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文竹:莘莘学子,救死扶伤勇担当

2023-7-19 16:52| 发布者: 南极| 查看: 31764| 评论: 1|原作者: 文竹|来自: 橘子洲头

摘要: 莘莘学子,救死扶伤勇担当  ——方伟崎、李学文、李蒙同学在1384次列车勇救病危患者为中国社会添曙光  7月15日,从哈尔滨开往包头的1384次列车如一条绿色长龙,从哈尔滨出发,一路向西呼啸着驶过绿色的东北大平 ...

莘莘学子,救死扶伤勇担当

  ——方伟崎、李学文、李蒙同学在1384次列车勇救病危患者为中国社会添曙光
 

  7月15日,从哈尔滨开往包头的1384次列车如一条绿色长龙,从哈尔滨出发,一路向西呼啸着驶过绿色的东北大平原,越过江河,向目的地包头进发。

  列车上气氛祥和,从全国各地聚集到一起的乘客满怀各种激动、愉悦的心情,有说有笑地畅享自己的旅途生活。有的在聊天,有的在玩儿手机,有的在听音乐,大家姿态各异、心情不一,在旅途中编织自己梦中的彩虹。

  列车从长春站驶出不久,一直沉默的播音喇叭忽然响了起来。原来,4号车厢有一位患者突发疾病,需要旅客中有懂得医学知识的人前去救助。

  笔者在二车厢,这是一节硬座车厢,车内人比较多,连过道里也塞满了人。有两位没买到座位的旅客,自己上车前买了马扎子当座位;还有一位旅客上车前花三元钱买了个纸盒箱,上车后先是打开当饭桌,吃完饭又被当成凉席铺在地上席地而坐,剩下没有座位的旅客只能当电线杆矗立在车厢的过道。

  毋庸置疑,这些没有座位的都是干最累活,吃最差饭,穿最廉价衣服的农民工,没有吃苦的精神是不会做这种旅行的。他们看上去面容红润、身体健硕、性格开朗、待人亲切热情,给人的感觉非常舒服。

  不知从哪站上来了几位年轻人,笔者的身边和对座多了两位帅哥。此时,时间已经进入夜间,车厢里逐渐安静下来,因为车厢人多拥挤,空调虽然开着,但是,给人的感觉依然燥热。笔者此次出行前,身体就不好,人多嘈杂,车厢燥热,感觉心脏很不舒服。

  笔者一直闭目养神,当广播里发出病人求助的消息后,笔者的心率开始加速,不由为那位求助的患者担忧起来。笔者在心里默默为那位求助患者祈祷,希望他平安无事。正在笔者担心那位患者的时候,忽然听到两个人在窃窃私语,就听其中的一个刚上车不久的帅哥说:“你快去,你带着针呢。”另一个说:“你去吧,你比我胆大。”

  笔者窃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睁开眼看了看两位帅哥,问他们在推让什么,其中一个说,四车厢一位患者发病,需要救助。

  笔者一下子明白了,他俩这是商议谁去救人。笔者问:“你俩是学医的吗?”

  其中的一个帅哥说:“是的,我俩是长春中医药大学的学生。”笔者听了以后,一下子明白他俩想救人,但是没有把握,一个带着针灸工具,胆子有点小,可能没怎么实习,另一个胆子大,没带工具,笔者明白后说:“你俩一起去。”两个小帅哥没有再争执和犹豫,立马起身去了四车厢救人。

  因为身边有两位学中医的大学生,笔者立马有了安全感,这一年多,笔者的心脏病越来越厉害,有时候吃药已经不起作用了,需要用中医手法按摩穴位才能解除痛苦。中医在笔者心中有着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笔者七岁时,得过流脑,在笔者生命岌岌可危,已经双目失明的情况下,是哈尔滨医大一院,一位叫“高月”的中医大夫,用他的针灸疗法,治愈了笔者的流脑疾病,给了笔者第二次生命,从那时起,笔者对中医生起了无比敬畏之情。

  两位帅哥去了没多久,四平站就到了,到四平站几分钟后两位帅哥回来了。他俩回来后,笔者和其他几位旅客七言八语询问病人情况,其中被称为胆大的同学(李学文)说:“病人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了,已经在四平车站下车去就医了。”在笔者的追问下,他继续说:“我们去的时候,病人出现呕吐情况,四肢寒凉,但是神志是清醒的,估计是吃了什么不对劲的食物,加上车厢燥热,引起了疾病反应。”

  你们给他扎了吗(指针灸)?

  扎了两针……李学文回答。

  听说病人没有生命危险,笔者立马松弛了紧绷的神经,心情也舒缓了。笔者充满敬意地向两位帅哥说:“我替患者谢谢你们两位同学,你们勇于救人的精神令人感动。”

  李学文同学谦虚地说:“不都是我俩救的,还有一位女的。”

  笔者问:“那个女的也是大夫吗?”

  李学文说:“她不是大夫。”

  “不是大夫,怎么救人?”

  李学文说:“她学过护理。”

  “哦。”笔者轻声应答。

  与李学文一起参与救助的另一位同学叫李蒙,这位同学看上去很腼腆,一直不怎么说话,说话前总是先微笑,只有问到他的时候,他才会说。

  因为对两位同学有好感,笔者和他们交流了一会儿。从交流中笔者知道他俩是2021年入学的新生,刚学了一年多中医,属于刚入门,难怪李蒙同学有些怯手,原来是医术还不成熟。随着交流的深入,笔者进一步知道两位帅哥是呼和浩特人,本想再多了解一下他们的情况,夜已深,旅途太累,笔者想让他俩早点休息。

  笔者沉默了片刻,忽然间对另一位施救的女子产生了好奇心,这个女子长什么样?能否认识一下?在这个物欲横飞的社会,认识一位好人,就像呼吸新鲜空气,令人向往。于是,笔者再次打破了两位帅哥的沉默,向他俩询问那个女的多大年纪。

  李学文告诉笔者:“那个女的也是一位学生,他顿了一下,略带神秘地接着说,那位女同学也在我们这节车厢。”

  笔者睁大了眼睛,看来这张火车票买的很值,这节车厢里好人这么多,而且都是一度让笔者失望的年轻人。

  听说那位参与救人的女大学生和笔者在同一车厢,笔者更增添了认识这位女大学生的愿望。笔者问两位帅哥,她穿的什么颜色衣服,我想去认识一下。

  李学文同学告诉笔者:“那个女孩穿着粉色衣服,带着眼镜。”

  笔者听完立马去寻找。笔者从车厢这头走到那头也没发现穿粉色上衣、戴眼镜的年轻女孩,后来发现靠近车厢过道有一位年轻女孩穿的外套有点浅粉色,而且戴着眼镜。于是,笔者主动上前搭讪:“请问您是去四车厢救助病人的那位女同学吗?”听了笔者的问询,对面的女孩连连摇头:“我不是,我不是。”

  笔者闹了个乌龙,连忙往回找,当笔者的目光浏览到一位美女的时候,笔者停住了脚步。眼前有一位美女穿着一件白色的外套,戴着一副眼镜,虽然穿的是白色上衣,但是,里面好像是一件粉色,或者红色的T恤。笔者想:“能不能是这位呢,她是不是去救人的时候没有穿外套,回来后穿上的呢?”

  于是,笔者又上前咨询。这次没有错,就是这位女孩去参与了救助,而且通过交流,笔者知道她是齐齐哈尔大学的一位在校学生,她不是学医的,只是在学校期间学习了急救知识,今天列车上有人需要急救,她便一马当先赶去救人。

  前些年,各大媒体总是报道好心人去救助人,被人讹诈的消息,害得老人摔倒都没人敢扶,这件事一度成为国民的伤痛和心中的梗。随着习主席执政以来,打虎拍蝇,扫黑除恶永不停息,社会风气逐渐回暖,以前那种心怀鬼胎,到处碰瓷,动不动就讹诈好人的坏蛋们随着监控设施的完善,多次还原真相,被揭露出丑恶的嘴脸后,不敢再轻易地去诬赖好人了,正气越来越上扬,邪气在往下降。

  最近,在抖音快手上已经看到n个奋不顾身、舍己救人的感人事件,给这个四十年来被人唾弃的社会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和空气,让人看到了生机和希望,尤其是8、9后被折断信仰的年青一代,有了新的觉悟和担当。那些曾经不被笔者看好的网红,也都放弃低俗的娱乐,开始操持正义,宰杀邪恶,笔者觉得这和目前红色文化回归,习书记提出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不无关系。

  当一个国家的政党和人民,忘记了革命先烈是为什么而牺牲,忘记了党章的各项规章制度,忘记了做人的准则和良心的时候,这个社会不糜烂才怪。如今,习总书记上台以后,树新观,除猫论,走共同富裕的道路,不再做美帝国的小妾,让国人看到了光明和正义,有了国格和尊严,所以人性在回归,信仰在树立,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在拉近,感情在升温……若是以往,面对需要救助的弱势群体,大家会像躲瘟疫一样躲着走,而如今是奋不顾身往上冲。(大家还记得跳江救人的外卖小哥彭清林的事迹吧,有什么样的社会就有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社会,这是铁的真理。毛时代净出英雄、雷锋和劳模,特色社会净出骗子贪官和土匪,那么习时代会出什么呢?让时间来做见证。)

  再一次为参与救死扶伤的李学文、李蒙、方伟崎同学点赞,你们是当今时代最亮的那颗星,你们是校园里最美的那朵花,你们是特色社会人人应该学习的榜样……有了你们的出现,这个社会会变得越来越美,越来越和谐,越来越温暖。因为“爱是会发芽、生根、开花、结果、到处传播的,你们今天学艺未成去救助一个人,明天学艺成功会救助万万千千的人,你们美好的品德和思想也会感染千千万万的人来播种善良、播种无私、播种大爱、播种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

  人生只要三观正确,一切都是美好的,如果三观不正,再高的灯塔也会倒塌。

  这次旅途,因为一位患者的求助事件,让笔者有幸认识了三位德才兼备、人美、心美的年轻人,久违的笑容不由自主地爬在了笔者的脸上,不爱吟诗的笔者忽然想起了一句诗: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在这三个莘莘学子身上,笔者看到了中国的希望,看到了中国的未来,看到了星星之火正在燎原,且照亮了天空和神州大地。

  2023.7.19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云淡 2023-7-22 00:07
参考文摘
武兵:否定文革的(第二个)“决议”是个非毛化的“决议” —— 为纪念文革50周年而作    2016年8月

        “决议”彻底否定文革和毛主席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完全是秉承邓小平的旨意。邓小平在与意大利记者法拉奇的谈话中,还把毛主席发动文革的所谓“严重左倾错误”列出三个方面,即形势估计错了,打击对象错了,依靠对象错了。
~~~~~~~~~~~~~~~~~~~~~~~~~~~~~~~~~~~~~~~~~~~~~~~~~~~~~~~~~~~~~~~~~~~~~~~~~~~~~~~~~~~~~
主席论述
中国一定要出赫鲁晓夫?不一定。有两种可能。2023-05-12    来源:毛局公众号
一九六四年六月十一日
  刘少奇受中央委托,在中央工作会议上作关于反对现代修正主义斗争问题的报告。
报告结束后,毛泽东作了一个简短发言:
  有许多事情我们事先料不到。比如苏联出修正主义,也是料不到的一件事呀,它就出了嘛。它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嘛,它要出嘛。比如中国的牛鬼蛇神,“有鬼无害论”,它要出嘛。
  总的我看我们是乐观的。但是要准备另一方面,天要黑。天天是晴天,没有下雨?没有打雷?没有阴天呀?这个社会就那么干净呀?我看永远不干净。不干净才合理嘛,不然就没有矛盾了嘛。
  对立统一,是两个侧面的统一。你只有一个侧面,还有什么对立统一?
  还是要有信心。中国一定要出赫鲁晓夫?不一定。有两种可能。
  我说,出了也不要紧,你苏联还不是出了赫鲁晓夫?将来那个列宁主义势必要翻起来的。
  还是那两句老话: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 http://www.wyzxwk.com/Article/shushe/2023/05/474372.html
~~~~~~~~~~~~~~~~~~~~~~~~~~~~~~~~~~~~~~~~~~~~~~~~~~~~~~~~~~~~~~~~~~~~~~~~~~~~~~~~~~~~~
讨论
你中国还不是出了邓小平?将来毛泽东思想势必要翻起来的。
(1981年邓主持第二个“决议”否定毛主席继续革命理论)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