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理论研究 查看内容

怎样正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的生产力概念

2016-9-21 21:07| 发布者: 草原| 查看: 15464| 评论: 21|原作者: xiaoshan|来自: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摘要: 【编者按】今年7月15日至8月15日,我参加了北京育才助学基金会主办的落实习总书记繁荣哲学社会科学讲话精神夏令营。这个夏令营有两个臆想不到:第一,张全景同志的学术水平之高;第二,我国民间哲学社会科学水平之高 ...

【网站编者按】该文提出了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的“生产力”概念理解的不同意见。不管作者的论点是否正确、论据是否充分和论证是否合乎逻辑,但是,文章作者对于马克思主义原著的态度,确实是认真的、严肃的,正基于此,我们推荐该文,并希望大家发表意见。

                                                     ——齐   工

【本文编者按】今年715日至815日,我参加了北京育才助学基金会主办的落实习总书记繁荣哲学社会科学讲话精神夏令营。这个夏令营有两个意想不到:第一,张全景同志的学术水平之高;第二,我国民间哲学社会科学水平之高。

这次夏令营请到了丁小平教授,这里所说的丁小平教授就是被互联网说成“大骗子”、“洗脑者”、“社会渣滓”和“假冒北大教授”的那个丁小平。真没有想到,这个丁小平竟然在哲学、心理学、管理学等众多领域有那么高的水平,甚至可以这样说,他这是对哲学社会科学的创新。据此,我们好像明白了海外敌对势力、汉奸为什么这样不遗余力地置丁小平于死地而后快。

丁小平到底是骗子还是科学伟人,我们说的不算,只有事实才说的算。这次夏令营丁小平教授应邀讲授了他的哲学体系、心理学体系等几个领域,鉴于篇幅原因,这里上传他的历史唯物主义学术报告(根据录音整理)。不知是否可以这样说,他的历史唯物主义研究纠正了自恩格斯以来传播马克思主义关于生产力概念上的严重错误。我们据此好像明白习总书记所说的“(对马克思主义)首先要解决真懂真信的问题”。顺便说一下,丁小平教授的《浅谈现行微积分原理的错误》一文已冲破封杀而发表了,发现微积分原理的错误和重建微积分原理可不是小事。

习总书记说:“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是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区别于其他哲学社会科学的根本标志,必须旗帜鲜明加以坚持。”只有坚持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的创新才会有希望。

    大家可以想象,对生产力概念的错误理解不导致对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解和实践的错误才怪呢。正确理解马克思主义是一切共产党人最迫切的问题之一。

0引言

我们过去,尤其是马克思主义教科书所讲授的生产力概念是李斯特及其之前的,虽然,马克思早期也这样用过这个概念,但是,自1846年开始,马克思在阐述唯物史观时彻底与李斯特及其以前的生产力概念分道扬镳了。

在马克思主义研究领域,只是因为《德意志意识形态》等文中的某些话,尤其是《政治经济学批判》中的某些话,就认为现在使用的生产力概念是正确的,那是误解。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中是在重复古典政治经济学家的生产力观点,那不是马克思的。

1生产力概念简史

在马克思、恩格斯之前,最早提出生产力概念的是法国医生魁奈(16941774),接着,英国经济学家亚当·斯密(17231789)、大卫·李嘉图(17721823)和法国经济学家让·巴蒂斯特·萨伊(17671832)、西斯蒙第(17731842)做了继承性的研究,最后,德国经济学家弗里德里希·李斯特(17891846)又对生产力做了广泛而深入的研究。这之后,就是马克思、恩格斯登上生产力研究的历史舞台。

马克思、恩格斯一出手就结束了单纯研究生产力的历史。马克思、恩格斯不仅纠正了前人研究生产力的不足,而且,还把生产力的研究提高到了今天的水平。需着重指出的是,马克思、恩格斯把生产力作为决定生产关系的原因,从而,建立了经济基础的概念,接着,再把经济基础作为决定上层建筑的原因,从而,揭示了社会问题的最根本规律。

1.1  马克思之前的生产力概念演化

在马克思之前,第一个提出“生产力”概念的是18世纪法国经济学家魁奈,魁奈说:“……大人口和大财富则可以使生产力得到发挥。” [1]魁奈认为,只有农业劳动才具有生产性,他所说的生产力实际上是指土地生产力。继之,英国古典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又做了发挥。李嘉图继承了魁奈的土地生产力观点和斯密的“劳动生产力”概念,并在其上进一步提出劳动生产力的概念,但他没有对生产力的内涵作较深入细致的分析。几乎同时,法国经济学家萨伊受到前人生产力概念的启发,提出了自己的资本生产力理论。与此同时,法国的另一位经济学家西斯蒙继承了斯密的观点,也从不同侧面对生产力问题进行研究并提出了一些合理思想。19世纪初期,德国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弗里德里希·李斯特在否定英国古典经济学家劳动价值理论的同时,提出了自己独立的生产力理论,其中着重探讨了一个国家发展生产力的重要性及如何发展国家的综合生产力等问题,应该说有些观点是有价值的。

李斯特与后来的马克思不同,他的生产力概念是不涉及生产关系的,也就是离开一定的生产关系的生产力。由此可见,在资产阶级古典经济学家那里,生产力概念尚处于萌芽阶段,他们只是孤立地考察生产力的个别因素,还不能揭示生产力与其它因素之间的内在联系,还停留在对生产力的直观认识上,形不成科学概念。

1.2  马克思的生产力概念演化

马克思、恩格斯的生产力思想的演进,可以划分为孕育、幼年、转型和成熟等四个阶段。以其27岁写《评弗里德里希·李斯特的著作<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一文之前为孕育期;以马克思、恩格斯合著《德意志意识形态》期间为幼年期;以写完《德意志意识形态》至《给安年科夫的信》这一阶段为转型期;自著《哲学的贫困》开始,尤其到写作《资本论》进入成熟期。下面分别对这四个时期加以简述:

1844年,受《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的影响,马克思在撰文时大量使用李斯特的生产力概念,诚如他自己所说:“我们是从国民经济学的各个前提出发的。我们采用了它的语言和它的规律。” [2]1845年的《评弗里德里希·李斯特的著作<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一文中,马克思还没有形成清晰的不再与生产关系浑然一体的生产力概念。

18451846年间,马克思恩格斯合著《德意志意识形态》,在这部著作中,马克思和恩格斯使用的生产力概念的变动性较大,既有与魁奈、萨伊等一致的生产力概念,又有独立于生产关系的生产力概念,还有科学的生产力概念的萌芽:

比如,马克思、恩格斯说:“任何新的生产力,只要它不是迄今已知的生产力单纯的量的扩大(例如,开垦土地),都会引起分工的进一步发展。”[3]还说:“……组织共同的家庭经济的前提是发展机器,利用自然力和许多其他的生产力,例如自来水、煤气照明、蒸汽采暖等,以及消灭城乡之间的[对立]。”[4]显然,这里所用的生产力概念与魁奈、萨伊是一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