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百姓之声 查看内容

金伯宏眼中的陈小鲁

2018-3-27 20:09| 发布者: 南湾湖| 查看: 2356| 评论: 2

摘要: 金伯宏眼中的陈小鲁2018-03-03 21:59阅读:88,322X1975年小鲁(右二)李勇(右一),金伯宏左一。2017年夏从左一小鲁,李勇,金伯宏 陈小鲁突然离世让我夜不能寐,往事音容无法阻止地一幕幕涌现,泪不能止。今天终 ...

金伯宏眼中的陈小鲁

2018-03-03 21:59阅读:88,322
金伯宏眼中的陈小鲁X
 1975年小鲁(右二)李勇(右一),金伯宏左一。
金伯宏眼中的陈小鲁
2017年夏从左一小鲁,李勇,金伯宏
 陈小鲁突然离世让我夜不能寐,往事音容无法阻止地一幕幕涌现,泪不能止。今天终于安稳些,可以写些字了……
小鲁是我北京男八中的同学,初中他是男四中的,因病休学一年,学习受影响,中考成绩距四中录取线只差几分,当时四中校长估计是包青天式人物,管你天皇老子,差一分都不行。这样陈毅元帅的儿子陈小鲁1963年就进入我校,66年他是高三3班,我比他低一年级,两班教室是斜对门,几乎天天见面,但没有过多交往。我们班的李勇是李富春副总理和蔡畅的外孙,与小鲁在中南海住前后院,因此有时会从他处偶闻点滴小鲁情况。小鲁的高三3班人才济济,中国金融银行业的掌门人周小川,苏宁等都是他们班的。如果不是文化革命阻断了高考,7月他们就都会毕业走人,我们之间也就只是匆匆的过路客而已。6月突然而至的文化革命打乱了一切,不同班级,年龄,学校的人都纠缠在了一起。
小鲁朴素且没有高干子弟的架子。男八中是有近百年历史的北京市重点中学,学生家庭条件一般都比较好,衣冠都比较整洁。唯独小鲁邋里邋遢每天卷着裤腿骑一辆破自行车上下学。当年过来的人都知道,自行车链条上有机油,而且容易夹裤子,所以都安有链套。链套又有’全‘与‘半’之分,稍微磕碰变形就会成为行动的障碍,为节省,有的旧车将其拆除,此时工薪阶层通行的解决办法就是用铁夹夹住裤脚外侧。当然卷起裤腿也可解决问题,就是难看,难怪同学沈宁回忆说他像个渔夫。
为此我也实在看不懂,还专门问过他的邻居李勇,外交部长的儿子怎么这么来上学了,难道他就没一件像样衣服吗?李勇带着很羡慕的口气跟我说:其实他父亲有一件皮夹克,送给他了,并让我保密。皮夹克在现在什么都算不上,李勇本身家里两个副国级领导就养他 一个人,皮夹克却也是可望不可即,当年中南海的节俭自律风气就是这样。说实话,认识小鲁50余年,我一方面保守这个‘国家机密’,一方面也期待哪天小鲁会穿出这件皮夹克,了却我多年的好奇心。然而50余年间见面无数次,皮夹克从未出现过,甚至从没见他穿过一件笔挺鲜亮的衣服,更不用说奢侈名品。我自己瞎猜,可能他老爸只有一件皮夹克,却有三个儿子,所以作为幼子的小鲁只能礼让,说他有皮夹克是个误会。
小鲁为人大度豁达,从不说别人坏话,从不整人。学校里老师同学无论什么出生都拥护他,文革开始就当选为学校革委会主任。高二3班沈宁的外公是国民党中常委蒋介石的文胆陶希圣,1966年8.18毛主席在天安门广场接见红卫兵,沈宁现在是美籍作家,他在自己的回忆文章说当年他就是在小鲁的鼓励和支持下得以去了天安门,第一次见到毛主席。我父母是上海地下党,文革一开始就被打倒,小鲁没有把我当另类,而是一直当做朋友。我妹妹在女三中境遇就完全不一样,她班上的红卫兵来抄我家,8.18当然也不让她去天安门,结果是加入我们学校的队伍去的。
当年江青为整陈毅元帅,暗中调查小鲁,造谣说他是杀人放火的陈小虎。小鲁一贯一笑了之,我们同学都知道,他是一贯反对打人,反对血统论的。但学校里确实存在打校领导的情况,为此前年他主动承担责任,向学校老师们道歉。
说起小鲁平易近人还想起他曾经’棒打鸳鸯‘,68年春,我当时认识一个女生,她刚进我家门,还没有说几句话,就听见楼下有人高喊:‘金伯宏下来’。我趴窗户一看是小鲁带一帮同学骑车要拉我去颐和园玩。我知道如果不从他们就会上楼抓人,只好乖乖从命。万万没想到的是之后没隔几天,小鲁突然失踪了。最后是李勇回学校沉痛告诉几个关系较近的同学说,小鲁被送部队农场劳动锻炼了,临行给大家留下八个字,’积毁销骨,众塑成金。‘
小鲁一走三年没有任何消息,一直到70年底或71年初,突然接到他的电话,说回来了,约大家见面。之后我才慢慢知道这些年他在部队种水稻,抗洪灾立过功,评上过五好战士。只是军籍,入党,提干问题一直没解决。请示报告从连一级级上报无人敢批。最后是周总理亲批,意思是陈小鲁父母以及他个人文革中问题你们不用管,一切看他这些年在部队的表现,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这样小鲁终于入党并不是提为连副指导员。
此后我们接触渐多,1975年他与粟裕大将的女儿结婚,请了二十余个同学好友去他家相聚。我当时在北京电影学院上学,发有柯达的彩色电影胶卷,就记录了几个重要场景。可惜的是当年还没有彩色照片冲洗业务,一直到20年后我终于找出原底片,放大后才送给他们。
1981年我赴美国自费留学,一去9年,小鲁去英国做武官,至此便难见一面。1989年我回国,陈小鲁已经是国务院政策研究室主任,六,四事件发生后他赋闲。这个变化对于一个从政的人来说是颠覆。但是小鲁好像当年被人污为陈小虎一样淡然,想着都是如何安排好原来班子里的那些同事,关于自己他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咱们也可以下海了。这样大家闲聚时受三猛同学的启发,就出现建个‘世界公园’想法。此后我们一起策划商讨,北京周边跑了很多地方。最后丰台几个主要领导在区政府接见我们,并一锤定音项目的人选在花乡。小鲁为此项目贡献出自己一套全新的计算机和打印机。大大小小各种会议他都参加。从无到有1993年世界公园建成,花乡接触过他的人都异口同声说小鲁是大好人。
去年网上传言小鲁是中国首富,价值超过一万亿的安邦的实际控制人等等,我没有吃惊,只是觉得可笑。不止是出于信任,主要是出于多年对他的了解。幸好在小鲁有生之年吴小辉已经抓起来,经过调查,正如小鲁自己所言,他在安邦没有股份,不参与经营,不分红,没有薪酬。
小鲁走了!我心里好像被掏空了一样。其实小鲁现在只是一介平民百姓,八中校友中官至副国级,正部级的有多人,但是无人能取代小鲁在同学心目中的地位。他的威望也不在于他的家庭,八中校友中副国级家庭的有六七个。我感觉小鲁的人格不是做出来学出来的,而是与生俱来的天性,虽然他不在了,但他仍然是我们同学中无可替代的永远的领袖。
金伯宏2018.3.3

握手
1

雷人
1

路过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云淡 2018-4-9 16:27
他是一贯反对打人,反对血统论的。但学校里确实存在打校领导的情况,为此前年他主动承担责任,向学校老师们道歉(见接受记者采访录)。—— 引自本文
讨论:
青年学生盲目性多一点儿、自觉性少一点儿-这是他们的年龄、受教育环境所决定的-需要引导-由谁引导?向哪个方向引导?这是一个大文章
引用 asabc181818 2018-3-30 22:20
好一个真实的陈小鲁,向你表示敬意!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