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焦点述评 查看内容

真实的国际劳动节:“我们相信:上帝只允许八小时工作日!”(下) ...

2018-5-1 00:01| 发布者: 红色记忆| 查看: 192| 评论: 0|来自: 青年力

摘要:       真实的国际劳动节:“我们相信:上帝只允许八小时工作日!”(下)                   易   辰作者:易辰,青年力网专栏作家,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昨天,我们讲到,资本主义制度产 ...


      真实的国际劳动节:“我们相信:上帝只允许八小时工作日!”(下)

 

                   易   辰 

 

作者:易辰,青年力网专栏作家,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

 

昨天,我们讲到,资本主义制度产生后,越来越多的人成为了贫困的无产阶级。资本意志的化身——资本家为了获取超额利润,不断地增加工人的工作时间并克扣工人的工资,工人们逐渐开始团结起来对抗资本家的剥削,但前路漫漫。

 

“五·一”大罢工彪炳史册,“国际劳动节”诞生


 

资本穷奢极欲的压榨和政府的赶尽杀绝,造成的结果却是工人群体实现了前所未有的广泛联合,正如《共产党宣言》所说的那样:“整个社会日益分裂为两大敌对的阵营,分裂为两大相互直接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在资本面前,地域、肤色、性别都不再是隔阂的理由,只有团结一心,才能同强大的资本大鳄和资本大鳄掌控的国家机器斗争。

 

 

 

1884年,美国和加拿大的八个工人团体在美国的芝加哥进行集会时决定,为了争取8小时工作制,于188651日向美国政府提出协商,如果政府不应允便举行大罢工。当1886年的51日到来的这一天,美国政府自然不会同意这一他们认为“无礼”的要求,于是美国各地大约有35万工人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罢工游行,仅芝加哥一地就有4.5万名工人参加。工人们唱着《八小时之歌》,走在街头上,争取着自己本应拥有的权利。

 

我们要把世界变个样,我们厌倦了白白的辛劳,光得到仅能糊口的工饷,从没有时间让我们去思考。我们要闻闻花香,我们要晒晒太阳,我们相信:上帝只允许八小时工作日。我们从船坞、车间和工场,召集了我们的队伍,争取八小时工作,八小时休息,八小时归自己!

 

 

 

51日当天,政府与资本家摄于工人所展现出的强大力量,没有出动警察镇压,不少资本家还纷纷表示同意8小时工作制。但到了第二天,一些工人看斗争有了成果自行散去后,资本家们便又纷纷反悔,形势马上又紧张起来。53日下午,芝加哥的麦考米克收割机制造厂的工人与前来声援的6000名工人一起在工厂附近为争取8小时工作制进行集会时,却遭到了资方与警方的联手镇压。资方先是雇佣300多名罢工破坏者前往工人集会地点破坏罢工,之后警察又趁乱朝工人开枪,打死6人,打伤多人,史称“麦考米克流血事件”。

 

 

 

面对警方的暴行,工人们怒不可遏,随即决定于54日在秣市广场举行和平集会以表达对警方的不满,但没想到的是这又成了新的暴行的起点。当天的集会尾声,一颗来自阴谋者的炸弹突然在前来驱散集会的警察队列中爆炸,造成5人重伤(后死亡)、1人死亡和50人轻伤,幸存的警察随即开始对广场上的工人进行血腥镇压,造成了大量工人的伤亡,史称“秣市惨案”。

 

 

✦描绘炸弹爆炸瞬间的绘画

 

惨案过后,美国警方迅速行动,以“投掷炸弹,杀害警察”为由将在现场进行演讲的工人领袖塞缪尔·费尔登逮捕,又逮捕了其他7名不在现场的工人领袖。警方对工人领袖赶尽杀绝,却迅速释放了投掷炸弹的当事人鲁道夫·施纳贝尔,可见警方的目的根本就不在于抓获凶手,而是打击工人运动。八名工人领袖迅速被判刑,除一人被判15年监禁外,其余7人均被判处绞刑。

 

美国政府的倒行逆施激起了全世界人民的愤慨,不仅美国的工会组织行动起来发动声势浩大的集会来抗议政府的行为,就连英国、法国、荷兰、俄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国的工会也纷纷行动起来,抗议美国政府的行为。就连法国这样的资本主义国家中的议员,对美国政府的暴行也无法袖手,巴黎、塞纳郡的议会和法国众议院中的一些议员先后对美国伊利诺州州长表示抗议,并认为美国政府的行为是“对共和主义的不可抹掉的耻辱”(美国实行的是共和制度)。面对越来越大的压力,美国伊利诺州政府作出部分退让,赦免其中两人的死刑而改为无期徒刑,除一人病死狱中外,有四名工人领袖于18871111日被处以绞刑。这一冤案直到1893626日才平反昭雪,期间已经过去了六年之久。

 

 

 

虽然罢工最后以悲剧收场,但是确实震慑了不可一世的大资产阶级与反动政府的勾结,并加强了各国工人之间的团结。于是1889714日,在法国巴黎召开的第二国际国际社会主义工人代表大会的会议中,通过了将每年的51日设立为“五·一国际劳动节”,并在第二年的51日在世界各国举行大规模的罢工和游行示威活动,向各国的大资产阶级展现自己的力量。随后,在各国工人阶级的通力合作下,欧洲不少国家都接受了8小时工作制,并将每年的51日作为工人的假期或以其他的名义放假,美国和加拿大则将每年9月的第一个星期一定为劳动节。随着马克思主义在世界范围内的传播,许多发展中国家也将劳动节变成了自己的官方节日。194912月,刚刚成立不久的新中国便规定,每年的51日为劳动节,全国放假一天。无数前人的牺牲与奋斗,终于有了回报。

 

 

 

展望与思考:充满挑战的明天

04

 

如今,曾经轰轰烈烈的工人运动似乎都已成为了远去的记忆,而寡廉鲜耻的大资产阶级和反动透顶的邪恶政府似乎也只存在于某个阴暗角落中苟延残喘,世界看似已经完全是另一番模样。但是,其实这只不过是资本主义经过发展进入到了帝国主义阶段而已,这种变化列宁早在1916年便发现了端倪。

 

 

 

“垄断,寡头统治,统治趋向代替了自由趋向,极少数最富强的国家剥削愈来愈多的弱小国家,——这一切产生了帝国主义的这样一些特点,这些特点使人必须说帝国主义是寄生的或腐朽的资本主义。”列宁在一百多年以前对帝国主义的论断却仿佛他如同看到了今日的美国等欧美发达国家一般,并道破了他们的实质——寄生与腐朽。在当今的时代,曾经无数诗人文学家们吹嘘的所谓资本主义的“进取精神”已经看不到丝毫的端倪,所能见到的唯有大资产阶级那毒辣的目光和诡诈的心机。

 

 

 

他们不会再像他们的先辈那样触怒所有的无产阶级引来滔天怒焰,而是通过将剥削全世界所获得的高昂利润中的一小部分用来供养本国的无产阶级和心向本国的第三世界国家中那些值得拉拢的人。如同猎人供养忠诚的猎犬为了让他帮助自己狩猎一般,大资产阶级也会利用这些供养的人来镇压全世界人民对帝国主义的反抗。于是我们就能看到,以往的出现在各个国家内部的阶级斗争竟然以国家间的压迫与反抗的面貌表现出来了。

 

 

 

强国为了维持自己的超然地位,掠夺弱国的自然资源、人力资源以及所有一切能想象到的资源,将获得的资源中的一大部分用来饕餮自身,一小部分用来收买国内的人民。强国为了防止本国的阶级矛盾尖锐起来,通过投资在其他国家建起各种血汗工厂,以转移本国的阶级矛盾。弱国则要么被迫接受强国给自己的整个国家安排的在世界体系中施加给自己的在全球体系中的底层身份,要么奋起反抗以求能改变自身在世界体系中的低下地位,但这往往会迎来帝国主义国家的经济制裁甚至军事打击。细细想来,与曾经的工人通过集会等方式要求提高待遇结果迎来反动军警的刀枪棍棒何其相似!

 

 

 

当然,这一切都往往在发达国家国民的视线之外的地方发生,比起发生在“世界边缘”的暴行,发达国家的国民还是对争取在大学中修建“性别不明人士”的厕所更加关心。

 

 

 

而即使在帝国主义国家内部,境况也已经不如大资产阶级设想中的那般完美。因为帝国主义国家对全世界的长时间的压榨,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资源与人力均陷入了枯竭,帝国主义的压榨已经很难再像曾经那样满载而归了。另一方面,开始反抗帝国主义塑造的“少数压迫多数”的反动秩序的国家与各种组织也越来越多,这无疑对帝国主义的世界秩序又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所以现在即使在发达国家,内部也是暗潮汹涌,统治阶级内部的分歧与斗争甚至在部分国家地区公开化了,而“传统上”(这种传统其实也是十分短暂的)各种曾经生活优渥的小资产阶级和中产阶级也逐渐感觉到了生活质量与个人奋斗的“玻璃天花板”,甚至这一天花板还有“逐年下落”的趋势。这一切并非偶然,而是资本主义对全社会的压榨导致的必然结果。当赤贫阶级一无所有,大资产阶级便会将魔爪伸向小富即安的小资产阶级和中产阶级,这也是资本主义诞生以来一直在发生的历史事实。

 

 

 

但是也要看到,虽然世界各地自发的反抗帝国主义的风潮风起云涌,却往往因为各种原因而陷入互相攻讦甚至自相残杀的可悲境地中。之所以会造成这种结果,除了帝国主义的手段外,各国之间的无产阶级缺乏交流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过去的国际共运之所以效果显著,除了组织得当之外,各国的无产阶级往往都同属一个相同的文化体系甚至语言体系中,结果就是各国的工人之间进行交流往往并没有多少障碍。但今天就大不相同了,帝国主义在世界范围内的扩张将全世界上百个国家的无产阶级全部卷入体系之中,而这上百个国家的国民之间的交流障碍与19世纪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不同国家的无产阶级因为肤色、性别、文化差异甚至某种宗教信仰而产生隔阂、误解、仇恨,直至陷入痛苦的循环之中。

 

那么,如何才能引导全世界的无产阶级识破帝国主义的阴谋,再次团结在同一面旗帜之下,为了全人类的解放而斗争?办法只有一个,简单而又困难,那就是——各个国家的人民之间加强交流,加深了解,不再热衷于将其他国家与人民描述为遥远异域的食人生番或者其他的什么。马克思就曾经说过:“普遍交往,一方面,可以产生一切民族中同时都存在着‘没有财产的’群众这一现象(普遍竞争),使每一民族都依赖于其他民族的变革;最后,地域性的个人为世界历史性的、经验上普遍的个人所代替。”也就是经过普遍的交流,所有国家中的被压迫者才能团结起来为共同的利益而奋斗,而不是在迷雾中看不清真正的敌人并与本来应该站在一起的同盟者自相残杀。而当那一天到来,便是新时代的开始,一个全人类再次朝着朝阳前进的时代。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一个智慧的年代,这是一个愚蠢的年代。这是一个光明的季节,这是一个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应有尽有,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踏上天堂之路,人们正走向地狱之门。

 

 

 

我来过,我又来到,我还将重临!——罗莎·卢森堡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