱环节。记得大约是90年代末吧,我参加了从江西到浙江再到上海的一次旅游。江西地方的导游宣传的是八一南昌起义,是庐山的滴水洞;而杭州的导游宣传的却是蒋介石的故居,是岳飞墓跪了多少年的秦桧应当站起来,......。江西和浙江的导游,宣传着两种完全相反的历史观!这就是当时中国旅游业现状的一个缩影。国外的旅游呢?也差不多。2013年去俄罗斯旅游,这位导游更加邪乎,他崇拜叶利钦。到了红场,免费的列宁墓他不让我们参观,我们两对老人,是使用着不去红场商店的时间,去参观了列宁墓和斯大林墓的。他却坚持让我们自费去新圣女公墓,瞻仰赫鲁晓夫和叶利钦;当然我们也乘此机会,瞻仰了奥斯特洛夫斯基和卓雅、舒拉。两种世界观的分界,在每一个旅游点都是客观存在的。譬如到北欧,主要看点之一,就是瑞典和挪威的与诺贝尔奖金有关的纪念地,如何介绍?当然与导游的观点和立场有关。导游的工作与政治密切相关,大多数的导游必然会被当时世界和国内以及当地形势的主流所左右,因为目的是为了赚钱,这是难于避免的。但是正因如此,刁伟铭同志却能不为名、不为利,那样自觉地按照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革命精神,自觉地选择了红色导游的工作,尤其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特别突出的是他弘扬和继承中朝传统友谊开拓赴朝红色旅游,正是当朝鲜在美帝国主义无休止的封锁、制裁、孤立造成困难的这些年代。自2011年开始他曾25次带队去朝鲜坚持红色旅游,弘扬我党抗美援朝的,革命英雄主义和国际主义精神,巩固中朝人民之间的友谊。我认为他不仅是为宣传和继承中朝传统友谊做了大量工作,而且也为朝鲜打破美国的封锁,增加外汇收入,做出了一定的,虽然是小小的,却是可贵的贡献。出事之后,朝鲜领导金正恩同志的多次亲临慰问,已经说明了一切。

最近以来在习主席的领导下,金正恩委员长两次到中国访问,使中朝党和国家的传统友谊得到空前发展;使我们看到刁伟铭为之奋斗的事业已经开出了绚丽的花,康庄大道已经开拓;他却在他专心倾注的光辉岗位上牺牲了,这是特别使人伤心和遗憾的。

我们希望通过对刁伟铭事迹的宣传、肯定和表彰,为一代青年指明自觉走向共产主义理想的方向。更是也使刁伟铭同志的牺牲,作为加强对以宣传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为己任的红色导游的肯定、鼓励和奖励,变成我们进一步搞好国家旅游事业的契机和动力!

中朝人民的友谊使者——刁伟铭同志永垂不朽!

2018.5.11修改)

 

2

握手

雷人

路过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