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反帝反修 查看内容

董小华:揭示极右的诬罔手段——“无证之罪”

2024-2-2 13:43| 发布者: 南极| 查看: 611| 评论: 4|原作者: 董小华|来自: 昆仑策网

摘要:   通过对极右司马黑们文风的了解,认识到司马黑们是如何用下三滥的诬罔手段栽赃陷害别人的真相,这种揭示,其意义在于正本清源和扬清击浊,就是通过扒光司马黑们的底裤,让人们看清他们的底色。  有人会问?司马 ...

1.jpg

  通过对极右司马黑们文风的了解,认识到司马黑们是如何用下三滥的诬罔手段栽赃陷害别人的真相,这种揭示,其意义在于正本清源和扬清击浊,就是通过扒光司马黑们的底裤,让人们看清他们的底色。

  有人会问?司马黑们在舆论场上甚嚣尘上所凭籍的杀手锏是什么?答案是“无证之罪”!

  什么是无证之罪?

  无证之罪就是通过用无证之论来议罪别人,以极端的罗织思维来推断并判定某人有罪,其具体的操作方式是:

  “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在不提供证据的前提下,实行以掩盖事实为手段的罗织,进行所谓的分析,认定,判断,认为这种事肯定成立,以无证的臆断,秽笔书写而弄假成真,蒙蔽视听,以便对当事人进行无端的指责,诋毁,判定此人有罪。”

  这种以示假隐真的方式,通过意淫遐想来罗织捏造犯罪事实的做法,是秦桧一党制造冤假错案的拿手好戏。

  擅长以无证之论的这种手段来诬罔毁谤他人的小人,现实生活中比比皆是,不胜枚举,比如司马黑极右群体。

  下面举几个例子:

  一、何祚庥是这样定性司马南的;

  【何祚庥说:我一直认为司马南真正的问题,在于他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认识,仍停留在毛泽东思想的阶段。完全不知道也不懂得当代马克思主义已进入邓小平理论的新阶段。这可是极大多数中国马克思主义学者以及极“左”派的通病。甚而还认为邓小平理论是什么“现代修正主义”!这些人都没有认真读过《邓选》,也不知邓为什么要这样讲。我是自“南方谈话”发表和《邓选》三卷本出版后,被请去认真学习的一群理论工作者中的一员。我和这些反对者有多次的辩论和争论。现在这些人大多数已入土了。而现在的极“左”派大多是他们的学生,或深受这些人影响的后人。其中也包括@司马南。】

  ★先点评何祚庥的谬论:

  1、何祚庥说司马南“完全不知道也不懂得当代马克思主义已进入邓小平理论的新阶段。”何祚庥用“只认为,不示证”的手法来进行所谓定性,必然会引起“此话从何说起”的疑问?如此操作手法能有公信力吗?公信力可不是来自于上嘴唇下嘴唇一碰,而是来自于通过切实可靠的证据所进行的缜密的逻辑论证。

  拿法律判决来说, 证据是判决有罪与否的基础,刑事案件的判决是建立在证据上的,而质证是查清案件事实的关键步骤之一。只有证据确实充分,才能证明被告人的罪行。

  假如我是司马南的辩护人,我不会空口无凭的说司马南没有反对邓小平理论,而是拿出证据,反证司马南理解并肯定邓小平理论。

  实证依据如下:

  与何祚庥的论定恰恰相反,司马南在他的视频中经常引用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的论断,其中引用最多的是《邓小平文选》第三卷中说的:“我们提倡一部分地区先富裕起来,是为了激励和带动其他地区也富裕起来,并且使先富裕起来的地区帮助落后的地区更好地发展。提倡人民中有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也是同样的道理。”

  可见何祚庥院士的话是无的放矢的无证之论。

  2、何祚庥栽赃司马南“认为邓小平理论是什么现代修正主义!”是无据之论。

2.jpg

  请问@何祚庥,司马南哪篇文章,哪段视频中说这样的话了?你能拿出一字一句的实证来吗?

  事实是,何祚庥根本拿不出实证,如果有实证,这颗定罪司马南的救命稻草他为什么不拿出来?何祚庥干嘛还藏藏掖掖?拿出来呀?

  3、何祚庥还进一步诬陷司马南搞“两个凡是”,问题是,你光红口白牙嘁嘁然的立论,你能拿出一条司马南搞“两个凡是”的证据来了吗?如此这般岂不是血口喷人?

3.jpg

  事实是,司马南从来没有搞“两个凡是”,何祚庥纯粹是心怀恶意嫁祸于人!

  我拿出司马南没搞“两个凡是”的证据如下:

  司马南说:“没有哪一个热爱毛主席的人认为毛主席就没有错误,毛主席多次谈到过自己的错误,他解剖自己比解剖别人更严格、更深刻、更无情面,这一点与他最欣赏的思想家革命家文学家鲁迅先生是相通的。”

  由此可见,司马南并没有如同副统帅那样,认为“毛主席的话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

  由此可见,何祚庥是在无中生有,为了诬陷司马南而罗织司马南的无证之罪,实在是小人之心。

  问题是,司马南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何错之有?

  就连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也说过:“毛泽东思想这个旗帜丢不得,丢掉了实际上就否定了我们党的光辉历史;任何时候都不能动摇高举毛泽东思想旗帜的原则,我们将永远高举毛泽东思想的旗帜前进。”

  而且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地位,在党章中在宪法中均有明确的表述。由此可见,何祚庥的话不仅没有证明司马南搞“两个凡是”,却自证了他反毛泽东思想的真面目。

4.jpg

  从何祚庥的行文风格上看,他的论述没有论证,只有贬损,只有小人嘁嘁。

5.jpg

  二、再看一下网民“一往无前云朵”的无证之论:

  【@一往无前云朵fq说:“为什么说董小华等人错了,而何祚庥院士则没有错?

  我国宪法规定:我国的公有制形式之一是全民所有制。但是,全民所有制采取的是“国家所有制”形式!这样,全民所有制的资产,就由国家来管理、处置!任何个人都无权管理、处置国有资产!同样,国有资产的收益,也是直接交给国家!不归个人!不能归个人!任何人不能以任何理由侵占全民财产或国有财产以及国有资产的收益!

  同样,院士他也没有权力享有全民资产或国有资产的收益分红!!!这,可是原则性的问题!是大是大非问题!他只能凭借他的员工身份,而非“全民所有制所有人身份”,从中科院获得或享受他作为劳动者该享有的一切待遇!

  所以说,院士他说,他没有获得国有资产收益分红,是符合宪法规定的!国有资产收益分红的获得者是“国家”!至于中科院的经费来自于财政资金,那是事实!但是,这笔钱发放给何院士时,“理由”“原因”是因为:他何某人是中科院的员工或劳动者或“雇员”!如果何不具备这个身份,那么,他是得不到单位发给他的任何待遇的!”】

  ★我对“一往无前云朵fq”谬论的揭露:

  1、《孙子兵法·九地篇》是这样说的:“能愚士卒之耳目,使之无知;易其事,革其谋,使人无识;易其居,迂其途,使民不得虑。……若驱群羊,驱而往,驱而来,莫知所之。”

  译文:“要能蒙蔽士卒的视听,使他们对于军事行动毫无所知;变更作战部署,改变原定计划,使人无法识破真相;不时变换驻地,故意迂回前进,使人无从推测意图。……对待士卒要能如驱赶羊群一样,赶过去又赶过来,使他们不知道要到哪里去。”

  可以说,所有的司马黑们都在使用《孙子兵法·九地篇》中的“示假隐真”的愚民政策方式愚化他们的读者,导致部分对国家干部待遇政策常识很生疏的读者对他们的话信以为真。

  我先说“一往无前云朵fq”论证谬误的问题:

  “一往无前云朵”以“任何人不能以任何理由侵占全民财产或国有财产以及国有资产的收益!”为证据,来证明何祚庥院士“他也没有权力享有全民资产或国有资产的收益分红!!!”

  问题是,何祚庥的原话是:“何某人却从末从这一"全民所有制"中获得任何权益!”

6.jpg

  收益分红和权益是两个概念,“一往无前云朵”仅引用何祚庥反诘张维为的话,却掩盖了何祚庥反诘网民“石榴互联网”的话,如此避重就轻示假隐真的愚化读者,可见其猥琐。

  “一往无前云朵”的论证,引用了何祚庥把全民所有制当成股份有限公司的谬论,自然其所引申出的“只有从全民所有制分红才是享受权益”的结论是荒谬绝伦的。

  因为全民所有制的性质是中国的基本经济制度,何祚庥混淆了两个不同的概念,他把经济制度当成了股份公司,完全是驴唇不对马嘴。

  这种认知,就好像把方程当成是书法一样荒唐可笑。很难想象,这种让人惊掉下巴,缺乏起码常识的论述竟出自一位中科院院士之口,够奇葩吧?

7.jpg

  更令人不耻的是,“一往无前云朵”的这番论述,是在掩盖我原文论述的情况下完成的,因此她貌似巧妙的把“权益”化成了“分红”,把她的无理化成了“有理”。然而她的这种歪曲事实的所谓“推理”是无效式的,只要一公布我的原文,她就露馅了!因为我的原文就是揭示干部待遇政策和全民所有制关系的。

  ★我论证的原文是:

  何祚庥说他从来没有从全民所有制中获得任何权益。是真的吗?

  权益是什么?权益在会计学上指资产,属于所有人的叫做所有者权益。

  资产是什么?资产也叫财产。

  何祚庥当然是有财产的,他所拥有的财产当然是通过他的劳动投入获得的回报。问题是,“红利”是凭空得来的吗?当然也是投入后的产出。就是说,投入后的产出都是投入人的权益。进一步说,劳动投入取得的报酬和资产投入所取得的报酬都属于是投入人获得了应有的权益。

  因此说,何祚庥在全民所有制事业单位劳动取得的报酬和“红利”的性质是一样的,都是投入后的产出,都是获得了权益。因此,何祚庥所谓的“没有在全民所有制中获得任何权益”的说辞在逻辑关系上是不成立的,他的说辞只能说是一种狡猾的诡辩。他的工资和特殊待遇就是全体人民通过全民所有制这个体制赋予给他的权益。

  何祚庥的简历表明,何祚庥分别在中宣部、中国核工业部的原子能研究所工作,后来公费前往苏联莫斯科核子研究所进行学习和研究。何祚庥于1960年回国并参与氢弹的轻核理论组,担任共产党总支部委员,先后在中国科学院原子能研究所,二机部九院,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理论物理研究所,担任助理研究员、研究员、副所长等职务。何祚庥于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

  何祚庥认为:“我并非中国科学院的投资者,也从未分享过任何国资委的“红利”,邓稼先院士是国防科学研究院的雇员。”

  然而如果没有全民所有制,何祚庥所在的中科院从何而来?

  从何祚庥的职务上看,他一直受国家财政的供养,社会主义的国家的财富是属于全体人民的。何祚庥身在全民所有制单位,他吃人民的,喝人民的,却说没说得到全民所有制的任何权益,这不是端碗骂娘吗?

8.jpg

  何祚庥说自己的工资属于自己劳动所得,是劳动报酬,就不属于全民所有制给予的权益。那么就退一万步来讲,你何祚庥的国务院特殊津贴、院士津贴和岗位津贴都是劳动报酬之外的权益,难道这些权益不是全体人民给予你的特殊待遇吗?

  2017年11月,国务院印发《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从而全面推开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工作,目的是为了增强我国社保基金可持续性,其作用充分体现国有企业发展成果全民共享。2019年国有企业企业划转国有资本总额6600亿元到全民社保账户上。这意味着享受社会保障的人都获得了全民所有制的权益。

  现在的问题是,何祚庥究竟动用没动用过这笔全民所有制所赋予的权益?

  中国科学院院士的工作待遇中,医疗保健是其中的一项。而与普通老百姓所不同的是,中科院院士的医疗待遇列入了中央财政预算,拥有专项拨款。根据规定,院士们可以获得省卫生和计生委干部保健局颁发的“副省级医疗待遇保健干部医疗手册”,享有的医疗待遇相当于副省部级官员的水平,医疗费用全额报销,住院床位费用按每人每天400元以内报销。他们还有在指定的保健定点医院接受治疗的资格,每年免费进行两次体检。如此丰厚的全民所有制待遇,是美国科学院院士所没有的。

9.jpg

  何祚庥院士和夫人染上新冠肺炎后,基于政策规定,可以通过院士的生活助手联系科研机构或北京的医疗机构,迅速获得特需病房,并享受个人免费医疗。这种普通老百姓可望不可及的特权,根本不属于何祚庥的工资报酬,而是全民所有制所赋予的特权!

  何祚庥说他是雇员,问题是,员工或雇员有这等特殊待遇吗?如果员工或雇员有这等特殊待遇,岂不是全国工人都能享受免费医疗的特权了吗?然而问题是这样吗?别说雇员享受不到,就是级别不够的干部也享受不到啊!恰恰是何祚庥在全民所有制事业单位的“身份地位”,才使他获得了比普通百姓高过不知多少倍的全民所有制特殊权益。

10.jpg

  2、我和这位“一往无前云朵”有言在先,我和她说:

  “你如果有能耐就像我一样,你把我的论证毫不掩饰的公布出来并且逐段归谬,驳倒我的文章才是王道?你能做到在公布我的原文的前提下,发布文章归谬我吗?不是我瞧不起你这种人,你还真不敢,因为你怕公布后,你会原形毕露。”

11.jpg

  结果她回避了我的叫板,依然我行我素,可见司马黑们离开了“无证之论”就会寸步难行。

  司马黑们惯常于无中生有,即没有事实依据或未经确认,却说得言之凿凿,或盲目臆测,并把那些未发生的事情当做已发生的事实,炮制一些阴谋论,甚至言之凿凿的给他们想抹黑的人扣上极左的帽子。其实如同酒壮怂人胆,走夜路吹口哨一样,是为了给自己的亏心壮胆。

  我就此针锋相对的发表过驳斥归谬他们言论的文章,我的逐字逐句归谬方式和他们不一样,他们的做派是断章取义,文章里设置信息茧房,只选对他们论点有利的内容,这样会让观者产生误解对方的效果。

12.jpg

  我所看到的司马黑们的下三滥抹黑文章,文风全部以望风捕影的推论为主。我遍览他们的那些所谓揭露司马南的谬文,考证他们安置在司马南身上的“罪名”,发现这些人所罗织出似是而非的结论并不是实情,如果仔细研读,就能很明显的看出来,他们所谓的结论都是一些用罗织锻炼出来的不实之词,根本经不起推敲。

  因为其论证过程逻辑都是脱节的,根本形不成环节相扣的证据链。他们所运用的逻辑关系就如【看到刮风就认为接下来必然是下雨,】一般,如此望风捕影,这些人对罗织术的运用可谓非常熟稔。

13.jpg

  有道是“顺理成章”,对一件事情的解析有道理,而且证据能够彼此相互印证衔接,这种解析就有公信力。然而纵观司马黑所谓“证据”就会发现其证据链是断裂的,因为遮遮掩掩,其诡辩并不能坐实结论,当属于秦桧式的莫须有。这也是他们不敢公布他们所批驳对象原文的主要原因,因为一公布,他们的批驳就会漏洞百出,就会让网友看出破绽。

  从司马黑们的行文风格上看,基本上惨不忍睹,大多可以定性为不堪入目空口无凭的扣帽子,诋毁漫骂为主的秽文。他们的谬文论述手法是“只评不证,光批不驳”。只评不证,是因为无证可用。光批不驳,是因为驳无可驳。找不到实靶,他就设一虚靶。我说你有罪,你就有罪,不要问为什么。

  心思歪了,文章必然也是歪的,有论无据的定论,扣帽子式的论点,似是而非的论据,擅长用谎言诽谤栽赃编织成秽文,这种逻辑关系荒谬绝伦的所谓论述,理所当然的经不起推敲。

  从中可见其的目的就是为了对司马南们进行别有用心的诬罔! 就是说他们对他们所抹黑的对象所做出的多数结论都是闭着眼睛说瞎话。

  司马黑们这种滑稽可笑的闹剧的背后则蕴含着险恶的用心,不过这种下三滥的骗术只会暴露司马黑们的黔驴技穷。

  他们的谬文只有认定,没有坐实认定的实证。问题是,你光认为能行吗?你得拿出切实可靠的证据!要是光凭认为来定性一个人,那我也可以随意定性任何一个司马黑是下三滥。

  因此司马黑的谬文是不堪一击的,随便一个人,都能轻而易举的把他的话语击穿,说明其论证方式有着明显的硬伤,这个硬伤就是他们运用了凭空罗织术!

  特别令人不耻的是,司马黑们不去归谬司马南的论点论据,却专门像追腥逐臭的斑鬣狗一样热衷于掏肛技术,妄图用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来击垮司马南。

  用一首打油诗来形容就是:

  诬词栽赃毒焰长,无证之论唬群氓。

  有种驳倒司马南,没种才做小人谤。

  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个体,不可能都有相同的思想。思想指引行为,每个人的境界情感人品都不尽相同,两个极端是君子与小人,二者差得太多可谓是天壤之别。

14.jpg

  司马黑们就是一批小人群体,如果他们成了與论的主流,那我不得不遗憾的说,社会舆论环境墮落了。可叹的是,承载着中华文明的秀美文字被他们弄得脏污不堪,黑写手们贯常于无中生有,没有事实依据或未经确认的事情,却说得言之凿凿,或盲目臆测,并把那些未发生的事情当做已发生的事实,炮制一些阴谋论。实在找不到司马南罪名的实证,就拿司马南的小房子说事。

  他们下三滥的作派,正是应了这句话:“君子评人观大义,小人诋毁寻小节。”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云淡 2024-2-3 14:42
参考文摘
苹果上季营收利润超出预期 唯中国业绩进一步恶化    2024-02-02    联合早报
(北京综合讯)美国苹果公司上季度整体营收和利润都超过市场预期,但在中国的销售业绩未达到预期水平,显示苹果在中国市场继续遇冷。分析师担忧,苹果主要产品在亚洲关键市场正渐失影响力,消费者开始转向购买可折叠手机和华为品牌手机。
—— https://www.zaobao.com/finance/china/story20240202-1466041
引用 free21e 2024-2-3 02:38
根据邓公两个如果观点来看,客观上两极分化早已实际存在,资本家阶级也羽翼丰满——据此可以定性——其理论实践结果证明失败了,最终反证了毛爷爷晚年的继续革命的正确,斗私批修没有错!
引用 云淡 2024-2-2 20:41
参考文摘
聂寒露:《高风昭日月 亮节启后人》深切怀念吕玉兰同志读后感    来源:昆仑策网    2024-02-02
—— http://www.kunlunce.com/llyj/fl11111111111/2024-02-02/175150.html
~~~~~~~~~~~~~~~~~~~~~~~~~~~~~~~~~~~~~~~~~~~~~~~~~~~~~~~~~~~~~~~~~~~~~~~~~~~~~~~~~~~~~
时代背景
        针对建国初党的领导干部中有一种反对农业集体化的观点:认为“只有先实现机械化才能实行集体化”,认为“否定私有基础是和党的新民主主义时期的政策及共同纲领的精神不相符合的,因而是错误的”。
主席教导:
        资产阶级工业革命,不是在资产阶级建立自己的国家以前,而是在这以后;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的大发展,也不是在上层建筑革命以前,而是在这以后。都是先把上层建筑改变了,生产关系搞好了,上了轨道了,才为生产力的大发展开辟了道路,为物质基础的增强准备了条件。当然,生产关系的革命,是生产力的一定发展所引起的。但是,生产力的大发展,总是在生产关系改变以后。—— 毛泽东: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一九六○年二月《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
~~~~~~~~~~~~~~~~~~~~~~~~~~~~~~~~~~~~~~~~~~~~~~~~~~~~~~~~~~~~~~~~~~~~~~~~~~~~~~~~~~~~~
讨论:
        吕玉兰1955年15岁成为全国最年轻的合作社社长,首先肯定的是她的农业集体化的社会主义革命方向。
        主席将干部放在决策岗位上观察,允许世界观错误,但要及时按照社会主义革命的方向纠正自己,就是好同志。拖着小资产阶级世界观尾巴,不作自我纠正,自作主张,会犯路线错误。坚持不改,会走向反面。
引用 云淡 2024-2-2 18:36
参考文摘
吴国发〡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2024-01-26    来源:公正之声公众号
  内容提要:本文先介绍毛主席的诗《读<封建论>赠郭老》的背景和主题,并逐行解释了这首诗。然后,文章着重说明:为什么农民造反的时候都批孔,取得统治地位以后又把孔子请回来,尊孔。文章的结论是毛主席的话:“我们共产党人是从批孔起家的,但是我们决不能走前面他们的老路,批了再尊。”
—— http://www.wyzxwk.com/Article/lishi/2024/01/486600.html
~~~~~~~~~~~~~~~~~~~~~~~~~~~~~~~~~~~~~~~~~~~~~~~~~~~~~~~~~~~~~~~~~~~~~~~~~~~~~~~~~~~~~
参考文摘(支持立孔像的13位右派公知)
2011年1月11日,在北京东长安街,国家博物馆北门立起一座孔子像,引起海内外各界关注和诸多学者与网民的热议,其中一些极端观点,引起了民众的疑惑与彷徨,极易产生舆论上的误导。我们作为研究儒家文化的学者,对此涉及中国未来的重大问题,有义务进行研究,并发表自己的看法,以求教国人。
支持立孔像的13名学者
1.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尼山圣源书院院长 牟钟鉴
2.山东师范大学教授,尼山圣源书院执行院长 刘示范
3.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中国实学研究会会长 葛荣晋
4.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院长,中国哲学史学会会长 陈  来
5.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国际儒联学术委员会主任 张学智
6.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华孔子学会副会长 李存山
7.山东大学哲学院教授,尼山圣源书院副院长 颜炳罡
8.中国人民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教授,国际儒联普及委员会主任 张  践
9.北京东方道德研究所教授,国际儒联普及委员会副主任 王殿卿
10.中央党校哲学部教授,国际儒联宣传出版委员会副主任 王  杰
11.北京市委党校教授 王志捷
12.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副研究员 赵法生
13.苏州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心理学会常务理事,政协中国常委 朱永新
—— http://bbs.tianya.cn/post-666-13452-1.shtml

查看全部评论(4)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