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经典著作 查看内容

马恩列斯论妇女解放

2017-4-1 11:15| 发布者: 草原| 查看: 451| 评论: 0|原作者: 吕静|来自: 马列之声

摘要:   妇女解放是通过男女劳动者的共同奋斗,反对歧视妇女,使妇女获得应有的社会地位和权利,实现男女完全平等的一项社会目标或社会运动。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对妇女 ...

  妇女解放是通过男女劳动者的共同奋斗,反对歧视妇女,使妇女获得应有的社会地位和权利,实现男女完全平等的一项社会目标或社会运动。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对妇女及妇女解放问题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研究,创立了妇女及妇女解放理论,构成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奠定了妇女及妇女解放运动的理论基础,为世界妇女解放运动提供了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在今天仍起着重要的指导作用。目前,面对世界经济、政治和文化的风云变幻,妇女问题日益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问题,也成为我国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重要问题。因此,深入研究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关于妇女及妇女解放的相关经典,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一、马克思和恩格斯论妇女解放

  马克思和恩格斯深入研究了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的妇女及妇女解放问题,特别是处于自由竞争阶段的资本主义社会的妇女及妇女解放问题,包括妇女解放的历史过程、革命作用、天然尺度、权利和义务、解放途径等若干问题,揭示了妇女解放的实质、特征、条件、途径及其发展规律。由于马克思和恩格斯生活的时代,资本主义剥削制度的残酷性和无产阶级的悲惨地位是极为明显的,他们对妇女问题的概括与总结必然留下时代的痕迹。

  第一,妇女受压迫是人类社会历史发展到一定阶段的社会现象。家庭是以男女两性结合为基础和特征的一种社会组织形式。在原始社会,随着家庭组织形式的变化,妇女曾一度占据统治地位。在最初的血缘家庭中,是按辈分划分的,每一代同胞兄弟姊妹乃至表兄弟姊妹或血统更远一些的兄弟姊妹可以互为夫妻,发生性关系。“这一家庭形式作为必然的最初阶段决定着家庭后来的全部发展”[1 ],是家庭组织的第一个进步,排除了父母和子女之间的性关系。家庭组织的第二个进步,是同母所生的子女之间不允许有性关系,排除了同胞乃至旁系兄弟姊妹之间结婚和性关系,避免了近亲繁殖,它直接引起氏族制度的建立。氏族是指“组成一个确定的、彼此不能结婚的女系血缘亲属集团”[2],任何成员不得在氏族内部通婚,它构成了当时“社会制度的基础”[3]。母权制是在氏族组织的基础上逐渐发展起来的,是指“从母亲方面确认世系的情况和由此逐渐发展起来的继承关系”[4]。其主要特征:(1)实行公有制,凡是共同制作和使用的东西都是共同财产。男女分别是自己生产领域的主人,是自己所创造和使用的工具的所有者,男子是生活资料和劳动工具的所有者;女子是家内用具的所有者。男女在财产拥有上是平等的自由的。(2)男女各自从事的劳动都属于公共劳动,“是一种公共的、为社会所必需的事业”[5]。只存在于两性之间的男女分工纯粹是自然产生的,男子在外谋取生活资料和制作劳动工具,妇女在家料理家务。(3)一切成年男女都享有平等的表决权、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共同商议和决策政务,没有统治和奴役的存在,没有权利和义务的分别,没有阶级的划分[6]。(4)妇女居于高度受尊敬的地位。因此,公产制家户经济是原始社会普遍流行的妇女占统治地位的客观基础。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社会财富的增加,原始公有制逐渐解体。私有制与社会分工同时出现了,分工是人们在生产过程中所从事的不同的实践活动;私有制是对人们所获得的劳动产品的分配,是“劳动及其劳动产品在数量和质量上的不平等的分配”[7]。私有制的萌芽是在家庭中出现的,由于出现了剩余劳动产品,大量社会财富集中在男子手中,女性料理家务的劳动失去了公共性质,变成了私人服务,“妻子成为主要的家庭女仆,被排斥在社会生产之外”[8],男子在家庭经济和婚姻生活中占有了统治权。所以,私有制打开了氏族制度的第一个缺口,即母权制向父权制的转变,逐步废除了母权制,实行父权制[9]。母权制被推翻是人类经历的最深刻的革命,它既是社会进步,也使男女的社会地位发生了重大变化。“母权制的推翻,乃是女性的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失败”[10],造成了妇女受压迫、受奴役的苦难历史。

  第二,私有制是男女不平等的根源,妇女受压迫的实质是阶级压迫,实现妇女解放的根本途径是消灭私有制和阶级压迫。男女不平等及妇女受压迫的社会原因是私有制与阶级压迫造成的,归根结底是由经济关系的不平等决定的。(1)男女不平等的根本原因是私有制。奴隶社会是第一个私有制社会,奴隶社会伊始就把家庭关系完全颠倒了,一是“男子的劳动就是一切,妇女的劳动是无足轻重的附属品”[11],妇女被排斥在社会生产之外,剥夺了妇女参加社会劳动的权利,沦为男人的附属物;二是谋生的全部剩余归属男子,妇女只是享用它。在家庭生活中,夫妻双方谁占有了财产权,谁就成为家庭的统治者,“男子在婚姻上的统治完全是他的经济统治的结果”[12],男子对物质财富的占有保证他在家庭中占统治地位。妇女丧失了经济地位,就失去了男女平等的家庭地位和社会地位,失去了参政议政、接受教育和人身自由等权利。因此,妇女地位极度恶化,其残酷性表现为:丈夫对妻子拥有绝对权力,妻子变成丈夫淫欲的奴隶,变成单纯生孩子的工具;男人可以随意纳女奴为妾;儿子可以打断母亲的话要求她沉默;被俘虏的年轻妇女成为满足胜利者肉欲的牺牲品,军事首领按照军阶依次选择其中最美丽者;妇女在家是受监视的,甚至用阉人来监视,她们只能与女性交往,男子特别是陌生人不容易入内,妇女没有女奴做伴不能外出;姑娘们只学习纺织缝纫,至多学一点读写;淫游制出现了,“用这种方法再次宣布男子对妇女的无条件的统治乃是社会的根本法则”[13]。(2)妇女受压迫是阶级压迫的一种特殊形式,历史上出现的最初的阶级对立和“最初的阶级压迫是同男性对女性的压迫同时发生的”[14],婚姻是“由当事人的阶级地位来决定的”[15]。尤其是资本主义机器大工业的发展是一把双刃剑,既为实现男女平等创造了条件,也把妇女推向新的更为悲惨的深渊。由于机器操作花费的技巧和气力少,“性别和年龄的差别再没有什么社会意义了”[16],机器把男人从劳动生产中排挤出去,使他们在家庭中实行统治的最后残余失去了物质基础。由于妇女和儿童的工资比男工低廉,妇女成为廉价劳动力,她们开始摆脱家务,走出家庭,参与社会生产劳动,变为家庭的供养者。同时,女工成为受剥削受奴役的对象,资本家把男劳动力的价值沉重地压在妇女身上,严重地破坏了工人的家庭,破坏了妇女的身心健康。主要表现为:一是女工在外工作使两性关系完全颠倒过来。妻子挣钱养活全家,成为家里的男人;丈夫却在家里看孩子、扫地、做饭、洗衣服、补衣袜等,成为家里的女人,“这种最可耻地侮辱两性”的情况,一开头就建立在不合理的基础上[17]。二是女工没有时间照管孩子,许多孩子死于非命,如烧死、烫死、淹死、压死、摔死等不幸事件比比皆是,母子关系淡漠。三是妇女在道德方面引起更加严重的后果。当不分男女老少,没有受过任何智育和德育教育的人们挤在一个狭小的工作室里,谈话往往是猥亵、下流和肮脏的,发生丑事是不可避免的。因此,有人宁愿让自己的女儿去讨饭,也不愿送她进工厂。“工厂是地狱的真正入口,城市中的大多数妓女都是工厂造成的”[18]。尤其是实行了可耻的夜班制后,工厂成为厂主的后宫,厂主是女工的身体和美貌的主宰,解雇的威胁“足以摧毁女孩子的任何反抗,何况她们本来就不珍视自己的贞操”[19],非婚生子的数目在增加。四是工厂的劳动条件非常差,如空间、光线、毒物、通风设备等,对妇女身体造成了不良影响[20]。如发育较快,引起畸形,骨盆变形,分娩困难,常常流产,甚至把孩子生在机器旁。因此,女人在厂里做工不可避免地把家庭拆散了,整代整代的人被资产阶级毁了。“使工人家庭成员不分男女老少都受资本的直接统治”[21],她们“疲惫而衰弱,———而所有这些都不过是为了填满资产阶级的钱袋”[22]。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资本主义生产关系逐渐成为生产力发展的桎梏,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的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制的矛盾造成了周期性的经济危机的不断爆发,使整个资本主义社会陷入混乱,“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已经太狭窄了,再容纳不了它本身所造成的财富了”,即生产力,“资产阶级用来推翻封建制度的武器,现在却对准资产阶级自己了”[23],消灭私有制,消灭剥削阶级,成为人类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也是实现妇女解放的根本途径。所以,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结论:消灭私有制和阶级压迫是实现妇女解放的根本途径。妇女受压迫和受奴役的状况是随着私有制和阶级压迫产生而产生,也将随着私有制和剥削阶级的消灭而消亡。只有废除私有制,消灭剥削阶级,全“社会占有了生产资料”[24],才能使妇女在经济上取得独立,在政治上获得新生,妇女的经济地位、政治地位及社会地位才能发生根本的变化。

  第三,妇女解放与无产阶级解放及全人类解放的目标是完全一致的,是重要的组成部分。解放是一种历史活动,妇女解放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在不同的阶段具有不同的内容。主要表现为:(1)古代人的单纯性要求与现代的性爱是根本不同的。古代婚姻是由父母做主缔结的,“仅有的那一点夫妇之爱,并不是主观的爱好,而是客观的义务;不是婚姻的基础,而是婚姻的附加物”[25]。现代的性爱是以所爱者的对应的爱为前提的,性爱常常达到如此强烈和持久的程度,如果不能结合而彼此分离,对双方来说即使不是一个最大的不幸,也是一个大不幸。为了彼此结合,双方甘冒很大的危险,直至拿生命孤注一掷[26]。所以,恩格斯的结论:“只有以爱情为基础的婚姻才是合乎道德的,那么也只有继续保持爱情的婚姻才合乎道德”[27]。(2)在阶级社会中,“婚姻仍然是阶级的婚姻,但在阶级内部则承认当事者享有某种程度的选择的自由”[28]。例如,资产阶级的家庭关系是以金钱为核心的商品交换关系,金钱在人们的婚姻生活中占据统治地位。妇女是一种商品,“妻子被看作是丈夫的私有财产”[29],婚姻实质上是对妇女的买卖。虽然“恋爱婚姻被宣布为人权”,但应验在资产阶级身上则是经济利益决定和支配的[30],甚至“结婚是一种政治行为,是一种借新的联姻来扩大自己势力的机会;起决定作用的是家族的利益,而决不是个人的意愿”[31]。(3)无产阶级妇女具有革命性及革命的彻底性。无产阶级在经济和政治上受着资产阶级的剥削和压迫,资产阶级“甚至不能保证自己的奴隶维持奴隶的生活,因为它不得不让自己的奴隶落到不能养活它反而要它来养活的地步”[32]。在同资产阶级对立的一切阶级中,只有无产阶级是真正革命的阶级[33]。因为无产阶级是大工业的产物,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其最终目的是全人类的彻底解放;无产阶级的革命方式是用暴力推翻资产阶级而建立自己的统治;无产阶级在经济上一无所有,在政治上具有革命的彻底性。所以,作为无产阶级重要组成部分的妇女同样具有革命性及革命的彻底性。马克思高度赞扬了巴黎公社的妇女在对敌斗争中,同男子并肩作战,表现出来的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英雄行为和献身精神。无产阶级妇女在“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34]的历史进程中担负着重要的历史使命。(4)在未来共产主义社会中,“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35],每个人都是社会的主人,都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发挥其智慧和才能;每个人的自由发展不会妨碍他人的发展,还会为他人的发展创造条件,人与人之间是和谐一致的互助互爱的新型关系,全体社会成员都成为全面自由地发展的新人,全人类获得了彻底解放。那时的妇女将和其他社会成员一样,获得全面的自由的发展;那时的婚姻生活已经消灭了性别歧视,“除了相互的爱慕以外,就再也不会有别的动机了”[36],男女“两性间的关系将成为仅仅和当事人有关而社会无须干涉的私事”[37],是独立和平等的关系,包括人格、尊严、自由、权利和义务等,婚姻关系是以真正的爱情为基础的。

  第四,实现妇女解放的条件。解放“是由历史的关系,是由工业状况、商业状况、农业状况、交往状况促成的”[38]。妇女解放包括经济解放、阶级解放、政治解放、思想解放、社会解放和彻底解放等多种尺度,而男女两性关系的平等与和谐是妇女解放的重要内容,是社会和谐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傅立叶指出,“在任何社会中,妇女解放的程度是衡量普遍解放的天然尺度”[39]。妇女解放的条件是多方面的,其主要条件:(1)发展生产力是实现妇女解放的物质条件。社会发展的决定性因素是生产,生产分为两种,一是生活资料的生产和再生产;二是人类自身的生产即繁殖。生命的生产是靠家庭来完成的,它包括两个部分,即通过劳动而达到的自己生命的生产;通过生育而达到他人生命的生产。人类社会是由男女两性构成的有机整体,是生产力的主体因素,女人和男人一样是社会发展的基础,是人类文明的创造者,是推动社会进步和人类解放的主体力量,从这个意义上说,没有妇女就没有人类社会。马克思曾指出,“每个了解一点历史的人也都知道,没有妇女的酵素就不可能有伟大的社会变革。社会的进步可以用女性的社会地位来精确地衡量”[40]。生产力发展水平是促进和制约妇女解放的决定性因素,妇女的解放在生产力发展及社会发展中起着重要的特殊的不可替代的作用。(2)参加社会生产劳动是妇女解放的先决条件。妇女发展程度始终制约着社会发展水平,如果妇女总是被排除在社会生产劳动之外,只限于从事家庭私人劳动,实现妇女解放及男女平等是不可能的,男性也得不到充分的自由发展。因此,妇女首先要摆脱家务劳动的束缚,投身到社会生产劳动中去,实现经济独立及经济状况得到改善和提高,才能摆脱对男子的经济依赖关系,才能使两性关系处在平等地位,其后顾之忧即对自己的生活,对子女未来的担心才能消失[41]。现代大工业为妇女开辟了参加社会生产的途径[42],“妇女解放的第一个先决条件就是一切女性重新回到公共的事业中去”参加社会生产劳动[43 ]。(3)家务劳动社会化是妇女解放的重要条件。长期以来,妇女的家务劳动不仅为男人提供了食品、衣物等,还提供了情感慰藉和家庭温暖。但是,同男子谋取生活资料的劳动比较起来,妇女的家务劳动相形见绌。家务劳动的社会化能够减轻妇女从事家务劳动和生产劳动的双重负荷。“只有在废除了资本对男女双方的剥削并把私人的家务劳动变成一种公共的行业以后,男女的真正平等才能实现”[44]。(4)法律的逐步完善是妇女解放的必要条件。许多国家的宪法已经明确规定男女平等,妇女的合法权益得到尊重和保护。例如,禁止妇女从事夜工;禁止妇女从事对身体有害的有毒的物质劳动;争取男女同工同酬;孕妇产前至少休息四个星期、产后休息六个星期等等[45],法律的逐步完善是妇女解放的标志和依据。但事实上妇女并未获得与男子同等的权利,从法律上的男女平等到事实上的男女平等还需要很长时间。“在现代家庭中丈夫对妻子的统治的独特性质,以及确立双方的真正社会平等的必要性和方法,只有当双方在法律上完全平等的时候,才会充分表现出来”[46]。(5)妇女主体意识的觉醒是实现妇女解放的主观条件。妇女只有提高自身素质及其觉悟程度,才能成为真正独立自主的,从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心理、情感等诸多方面摆脱对他人的依附关系的,与男性平等的人。例如,巴黎公社的妇女在对敌斗争中所表现出来的“英勇、高尚和奋不顾身。努力劳动、用心思索、艰苦奋斗、流血牺牲而又精神奋发地意识到自己的历史创造使命的巴黎,几乎忘记了站在它城墙外面的食人者,满腔热忱地一心致力于新社会的建设”[47]。她们是一支敢于推翻旧世界,创建新世界的不可低估的进步力量。

  二、列宁和斯大林论妇女解放

  列宁和斯大林领导苏联人民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他们把马克思主义妇女解放理论与苏联实际情况相结合,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和恩格斯关于妇女及妇女解放的学说,探索出一条经济文化比较落后的国家实现妇女解放的道路,成为指导苏联乃至世界妇女解放运动的理论,为妇女及妇女解放运动开辟了崭新天地。

  第一,消灭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重视和发挥新生政权的作用,实现妇女解放和男女平等。在俄国私有制社会中,妇女长期处于受压迫的悲惨境地。一是俄国农业生产采用了机器,农业资本家便雇佣廉价的妇女和儿童从事农业生产,数量越来越多,逐步占据主要地位。并通过延长工作时间,甚至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点着火把工作的夜工,增加劳动强度,加大了对女工和童工的剥削,造成了特别多受伤事故。二是俄国家庭手工业劳动是资本主义工场手工业发展的标志。企业主到远离工业中心的偏僻地区雇佣农村女工,她们“是最便宜的劳动力”[48]。制袜厂的作坊主说:在莫斯科住房很贵,女工要吃白面包;农村女工在自己的农舍里做工,吃的是黑面包,工资比城市女工更为低廉。大企业主还通过中间人把生产材料分配给散居各村的千百万个工人,中间人又拦腰一刀,产生了真正的榨取血汗的“最残酷的剥削制度”[49]。家庭劳动的工作环境极不卫生,工人住所和工作场所混在一起,一贫如洗的工人没有能力改善劳动条件,成为职业病的发源地。三是俄国资本主义大机器生产“吸引妇女与少年参加生产,基本上是一种进步现象”[50],妇女走出家庭到城市打工,摆脱了家庭关系的狭窄圈子和宗法关系的闭塞性[51],削弱了旧的父权制家庭的束缚,摆脱了丈夫的支配、帮助、殴打和践踏,妇女们获得独立自主的地位。但是,俄国资本主义“社会对立的两极达到了最高的发展。资本主义一切黑暗方面仿佛都集中在一起了”[52],千百万妇女痛苦地过着奴隶般的生活,每天拼命地干活,处处精打细算,才能使一家人吃饱穿暖。可见,俄国资本主义私有制是妇女受压迫受奴役的经济根源[53]。然而,妇女解放与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建立息息相关,“同第一个苏维埃共和国和共产国际的能否建立(和巩固),是有着必然的联系的”[54]。社会主义公有制是推动妇女解放的新的空前强大的力量,苏维埃政权是“世界上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废除了一切因私有制而造成的特权”的政权[55],“只有当我们从小经济过渡到公共经济和共耕制的时候,妇女才能完全解放和彻底翻身”[56]。苏联社会主义公有制为妇女解放提供了良好的工作条件。例如,男女工人的工作日限制为7 ~ 8小时;禁止加班加点;禁止妇女做夜工;禁止对妇女身体有害的部门使用女工;女工在产前产后各给假八星期,产假期间照发工资,免收医药费;凡有女工的企业均设托儿所和喂奶室;发给喂奶的母亲以补助金,把她们的工作缩短到六小时[57];对未满十六岁的男女儿童一律实行免费的普遍义务综合技术教育等等。所以,“布尔什维克的苏维埃革命彻底铲除了妇女受压迫和不平等的根源,这是世界上过去任何一个政党、任何一次革命都不敢做的”,废除土地和工厂的私有制,是社会主义建设的主要的一步[58]。无产阶级要获得最终解放,必须使妇女获得真正解放,把妇女们“变成一支为消灭任何不平等现象、为消灭任何压迫、为争取无产阶级的胜利、为在我国建成新的社会主义社会而奋斗的统一的大军”[59]。

  第二,加强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保障和促进妇女解放和男女平等。但法律上的平等不等于事实上平等,还需要各方面的长期努力。民主与法制在妇女解放和男女平等中起着重要作用。(1)社会主义国家及其无产阶级专政能够保证妇女的民主地位[60]。“资产阶级的民主是充满了冠冕堂皇的词句、动听的诺言和响亮的自由平等口号的民主,事实上,这种外表堂皇的民主掩饰着妇女的不自由和不平等,掩盖着劳动者和被剥削者的不自由和不平等”[61]。与此不同,社会主义妇女解放运动的“主要任务是要使妇女获得经济平等和社会平等,而不仅是形式上的平等”[62],使男女拥有平等地位和享有平等权利。“苏维埃政权比所有最先进的国家更彻底地实现了民主,在它的法律中丝毫也看不到妇女受到不平等待遇的痕迹”[63]。例如,凡是年满21岁的男女公民都应该享受选举权和被选举权[64],“在争取妇女选举权的运动中,必须完全坚持社会主义原则和男女平权”[65];全体公民不分性别、宗教信仰和种族一律平等[66];享受男女同工同酬的平等权利等。因此,妇女解放是社会主义民主的重要组成部分,没有真正实现妇女当家作主,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是不健全的。(2)社会主义的重要任务是保证男女在法律上的完全平等,使妇女摆脱受奴役的屈辱地位。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占人口半数的“妇女始终是‘家庭女奴’,是被关在卧室、育儿室和厨房里的女奴”[67],妇女受着双重压迫,即资本的压迫和处于“家庭奴隶”的地位,在法律上并没有真正实现男女平等[68]。妇女的法律地位最能表明人类的文明程度,只有社会主义国家才能达到而且真正达到高度的文明。列宁指出,苏维埃政权建立之初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在立法上实行最彻底的变革,废除男女不平等的资产阶级旧法律,“苏维埃共和国一下子就扫除了法律上面男女不平等的一切痕迹,保证了妇女跟男子在法律上的完全平等”[69],使妇女摆脱了受奴役的屈辱地位。“苏维埃政权是世界上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完全取消了一切使妇女和男子处于不平等地位”的政权[70],并通过制定和颁布相关法律以保障男女平等。

  第三,吸引广大妇女参加社会生产劳动,参与国家和社会管理,充分发挥妇女作用。妇女参加社会生产劳动和参与国家和社会管理的实质,是女性对经济、政治和文化资源的合理拥有,是提高妇女的社会地位的先决条件。苏维埃社会主义政权的建立,为妇女参加生产劳动和政治活动敞开了大门。(1)经济解放是妇女解放的首要条件,妇女只有参加生产劳动,才能与男性处于真正的平等地位,实现自身的彻底解放。斯大林指出,“凡在社会生产中起主要作用并掌握主要生产职能的阶级或社会集团,经过一些时候必然成为这种生产的主人”[71],占我国人口半数的妇女是一支劳动大军。列宁指出,妇女运动的主要任务就是“让妇女参加社会生产劳动,使她们不要做‘家庭奴隶’,不要永远把自己仅仅限制在做饭和照料小孩的圈子里”[72]。实现男女真正平等“就必须有公共经济,必须让妇女参加共同的生产劳动”[73]。动员妇女参加生产劳动并不是使妇女男性化,强迫女性做违背她们生理特点的事情,“使妇女的劳动生产率、劳动量、劳动时间和劳动条件等等同男子相等,而是要使妇女不再因经济地位与男子不同而受到压迫”[74]。妇女解放就是“作姑娘时不是为父亲工作,出嫁以后也不是为丈夫工作,她首先是为自己工作”[75]。(2)政治解放是妇女解放的重要条件。社会主义为妇女参加国家和社会管理创造了优越条件,使政治成为每个劳动妇女都能参与的事情[76]。妇女“是一支巨大的力量。埋没这支力量就是犯罪”[77],我们的责任就是要推动妇女前进,运用好这支力量。“我们不能让这一支劳动大军过着愚昧无知的生活”[78],“必须加强女工和农妇工作,并把她们提拔到选举出来的党和苏维埃的机关里去”[79]。苏联已经把许多卓越的妇女提拔到领导岗位,如担任集体农庄的主席、管理委员会委员、生产队长、小组长、商品养畜场主任、拖拉机手等。妇女独立地担任领导职务是文化水平提高的标志[80],她们由落后者上升为先进者具有重大意义。尤其是面对帝国主义列强为重新瓜分世界而进行的残酷战争,苏联妇女决不会只去咒骂一切战争和军事行动,决不会消极地看着精良的资产阶级军队去枪杀武器装备差或手无寸铁的工人,“决不会扮演这种可耻的角色”[81]。她们一定会拿起武器支援军队,还会对自己的儿子说,你快长大,要拿起枪,好好学习军事,反对和战胜资产阶级的武装力量,消灭剥削、贫困和战争。“苏联妇女在保卫祖国事业中具有不可估量的功劳,她们忘我地为前线工作,以刚毅精神忍受战时的一切困难,鼓舞我们祖国的解放者红军军人去建立战斗功勋”[82]。

  第四,大力提高妇女的主体意识和自身素质,消除对妇女的传统偏见。把苏联这一落后的农业国建设成为先进的社会主义工业国,是一项十分艰巨而复杂的任务,妇女起着重大的作用[83]。“从一切解放运动的经验来看,革命的成败取决于妇女参加解放运动的程度”[84]。(1)妇女自身的觉醒在妇女解放中具有决定作用。妇女解放应该是妇女自己的事情[85]。女工和农妇的任务是巩固工农联盟,支持工人阶级反对资产阶级,支持工人阶级的政权,走向共产主义。她们一定能够“在争取消灭剥削、压迫、不平等、愚昧和没有文化等现象的斗争中获得胜利”[86]。妇女要靠自己的力量扫除文盲,摆脱愚昧的文盲状态。(2)当政权已经转到工人和农民手中时,对劳动妇女进行政治教育具有重要意义[87]。一是妇女是“最直接涉及每个国家半数以上的人口利益的问题”[]88。如果妇女备受压抑,觉悟很低,愚昧无知,一定会成为前进运动中的绊脚石,阻碍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党的重要任务是把千百万劳动妇女吸引到自己的旗帜下,“团结在无产阶级——革命的领袖和社会主义建设的领导者的周围”[89],参加苏维埃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二是妇女是我国未来的母亲和教育者,她们既能教育出心理健康,把我国推向前进的青年,也能摧残孩子的心灵。以社会主义精神教育新一代,是“真正战胜资产阶级的头等重要的工作,极其重要的工作”[90]。三是那种嫌妇女麻烦落后,低估妇女力量,轻视甚至讥笑妇女的做法“是一个严重的错误”[91]。要经常注意教育妇女,争取她们,占人口半数的妇女站在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旁边“是不能容忍的”[92]。如果我们不重视妇女工作,反革命势力就会领导她们来反对我们,既不利于妇女的解放事业,也会削弱建设社会主义国家的力量。因此,无产阶级政党的第一项任务,是把妇女“从资产阶级的影响下解放出来而进行坚决的斗争,为在无产阶级旗帜下对女工和农妇进行政治教育和把她们组织起来而进行坚决的斗争”[93]。(3)俄国妇女解放运动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国际影响,为全世界妇女解放做出了光辉榜样。“在人类一切解放运动中最深刻最强大的解放运动中,不仅产生了女英雄和女烈士,而且产生了在无产阶级的共同旗帜下胜利斗争的千百万劳动妇女的群众性的社会主义运动”[94]。全世界妇女为了摆脱资本压迫的解放事业,正在不可遏止地向前发展着,必将在全世界取得胜利[95]。

  第五,大力倡导家务劳动社会化,使妇女摆脱琐碎的家务负担,扶植共产主义幼芽。劳动妇女是社会主义建设者,是工人阶级最强大的后备力量。如果不依靠全国男女公民的团结一致和忘我的劳动精神,“没有大批劳动妇女参加,这一事业是无法完成的”[96]。斯大林指出,“在人类历史上,任何一次重大的解放运动都不能没有妇女直接参加,因为被压迫阶级在解放道路上每走一步就使妇女的地位改善一步”[97],它“决定着无产阶级的命运,决定着无产阶级革命的胜败,决定着无产阶级政权的胜败”[98]。然而,妇女担负的家务劳动是极端非生产性的,是最原始、最繁重、最辛苦的劳动,是一种对妇女进步没有丝毫帮助的劳动。全部家务劳动都压在妇女肩上,“尽管颁布了种种解放妇女的法律,但妇女仍然是家庭奴隶”,仍处在受压迫受奴役的地位。她们被最琐碎的、劳神的、折磨人的家务劳动压得喘不过气来,消耗着她们的精力,使她们窒息、愚钝和卑微,受人鄙视[99]。因此,只有实现家务劳动的社会化,“开始把琐碎家务普遍改造为社会主义大经济”,“使细小的、个体的家务工作转变为大规模的公共经济,使妇女摆脱‘家庭的奴役’”[100],才开始有真正的妇女解放,真正的共产主义[101]。通过创办公共食堂、托儿所和幼儿园等公共设施,采取一系列使很多家庭集体入伙的措施代替单个家庭的家务操作,才能“解放妇女,减少和消除她们在社会生产和社会生活上同男子的不平等”[102],把妇女从家庭奴隶的境遇中解放出来,从家务劳动的束缚中解放出来。

  注释

  [1] 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9页。

  [2] 同上书,第53页。

  [3] 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9页。

  [4] 同上书,第53页。

  [5] 同上书,第87页。

  [6] 同上书,第178页。

  [7] 同上书,第536页。

  [8] 同上书,第87页。

  [9] 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15页。

  [10] 同上书,第68页。

  [11] 同上书,第181页。

  [12] 同上书,第96页。

  [13] 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80页。

  [14] 同上书,第78页。

  [15] 同上书,第84页。

  [16] 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39页。

  [17] 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281—499页。

  [18] 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15页。

  [19] 同上书,第15页。

  [20] 马克思:《资本论》,《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178—179页。

  [21] 同上书,第169页。

  [22] 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21页。

  [23] 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37页。

  [24] 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64页。

  [25] 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90页。

  [26] 同上书,第92页。

  [27] 同上书,第96页

  [28] 同上书,第95页。

  [29] 马克思恩格斯:《德意志意识形态》,《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40页。

  [30] 同上书,第39页。

  [31] 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92页。

  [32] 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3页。

  [33] 同上书,第42页。

  [34] 同上书,第43页。

  [35] 同上书,第53页。

  [36] 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95页。

  [37] 恩格斯:《共产主义原理》,《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46页。

  [38] 马克思恩格斯:《德意志意识形态》,《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27页。

  [39] 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31—532页。

  [40] 马克思:《致路德维希·库格曼》,《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59页。

  [41] 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96页。

  [42] 同上书,第181页。

  [43] 同上书,第88页。

  [44] 恩格斯:《致盖尔特路黛·吉约姆-沙克》,《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156页。

  [45] 马克思:《临时中央委员会就若干问题给代表的指示》;恩格斯:《致盖尔特路黛·吉约姆-沙克》、《致卡尔·考茨基》等,《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55、156、165页。

  [46] 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88页。

  [47] 马克思:《法兰西内战》,《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61页。

  [48] 列宁:《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186页。

  [49] 同上书,第188页。

  [50] 同上书,第194页。

  [51] 同上书,第194页。

  [52] 同上书,第192页。

  [53] 列宁:《论苏维埃共和国女工运动的任务》,《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294页。

  [54] 列宁:《迎接国际妇女节》,《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08页。

  [55] 列宁:《致女工》,《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06页。

  [56] 列宁:《在全俄女工第一次代表大会上的演讲》,《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278页。

  [57] 列宁:《修改党纲的材料》,《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266—267页。

  [58] 列宁:《国际劳动妇女节》,《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16页。

  [59] 斯大林:《庆祝国际共产主义妇女节》,《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48页。

  [60] 列宁:《迎接国际妇女节》,《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08页。

  [61] 列宁:《苏维埃政权和妇女的地位》,《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00页。

  [62] 列宁:《迎接国际妇女节》,《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09页。

  [63] 列宁:《论苏维埃共和国女工运动的任务》,《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295页。

  [64] 斯大林:《和美国“斯克里浦斯-霍华德报系”报业联合公司总经理罗易·霍华德先生的谈话》,《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66页。

  [65] 列宁:《斯图加特国际社会党人代表大会》,《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207页。

  [66] 列宁:《关于制定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纲领的材料》等,《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198—201页。

  [67] 《列宁全集》第38卷,人民出版社中文第2版,第166页。

  [68] 列宁:《伟大的创举》,《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289页。

  [69] 列宁:《迎接国际妇女节》,《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08页。

  [70] 列宁:《致女工》等,《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06页。

  [71] 斯大林:《无政府主义还是社会主义?》,《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25页。

  [72] 列宁:《迎接国际妇女节》,《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09页。

  [73] 列宁:《论苏维埃共和国女工运动的任务》,《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295页。

  [74] 同上书,第295—296页。

  [75] 斯大林:《在党和政府领导人接见集体农庄种植甜菜的女突击队员时的讲话》,《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64页。

  [76] 列宁:《论苏维埃共和国女工运动的任务》,《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296、306页。

  [77] 斯大林:《在全苏集体农庄突击队员第一次代表大会上的演说》,《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56页。

  [78] 斯大林:《在党的第十七次代表大会上关于联共(布)中央工作的总结报告》,《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61—362页。

  [79] 斯大林:《关于俄共(布)第十三次代表大会的总结》,《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41页。

  [80] 斯大林:《在党的第十七次代表大会上关于联共(布)中央工作的总结报告》,《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61页。

  [81] 列宁:《论“废除武装”的口号》,《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247页。

  [82] 斯大林:《苏联全军最高总司令命令》,《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74页。

  [83] 列宁:《致彼得格勒省妇女代表大会主席团》,《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03页。

  [84] 列宁:《在全俄女工第一次代表大会上的演说》,《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278页。

  [85] 列宁:《论苏维埃共和国女工运动的任务》,《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296页。

  [86] 斯大林:《纪念女工和农妇第一次代表大会十周年》,《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50页。

  [87] 斯大林:《纪念女工和农妇第一次代表大会五周年》,《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30页。

  [88] 列宁:《论战斗唯物主义的意义》,《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22页。

  [89] 斯大林:《庆祝国际共产主义妇女节》,《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48页。

  [90] 斯大林:《纪念女工和农妇第一次代表大会五周年》,《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31页。

  [91] 斯大林:《在全苏集体农庄突击队员第一次代表大会上的演说》,《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56页。

  [92] 斯大林:《在俄共(布)第十三次代表大会》、《庆祝国际共产主义妇女节》,《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38、343页。

  [93] 斯大林:《庆祝国际妇女节》,《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43页。

  [94] 斯大林:《致山民妇女第一次代表大会的贺电》,《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27页。

  [95] 列宁:《国际劳动妇女节》,《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16—317页。

  [96] 列宁:《论苏维埃共和国女工运动的任务》,《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298页。

  [97] 斯大林:《致山民妇女第一次代表大会的贺电》,《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27页。

  [98] 斯大林:《庆祝国际妇女节》,《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43页。

  [99] 列宁:《伟大的创举》等,《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289页。

  [100] 。列宁:《国际劳动妇女节》,《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316页。

  [101] 列宁:《伟大的创举》,《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289页。

  [102] 同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