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文艺战线 查看内容

延安新文艺之歌——纪念毛主席《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80周年 ... ... ... ...

2022-6-17 20:28| 发布者: 南极| 查看: 218| 评论: 0|原作者: 黄奇石|来自: 橘子洲头

摘要: 延安新文艺之歌——纪念毛主席《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80周年黄奇石序诗一九四二年——五月的延安,地,是黄巴巴的地……天,是灰蒙蒙的天……人们盼啊盼,陕北的山沟沟,山丹丹花何时能开遍?……延安的五月天, ...

延安新文艺之歌

——纪念毛主席《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80周年

 

 



 

   

一九四二年——

五月的延安,

地,是黄巴巴的地……

天,是灰蒙蒙的天……

人们盼啊盼,

陕北的山沟沟,

山丹丹花何时能开遍?……

延安的五月天,

何时是蓝格莹莹的蓝?……

啊,烽烟处处!……

啊,岁月艰难!……

宝塔山啊一柱擎天!……

延河水啊一往无前!……

 

没有多少人预言,

5.23”这日子注定将载入史册;

没有多少人想到,

毛主席“讲话”将掀开历史新篇!……

啊,延安,你何等幸运啊!

诞生了一部工农兵文艺的颂歌!……

啊,延安,你纵情歌唱吧!

五千年文明孕育的一代伟人,

留下了一部文艺史罕见的经典!……

 

          

谁能忘啊,八十年前,

一道道山沟贫瘠荒寒……

一孔孔窑洞破旧寒酸……

山沟沟的“座谈”却像一阵春风,

把文艺界心头的阴霾驱散……

窑洞里的“讲话”更像一道闪电,

划开了新、旧文艺两重天!……

  啊,文艺史翻开新的一页,

  啊,舞台上展现了新生面!……

啊,毛主席!

您就像开天辟地的彭古,

劈开人类文明几千年的黑暗,

为新时代文艺撑开一片蓝天!……

 

人称“讲话”如 “黄钟大吕”,

“黄钟大吕”不足以形容它的博大精深,

也不能分辨出它破旧立新、前无古人。

我说“讲话”是“天籁之声”,

它发自大自然又像有造化的神韵!……

啊,它质朴无华如同大地上的泥土……

啊,它言浅意深胜过了佛国的梵音……

你听过山间的泉声吗?

你听过林中的松涛吗?

啊,山泉声也不足以形容,

它是那样的娓娓动听……

啊,松涛声也不足以形容,

它能如此荡涤人们的灵魂……

啊,“讲话”之动人心魄,

有如万里江河、巨浪滚滚!…….

啊,“讲话”之广大浩瀚,

有如大海潮涌、万马奔腾!……

 

听听他的“开场白”吧——

“‘朱总司令’、‘鲁总司令’” 文、武两军——

啊,风趣幽默而又寄托遥深……

引来一片笑声,又让人思考沉吟?……

啊,“讲话”的每一句话,

都那样亲切自然、发自内心;

啊,“讲话”的每个形容,

都那样信手拈来、宛若天成……

才会让大家急切地想听,

如同久旱而逢甘霖……

才会让人们深深地折服,

如同寒冬而遇春风……

 

啊,毛主席,

您常说只想当一名老师,

您总是教导大家——

“先当群众的学生,后当群众的先生。”

啊,您却成为辨证法的大师,

善于从矛盾纷繁中理清头绪;

您用从不唬人的草根“马列”,【注】

将复杂问题剖析得如此单纯:

“为什么人”和“怎么为 ”?

啊,重重迷雾中,

您指明了文艺要为工农兵的北斗星!……

啊,一片乱局中,

您拨正了“普及”和“提高”的指南针!……

【注】草根“马列”,中国化、本土化“马列”,即毛泽东思想。

 

啊,逝水流年几度秋?……

 “讲话”已过八十春……

我瞑思苦想,仍然找不到恰当词句,

形容它是怎样的一篇雄文?

——它是漫漫长夜的一缕曙光?

——它是寒冬报春的一声雷鸣?

——是替“土包子”们助威压阵?

——是给“下里巴人”的喝采声?

 

啊,它何止是“曙光”?

“曙光”将会褪去,它将万古长明;

啊,它何止是“雷鸣”?

“雷鸣”只有几声,它却如警钟常鸣!

它也不是寻常的“助威压阵”,

它更不是空泛的“喝采声”——

啊,它是万里征途的一杆红旗……

啊,它是茫茫大海的一盏塔灯……

 

有人或许不解,

有人也许会问:

——它为何独一无二?

——它为何震烁古今?

  啊,因为“讲话”的导师,

是一位非同寻常之人!

——他集领袖、统帅、导师于一身。

——中外无有啊,古今一人!

 

啊,毛主席,

有多少饱学之士读书破万卷?

——只有您洞察阶级的对立与斗争……

有多少统帅挥师征战?

——只有您率领穷人队伍万里长征……

有多少帝王为金銮宝座打天下?

——只有您收拾金瓯为了老百姓!……

 

啊,您一生战无不胜,

连西方都评您为“世纪伟人”;

啊,您心中只有人民,

“世界十大伟人”位列第一名!

啊,“东方红,太阳升。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他为人民谋幸福,

他是人民的大救星!

啊,有谁能让老百姓

如此由衷地歌颂?……

啊,有谁能像《东方红》

唱出了亿万人民的心声?……

 

啊,谁能忘记啊,八十多年前,

您带着一群长征的红军来到延安:

一个个脸黄肌瘦、衣衫褴褛,

老乡称他们是“叫花子”兵。

啊,光秃秃的山,光秃秃的树……

空洞洞的破窑,孤零零的宝塔山……

您带领战士们住下了,

没有人气馁,没有人怨叹……

您双手插腰,俯瞰群山……

啊,您赞美“江山如此多娇”!……

您笑谈“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您盘算着“何时缚住苍龙?”

您谋划着如何扭转乾坤?

 

啊,上下五千年,

有哪一位领袖穿着一身破衣烂衫?

只有您啊,人民的领袖毛泽东!

因为您来自底层、来自韶山……

啊, 古今中外,

有哪一位统帅和士兵同吃粗菜淡饭?

只有您啊,红军的统帅毛泽东!

因为您是“农家子”、也种过田……

窑洞里,您与战士们同坐一条板凳,

延河边,您常和老乡们亲切攀谈……

 

您熟读史书,从一页页字缝里,

认清创造历史的不是帝王而是人民;

您洞察古今,从一代代变迁中,

看出舞台上只有帝王将相、才子佳人!

您把颠倒的历史重新颠倒过来,

主张新的文艺必须表现工农兵!

啊,您天纵英才,您是最“高雅”的,

您英雄史诗般的诗文便是明证;

您脚踏实地,您又是最“通俗”的,

您爱民歌、爱戏曲、爱大众的诗文……

 

您一生浪漫不羁,

追求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您最是本色本真,

提倡艰苦朴素、人人平等……

文艺座谈会场既狭小又广大,

不设首长座位、不论上下尊卑;

文艺座谈会上既庄重又活泼,

人人畅所欲言、个个自由辩论……

啊,一月之久、三次大会,

您都在默默地记、静静地听……

您仅有的两次发言,

却如同定海神针!……

 

啊,您每句话都振聋发聩……

您每个告诫都发人深省……

您很少引经据典、讨厌故作高深,

却破例引了宋玉的《对楚王问》:

“阳春白雪,和者盖寡”;

“下里巴人,和者益众”。

——为“雅”与“俗”定调,

多么恰如其份!……

——为“下里巴人”叫好,

真是精妙绝伦!……

 

谁说“歌功颂德”不值一文?

 ——“你是资产阶级文艺家,

你就不歌颂无产阶级而歌颂资产阶级。

谁说文艺只能暴露“黑暗”、不能歌颂“光明”?

——“歌颂无产阶级光明者,其作品未必不伟大;

暴露无产阶级黑暗者,其作品必定渺小。

谁说文艺要写“人性”?

——“只有具体的人性,

没有抽象的人性。

谁说文艺出发点是“人类之爱”?

——“自从人类分化成为阶级以后,

就没有这种统一的爱。

——“世上决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啊,何等雄辩,何等痛快!

啊,令人顿悟,令人警醒!……

 

啊,一番谆谆教诲,

一片苦口婆心,

让反对者无地自容……

使聆听者如沐春风……

您号召学习鲁迅先生:

——“鲁迅的两句诗:

‘横眉冷对千夫指,

俯首甘为孺子牛。

——应该成为我们的座右铭。”

啊,高山仰止,“玉振金声”!……【注】

啊,解了疑感,暖了人心!……

【注】“玉振金声”,曲阜孔庙一横匾。

 

啊,讲话之前——

“鲁艺”关门办学,暮气沉沉……

老乡们隔沟相望,大笑失声……

——“唱歌的,哭爹叫妈。

——演戏的,装疯卖傻” ;

——男的尽学“斯基”,

——女的模仿“安娜”。

桥儿沟,教堂边,

倘佯着“大观园”的宝、黛、钗们……

延水河边,宝塔山下,

飘动着“安娜”们的一身黑裙……【注】

就连一曲《延安颂》——

写的也是“夕阳”、“黄昏”……

唱的也是“月色”、“流萤”……

【注】据延安若干回忆文章:“鲁艺”曾一度关门“提高”,欣赏“大、洋、古 ”的东西。不少延安女同志模仿托翁小说“安娜-卡列琳娜” 穿“黑裙”的打扮,一时成为时尚。

 

“讲话”后几天,何其幸运,

“鲁艺”又迎来导师的光临:

——“走出‘小鲁艺’,走向‘大鲁艺’”;

——“走出‘小观园’,走向‘大观园’;”

——“‘大观园’就是太行山”;

—— “太行山有工农兵!”……

啊,导师一番贴心话,

唤醒多少梦中人!

“宝、黛、钗”们如梦方醒……

“安娜”们的黑裙也不见踪影……

 

啊,“讲话”仿佛是灵丹妙药,

治好多少疑惑、迷茫与怨叹?……

啊,“讲话”仿佛有巨大魔力,

把新文艺种子播撒在几代人心田!……

宝塔山下,

一派清新的气象正在孕育涌现……

延水河上,

一股崭新的潮流即将掀起巨澜!……

 

啊,讲话之后——

“鲁艺”大办秧歌、热气腾腾……

“鲁艺家”用新秧歌征服了百姓:【注1

大门旗下,鼓乐喧天……

镰刀斧头新伞头——

中乐西乐杂凑成——

中西乐队与牌子阵,一字摆开;【注2

秧歌、旱船、腰鼓和花鼓,一齐上阵……

“正月里来是新春,

赶上猪羊出(哇)了门。

猪哇、羊啊,送到哪里去?

送给咱英勇的八(呀)路军。

哎哩美翠花,嗨里海棠花,

送给咱英勇的八(呀)路军。”……

啊,从城北唱到城南,

从新市场舞到城门东……

从清晨演到黄昏,

从天傍黑演到夜深深……

【注1】“鲁艺家”,老乡对“鲁艺”的称呼。

【注2】牌子阵,木牌漫画排列的方阵。

 

老乡们追呀紧追十几里,

“老伞头”跟呀连跟好几天……【注】  

只为“鲁艺家”秧歌百看不厌,

只为新秧歌的套路别样、新鲜……

啊,从桥儿沟到延河边,

从杨家岭到枣园,

人人欢天喜地,

处处锣鼓喧天……

【注】“老伞头”,旧秧歌队打伞领头者。

 

啊,一九四三年的春节,

每一个白天,大广场上,

观众围成人山人海……

每一个夜晚,山沟沟深处,

火把照得天地通明……

啊,耸立千百年的宝塔山,

你何时见过如此壮丽的人间奇境?

啊,流淌千万年的延河水,

你何曾听过这古调新唱的秧歌声?

山村看秧歌的火把一圈圈……

老乡们欢送的火把照眼明……

啊,那是盘古开天以来,

从未见过的火的精灵!……

啊,那是春夏秋冬四季,

从未赏过的花的美景!……

 

啊,新春的锣鼓响彻天地……

“鲁艺家”的秧歌醉了人心……

啊,那泼辣辣的秧歌,

来自华夏古老的文明……

那红通通的腰鼓,

打出汉唐盛世的威风!……

啊,宝塔山化作了倚天长剑,

把旧文艺的天捅了个大窟窿!……

延河水跃出了秧歌长龙,

新文艺百花园迎来了第一春!……

 

啊,一盏灯点亮了千万盏灯……

一杆旗引出了千万杆旗……

“小鲁艺”,奔向了“大鲁艺”;

“大观园”,打开了“新天地”……

军歌嘹亮,再也不唱那月亮,

高唱“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陕北老乡也不唱那“酸曲”,【注】

人山人海看的是《兄妹开荒》……

【注】酸曲,陕北“骚情”小曲。

 

有了“讲话”,才有了《白毛女》,

战士们高喊“为喜儿报仇”冲上战场!……

有了“讲话”,才有了《暴风骤雨》,

暴风雨中,亿万农民获得翻身解放!……

舞台上再不是才子佳人、帝王将相,

工农兵英雄人物,一个个闪亮登埸!……

文艺家抛弃了怨叹、牢骚与绝望;

歌声里充满了奋斗、胜利和希望!……

 

啊,连炎黄初祖也纷纷从天而降,

看我华夏大地又是一派虎跃龙腾!……

一百年啊,他们为子孙不肖而叹息,

为吾国吾民饱受欺凌而伤心!……

一百年啊,盼望周秦故地重新焕发生机,

盼望黄河子孙重振汉唐雄风!……

啊,他们终于等来了、盼来了!

喜看大西北天象有兆、民气升腾……

像火山即将喷发,如黄河壶口奔涌!……

啊,“东方睡狮”已经醒来!……

伟大文明古国必将复兴!……

啊,它已喷薄而出,

有如旭日东升!……

 

啊,延河水依然静静的流……

啊,宝塔山依旧巍巍向天……              

八十年物是人非,

八十年风云变幻——

啊,一代伟人已经离去……

一代风流已是从前……

延水河不再波澜壮阔……

宝塔山不再一柱擎天……

啊,八十年了!

人间沧桑、黑白分明……

啊,前后四十年,

历史似乎劈成了两半!——

 

啊,前四十年——

“讲话”成为新文艺的明灯……

伴着解放大军胜利的号角,

神州传遍《白毛女》的歌声……

村村争看《白毛女》,

人人爱听《北风吹》……

大秧歌扭进了紫禁城,

腰鼓声惊破了“金陵春梦”!……

 

新文艺就像春天的百花园,

工农兵占领了舞台的中心;

新社会崇拜烈士、学习英雄……

孩子们高唱“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

毛主席一声号召:“向雷锋同志学习”,

十亿人民迅速登上人类道德的高峰!……

啊,连世界都公认,毛泽东时代,

是人类史上罕见的伟大时代!……

啊,连西方都赞叹,社会主义新中国,

有多少谱写英雄模范的好作品!……

 

啊,后四十年——

好作品统统被抛弃、被遗忘了!……

连伟人和“讲话”都蒙受种种骂名!……

教科书居然删去了——

《回延安》和《谁是最可爱的人》!

连世界文化名人屈原也删了!

污蔑屈原是“自杀”、是“忠君!”

“狼牙山五壮士”、刘胡兰、

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

有多少烈士被亵渎、被否定?

啊,这帮人已天良丧尽,

居然还大谈什么“人性”!

说他们是猪狗不如的畜牲,

只怕还侮辱了善良的牛羊们!

 

啊,惊蛰一到,万物蕤醒……

潜伏的害虫们也纷纷出洞——

有名人大放厥词:

胡说“民国是最好的时代”;

有影星不知羞耻,

身披日本“膏药旗”招摇惑众 ;

某女作家大肆放毒:

诬蔑“土改”是“软埋”;

某男作家抄写县志,

拼凑长篇“巨著”为地主招魂;

“诺奖”得主笔下,

新农村黑暗、肮脏、毫无人性!……

可恶啊,这忘恩负义的一帮!

可恨啊,这吃里扒外的一群!

 

“黄世仁”回来了!

——已成了企业家、纳税人;

——又是“人大”、“政协”的座上宾……

犹记得,九十年代复排《白毛女》,

大学生高谈阔论,“怪论”五花八门: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杨白劳死了,喜儿孤苦伶仃。

黄家收下她,也算仁至义尽!”……

啊,“黄世仁”有福了!

女大学生迷了心窍,

大庭广众,责问剧作者和诗人:

——“喜儿为什么不能嫁给黄世仁?”

——“要我就嫁黄世仁。……”【注】

啊,投怀送抱不知羞,

梳妆打扮送上门!……

啊,是无知还是愚蠢?

是可笑还是可恨?

【注】贺敬之创作国际研讨会上,

有女研究生当众责问诗人:

“喜儿为什么不能嫁黄世仁?

黄世仁有钱,能给她幸福,

——要我就嫁黄世仁!”   

【石按】这可都是贺敬之同志对我说的该女生的原话。

 

啊,旧社会的沉滓再度泛起……

啊,旧社会的沉滓再度泛起……

旧文艺的鬼魊借尸还魂……

皇皇“诺贝尔文学奖”,

有多少奖给了反共有功的“功臣”;

堂堂“茅盾文学奖”,

塞进了多少抹黑新社会的“样本”?

啊,是应该“奖励”他们,

他们用获奖的“杰作”,

教会亿万人民反思:

伟人晚年为何发起那场“大革命”?……

啊,真应该“感谢”他们,

他们用十足的“谬论”,

“讲话”的光芒,

重新把迷茫中的人们唤醒!……

 

  啊,“讲话”是照妖镜!

一切魑魅魍魉都无可遁形;

啊,“讲话”是试金石!

一切假、丑、恶全露出真身!

啊,有人类导师的指引,

“讲话”这部经典,

任狂风暴雨如何肆虐,

新中国的红旗永不变色!……

任妖魔鬼怪如何作孽,

新文艺大树万古长青!……

 

啊,新艺术的道路不会平平坦坦,

啊,新中国的航船不会一帆风顺!……

啊,就像黄河千回百折,

冲出龙门方能一泻千里、巨浪滚滚!……

啊,就像长江千难万险,

越过夔门才会一路向东、呼啸奔腾!……

 

 

   

啊,“逝者如斯夫!……”【注1

——这是东方哲人留下的感叹……

啊,“万物皆流,无物常住。……”【注2

——这是西方哲人留下的格言……

《易》之精粹也在於“变”;

“对立统一”是伟人思想的本源。

啊,太阳已经走了……

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

从前再好,那已经是过去……

今天再美,转眼便成了昨天……

沉迷过去,只能缝补旧梦;

开拓进取,才不会失去明天!……

【注1】《论语》:“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注2】古希腊哲人赫拉克利特,黑格尔称其为西方辨证法第一奠基人。          

他的名言:“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啊,“一代有一代之文学。”【注】

——是总览也是预言……

啊,我们杰出的前辈,

谱写了多少血写的悲歌、战歌与颂歌!……

啊,我们英雄的人民,

早厌弃抹黑的“黑暗”“肮脏”与“伤痕”……

啊,回首往昔,万里征程,步步惊心!……

瞻望未来,未来不会是一片光明——

明朗的天空,不时会飘来乌云……

  锦绣江山,随时会有风暴来临!……

“真、善、美”的大树下,

总会有“假、丑、恶”的害虫!……

有人赞美雄狮、猛虎和苍鹰……

有人偏爱猫的媚态与叭儿狗的温顺……

啊,人间万象、人生百态,

何时有过平静?何处没有斗争?……

【注】王国维《宋元戏曲考》开篇名句。

 

啊,无须担心没有惊世之作,

无须担心没有大师和巨匠。

人民创造历史……

文艺歌颂人民……

啊,人民的革命何等波澜壮阔!

千年万年都写不尽说不尽……

人民的英雄多么感天动地!

千秋万代也歌不尽唱不尽……

人民的江山如此辉煌壮丽!

千卷万卷也描不尽绘不尽……

 

啊,世界的目光早已转向东方,

伟人说“东方人不拿出东西怎么行?”

啊,我们的先辈曾站在人类文明之颠,

我们的新文艺将再次让世界震惊!……

啊,未来一百年乃至一千年,

站在世界艺术之颠的,

将又是东方文明古国的子孙!……

啊,千秋万代,他们都忘不了延安!……

啊,永世永生,他们都铭记一代伟人!……

延安新文艺将长留天地间……

一代伟人将指引人类走向世界大同!……

2022530日——63日“端午”初稿, “芒种”后14日改定,西园石且居。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