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焦点述评 查看内容

章立言:A股黑洞背后的“超级魔术”:“贸易顺差”变“货币绞索” ...

2024-2-6 13:45| 发布者: 南极| 查看: 574| 评论: 1|原作者: 章立言|来自: 昆仑策网

摘要:   【编者按】此文首次揭示了中国与美国间、货币金融与国民财富间“财富太极”的最大秘密——中国人过去10年拼命奋斗,为什么财富反而缩水了百万亿元计人民币,或者说增加了百万亿元计的债务?这可是14亿中国人人均 ...

1.jpg

  【编者按】此文首次揭示了中国与美国间、货币金融与国民财富间“财富太极”的最大秘密——中国人过去10年拼命奋斗,为什么财富反而缩水了百万亿元计人民币,或者说增加了百万亿元计的债务?这可是14亿中国人人均7.1万元的损失!此文由五位爱国的货币、金融、财政专家(集体化名章立言)集中各自二三十年研究功力、合力破解的天大秘密——“美元人民币超级魔术”是如何绞杀中国国运、吞噬国民财富的,并提出了针对性策略。

  此文虽然较长、专业性强,但所有不愿再为美国做奴隶、不想被货币政策愚弄、想夺回自己辛劳成果的中国人都应该关注和思考,并绝地反击——这也是中国避免重蹈日本、拉美等覆辙,被美元势力彻底洗劫的正确突围路径。供朋友们参考,您若觉有道理可广为转发。

  随着上周五股市再次暴跌,从2023年5月9日迄今不到9个月内,中国仅A股市值就缩水17.24万亿元人民币的财富,这让2亿股民、7亿基民和14亿国人十分困惑!

  过去10年来,中国人越来越广泛地升起了一个巨大疑问——为什么中国人聪明、勤劳、坚韧为全球之最,中国科技进步神速,中国GDP增速全球领先,贸易顺差持续增长,但我们没能品尝到甜美劳动成果,反而从国家到民众负债空前严重、股市崩溃,被美国经济学家辜朝明分析为濒临“资产负债表危机”?

  这是一个极为严重、十分迫切的现实经济民生、货币金融问题,也是一个对未来有重大政治、发展导向的关键课题,必须给予科学、客观、真实、明晰的回答。

  中国资产负债表危机并非因为投资效率低下

  无需回避,中国现在的确出现了广泛、沉重、前所未有的债务压力。

  ——政府债务沉重。2012年中央与地方政府债务总额不到28万亿元[1]。2022年底,仅中央政府债务就增加到25.8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务增加到35.06万亿元[2]。此外,以城投债为主的地方政府隐形债务约在51.96-70万亿元之间[3]。即2022年底政府债务已经是2012年底的四倍有余。

  ——国企负债率攀升。2022年末,全国金融类国企资产总额400.9万亿元、负债总额358.2万亿元。平均资产负债率高达89.3%;非金融类国企资产总额339.5万亿元、负债总额218.6万亿元,平均资产负债率64.4%[4]。

  ——2022年末,以恒大为首的全国前十大负债房企,其负债总额约13.5万亿元人民币。恒大已经实际破产,多家房企濒临倒闭。

  ——2023年末,全社会人民币存款余额284.26万亿元,贷款余额237.59万亿元。贷款存款比高达83.58%[5]。

  总之,以较权威的中国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的判断——“中国宏观杠杆率已经接近270%,存量债务已接近GDP的2.7倍,这意味着利率上升将显著增加利息支出,甚至引爆债务危机。”[6]

  面对中国人为什么努力奋斗,债务压力却越来越大的疑问,“辜朝明派”给的解释是——因为中国政府和企业腐败、投资效率低下造成资产损耗所致。

  果真如此吗?“辜朝明派”答案显然是不负责任的,甚至是误导的。要推翻其逻辑很简单。

  ——如果说中国企业真的效率低下,那中国凭什么成为全球第一大贸易国、第一大贸易顺差国?贸易顺差从2012年的2311亿美元增加到2023年的8232亿美元,屡创历史新高。

  ——中国军工国企效率比美军工高得多,美国造一艘阿利伯克Ⅲ型的新舰成本高达约22亿美元,而中国更大、更先进的055型驱逐舰的成本约为8亿美元。

  ——从政府投资效率来看,美国过去10年仅建成一条高铁,只有56公里,这也是美国迄今唯一一条高铁,而中国2013年初以来建成了3.56万公里高铁。中国建设速度和效率不仅屡屡震惊西方国家民众,也令美欧政府羡慕不已。

  那么,客观、真实、根本的原因是什么?

  经济“盐碱化”因为货币活水大为减少

  在揭秘过去十年中国人越努力债务越严重前,我们先讲一个农民都懂的常识。

  农田里为什么会出现盐碱?土地里难免有盐碱,如果活水多、排水畅通,盐碱无法留存。但如果水流将盐碱带到低洼地带,然后水蒸发了,盐碱积存,则必然出现盐碱地。

  其实,债务的秘密也在于此。债务类似盐碱,货币就像清水。企业、国家经营难免有损耗,如盐碱。水流充沛又畅通,盐碱必被稀释,即债务资产率会大幅下降。相反,若水少、流通不畅、蒸发又大,则含盐碱度就会大增,也就是所谓的“资产负债表”危机。

  简言之,决定中国“资产负债表危机”的,绝不只是效率、损耗问题,更可能是清水供应不足、缺乏良好水循环系统的问题。

  这尤为显著地表现在股市,在上市公司财务报表上,公司负债如盐碱;而股价则是公司资产标价,市值一般是总资产[7]。当负债不变,股价上涨,企业负债率就会降低,金融机构、投资者更愿意给公司提供廉价资金,企业就更易盈利,负债率更低。反之,若股价大跌,总资产急剧缩水,负债率就会迅速攀升,甚至资不抵债。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股市有两个重要特性,一、若长期牛市成为共识,投资者持股惜售,净增量资金会带来N倍的市值(资产)增长,债务资产比乘数级下降。反之,若是熊市预期,净卖出资金也会带来N倍的资产损失,从而使得负债率加速恶化;二、净增(减)量资金非常重要,谁掌握了这个股市资金变量,谁就控制了股市涨跌,谁就掌控了资产负债表。归根结底,由于货币供给最终由中国央行决定,因此,央行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中国经济的总资产负债表。

  一言以蔽之,若股市持续下跌,上市公司负债率就会持续恶化,乃至整个经济都会全面爆发“资产负债表危机”。

  正因为懂得股市在避免“资产负债表危机”中至关重要的作用。2008年以后,美联储千方百计维持美股“长期牛市”。从2012年5月初到2023年底收盘,美股标准普尔500指数大涨了241.2%,就是由美联储坚定超发基础货币所力挺(图1)。

2.jpg

  与此同期,中国上证指数仅上涨了22.87%,完全无法反映同期中国GDP约146%的增幅。

  也就是说,从2012年5月初到2023年底,美国GDP[8]大约增长了67.4%,中国GDP大约增长了146%[9],中国经济增速是美国的2.16倍,但奇怪的是,美股标准普尔500指数的涨幅竟然是A股上证指数的10.54倍,这么诡异的“魔术”是怎么做到的,谁是这背后的神秘之手?

  美股十年牛、A股十年熊之玄机:取消强制结售汇

  美国力保美股,由此避免美国的债务危机发生,其方法如下:

  一、美联储采取量化宽松,超发大量基础货币,直接或间接购买美股股票或做多股指期货,特别是每当美股回调到25%的牛熊分界线时,必然出手推高美股。2012年5月到2023年底,美国GDP(统计注水情况下)仅增加67.4%,但基础货币增加了119%;中国GDP增加了146%,但同期基础货币(央行资产负债表中的储备货币)仅增加了75.3%[10]。美联储超发基础货币成为美股最根本有力的支撑,同时中国央行对基础货币/GDP比的紧缩严重冲击了A股。

  二、美国利用贸易战、科技战等扶持美股龙头公司。最典型是苹果,它曾长期是美股最大市值公司。2018年,中国华为手机对苹果构成挑战,2019年6月,特朗普政府全力打压华为,禁止向华为手机提供高端芯片生产,重创其手机业务。2017年第四季度苹果在华收入179.6亿美元,2018年同期因华为竞争下降26.6%至131.7亿美元。其后因美国打压,华为高端手机停止销售,苹果2021年同期在华收入比2018年大增61.7%,达到213亿美元。这帮助了苹果净利润从2017财年的483.5亿美元劲增到946.8亿美元。苹果则持续回购股票,累计达5720亿美元[11],确保苹果作为龙头带动美股整体上涨。

  以上措施是美国、美联储必保股市的常态政策,只能部分解释美股持续牛市原因,但无法解释中国A股在2012年5月以来的11年超级熊市。其实,这11年来,真正的美国大牛、A股超熊的秘密是——2012年4月份中国央行非常低调的一个关键决定:取消强制结售汇。

  2012年,在十八大召开前的4月份,央行取消了“强制结售汇”。此前中国出口企业以货物商品换得外汇后,必须将美元等外汇拿回国,在商业银行(通过央行)结算为人民币,出口企业拿到人民币在国内流通,若需进口物资等再到商业银行申请外汇。

  在“强制结售汇”政策下,央行收回美元,按当期美元对人民币汇率,必须在国内投放对等的人民币,即“外汇占款”。它曾是中国基础货币发行的最重要来源。

  简言之,在“强制结售汇”政策下,中国贸易顺差越多,则国内投放的基础货币越多,经济流通中的活水越多,水中的盐碱含量就越低,即债务资产比越低。同时,这是一个相对平衡合理的水循环系统——中国向美国出口商品,换得外汇后,回国兑换为基础货币,增加国内财富、消费,推高股市、楼市,增加长期战略投资和国民福利。

  然而,2012年4月,中国央行取消了“强制结售汇”政策,中国外贸企业出口创汇后,就可自行选择是将外汇留在海外,还是兑换回国。他们在做此选择时,自然会考虑资金增值,这时,美元与人民币的利差、美元与人民币汇率趋势,尤其是美股和A股的财富效应就变得至关重要。

  如果美元利率高于人民币、美元对人民币呈升值趋势,特别是美股持续牛市,这些钱留在海外,投资美股,所获回报远超回国,外贸出口企业就会尽量不结汇回国,乃至消减员工的福利待遇,以获得在美股投资的高收益。如此一来,则“外汇占款”创造的基础货币必然相对减少,甚至净减少,M2中的基础货币含量被严重稀释(图2)。

3.jpg

  那么,央行取消了“强制结售汇”与如果继续执行之间,究竟减少了多少由“外汇占款”形成的基础货币呢?中国央行的2023年资产负债表提供了权威数据,从2015年初到2023年末,央行外汇占款余额由27.07降至22万亿元,不仅没有增加,反而净减少约5万亿元。而同期中国贸易顺差增加了约2.88万亿美元,若以平均6.8汇率计算,“外汇占款”本应增加约19.58万亿元人民币。

  简言之,央行取消“强制结售汇”政策,仅从2015年初以来,就减少了约24.58万亿元人民币基础货币投放。2015年初中国基础货币为29.4万亿,若再加上这笔,2023年末中国基础货币应达到53.98万亿元,这比2012年5月的22.19万亿元,增长143.2%,这就与同期中国GDP增长146%基本吻合。但2023年底实际基础货币仅为38.9万亿元[12]。

  简言之,这不少于24.58万元人民币,约3.6万亿美元,在中国央行2012年4月新政策后,就合法地主要留在美元区,推动美股十年牛市。而这些活水不再回流中国,经济源头活水大减,楼市、股市必然转熊。而股市下跌加速缩水资产、放大了债务,势必造成越来越严峻的“资产负债表危机”。

  即在2012年4月,货币政策实际布局了一个“凶险太极”——取消“强制结售汇”,中国最强大的竞争力——贸易顺差,被借力打力,变成了勒紧中国货币供给喉咙的绞索,变成打向中国经济和A股的重拳。贸易顺差量越大,拳越重,喉咙勒得越致命!

  实际流通的基础货币又被打五折?

  在上文分析中,我们对“基础货币”的认定,仍按照中国央行惯例,将央行资产负债表中的“储备货币”全都毫无疑问地认定为“基础货币”。其实,央行“储备货币”中实际包含了“法定存款准备金”(以下简称“法定存准”),2023年底,法定存准的金额为19.66万亿元左右[13]。

  按照货币银行学定义:基础货币=流通中的现金(M0)+存款准备金总额。存款准备金总额中分为两类:一类是法定存准,它是按照央行要求,商业银行必须存入央行账户的存款准备金,即央行将这笔现金留存了,不进入经济流通;另一类是超额存准,它是商业银行自愿存入央行账户的存款准备金,商业银行可以随意支取、自由支配。

  中国央行将“法定存准”计入“储备货币”科目,并确认为“基础货币”,但这里隐藏了一个大大的疑问。

  按照货币理论,“基础货币”一定是央行已经投放给市场、并参与市场流通的原始货币。但是,“法定存准”实际已被央行锁定、已经“退出流通”。这笔钱并未在市场流通中发挥“基础货币”的作用。

  正如市场公认的那样:央行提高“法定存准率”就是在“回收基础货币”,对应的是“货币政策趋于紧缩”;相反,如果央行降低“法定存准率”,则央行在更多地“投放基础货币”,对应的是“货币政策趋于宽松”。

  那么,把“退出流通的基础货币”依然算作“流通中的基础货币”,这显然是个重大问题。截至2023年底,央行“储备货币”总额为38.9万亿元,如果其中有19.66万亿元属于“法定存准”,按照央行常规理解,“法定存准”已经退出流通。那就意味着中国真实的、参与市场流通的“基础货币”数量仅有19.24万亿元,其与292.27万亿元M2所对应的货币乘数高达15.1倍,即中国M2中真实流通的基础货币含量只有6.58%。

  如此,14亿中国人实在坚韧得不可思议,美国在2008年货币乘数(M2/流通基础货币)达到8.93倍的时候,爆发了全面金融危机,而今,若中国实际货币乘数已达15.1倍,中国政府、企业和国人仍在拼命努力延迟全面金融危机的到来,实在令人泪下!

  房企债务危机被引爆的货币政策导演

  过去10年来,由于货币乘数不断被放大、M2中的基础货币含量不断被稀释,债务危机愈演愈烈势在必然。

  首先被引爆的债务危机是互联网金融(P2P)。P2P的崛起膨胀,一开始与央行大力支持有关。2013年3月,当时的央行行长称:(对互联网金融)一直是支持的,这种(对传统金融)挑战是好的[14]。

  2012年4月央行结束“强制结售汇”后,经过转变期,到2014年初以后,贸易顺差留存海外成为主流,基础货币相对紧缩加剧。2015年P2P开始爆雷,到2016-2018年进入高峰期,最后几乎全军覆没,投资者损失约3万亿元人民币。

  P2P爆雷高峰有当时两大货币政策背景:1.贸易顺差留存海外、基础货币相对紧缩;2.央行鼓励金融机构主要发展房贷、助推楼市大泡沫。即当总体基础货币供应相对紧缩,而银行主要贷款又给了房地产,那么实业贷款必然异常困难、P2P崩盘爆雷在所难免。

  2016年-2018年P2P爆雷高峰也正是楼市大泡沫急速冲顶的时期,其背后是央行货币政策这只巨手。2016年2月,当时央行行长称:“个人住房贷比重相对偏低”[15],鼓励发展房贷。随后,个人住房贷款井喷,当年11月,住户部门贷款竟占到新增贷款的85.5%。推动全国房价在2016年的暴涨。

  面对房贷如此极端发展,2016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房住不炒”。2017年3月,该行长竟然仍继续指示:“住房贷款还是会以相对快的速度发展”[16]。这终于吹出了2018年极度膨胀的楼市泡沫顶峰。

  不仅如此,央行和发改委等部门还放任房企等发行美元债。2015年9月,发改委将海外发行美元债由审批制改成备案制[17]。由此,房企美元债开始猛增,从2015年仅10亿美元计,一路狂飙到2019年的762亿美元。如今累计未偿还余额近2000亿美元。

  在主导推动了楼市超级大泡沫后,央行和金融监管部门不是谋划如何让房地产企业软着陆,而是在2020年8月直接划出三条高压红线——房地产企业获得贷款的条件,须满足“预收款项后资产负债率不超过70%、净负债率不超过100%、现金短债比大于1”的三大条件。对三条同时触线者,完全停止贷款;即便三条都达标,有息贷款也只能增加15%。将房地产信贷由极热骤降到冰冻状态。恒大等房企立刻濒危,为苟延残喘,被迫不惜代价地发行美元债,其利率由最初的5%左右最高飙升超过20%。

  十分巧合的是,在中国货币金融部门对房贷紧缩达到顶峰之际。2022年3月,美联储随即开始新一轮加息周期,到2023年7月,连续11次加息,加息幅度达5.25%,使美元利息超过人民币利息3%,并由此促使美元对人民币汇率在首次加息后的短短8个月内大涨15.2%。

  由于房企美元发新债利息飙升到20%以上,加上美元对人民币升值15.2%,美元债一年的汇率+利息成本高达约35%,房企美元债纷纷被爆破;美元债违约、国内贷款冻结,恒大等巨型房企破产在劫难逃;巨型房企深陷债务危机,就没钱买地,而土地财政又是地方债还本付息的主要来源,地方债也陷入危机;房企债+居民房贷+地方债危机,必然导致股市资本供给紧缩,股市危机在所难免;股市加速下跌,意味着全社会债务危机加速恶化,会加速演变为金融机构贷款无法回收、理财产品严重亏损的资产负债表危机……现在若再不采取断然措施,将必然演变为全面金融大危机。

  救急:大力度降低存准率 暂时恢复强制结售汇

  我们再也不能漠视了——当下中国正面临敌人的全面货币金融战争的总攻,中国改革开放成果正在被对手冷酷洗劫,目前中国已经处于非常被动局面,正值十分危险的关键时刻,我们该如何绝地反击呢?

  就全局策略而言,现在“核心战场”在股市,因为如果任由货币政策、美元势力继续做空A股,债务资产比会加速扩大,危机连锁反应将会在短短1-3个月内演变为全面金融大危机。现在股市必须立刻、永久取消“转融券”、股指期货等做空工具,暂停IPO,为上市公司、投资者和中国经济赢得喘息时间。同时严厉打击“欺诈上市”,进而全面系统地再造公正、健康、可持续发展的股市制度(此非本文主题,在此不展开)。

  然而,真正决定A股由熊市转向牛市的关键,是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必须立即将基础货币紧缩扭转为宽松预期,以合理匹配经济发展需要。我们建议采取释放基础货币的如下组合拳:

  一、央行立即宣布将法定存准率降低至少3%,一次性释放约8万亿元的基础货币,大力度向国内经济流通输血,向国内外敌对势力、投机做空者显示中国扭转货币紧缩局面的决心,一举消灭市场空头,扭转当前股市因缺血加速下跌、经济组织因缺氧而加速坏死的局面。若3%达不到效果,就降5%,直至将法定存准降为0。现在若仍以降0.5%地“挤牙膏”,无法起到救市效果,反而会耽误抢救的宝贵时间。

  二、暂时立即恢复“强制结售汇”,守中有攻,反击美股大泡沫。在大幅降低法定存准率的同时,暂时恢复“强制结售汇”,并至少追溯2023年一整年的中国企业外汇收入强制结售汇,则央行可以一次性向国内经济注入约6万亿元基础货币,且央行不得以此为借口再提高存款准备金率。这样,美元流通系统也要注销8232亿美元,则美股将大跌。这足以让美联储手忙脚乱,必须重新量化宽松以保美股。这就使美元势力难用中国释放基础货币理由唱空做空人民币。

  三、中国政府发行长期国债10万亿元,由央行直接购买。其中,2万亿元定向投向国储局,用于战略物质的储备;2万亿定向支付税务部门,按2023年个人和企业缴税额,对企业和个人按照统一比例返还;6万亿投向社保基金,其中一半定向用于在A股购买“中国创造”高科技龙头股,成为确保A股慢牛的中坚力量。另一半补充“五险一金”,并将企业、个人缴纳“五险一金”的额度降低一半。以上举措可降低企业负担,恢复企业生机活力,同时解放居民未来顾虑,释放国内需求,从而使经济步入良性循环。

  总之,货币政策必须改弦更张、立竿见影。中国要高质量发展金融,首先要明确定位央行的正确立场,即强大的中国央行必须是中国人民银行,必须服从服务于中国国家利益、中国经济发展需要、中国人民福祉,其货币政策必须让中国人民满意,而不能总“恰好”符合美国利益、美联储需求。

  治本:人民币定价中国出口商品 严禁恶性竞争

  在紧急抢救已经休克濒危的中国股市、经济后,真正、根本、长久解决中国货币金融问题,要靠科学、合理的人民币国际化战略。

  合理、正确的人民币国际化,绝不能搞央行之间货币互换那一套,最近阿根廷之变再次教训了中国央行。2023年6月,中国与阿根廷签署新货币互换协议,规模达到1300亿元人民币/4.5万亿阿根廷比索。结果不到半年,米莱当选阿根廷新总统,他就要废除央行和本国货币比索,使阿根廷变成纯美元经济区。这导致比索兑美元从协议签署时迄今已爆贬近70%,致使中国货币利益蒙受重大损失。

  正确的人民币国际化战略很简单,其核心原则是要靠真实市场货币需求来推动。我们应效仿俄罗斯,外国购买其粮食和能源必须用卢布。对于有强大国际竞争力的中国商品,国外要买,必须支付人民币。即中国不能求着别人用人民币,而要别国必须主动获取、使用人民币。如此一来,人民币自然随着中国超级产业链、超强商品竞争力效应外溢,成为全球首屈一指的贸易货币(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系统工程,非本文主题,在此不展开)。

  同时,对中国商品出口,国家应严禁低价恶性竞争,设立同行业同产品的平均成本价核准机制,出口价格必须高于平均成本价10%-20%。这不仅可以有效避免外国反倾销调查,还可以确保国内企业可持续盈利,不断降低债务额。

  总之,中国A股十年熊市、当今日益严重的“资产负债表危机”,其根源在货币金融政策——取消强制结售汇;力推楼市大泡沫;放任美元债发行;叠加美联储加息引爆中国债务危机;将人民币国际化引入歧途。现在则到了必须拨乱反正、归还中国人民辛勤劳动成果的时候了。

  注释:

  [1] 2013年12月,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课题组今日发布国家资产负债表编制与风险进行评估报告

  [2] 财政部数字

  [3] 据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估算,2022年末,全国城投有息债务为51.96万亿元;天风固收根据2022年底 4241家存量发债的城投平台,剔除合并报表的发债子公司后,统计测算出2022年底城投平台的有息债务接近70万亿元;国证大数据根据债券市场交易数据,截至2023年6月末统计到全国仍在发债城投平台共有3252家,较2022年年末增加87家。发债城投平台存量债券余额为15.6万亿元。有息借款大约40.4万亿。剩余已停止发债的城投平台还有989家,有息借款大约14万亿左右,三项合计大约70万亿。与天风固收的数据接近。

  [4]《国务院关于2022年度国有资产管理情况的综合报告》

  [5] 央行2023年金融统计数据报告

  [6]《中国地方政府债务:特征事实、潜在风险与化解策略》,作者 张明,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原文刊载于《比较》杂志2023年第3期

  [7] 股市熊市时,上市公司净资产超过市值的特殊情况除外

  [8] 2012年的中美GDP增幅被均分到每个月,其中中国2012年为7.9%,美国为2.3%,由此得出2015年5月份GDP

  [9] 美国官方统计数据,实际其注水严重

  [10] 本段数据来自美联储、中国央行

  [11] 数据来自苹果历年年报

  [12] 数据部分来自中国央行资产负债表,其余是由央行数据推算

  [13] 数据来源与计算方法:A、央行资产负债表中有“存款类金融机构”在央行的存款,目前显示是“7%的法定存准+1%的超额存准”;B、计算方法有两种:1.法定存准=(M2-M0)*7%,2023年底,M2为292.27万亿元,M0为11.34万亿元。因此法定存准约为19.66万亿元。2.法定存准=金融机构存款余额*7%,2023年,金融机构存款余额为284.26万亿元,因此,法定存准为19.89万亿元。这两种算法基本吻合,本文取较低的19.66万亿的数额。

  [14] 2013年3月13日周小川在出席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货币政策与金融改革”记者会上答记者问

  [15] 周小川:个人住房贷比重相对偏低 银行或有更大自主权,人民网,

  http://m.haiwainet.cn/middle/352345/2016/0226/content_29677687_1.html)

  [16] 2017年3月10日 周小川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 央行答记者问

  [17] 发改委外资[2015]2044号文 关于推进企业发行外债备案登记制管理改革的通知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云淡 2024-2-7 01:30
参考文摘
张黎平:从腐败的横行肆虐看党在长期执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重要性    来源:昆仑策网【原创】    2024-02-05
毛泽东时代,中国能成为世界上最清廉的国家之一,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但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落实了毛主席提出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及其指导下的各项路线方针政策。
—— http://www.kunlunce.com/gcjy/zxzz/2024-02-05/175212.html
~~~~~~~~~~~~~~~~~~~~~~~~~~~~~~~~~~~~~~~~~~~~~~~~~~~~~~~~~~~~~~~~~~~~~~~~~~~~~~~~~~~~~
讨论
毛主席领导全党全国反腐败和特色领导全党全国反腐败的区别在于:政治路线不同。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