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焦点述评 查看内容

毛主席1964年2月13日春节谈话——关于教育问题的谈话

2018-2-13 23:46| 发布者: 红色记忆| 查看: 422| 评论: 6|原作者: 毛泽东等|来自: 《毛泽东年谱》和《毛泽东全集》

摘要: 编者按:今天是2月13日,本网站把《毛泽东年谱》第5卷第315——316页的内容转载于此,并附录《毛泽东全集》第46卷(张迪杰主编)的有关谈话的详细内容仅供网友参考,以此纪念伟大领袖毛主席发表该谈话54周年。 ...

        编者按:今天是2月13日,在54年前的今天,毛主席与党和国家领导人、部分民主党派负责人以及其他部门领导人,共十六人举行座谈会。主要谈的是教育问题。众所周知,教育领域是剥削阶级的世袭领地,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建立了自己的政权、当家做主之后,如何进行教育改革,一直是毛主席关心的问题。我们今天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在学习、研究、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落实十九大精神的时候,认真阅读毛主席的春节谈话,不无益处。本网站把《毛泽东年谱》第5卷第315——316页的内容转载于此,并附录张迪杰主编《毛泽东全集》第46卷的《春节谈话纪要》的内容,仅供网友参考,以此纪念伟大领袖毛主席发表该谈话54周年。 (《春节谈话纪要》的内容系编者参考几个不同版本,基本意思一致,用语有某些差别,请读者注意。)     

                    

                                           毛主席1964年2月13日春节谈话

                                                  ——关于教育问题的谈话


《毛泽东年谱》第5卷第315——316页: 

1964年2 月 13 日  春节。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一一八厅召开座谈会, 出席座谈会的有刘少奇、邓小平、彭真、陆定一、康生、郭沫若、林枫、杨秀峰、蒋南翔〔1〕、张劲夫、陆平、朱穆之〔2〕、 陈叔通、黄炎培、许德珩〔3〕、章士钊,共十六人。毛泽东就教 育问题发表讲话。他说:旧教学制度摧残人才,摧残青年,我很 不赞成。学制可以缩短。现在课程多,害死人,使中小学生、大 学生天天处于紧张状态。课程可以砍掉一半。学生成天看书,并 不好,可以参加一些生产劳动和必要的社会活动。学生要有娱乐、 游泳、打球、课外自由阅读的时间。现在的考试,用对付敌人的 办法,搞突然袭击,出一些怪题、偏题,整学生。这是一种考八 股文的方法,我不赞成,要完全改变。我主张题目公开,由学生 研究、看书去做。有些课程不一定要考。如中学学一点逻辑、语 法,不要考,知道什么是语法,什么是逻辑就可以了,真正理解, 要到工作中去慢慢体会。课程讲得太多,是烦琐哲学。 烦琐哲学 总是要灭亡的。如经学,搞那么多注解,现在没有用了。我看这 种方法,无论中国的也好,其他国家的也好,都要走向自己的反 面,都要灭亡的。书不一定读得很多。马克思主义的书要读,读 了要消化。读多了,又不能消化,也可能走向反面, 成为书呆子, 成为教条主义者、修正主义者。

1〕林枫,当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共中央高级党校校长。杨秀峰,当时 任国务院文教办公室副主任兼教育部部长(1964年 7月改任新恢复的高等教育部部 长)。1965年 1月任高人民法院院长。蒋南翔,当时任教育部副部长(1964年 6 月改任新恢复的高等教育部副部长,1965年 1月任部长)兼清华大学校长。 〔2〕陆平,当时任北京大学校长、党委第一书记。朱穆之,当时任新华社副社长、中 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副主席。 〔3〕许德珩,当时任全国政协常委、水产部部长、九三学社中央主席。

附录: 

                                春   话 纪 要

一九六四年二月十三日(旧历正月初一)下午三点,毛泽东在人民大会堂北京厅召开了座谈会。

毛泽东(以下简称毛):今天是春节,开个座谈会,谈谈国际问题、国内问题……

   毛:(一开始,毛问章、许、陈、黄。)你们我们国家会不会垮台?苏美合作会不会出兵?会不会占领北京?民主人士怕不怕原子弹?原子弹一摔无非是重回延安。他们原子弹多,会不会把我们打死?(章说:不会)(毛对黄炎培说)是不是上了贼船?你们都上了贼船,下不来了,怎么办?(章说:我们不下来了。)

    目前国际国内形势很好。帝国主义的日子不好过,修正主义的日子也不好过。走狗不那么走,美国就要搞掉它。例如南越的吴庭艳。伊拉克有个卡赛姆,也是美国搞掉的。搞掉了吴庭艳,蒋介石很伤心。一月十日台湾开紧急会议,决定与法断交,形式上是蒋与法断交,实际上是法国与蒋断交。

    我最近对外国人员讲话,要印给他们看。许德珩,你是一党之魁,不看还行?

    人就是要挨骂。人挨骂有好处。修正主义公开骂我们,我们就可以公开反击,公开了就好办。一九四○年我们在重庆有个办事处,蒋介石暗中搞了个“限制异党办法”,在他们内部发行,比修正主义高明。后来一九四一年搞皖南事变,他们消灭了叶挺九千人,又搞三次反共高潮,教育了我们全党和全国人民,使我们做了准备。抗战胜利后,我到重庆谈判。也是各下各的令,正在谈判期间,打了上党战役,把阎锡山的几千人消灭了。后来又打了邯郸战役,高树勋起义了,几千人没有跑多少。(康生说:高树勋已入党。)可见人是会变化的。

我来介绍一下章士钊的历史吧。我们相识可能是一九一八年在北大时。(章说:还早一点。)那时我是个小职员,八块大洋一月,不管衣食住行。章士钊当过黄兴的参谋长。袁世凯想提他当北大校长,就是陆平那个角色,他知道袁要做皇帝,不干,跑到日本。在日本出了个甲寅杂志,又叫老虎杂志,因为寅属虎。在日本出的比后来在国内出的好。回国后,与戴传贤唱对台戏,出了个杂志,封面划了个狗,屁股后面划了两条扛扛,表明“狗屁不通”。后来又当了教育总长,又参加了马厂誓师。(章:我没参加。)

黄任老,你是个立宪派的人?(黄炎培:我是革命派,不是立宪派,参加同盟会的。)陈叔老你是研究系。许德珩,你这个水产部,很有前途,海岸线很长。(×××说:可以捕,可以捞,还可以加工养殖,大有可为。)无论是立宪派、革命派、研究系,现在你们都跟我们一起了,在新中国参加社会主义建设。

(康生说:溥仪皇帝来拜年了。)

毛:啊,皇帝还给你拜年!(康生说:到政协拜年,我也在。)宣统皇帝应好好团结,听说皇帝只拿一百多元,是否太少了?要长些薪金。光绪、宣统,都是我的顶头上司,我那时是他们治下的公民。(章:他的叔叔载涛,听说生活很困难。)载涛这个人是过去的陆军总长、军机大臣,留学过德国。是否通过你帮助他,使他改善改善生活,不要“食无鱼”。

    我现在不看《古文辞类纂》了,看《昭明文选》。《海赋》写得很好,庄子《秋水篇》很可以看一看。(对章说)你是桐城遗种,我是选学余孳。

国际形势,当走狗不好当,尼赫鲁太不行了。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反动派输定了。现在还有神气,还张牙舞爪,但是他们脱离群众,苏联修正主义日子不好过,到处碰壁。在罗马尼亚碰了壁。波兰不大听话。古巴是听一半,不听一半。听一半是因为古巴没有石油,不能造武器,无可奈何。美帝国主义日子也不好过。日本是要反美的,不仅日本共产党反美,日本人民反美,日本大资产阶级也要反美。不久前北制铁所拒绝美国调查。中法建交是戴高乐主动的,戴高乐还不是大资产阶级吗?他也反美。(问章:)你知道沈崇事件吗?

章:是沈从文吗?

毛:不是,是北大一个女学生,被美军强奸,就激起了全国人民的反美浪潮。现在美帝到处做坏事,到处遭到反对。

人是要挨骂的,他们愈是骂我们,我们愈好。帝国主义、修正主义、蒋介石愈是公开骂我们,我们愈好。最近蒋介石不大公开骂了。帝国主义、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说我们讲空话,骂我们宗派主义、假革命。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登我们的讲话?那就是说明我们有些东西。最近,苏共中央给中共中央来信,提出四点:(一)停止公开论战;(二)再派专家来;(三)边界谈判;(四)扩大贸易。来专家,你们敢不敢要呢?

大家说:不敢领教,来了以后再走,反而增加困难。

毛:停止争论吗?他们骂了我们两千多篇,我们才写了七篇。边界谈判可以谈,在北京,二月二十五号就开始。生意也可以做一点,但不能太多,因为他们的机器一贵二笨。(他们一套化肥设备,一千八百吨重,要占三千多亩地,用三千多个工人。意大利的只有一百八十吨重,占三百亩地,用三百个工人就可以。)(××:质量还差。)是呀!质量差,还要留一手。一笨,二贵,三重,四留一手。我们和他们作生意吃亏,不如同法国资产阶级好办,还有点商业道德。

    过去工作中有错误,第一是瞎指挥,第二是高征购。现在都改了,可是又走到反面。瞎指挥改了,成了不指挥,下面没有劲了。还是要将他们鼓动起来。所以要学解放军,学石油部大庆。最近石油部大庆油田出了××万吨原油,建立了××万吨炼油厂,只花×年时间,×亿多元,投资少,时间短,效果大。每一个部都应学石油部,学解放军,搞一套好经验。大家不是要学解放军吗?要派人去学。解放军对敌人是战斗队,对人民是工作队,解放军内部官兵关系好,比地方好。大庆文件要发给在座的。(问蒋南翔,大学是否要学解放军?)(蒋南翔:要学,已派人去学。××说:学校成立政治部,看来是肯定的。)大学生也要学解放军。

  毛:今年要把工作搞得比去年好些,错误要少些。要发扬好的,树标兵,多表扬,同时也批评错误,以表扬为主,批评为辅。在我们的事业中,有很多好人,有很多好典型需要表扬。现在高征购,瞎指挥没有了,看老天爷如何?去年北方大水,湖南大旱,(××:还有广东、广西也旱。)本来年成好,下了暴雨,几十亿的粮食就没有了。(××:不是几十亿,而是一百二、三十亿没有了。)可是去年还是增产了××亿斤粮食。(××:河北是十二成年景,几天工夫就搞完了。××:六天。)五天半就搞完了。

   毛: 工厂、农村、机关、学校都要学解放军,对犯过的错误都要改掉。今天开座谈会,谈了国际问题。国内问题是根本的。国内不好,国外就不好谈了。现在有几个国家要和我们建交,一个是突尼斯,一个是布拉柴维尔刚果。卢蒙巴的刚果搞起了游击战,他们无枪无炮,用的是张飞的丈八长矛,关云长的青龙偃月刀,(邓小平:还有黄忠的箭。)无非是关张赵马黄的武器,没有新式武器。我们过去也是没有的。(康生:最近他们还用箭射到一架直升飞机,射中了油箱,飞机起火。箭有毒,射死一个美国的参谋。)

   毛: 中国一开始也没有自己的部队,只有叶挺一个团,南昌起义才搞了两个师,打到广东,搞得光光的。朱德、陈毅、林彪带残部上了井冈山。我那时教小学,教过一年级、二年级、三、四年级,怎样打丈,那时也不知道。

    今年工作要比去年搞得好点,要想法把成绩搞得更好点。不但是中央的希望,也是你们的希望。今年也可能是较好的收成,如果老天爷帮忙。现在工业有了进步,教育也要改一改。

   毛: 今天想谈谈教育问题。除中央的几位同志以外,还邀请几位党外人士参加,还有科学院长、教育部长、北大、清华的同志和新华社的同志参加。教育的方针、路线是正确的,但是办法不对。我看教育要改变,现在这样还不行。请邓小平讲一讲。

   (邓:现在教育方面的主要问题是负担太重,学制太长。现在七岁上学,小学六年,中学六年,大学一般五年,好的大学六年,要十七、八年,到二十四、五岁毕业。加上大学毕业后一年劳动实习,一年见习,正式走到工作岗位就已经二十六、七岁,显得年纪太大了。比苏联要迟二、三年或三、四年。苏联中、小学十年,大学四、五年,二十三、四岁进入工作岗位。年龄大了,这对文科的学生问题还不是很大,但对自然科学方面的学生,对他们的发展有不利的影响。根据国外在自然科学、特别是原子能等新兴科学方面的发展情况来看,开始作出重要贡献的人,平均是二十四、五岁左右。这个年岁正好是脑子最好使的时候。而在我国的大学生,这时却没有走上工作岗位,这对他们的发展是很不利的。学制特别长,应该缩短学制。)

    可以缩短。

    (邓:现在中央专门成立了一个学制问题研究小组,准备来研究解决这个问题,由林枫负责。林枫提议:小学五年,中学四年,十五、六岁毕业就可以就业,也可以中学毕学后再受一、二年职业教育,十七、八岁就业,可以到农村,也可以到工厂。如果升学,可以入大学预科,预科可以文理分科,办得更有特色,便于同大学的课程衔接。大学一般搞四年,一部分的工科五年、医科六年。这样学制可以缩短,二十三、四岁就可以到工作岗位。采取这样的制度来完成国民教育,一般是十五、六岁就可以毕业了。不过有个问题,是当兵,中学毕业生还不到当兵年龄,但可以到军队当预备兵。)

    毛:这不要紧。不够当兵年龄也可以过军事生活,不仅男生,女生也可以当兵,搞娘子军,让十六、七岁的女孩去过半年到一年的军事生活;十七岁也可以当兵。

    (邓:这样文科学校问题不大,理工科问题大一些,课本要搞得好。)

   毛: 现在书念多了害死人。现在的课程太多,负担太重,使中学生大学生天天处于紧张状态。中小学生近视眼成倍增加,这样非改不行。

    ×××:课程多而繁重,老师作业留得多,紧张得不得了,没有课外活动和阅读的时间。)

  毛: 课程可以砍掉一半。学生要有娱乐、游泳、打球、课外自由阅读时间。孔子教学生只有六门课程:礼、乐、射、御、书、数,教出了颜回、曾参、荀子、孟子四大贤人。颜回二十四岁死了。

    学生只是成天读书,不搞点文化娱乐、体育活动游泳,不能跑跑跳跳,又不看课外读物,……那是不行的。学生不能培养成书呆子。

    (邓:现在学生应付考试紧张得不得了。我在家时,小孩子说门门功课得五分也没有用。)

   毛: 史上的状元很少有真正好学问的。唐朝第一流诗人李白、杜甫,都不是状元,既非进士,又非翰林。韩愈、杜牧、柳宗元是进士出身,但只能算是第二等的。王实甫、关汉卿、施耐庵、罗贯中、蒲松龄都不是状元、进士和翰林。曹雪芹、蒲松龄只是清朝的拔贡。凡是当了进士、翰林的都是不成功的。明朝的皇帝,搞得好的只有两个:一个是明太祖朱元璋,皇帝做得最好,他一字不识,是个文盲。一个是明成祖,皇帝也做得不错,是一个半文盲,识字也不多。但以后万历、嘉靖等都读了很多书,成了知识分子。知识分子专政,反而不行,国家就管不好了。六朝的梁武帝,早年不错,能文能武,能说会写,最后困死台城。宋徽宗能诗会画,字写得很好,做了俘虏。他们都是“只专不红”,亡了国。可见书念多了要害死人。刘秀是个大学士,比较蹩脚。刘邦是个草包,也没有什么文化。我看书要读,读多了,害死人。

    (邓:现在课程繁重,考试方法有问题,学生不能独立思考。)

 毛: 现在的考试办法是对付敌人的办法,而不是对人民的办法。实行突然袭击,出一些偏题、古怪题,使学生难以捉摸,还是考八股文章的办法。我不赞成,要彻底改革。我主张公开出考题,向学生公布,让学生自己去研究,看书去做。譬如,对《红楼梦》出二十道题,让学生自己去研究解答。有的学生答出一半,但其中有几个题目答得很出色,有创造性见解,这样的试卷可以给一百分。另外有些学生二十道题全部都答了,是照书本上背下来的,按老师讲的答对了,但是平平淡淡,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方,这样的试卷就可以给五十分或六十分。考试我看可以允许交头接耳,甚至冒名顶替。自己不懂,问懂了就有收获。这无非是你会我不会,你写了我再抄一遍,也可以,抄会了也是一次学习。总之,考试的方法要改变,要搞得活一些,不要搞得太死,具体如何作法,可以试点。

    毛:还有,先生讲课有的啰啰嗦嗦,要允许学生打瞌睡。你讲的不好,还一定让人家听。与其睁着眼睛听着没味道,不如打瞌睡,可以休息脑筋,养养精神,对身体有好处。

    (邓:学制缩短以后,可以抽出一些时间让学生参加劳动、当兵。还有一条,应该允许优秀的学生跳班,有的优秀学生跳班以后还是最优秀的,现在总是压在那里。)

 毛:现在我们搞得太死了,课程太多,考得太死,我们不赞成。现在的教育办法是摧残人材,摧残青年!我不赞成读那么多书。考试用对待敌人的办法对付学生,害死人,要改变。

    (陆定一:现在教育厅长正在开会,有两个问题要研究:第一是学生负担太重,课程多,教材内容多,作业多,门门都有课外作业。第二是现在的教育方法有三套,学了苏联凯洛夫的一套,英美杜威的一套,孔夫子的一套。)

    孔夫子可不是这样。我们丢掉了孔夫子的主流,他只有六门课:礼、乐、射、御、书、数。

    (主席问章士钊:书是书法,还是历史?)

    (章:是书法吧。)

  毛: 是历史吧。如书经。

    (陆:现在中小学以升学为唯一目标,毕业后不肯劳动,问题很大,要解决一下。要实行教育和生产劳动相结合。第二是两条腿走路。河北省去年发大水,很多房屋塌了,办简易学校,结果中小学入学人数反而增加了。)

   毛: 这是大水冲垮了教条主义洋教条、土教条都要搞掉

    (陆:其他地方学生人数都下降很多,主要是要求正规化,取消复式教学,搞单式教学,贫下中农子女失学的很多。河北省有了好的经验。另外,广东新会县调查了十几所农业中学、普通中学,普通中学培养一个学生,国家一年花一百二十元,农业中学培养一个学生,一年只花六元八角。农业中学毕业生就业没有问题,普通中学毕业生考不上大学,就麻烦得很。看来中小学都要两条腿走路,同时要注意提高质量,这样才能普及教育。从前都只是照抄苏联的一套,五八年冲了一下,劳动多了一些,又忽视了学习,改就是了。文艺也是如此,当时大胆改革,做得比较粗糙,但现在的水平就提高了。没有五八年的革新,也就没有今天的水平。)

   毛: 要把演戏的、写诗的、文学家戏剧家赶出城,统统赶下乡去。要分期分批放到农村、工厂,不要总住在机关。你不下去,就不给开饭。住在城里怎么能写得出东西来!

    (陆:还有教师队伍问题,估计中小学百分之二点七的教师是坏分子。现在最坏的学生上师范,好学生进理、工。)

   毛: 这不要紧,只有百分之二点七。这些人可以改造,可以转业。

    (陆:现在进师范的学生质量不高。今后可以考虑高等学校的文科、师范,不要直接招高中毕业学生,而招高中毕业后参加过劳动一、二年的学生。学习自然科学的到农村去也有好处。哈尔滨工大有个经验,把教师下放一、二年,原来不好的,回来都不错,成了骨干。)

  毛: 应该下去。现在有些人不重视下乡劳动。李时珍长期自己下乡采药,祖冲之是自修的,没有进过什么大学、中学。孔夫子又进过什么大学?他的职业是人死后去吹吹打打,当吹鼓手。这一点是章太炎指出的。他还做过会计,看过牛羊。但是,他却学会了礼、乐、射、御、书、数六艺,会弹琴、骑马、射箭、驾车子。“书”大概讲的是历史。后来到鲁国做官,官也不大。鲁国只有一百多万人口,相当于现在一个大县。孔夫子自己说,他小时贫穷,受鄙视,经常挨骂,自得仲由以后,才“恶声不入于耳”。大概是子路做了孔子的保镖,谁骂就要揍谁,别人不敢再随便骂他了。

    我们的教育方针是正确的,但是法不对。课程太多,压得太重,是很摧残人的。学制、课程、教学方法、考试方法一套都要改。

    (陆:小学改五年比较有把握。)

  毛:可以改。小学也不要念得太长。高尔基只读了两年小学,学问完全是自学的。美国的富兰克林是著名的政治家、科学家、传记文学家,他是卖报童出身。瓦特是一个工人,没有读过多少书,发明了蒸气机。要让学生自学,学会思考,比读死书好,要多给时间。

    (林:将来二十三、四岁走上工作岗位是可以的,小学入学年龄可以提早一年,允许六岁入学。就是房子有问题。小学改为五年,可以解决一些房子。中学四年,大学预科可以是两年,也可以是一年。)

    ××:入大学前拿一段时间到工厂、农村。)

  毛:还有军队。

    (林枫:文科可以,但理科有困难,劳动二年就忘了。)

    (康生:苏联中学毕业后劳动二年,但理工科所学课程不衔接。)

    (林枫:学制要结合我国国家大和经济文化发展不平衡的特点来考虑,要允许多种形式。将来大学可以考虑三种学制,六年主要是医科;五年制理工科;四年制文科、师范,多数大学四年就行了。将来学制要多种多样多轨制。城市中学也有两种,一种升大学,一种是中学毕业,上二年职业学校然后工作。)

   毛: 对了,学制要多样化。

    (林枫:课程问题主要是不集中,门类要少些,内容要少而精,考试也要少一些。)

   毛: 现在一是课多,二是书多,压得太重。

    (林枫:现在课程的循环多,如果集中一些,课程的门类就可以减少一些。)

    毛:不要门门课程都考试,上过就完。如中学学一点逻辑、语法,就不要考,真正理解这些课程要到以后工作中去慢慢体会。知道什么是逻辑、什么是语法就行了。

    (彭真:现在是灌输,死念硬背。)

    (陆定一:现在教育思想有二派,一派主张讲深、讲透。一派主张讲总略,学懂、学会,学少一点。现在很多学校想一下子讲透。)

毛:课程讲得太多,是繁琐哲学。四书、五经的注释很繁琐,现在都消化不了。繁琐哲学终究是要灭亡的。如经学搞那么多注释现在统统消灭了。我看用这种办法教出来的学生,不论是中国的也好,美国的也好,苏联的也好,都要灭亡,走向自己的反面。如佛经那么多,谁能读得完!唐玄奘翻译的解释金刚经的般若波罗密多心经,不到一千字,现在还有,比较好读。鸠摩罗什考证的字太多了,灭亡了。五经、十三经注解的那么多,结果无人读。十四、十五世纪搞了繁琐哲学,十七、十八、十九世纪才进入启蒙时期,出现了文艺复兴。 书不能读得太多。马列主义的书要读,但也不能读得太多,读几十本就行了。读多了就会走向反面,成为书呆子,成为教条主义修正主义。

孔夫子的书里没有农业知识,因此他的学生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这方面我们要想办法。洋教条、土教条都要反对,要创自己的路。

XXX:还有一个是学生 的伙食问题,需要改善,每月持十二快五,要多花四千万元。

毛:多增二至四元。(实际从此开始大学生每月伙食由12.5元增至15.5元——巩注)

 


握手

雷人

路过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云淡 2018-2-22 12:43
参考文摘
1975年《红旗》杂志的惊人预言
时间:2018-02-22   来源:时代红旗   作者:淤泥定生红莲
“私人授课”业、“代人考试”业、“论文出售”业、“毕业证书制造”业...... 可不能小看这种新行业。特权阶级要把自己的爵位和俸禄传给他们的子女,一个重要的办法就是通过教育一途。有了上述行业,苏联的资产阶级新贵们就不怕。他们有的是钱,可以雇请“家庭教师”,或使子女进各种学费昂贵的私人“补习班”之类。这样把子女塞进高等学府以后,总算放心了吧?可是还不行,有些公子小姐们一向吃喝玩乐,谁愿去死啃书本?不能毕业怎么办?还得依靠上述行业。在“教育市场”上,只要不惜重金,什么毕业论文、毕业文凭,甚至“副博士”之类的头衔都可以买到。“有钱,就可以进入高等学校”,这是苏修一家不大不小的官方报纸吐出来的一句很难得的真话。——
http://www.hswh.org.cn/wzzx/llyd/wh/2018-02-21/48888.html
引用 只要肯登攀2010 2018-2-21 17:05
当前的教育危机正好从反面证明了毛主席当年关于教育革命的思想无比正确。
引用 云淡 2018-2-17 14:37
2018中国知青春晚
https://v.qq.com/x/page/k0553zhe9fu.html
引用 云淡 2018-2-14 11:17
教育的阶级性
教育是为地主阶级的,这是封建主义的教育。教育是为资产阶级的,这是资本主义的教育。教育是为帝国主义的,这是汉奸教育。教育是为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的,这是共产主义的教育。(注:“人民大众”不包括非法占有全民所有制生产资料,按资分配剥削人民、压迫人民的新生资产阶级)—— 讨论
引用 云淡 2018-2-14 10:54
问责
“教育产业化”自1999年6月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后在高校全面推行,于今已经十余年。虽说鼓吹者推行者从未对 “教育产业化”给出过明确解释,但透过各校自估身价、雷厉风行采取的高收费举措,透过该举措实施后每年考得起大学上不起大学的人越来越多这一现象,所谓教育产业化的真实内涵很明确:涨价!每个家庭得花大钱为子女购买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教育产业化决策当问责:江泽民-朱镕基-陈至立
引用 云淡 2018-2-14 10:53
参考文摘
高校,也包括党校,多年来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是不可回避的一个事实。学习、研究和宣传马克思主义被认为“僵化”、“极左”,照搬照抄西方思潮,被誉为“思想解放”、“理论创新”;纪念巴黎公社和十月革命,被认为不合时宜,过圣诞节、情人节等,成为时髦,足以说明。…… 近来中央党校党建部主任王长江,山东政协常委、山东建筑大学邓相超,就是比较突出实例。这绝不是个别现象,因为它有着深刻的社会根源,有着高层的靠山,有着国内外我国敌视社会主义势力的支撑。……实际上,在当代我国的中青年一代人和司局一级干部中,真懂马克思主义基本常识的很少,而受西方资产阶级思潮毒害的很多,这是最危险的!! —— 引自巩献田:学生嘲笑的不是马克思主义
讨论:
要将诽谤丑化歪曲否定革命烈士和人民英雄的妖风和非毛化的妖风结合起来分析批判,指出这是政治路线出了问题后的必然现象。
我国教育战线(包括高等教育)也存在着激烈的修正主义政治路线和无产阶级的政治路线争夺青年一代的阶级斗争。 ...

查看全部评论(6)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