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文艺战线 查看内容

郭松民|致方方:作家应该有一个干净的灵魂——八评《软埋》 ...

2017-5-2 16:24| 发布者: 草原| 查看: 522| 评论: 0|来自: 红歌会网

摘要:   作家,曾经被誉为人类的灵魂工程师。倍受社会公众的尊敬。今天,对这个称号公众已经不买帐了,不少作家自己也敬谢不敏,这倒不是因为他们不愿意受尊重,而是因为上的太高,很多男盗女娼的事就不方便做了。  不 ...

  作家,曾经被誉为人类的灵魂工程师。倍受社会公众的尊敬。今天,对这个称号公众已经不买帐了,不少作家自己也敬谢不敏,这倒不是因为他们不愿意受尊重,而是因为上的太高,很多男盗女娼的事就不方便做了。

  不过,文学毕竟要诉诸读者心灵,最起码作品应该让读者的心灵更干净而不是更肮脏,所以作家也应该有一个干净的灵魂。这不是高标准而是低标准,是最低限度的要求。尽管很多作家实际上做不到,但并不等于社会就应该放弃这个要求。

  一段时间以来,许多关心文学的学者、批评家和普通读者(比如我),对湖北省作协汪芳主席(笔名方方)的小说《ruan-mai》进行了批评。粗略统计,网上文章已经有近百篇之多。这些文章总体来看是善意的,就事论事的,主要针对小说的思想倾向、文学性、涉及的史实等提出了质疑与辩证,基本没有人身攻击的内容。

  汪芳主席对这些严肃而善意的批评,一开始采取了视而不见,拒不回应的态度,待到她领取了“路-遥-文学奖”,这个被她称为“在现在这样一个时间段,获得这样一个奖,对我是莫大的鼓励”的奖项,并喜获10万元奖金之后,同时也是在所有发表批评《ruan-mai》文章的网站接到“删除”的指令之后,汪芳主席的胆子大了起来,似乎觉得回应的时机成熟了,但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汪芳主席这次回应的风格之低,语言之恶俗,思想之下流,都突破最低限度,抑或如老田所言,突破了人伦底线。请看截图:

  汪芳主席的特点是,对严肃的政-治、文学问题坚决不予回应,直接就开始人身攻击,并且完全不顾及自己身为女作家的身份,直接就奔下三路去了,可谓气急败坏,口不择言。(直接上截图)

  汪芳主席把所有批评她的作者一律称为“左-棍-子”。据我所知,这些批评者中,有充满人文关怀的专业作家,有资深批评家,有大学中文系教授,有德高望重的新四军老战士,有老工人,也有土改时翻身农民的后代,更多的是喜爱文学的普通读者,难道他们都是“左-棍-子”?汪芳主席没有对“左-棍-子”下定义,也没有提出划分标准,看来只要不符合她的心意,不赞同《ruan-mai》思想倾向的,都是“左-棍-子”。

  扣完“左-棍-子”的帽子之后,汪芳主席又开始嘲笑批评者的“文章写的烂”、“文字差”。其实在批评者中,不乏文章大家,比如曹征路教授他的小说《那儿》记录下-岗-工-人的不幸与痛苦,被誉为“工-人-阶-级的伤-痕-文-学”,堪称新世纪中国文学的一座丰碑,又岂是浪得虚名的汪芳主席所能望其项背的?

  退一步说,许多普通批评者的文字水平可能确实赶不上拿工资的职业作家汪芳主席,但这并不等于他们没有识别善恶美丑的能力,更不等于他们没有批评的权利!用嘲笑批评者的“文字差”来取代硬碰硬的观点交锋,这算什么辩论策略呢?

  在贴完“左-棍-子““文字差”的标签之后,作为湖北文学界的代表,湖北省作协主席汪芳女士就开始耍流氓了,是的,没写错,汪芳主席在耍流氓。因为她一边向“极-右”抛媚眼,用明贬实褒的方式称赞“极-右”们“风流倜傥”、“浪子中有才子”,一边开始用编造八卦的方式攻击批评者“泡妞”了。其中暗含的对“中年妇女”鄙夷与不屑(因为她们是劣质的因此也是不达标的被“泡”目标?汪芳主席此刻已完全忘记了自己的中老年妇女身份),对淫乱生活的享受与欣赏以及一种“过来人”、“老司机”式的自鸣得意,都令人叹为观止。

  汪芳主席虽然似乎认为所有的人都没有资格批评她,但网友的眼睛是雪亮的,汪芳主席的这条微博下面的一千多条留言很说明问题,这里随便发两条截图。

  最后重复一遍,作家应该有一个干净的灵魂,但透过汪芳主席的这两条微博,我们却看到了一个肮脏的灵魂:对堕落生活的艳羡与炫耀,对女性的侮辱与贬低,对读者、批评者的蔑视与无礼。汪芳主席似乎不能理解吃喝玩乐和玩女人之外,还存在干净朴素严肃的生活——腐败的生活是汪芳主席的创作源泉吗?

  鲁迅先生有这样一段名言:“从喷泉里出来的都是水,从血管里出来的都是血”。但从下水道里出来的会是什么呢?先生没有说,而汪芳主席的微博,却让我们看到了。

  2017年5月1日

相关文章:

郭松民:土改绝非“灭门运动”——再评方方女士的《软埋》

郭松民:还乡团没做到的事情,他们能做到吗?——四评《软埋》

郭松民|方方获奖:“批判性”的利刃图穷匕现——七评《软埋》

 

方方发文骂批评者是“左棍” 网友热议:原来徒有虚名 无耻下流

老田:方方思想之肮脏击穿了人伦底线

王小石:由新华网力捧方方《软埋》看历史虚无主义之害

鹿野:从诺贝尔“文学”奖的“政治性”,看方方得奖的可能

丑牛:方方同志仍在玩《软埋》

老田:告别革命之后的文学想象力问题——评方方的土改题材小说《软埋》

“路遥文学奖”原是假货,《软埋》写的亦是假史

软埋》是一株大毒草——武汉工农兵读者举行批判《软埋》座谈会

软埋》,一个地主资产阶级反攻倒算的总纲

吕永岩:《软埋》发出了什么信号?

郭松民|张爱玲:“战争废墟上的罂粟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