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浅谈钱学森的中医观(中续)————钱老关于中医部分论述之刍议 ...

2016-4-3 09:41| 发布者: 红色记忆| 查看: 2095| 评论: 0|原作者: 巩献田|来自: 首都师范大学学报

摘要: 浅谈钱学森的中医观(中续) ——钱老关于中医部分论述之刍议 三、中医理论的核心是辨证论治 钱老认为,中医理论的核心是辨证论治,并严格区别了中医的“证”与西医的“症”,指出了证是人体的功能态。 钱老说: ...

          浅谈钱学森的中医观(中续)

 ——钱老关于中医部分论述之刍议

 

 

     三、中医理论的核心是辨证论治

 

钱老认为,中医理论的核心是辨证论治,并严格区别了中医的“证”与西医的“症”,指出了证是人体的功能态。

    钱老说:中医理论里面的核心,就是所谓的辨证论治。辨证,“证”就是证据的“证”。首先是要辨证,然后根据这个再来考虑怎么治这个病,来个辨证论治。中医从汉代以后发展的中心思想就是辨证论治。那么什么叫“证”,这在中医的理论里面也是两种说法,我读了以后,弄不懂“证”到底是什么东西。这方面要感谢湖南医学院的黄建平,他所做的一次学术报告中提出,他领会中医的所谓“证”就是同人体的功能联系在一起。他的话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从前也讲过,人体是一个巨系统,有各种各样的功能态。他说“证”就是人体的一种功能状态,就把这个问题讲清楚了。因为中医的医学书不会是现代的语言,所以琢磨不透“证”是怎么回事。如果说“证”就是人的功能状态,就讲清楚了。就是说,人得病,有它的病因,或者受了寒了,或者细菌侵袭了,使得人体的巨系统偏离了正常的状态,人就得病,病就是偏离了正常的状态,这是得病的过程。那么治病呢?就是把偏离了的、不正常的人的巨系统的功能状态想法子诱导,拉回到正常的功能状态,这个人的病就好了。因为中医认为人在正常的功能状态下,本来就有抵抗疾病的能力,还有免疫系统来杀死侵袭的细菌,所以中医看病并不给你吃什么杀菌的药,也能把你的病治好。

    接着他说:所以说中医的辨证施治概念,可以理解成为用各种方法使偏离了正常状态的人体拉回到正常状态。办法还是很多的。药品是一个办法,先给你吃点药,过一天再给你复诊,看看你的状态已经拉回了多少。若完全拉回来了,你就好了。若拉回了一半,还要就你这一半的状态再给你下药,使你再进一步地返回到正常。这是吃药的方法。其他的方法,针灸是一种方法;还有西医叫理疗的方法,也是一种疗法,还有一种最妙的方法,就是心理法。在江苏江浦县人民医院的周伟俊,是祖传的中医,他写了一篇《中医暗示疗法》的文章,即指出暗示也可以治病,什么药都不吃,巧妙地用心理疗法也可以使人的不正常状态恢复到正常状态。他这篇文章里写的是他自己的实践。[1][1]

他说,很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用系统科学的观点来研究中医的“证”是什么,即辨证论治的这个“证”是什么,“证”指的就是功能状态,我同意这个观点。因为“证”这个问题在中医理论里是个核心问题。所以从这里下功夫比较实际。如何总结这个问题,我看就要有系统科学的观点。中医的“证”从系统论的观点看是完全科学的,是人体功能态。当然人体为什么能进入到这么一个功能态,当然有细菌,感染等,但是中医的“证”的观点是整体性的观点,完全站得住脚。我们在做这个工作时,总结中医的临床经验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证’的妙处就在中医的临床工作里。”[2][2]

他说:“中医的理论是辨证论治。这个‘证’不是西医病症的‘症’,在概念上完全不一样的,西医是研究病灶,是什么原因投药也是针对病灶。中医辨证论治的‘证’,用系统科学的语言来说,就是功能状态。辨证是指辨别病人的功能状态,然后开药,用药物使病人从不正常的病态调整到正常的功能状态,也就是健康的功能状态。本来,人体天然就有抵抗细菌的功能,中医用药不是直接去作用于病灶,而是把功能状态调整到正常的功能状态,病态的问题也就随之解决了。”[3][3]

在给于景元研究员的信中,他说:“开放复杂巨系统的行为需要一个新的概念(哲学家用“范畴”)来描写。几年前我注意到中医的‘辨证论治’,‘证’非‘症’,是什么?我说中医的‘证’即系统或人体复杂巨系统的整体功能状态。”[4][4]

钱老说,人体学的基础科学就是描述人体的功能的学问。现在是可以来建立这门学问的。而这个建立的方法,就是用中国传统的中医理论里的正确部分。那么,这些正确的部分怎么找出来呢?他建议,就是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来鉴定中医理论这部自然科学,就是把它猜的东西,不符合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部分去掉。剩下来的正确东西就是人体学的指导原则。[5][5]

他明确地说:“中医的病名比西医的更广泛,因为它是从刚才说的系统科学的观点来的。西医对不同的病说是一个病,中医说一个病是不同的病。为什么呢?因为中医是从功能系统这个角度出发的。什么叫功能?什么叫功能系统?就是系统科学。系统科学的观点就是人体科学的观点。”[6][6]“复杂系统表现在什么地方?我想恐怕在不同的条件下(外界的条件下)它的形态、功能的多样化这一点上,人的系统,人体这个系统确实复杂。把人看作一个生物系统,而且是高级生物系统。人的、人体功能的多样化、变化,那确实是千千万万。”[7][7]

至于什么叫系统观,钱老说:“人这么一个复杂的系统,不能仅仅说复杂就完了,复杂的底下还有很明确的结构和层次。一个复杂的系统是有结构的,而且有不同的层次。每个层次又有自己的特点,层次与层次之间不是割裂的,下面的层次综合起来可以得到上面一个层次的性质。要研究层次之间的相互关系必须用系统学的观点,从一个层次到另一个层次有飞跃,不是简单的延伸,是量变到质变。这个道理就是系统科学的总的精神系统论、系统观的看法。这点是我反复宣传和讲的。”[8][8]

 

“系统科学的观点就是人体科学的观点”。钱老这里关注和论述的“证”,正是苗东升教授所定义的系统科学的研究对象,也就是说,“证”是活的人体整体涌现性的反映和表现。钱老说过:“我觉得越来越清除人这个问题。我们所是研究人体科学的,人的复杂程度远远超过从前科学研究的对象。从前科学研究的对象总可以分解得简单一些,针对人,你就办不到,因为把人一分解,那就不是人了。所以,就要整体地研究它,这就有一定的困难。我和大家一样,一直强调系统的观点,系统科学的观点。”[9][9]

钱老这里所说:“证”指的就是功能状态,中医的‘证’即系统或人体复杂巨系统的整体功能状态,“证”这个问题在中医理论里是个核心问题。笔者认为,这样讲就抓住了中医的核心问题——辨证论治。

他还说:“作为人体科学的基础科学,这是有明确概念的,即人是宇宙环境的超巨系统里面的一个巨系统。现在认识到的核心的问题就是人的功能状态,人体科学就根据这样一个思想去发展,这样一个思想跟传统的那些东西或者是西方的那些东西都不大一样。比如中医的理论从前就是讲整体,没有讲系统里面的这个组成部分,所以它有整体论。光有整体论是不行的,必须是整体论和还原论相结合的辩证统一的系统论才行。”“我想毛主席说的中西医结合不是中医加西医,用中医治同时用西医,而是将中医的宏观整体观同西医的微观病区观辩证统一为新医学。这当然也是很难的。”[10][10]“如果把西方的科学同中医所总结的理论以及临床实践结合起来,那将是不得了的。”[11][11]

显然,中医对于的微观病区观研究的确实不如西医。但是无论中医还是西医,在笔者看来,都应该按照钱老所说的还原论和整体论辩证统一的系统论,即系统科学的原则和方法来整合,才能创造出新的医学。

 

四、气功是理解中医理论和人体特异功能的钥匙

 

钱老认为,气功是中医中药理论的泉源;中医、气功和特异功能是三个东西,而本质又是一个东西;气功是核心,是理解中医理论和人体特异功能的钥匙。为发掘人的潜力,对于气功的研究,意义是深远的。

钱老讲:人这个巨系统,又是个开放的系统,人和环境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人这个巨系统存在于整个宇宙之中,宇宙是一个超巨系统,人又受这个超巨系统的制约。这样看,研究人这个巨系统就非常复杂了。其中和气功研究有关的,就是精神和物质的关系问题。在这个问题上,西方科学是唯物主义的,但有点过头,转到机械唯物论上去了,不承认大脑的反作用。事实上,大脑是可以反作用于它以下的层次的,包括各个器官和器官的组成部分。就是说,精神是物质(大脑)的运动,精神又可以反作用于物质(人体器官),这样一个观点才是辩证唯物主义的,才符合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利用人体内固有的东西,把它调顺了,产生人体的系统的一种功能状态,这种状态是健康的,是能够抵抗疾病的。也就是说,结合系统科学的观点,炼功(炼内丹)无非是让身体进入一种特别健康的功能态。

   钱老讲,研究气功的意义,这确实是很了不起的事情。现在一般讲气功气功,还只是说要保持健康、长寿,但还有另一点,过去佛教书上讲“定能生慧”,就是说气功练到静定程度,可以提高智慧。从有些人的初步实验来看,气功可能对人的智力有所提高。21世纪将是世界范围内的智力战,如果气功能提高人的智力,那对我们将有何等的意义。还有一个尖锐的问题,就是实践表明,气功可以练出特异功能来。特异功能与气功有关,气功可以调动人的先天潜能。如果我们推动气功研究使之变成科学,就可以大大提高人的智力,提高人改造自身的有效性。[12][12]

他说,古今中外,都说气功可以提高人的智力,如今在我们面前出现了很大的可能性,它可以把我们国家的人民在智力上提高一步,把人的潜力进一步发挥出来,这个社会效益实在是太深了。这就是医学的第四次飞跃,智力的医学,也是第四医学,我们的经济体制改革好了以后,就看人的本事有多大了,应该看到:在我国要实现共产主义,要作为全世界的一个榜样,作为全世界的一个楷模,这确实需要每个中国人发挥最大的能力,这是关系到世界命运的大事,它的意义是很深远的。[13][13]

钱老讲,与中药密切相关的是祖国传统医疗卫生的又一珍宝——气功。气功对保护人民健康和治疗疾病有公认的效果。但气功本身又有十分重要的科学意义:正如吕炳奎同志所指出的,气功与中医理论相通。练气功的人对气血、经络、脏腑等中医学说通过运气练功的实践,得到感受而容易理解,因此气功又是研究中医理论的钥匙。有的同志认为:中国古代的医药名家,很可能就是有成就的气功师;这些同志并认为气功是中医中药理论的泉源。我们要研究中医理论,实现中医现代化,就必须同时科学地研究气功。”[14][14]

钱老认为,气功所涉及的问题完全是一个新的领域,“气功的研究会是使我们找到一把打开人体科学大门的钥匙”。我们要把人和生物看成是一个复杂的系统,于是在外界给它一个信号,它就可以去完成一套行为。把这个信号叫做信息或密码都行。它们的能量可以很小很小。关于生命信息,今天我们有了这样的想法,是有条件了;因为有了气功和中医研究的发展。我们不能怪西方医学,因为它没有发展到这个地步。我们的中医没有西医许多规律、原则的束缚,所以有许多问题倒猜对了。但是,对中医也不能句句都信。因为中医是产生它的那个时代的系统辨识结果,而我么今天必须前进。我们要把人看成一个巨系统,用系统辨识的方法去解决这个问题。[15][15]

通过仔细阅读钱老发表在1981年《自然杂志》第4卷第7期题为《开展人体科学的基础研究》一文,我们可以了解到钱老关于气功的一些重要观点。

在这篇文章里,钱老写道,一方面,1979年出现的青少年的人体特异功能;另一方面,从气功师的实践和中医文献的记载又说明中医理论和气功的渊源,我国古代的名医很可能自己就是高级气功师。这样中医、气功和人体特异功能就连成一个体系了,而气功是其核心,是理解中医理论和人体特异功能的钥匙。这又使我们的研究有了长期社会实践的基础。但是气功师的活动在我国两千年的历史中,从来披着神秘的色彩,常常被斥为歪门邪道而受到政治上的压制,因而人们印象上总以为气功是不那么科学的,不正规,不能登现代科学技术大雅之堂。真是如此吗?钱老说:我不同意这种意见。但这是一个重大科学问题,我们要讲道理。

他说,我就在这篇文章里讲讲我现在的认识:气功、中医理论和人体特异功能孕育着人体科学最根本的道理,不是神秘的,而是同现代科学技术最前沿的发展密切相关的,因而它们本身就是科学技术的重大研究课题。

他写道:人体到底有没有经络这个实体?我们问:人体的经络是什么?从人体的解剖是找不到经络的,没有联结经络上穴位的特殊生理组织。但人又的确有循经的感受,不但有感受,而且可以有各种科学仪器的测量为据,也可以测出循经的声发射。你说没有?又有。我想其中奥妙在于人的神经系统,在神经系统的大脑。可能是脑接受循经各穴位信号,然后脑中相应的下一个穴位的神经单元受激发,这样循序作用于经络的各穴位。这就又如同针刺镇痛那样,是迂回的路径;从一个穴位到大脑,再从大脑的一个单元到另一个单元,然后作用于下一个穴位。联结经络的是大脑,不是所谓经络附近的组织;是整体的效果,不是局部的效果。所以要研究经络,不能靠解剖人体 (尸体),而要靠观察活人的大脑活动,人的意识活动,人体巨系统的整体活动。

    他说:这种人的意识活动,照王伽林教授的说法,就是气功内作用,循经感受,也就是“气”了。因此气功中的气在人体中的运行,不能理解为有一股物质循经走动,是在意识的控制下,整个人体对复杂功能所表现出来的感受。感受是大大简化了的,是神经系统接受人体复杂功能活动中的信息,在大脑加工处理的结果,而这种加工处理又与人的社会实践密切相关,如练气功的人说运气到某个部位,有暖流感,这是与生活中真实地接受外界刺激的感受相类似而来的,是一种形象的说法。所以体内运行的气,从这个意义上讲,不直接是物质。但整个人体在气功中的生理、心理活动又当然是物质运动,因而“气”又是物质运动的结果。只有这样去看气功师在体内运气的现象,才能摆脱那种玄妙神奇的气氛,把“气”放在现代科学的框架中。在科学史中,从人的感受所形成的“理解”,到科学,类似的例子很多;对日月星辰的运行就从天神主宰到地心说,再从地心说到日心说,都有一个从表象到本质的认识过程,越深入到本质,就越能和整个现代科学技术统一起来,也就做到现代化。

当谈到功能态的问题时,他分析说:气功师通过练功,是人体调节到一种远离人日常生活的状态,达到“意守”和“入静”。人有六种功能态:醒觉功能态、睡眠功能态、危机功能态、警觉功能态、催眠功能态和气功功能态。当然,目前研究人体功能态的工作还是初步的。人体功能态的划分也不见得一定恰当,将来在深入研究后,可能有另外的划分,但人体有不同生理、心理功能的功能态是肯定的。

他说,提出功能态的问题也是为了明确气功的概念,并把气功的进一步研究和现代科学技术挂上钩。人体是一个高度复杂的机体,或说是高度复杂的巨系统,而近几年巨系统的理论,即系统学的研究,已经历了一般系统论阶段和远离热力学平衡的耗散结构热力学理论阶段,进入了统计理论,如协合学的阶段,这些工作证实了复杂巨系统可以有多少个相对稳定的功能状态。巨系统每一个自由度在系统的相空间占有一个坐标,在这个亿亿万万个自由度的多元相空间中,系统有相对稳定的点或环,系统可以“停留”在点或环的附近,形成一种功能态。复杂的巨系统有不只一个点或环,可以通过外界的作用从这一个点或环,即这一种功能态,进入另一个点或环,即另一种功能态。如人在睡眠功能态可以通过外界的强声、摇动等转入醒觉功能态;人在醒觉功能态可以通过催眠家的作用转入催眠功能态。[16][16]

他说:“最困难的就是什么叫信息还没有解决。”“困难就在于什么是信息还不好说。”“物质与精神在一起,这是不好办的事,只处理物质,像物理、机械,都比较好办,放卫星、原子弹,那还是比较好办的。但是,要加上物质与精神的相互作用,这就复杂了,可以说,我们从前学的东西都有点不够了。”[17][17]

钱老还指出:信息、信息传递这种概念,实质上是人为的。就是我们在认识客观世界的过程中对某一种现象加以提炼、概括,把这种东西叫做信息,信息传递。真正的在客观世界上的运动,真正的变化,还是物质的运动。用辩证唯物主义的看法看信息的概念,信息还是物质的,物质的运动。人加以提炼,我们认识这种运动,从某一角度去认识它,我们把它起个名字,叫信息。所谓动量、能量,完全是人从认识这个现象提炼出来的概念。[18][18]

他指出:对于气功的外气问题,电磁场对于大分子的作用要研究。电磁波是很复杂的,有各种各样的频率,而且还是调制的,不是单调的。他提出,电磁波可能跟微循环有关系,人的功能恐怕跟微循环有密切的关系。神经系统对微循环有调节作用,人的脑子即中枢神经系统对于整个身体的功能是有调节作用的。他指出,微循环,大脑跟它有关系。

他说:“我想练气功大概就是这回事,什么气啊,气功气功,是冒气那个气,根本就不是那回事,恐怕是人神经系统跟微循环的相互作用。当然这是猜测,尚待研究、证实。”[19][19]

钱老指出:人体科学的基础研究当然是人作为一个高度复杂的巨系统的各种功能状态的研究,要阐明其机理。所谓各种功能状态就是人体所有可能出现的功能态。据前面讲的,现在看,功能态包括前述的六种功能态。气功功能态也许还不止一种,有内功的气功功能态,有发“外气”的气功功能态。从系统的观点来看,这些人体功能态都是人体巨系统中相对稳定的状态。一种功能态到另一种功能态有过渡过程,那是相对不稳定的。从现在知道的经验,也不是所有一切功能态都能相互转变,如气功功能态就只能与醒觉功能态转换。我们的研究是要研究功能态本身、研究转换过程,并对不同功能态进行比铰,最后全面理解人体系统的生理、心理。

    他说,这里还有一个重要的工作方面,即人体不正常或病态人体系统的研究。这当然与医疗有关,但我们在这里是说利用人体的又一种生理、心理状况,又一种不同于健康正常的状况,来研究人体,从与正常状况的情况作比较,从而更全面地了解人体系统的功能。这种研究一定要配合临床医务工作,很重要,但自然也有其局限性:人有病,总不能无限度地作实验。

     他接着说,还有一个方面,就是考虑一个人随年龄的增长,生理、心理也有变化,人体系统也不同。要不然,怎么会自发的人体特异功能大都出现在十岁左右的孩子呢?因此我们的研究还要注意到各种不同年龄的人,比较人体系统随年龄的变化。再有一个因素可能是性别。所以我们的研究目的是全面了解人体巨系统,从六或七个人体功能态及功能态的过渡过程入手研究,又考虑到健康与各种疾病状况,年龄和性别这三个因素。

用什么研究方法呢?他说,第一是要知道人体的实际情况,即几千年人所积累的对于人体组织的知识,特别是近一百多年来人体解剖学、人体生理学,以及更专门的如神经解剖学,神经生理学、组织学的研究。这一方面的工作现在国内外都在进行,不断有新的发现。第二个研究方法是基于我们是在以人研究人,作为研究者的人是主体,但他在研究的又是他自己这个客体,我们要用自省或内省的方法。这在人体科学特别重要,因为我们要研究的人体功能态只能存在于活人。必须以活人为主要研究对象。而在运用这一研究方法时,如何体会人的意识、意识对人体系统的影响,以及产生这种影响的过程尤为重要。这恰恰是气功内作用和由之产生的气功功能态。“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说气功是中医理论、气功和人体特异功能这三者的核心,而中医理论、气功和人体特异功能又是开展人体科学研究的钥匙。”我国几年来的实践也证明了这一 点,是人体特异功能的青少年打开了人体科学的大门。因此人体科学的基础研究必须有气功师参加,有人体特异功能的青少年参加。而且所有研究工作者都应该自己学气功、练气功,不然没有感性认识,又怎么能把研究推向理论的高度呢?甚至连观察测试结果都可能分析错了。[20][20]

 



 



[1][1] 钱学森著《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第60

[2][2] 钱学森著《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第183184

[3][3] 钱学森著《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第96

[4][4] 钱学森著《创建系统学》,第275

[5][5] 钱学森著《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第178

[6][6] 钱学森著《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第 181

[7][7] 钱学森著《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第148

[8][8] 钱学森著《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第36

[9][9]钱学森著《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第61

[10][10]《钱学森书信》第10卷第245

[11][11]钱学森著《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第153

[12][12] 钱学森著《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第154155156

[13][13] 钱学森著《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第152

[14][14] 钱学森《论系统工程》第138

[15][15] 钱学森著《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第147

[16][16] 钱学森著《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第2729

[17][17] 钱学森著《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第82

[18][18] 钱学森著《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第148

[19][19] 钱学森著《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第160

[20][20] 钱学森等著《论人体科学》,人民军医出版社,198812月第1版,第2829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