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文艺战线 查看内容

《风筝》随看随评之一:为了保护自己可以亲手杀害同志吗? ...

2018-1-10 23:31| 发布者: 红色记忆| 查看: 2551| 评论: 2|原作者: 郭松民 |

摘要: 《风筝》随看随评之一:为了保护自己可以亲手杀害同志吗? 郭松民  最近一段时间,不断有朋友通过公众号留言、微博私信的方式询问我对正在热播的谍战剧《风筝》的看法。  这部戏我一直没有看,不完 ...

       《风筝》随看随评之一:为了保护自己可以亲手杀害同志吗?

                          郭松民


  最近一段时间,不断有朋友通过公众号留言、微博私信的方式询问我对正在热播的谍战剧《风筝》的看法。

  这部戏我一直没有看,不完全是因为没有时间,而是我深知自己对电视剧是没有免疫力的,往往一看就放不下。当年看《潜伏》、《士兵突击》、《暗算》都是不吃不喝,一口气看完的。

  今天看了《风筝》的第一集,下面的文字不是对《风筝》的整体评价——那要等全部看完之后才能做出——仅仅是对第一集的印象。

  我想,随看随评吧,以后会陆续写出追剧的感觉,就像和大家一起边看电视边聊天那样。

 

  坦率的说,非常失望,柳云龙这次大失水准。

  衡量谍战剧,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是精确、精致。因为“谍战”本身就是生与死间不容发的刀口游戏,没有粗疏的空间。

  一些闻名遐迩的谍战剧,如《潜伏》、前苏联的《春天的十七个瞬间》、朝鲜电影《无名英雄》等,都极为精致,丝丝入扣。柳云龙自己的《暗算》也可以说精致。

  细节的精确与精致,才能让观众尽快入戏,并且不出戏。

  《风筝》一开篇就出现了一个引人注目的瑕疵。

  旁白说“戴笠被称为中国的盖世太保”,这就是一个错误。因为在当时的西方舆论界和谍报界,戴笠的称号是“中国的希姆莱”。

  希姆莱是希特勒的特务头子,负责领导纳粹党卫军和盖世太保(即德语“国家秘密警察”的音译),并执行了灭绝犹太人计划。

  戴笠是蒋介石的特务头子,三十年代蒋介石试图模仿希特勒、墨索里尼搞法西斯统治的时候,戴笠也以“中国的希姆莱”自居,甚至想像希姆莱那样谋取一个“警察总监”的头衔。

  所以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戴笠是中国的希姆莱,军统是中国的盖世太保”。

 

  这个瑕疵是无意的疏忽?抑或有意的掩饰或美化戴笠?我倾向于是后者。

  这些年,戴笠居然有走上神坛的趋势,网上活跃的果粉当中不乏戴笠的脑残粉。许多“国军神剧”用明贬暗褒的方式吹捧戴笠。戴笠渐渐变成了无所不能、半人半神的角色了。

  有人刻意把他塑造成抗日情报英雄,还有人甚至认为如果戴笠不死,国民党不会丢掉大陆。

  这当然是胡扯了。

  戴笠不过是蒋介石的一条狗而已,蒋介石发起火来甚至会用手杖痛揍他。主子尚且无力回天,何况走狗?

  戴笠的情报能力,被“国军神剧”、“谍战神剧”严重夸大了。其实无论是对日情报还是向陕甘宁边区派遣特务,戴笠及军统都乏善可陈,屡屡受挫,戴笠也一直为此深感沮丧。戴笠最主要的“成就”,是镇压国统区的进步运动,杀害进步学生。

 

  关于戴笠,以后专文论述,继续聊《风筝》。

  《风筝》第一集中另一个非常不“谍战”情节,是柳云龙在刑讯室里,向受到酷刑拷打,处于半昏迷状态的军统女电讯员、地下党员曾墨怡全盘托出自己的底细。

  这简直太不专业了。地下工作中,无论多么感情冲动(后面情节证明,柳云龙的感情一点也不冲动)都不允许这样做。

  第一,  刑讯室里的窃听器可能不止一个,椅子下面的窃听器说不定仅仅是个诱饵;

  第二,  此时距离曾墨怡被“密裁”(军统黑话,即处决)还有整整一夜时间,而且当时密裁命令还没有下,柳云龙并不知道曾墨怡会很快牺牲。即便曾墨怡经受住考验,不会叛变,她在昏迷中的喃喃自语也有可能出卖柳云龙。

  七十年代的朝鲜电影《永生的战士》中,男主角被捕后,担心自己在昏迷中泄露机密,咬掉了自己的舌头,后来这一情节被《潜伏》模仿。这才是真正专业的、英雄主义的“谍战”剧。

  况且,“刑讯室吐真情”对推动剧情没有任何帮助,反而使《风筝》完全像是一部业余爱好者的作品,而不像号称“谍战教父”柳云龙的作品。

 

  第一集中另一个很糟糕的情节,是安排柳云龙亲自处决自己的同志曾墨怡。

  地下党组织对严守党的秘密、对党绝对忠诚的年轻的女共产党员曾墨怡,不是想方设法去营救,而是漠然以对、甚至有点急不可耐的要处死她。

  柳云龙在已经被戴笠怀疑的情况下和自己的上线接头(这又是一个极不专业的桥段,他居然不担心自己被跟踪?),而“上线”陆老板——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猥琐男人——作为上级组织的代表,主要任务就是一脸不耐烦地劝说柳云龙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放心杀害曾墨怡——“你就是军统局老六!

  柳云龙在这个过程中也有过犹豫,但主要还是担心自己被误会,甚至被其他地下党报复性暗杀,并不是为即将不得不参与杀害自己同志而痛苦。

  地下党,就这样被表现成了一个黑手党一般、对自己人残酷无情、毫无底线的组织。

 

  潜伏在敌营中的地下党员,从逻辑上说,的确有可能会面对不得不处决自己同志的困境,这在许多影视作品中都被表现过,《风筝》触碰这一情节,并无创新可言。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在中国风靡一时的阿尔巴尼亚电影《地下游击队》中,打入意大利法西斯占领当局警察局中的共产党员彼得罗中尉,被从罗马派来的情报专家“魔鬼”怀疑。为了试探他,“魔鬼”命令彼得罗亲手处决被捕的女共产党员德丽塔,并将一支空枪交给彼得罗。

  彼得罗中尉决心宁肯自己牺牲也不能亲手杀害自己同志。在开枪的一刹那,将枪口转向了“魔鬼”,就在“魔鬼”自以为得计的时刻,埋伏在刑场周围的游击队员出现了。

  这个情节令人荡气回肠。这真是一个严峻的考验:既是“魔鬼”对中尉的考验,也是游击队对彼得罗的考验。而这位帅气、英俊、沉稳的彼得罗中尉也完美通过了考验。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一部中国“谍战”电影《特殊身份的警官》中也出现了这样的情节。

  潜伏在国民党县警察局的地下党员江万,奉命“监斩”被捕的另一位地下党员汪国池。

  江万决心在最后关头营救汪国池,在行刑的一刹那托起了刽子手的胳膊,子弹射向空中,但也就在同一瞬间,汪国池意志崩溃,跪地求饶。

  江万一下子面临极为复杂的局面,后来又不得不设计除掉汪国池。

 

  在2009年上映的由孙周执导的谍战电影《秋喜》中,打入军统的地下党员晏海清被特务上级夏惠民逼着枪杀自己的上级。

  他迟疑地接过手枪,最后突然大叫“你别逼我,我杀不了人!”把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扣动了扳机,当然这是一支空枪。

  杀人不眨眼的夏惠民也被他的决绝所征服,放过了他,“行,书生,算你狠!

  顺便说一句,《秋喜》是近年来罕见的没有美化国民党军统特务,反而揭露了他们嗜杀残暴本来面目的一部电影。

 

  为什么这些反映地下工作的谍战剧都不肯突破这一底线?

  这是因为,潜伏在敌营当中,确实有使自己也变成敌人的危险。

  如果为了保护自己就可以杀害同志,那么这种“保护”不是把自己变成了敌人了吗?潜伏在敌营当中,真的变成了敌人,甚至比敌人还要残暴,这种潜伏又有什么意义呢?

  当然,在惊险样式的影视作品中,为了掩护自己而除掉自己人的情节也确实是有的。

  在给整整一代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南斯拉夫电影《桥》当中,党卫军少校“猫头鹰”为骗取游击队的信任,就毫无愧疚地杀死了整整一小队德国士兵以及自己的同僚“狐狸”。

 

  纳粹是不讲人性的,他们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使用最冷酷无情的手段,哪怕是对自己人。难道我们共产党也是这样吗?

  《风筝》一开篇,就把共产党黑成了纳粹!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云淡 2018-10-24 00:56
参考文摘
胡懋仁:《东方红》的复出   2018-10-16    来源:北航老胡之闲话
据报道,今天国庆期间,上海大剧院重新演出了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中的歌曲部分。这让我回忆起年轻时非常喜爱这部史诗的过程。http://www.wyzxwk.com/Article/wenyi/2018/10/394716.html
建议
关于以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为指导重排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的建议:
对于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要在新的音像技术条件下,采用立体声、高分辨率图像进行原汁原味式地、修旧如旧式地重排。所谓原汁原味、修旧如旧,就是不改变歌词、曲谱、朗诵词、表现形式。仅仅以新的多声道的立体声、高分辨率图像,代替原来单声道的非立体声、低分辨率图像。重排演员的年龄要和当年的演员相仿,要又红又专。
引用 asabc181818 2018-3-13 23:02
对风筝第一集我与郭有同样意见。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