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90后青年对知青上山下乡的思考

2022-3-24 22:10| 发布者: 南极| 查看: 1366| 评论: 6|原作者: 轻松笑|来自: 红歌会网

摘要:   知青上山下乡,这件事情对于当今知识界而言,几乎是一个禁忌,所以谈论它是有较大风险的。上世纪末,伤痕文学盛极一时,我们所听到的知青上山下乡几乎与遭到迫害划等号,虽然后来文学界逐渐有人开始反思这股风气 ...

  知青上山下乡,这件事情对于当今知识界而言,几乎是一个禁忌,所以谈论它是有较大风险的。上世纪末,伤痕文学盛极一时,我们所听到的知青上山下乡几乎与遭到迫害划等号,虽然后来文学界逐渐有人开始反思这股风气的不正常,写出了与伤痕文学结论完全相反的寻根文学作品,但终究伤痕之风已成,后面说什么都没用了,以至于这么多年以来,我们竟很难找到几个能心平气和讨论这件事情的人。可这件事情对于当代社会而言,是有其重大意义的,特别是对于当代大学生而言,对于他们人生方向的指引有其重大意义。所以还是觉得应该把我自己的经历以及思考写下来,以供更多人学习、交流、讨论。

  我是一名90后,当然没经历过六七十年代知青上山下乡的事情,但我的学习成长经历却一直跟老知青息息相关,这也就增进了我对这件事情的好奇。大学期间,我曾多次参加大学生“三下乡”、“支农支教”、“社会实践”等活动,所到之处遍及好几个省,所见所闻几乎囊括了当代社会底层的种种现象,这也就促成了我对当年知青上山下乡的很多现实性思考,以及社会意义所在。

  2010年,我到广东上大学,陆续参加了十几次学院青年志愿者协会组织的下乡活动,每次下乡的内容各有不同,围绕学校周边方圆百里之内几乎走了个遍。我们有时候关爱老人,到敬老院献爱心;有时候关爱留守儿童,做一些支教活动,给他们送一些书笔文具等等;也有时候下乡帮助劳动力匮乏的农户收割庄稼。时常会听村里的老人谈论当年知青插队的事情,说到最后,老人们总是会有这么一句感慨:“当年的知青能吃苦耐劳,现在不行咯。”现在究竟指什么,是指我们这些大学生吗?也许只有这种猜测比较符合事实吧。

  从这些活动中,我一直在思考:我们上大学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什么在老人们看来,我们似乎就是一群“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文弱书生呢?而事实也真就如此,我不敢说当代青年有多文弱,手不能提、肩不能扛是不是一种常态,但当代青年的生活方式还真是能不出力就不出力。去年网上对“躺平”一词争得面红耳赤,却是无数青年的真实写照,当社会就业成为一大难题时,“躺平、啃老”便成了青年们的一种选择。很多人批判,年纪轻轻怎么可以这样呢?国家建设还大量缺人,你这一躺平一啃老算怎么回事?可问题是,青年即便不躺平,他们就有出路了吗?送外卖?搬水泥?还是上流水线?哪一条能看到希望?

  上学的时候经常听人讨论这个问题:刷盘子还是读书?不管谁站出来,答案都是读书,因为读书才能看到一点希望。可无奈的是,大学毕业后,很多人面临的依旧是这个问题!送外卖还是读书?搬水泥还是读书?上流水线还是读书?亦或者,这一切都没可能了,不管是选择前者还是后者都看不到一点希望,最后只能躺平。所以去年网上对于“躺平”的批判那么多,我却不急于下结论,虽然我还年轻,但我所经历的、所看到的已经不少了,很多问题真的需要好好思考,坦白讲,如果青年还有的选择,鬼才愿意躺平呢!问题是,他有的选吗?

  2012年暑假,我参加了为期一个月的贵州支农支教活动,当时和我一起参加这个活动的人多达六七十位,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大学生。我们聚集到贵州一个比较偏远的农村,每天的工作就是教大山里的孩子们学习各科知识,以及帮助农户干农活。那段时间正好遇上土豆成熟,很多留守老人无力挖收,我们便下地帮助老人们挖土豆。贵州地方的土豆都是跟玉米套种的,土豆成熟了,玉米却未成熟,所以挖土豆时,不仅要尽量确保土豆不挖坏,还得确保不把玉米给挖断了。这种事情对于农村来的学生难度不算太大,可对于城里来的就太煎熬了,不要说一天顶着太阳很难受,能坚持挖一整天,并把土豆背回农户家的都不多,更何况在玉米地里不挖到玉米这种“高难度”动作,简直就是赤裸裸地考验人的耐心。没干几天便有农户上门反应:“你们这群大学生不行啊,虽然很感激你们帮我们收土豆,但你们把玉米挖断得太多了。”说到最后,老人也很无奈,顺嘴提了一下当年知青插队到他们那里的情景,一开始跟我们差不多,但待上几个月后,那些知青对于干农活便得心应手了,也没有人还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状态,为农村做了不少贡献。我们听后都感惭愧!

  可是,当我回到学校,把自己的这段经历说给朋友听时,他们都嗤之以鼻,觉得我那是在浪费自己的青春,即便在城里无所事事,最后至少能混口饭吃,也好过这种无意义的体力劳动,既得不到农户肯定,又把自己整得黑黝黝,何苦呢?从那时起我就知道,我跟这些朋友已经不是一条道上的人了,我认为那一个月的支农支教给我上了很重要的一课,让我知道了农村需要什么,而我们需要什么,但在那群朋友看来,竟是如此的不值一提。因此我们分道扬镳了,这些年回想起来,我一直不后悔自己的大学生涯经历了那么多,有同班同学调侃我:“大学过得很洒脱,视专业如浮云。”我笑了笑,没回答。

  这跟知青上山下乡有什么关系呢?大有关系。很多人以为当年的知青上山下乡是害了他们,殊不知,在那个时候,知青全都挤在城里无所事事又是一种怎样的悲哀。说句难听话,如果历史真那样发展了,必定又有文人会说:“那时的中国不懂得人才利用,让很多知青长废了,养出一身毛病,简直就是白白浪费了几十年国家发展的大好机会!”文人就是这样,一支笔在手,想写什么就写什么,信马由缰任意驰骋,谁在乎这种无耻谰言会对历史造成怎样的困扰呢。

  事实上,当年的知青上山下乡,跟我们现在所面临的问题有很多相似之处。那时的中国,工业水平不发达,城市就业是一个很大的难题,不管你是进工厂,还是做点什么别的,都没有太多路可走。在这种情况下,反而是农村这片天地闲置了下来,是一个大有可为的地方,哪怕到了今天,农村很多问题无人解决,无数青年却“躺平”了。比如:我们的工业都已经是世界领先水平了,关于提高农业发展,促进乡村振兴的一些科技有吗?互联网?人工智能?还是机械化?我国是一个山多平原少的国家,面对那么多山地,有人想过怎样将其变成丰产良田吗?农业生产不出足够多的粮食,我们就不能算是可以独立自主,和平时期看不出问题,一旦遇到竞争较量,短板立马就凸显出来了,谁来补这块短板?

  而这样一些问题,当年知青上山下乡还真就把它给解决了!

  2014年,我大学毕业到昆明工作,跟昆明地区许多老知青交流时谈及此事,他们对于知青上山下乡充满着深深的怀念之情,将自己插队的农村称为“第二故乡”,很多人现在老了,每年还会回到那里去看看,跟当地同龄的农民朋友谈天说地。我问他们:“当年你们上山下乡,除了增加农村劳动力以外,有没有给农村带来点别的东西,比如你们所学到的一些知识什么的?”老知青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回答:“有啊,当然有,多了去了!”然后便纷纷举出各种例子。比如:改良农具,像播种机、犁田机,甚至有些地方还用上了机械,那些小的改良就更不用说了,多如牛毛。正是知青上山下乡,亲自体验了各地农村不同的土质、气候环境等,然后用自己的所学因地制宜,改良出了更符合当地农村使用的工具,从而大大促进了农业的发展,极大推动了农业机械化进程。我们现在耳熟能详的“北大荒”已经成了中国的粮仓,它是怎么来的?就是知青上山下乡因地制宜弄出来的,整整造福了中国几十年,还将继续造福下去。

  此类事情,我在贵州支农支教的时候就想过了,当时农户挖土豆的锄头只有巴掌那么宽,却将近有一厘米厚,对比我们老家那种二十多厘米宽,两三毫米厚的锄头,虽然名字都叫锄头,样式却悬殊如此大,这是为什么呢?地理环境造成的。贵州山多石多,一锄下去都是石块,锄头如果比较宽比较薄的话,估计挖不了几锄就得崩坏;而我们老家虽然山也多,但石不多啊,都是青沙土,松散好挖,一锄下去能挖很多,锄头如果比较窄比较厚的话,就会变得又费力效率又不高了。类似这样的问题,你不亲自到当地干一段时间农活,怎么可能发现得了呢?你如果发现不了这些问题,又拿什么来改良农具,促进农业生产?

  所以这个问题看似很小,却关乎国计民生。为什么我们现在的大机械化农业生产只能集中在“北大荒”,以及新疆建设兵团等极少数地方,而其他地方却用不了?不就是因为缺乏懂技术的人才吗?没人实地研究,坐在办公室里又能发明出什么东西来呢?河南河北一带最近这些年秋收后,秸秆都是一个大难题,烧又不给烧,堆放又占地点,有人出来解决吗?其实从这个方面也不难想到,当年知青上山下乡给农村带来的,不仅仅是劳动力,还有农业现代化的进程!我们现在所使用的这些农业机械,大部分都是那个时候人们摸索着搞出来的,后来各家田地不集中,变小了,很多大机械用不上,然后只能轻型微型化处理,就成了今天农业生产的利器。这就是当年知青上山下乡给农村留下的一笔宝贵财富!

  有本事,有贡献,有自我思考意识的知青都体会到了“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是什么意思,反而是那些整天凄凄哀哀,自己如何遭到不公正对待的文人,最后就留下了一地伤痕,不断向世人控诉。其实想想也挺可怜的,自己学了那么多知识,最后却把自己困毙在了知识的囚笼里,未尝不是一种人生的悲哀呢?思想这种东西,你如果心向光明,不久后便能看到一片光明;你如果心向黑暗,那么不管过了多久,你所面对的依旧是一片黑暗,不提则罢,一提都是泪水。

  2016年,我在某农场劳动,便经历了类似于知青上山下乡的事情,好与坏暂且不说,单就对于人的思想改造这一点,听起来就知道有多艰难了。我相信当年的很多知青上山下乡也有这样的感受,毛主席说:“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可自己真正身处那片广阔天地时却发现,不仅没有什么作为,反而还时不时遭到农民朋友的嘲笑,“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等等,这种内心的挣扎是剧烈的,搞不好某些人就要直接崩溃,乃至怀疑人生了。怎样过思想这一关,使自己正确认识农村这片天地,从而以极大的热忱投入到每天的日常劳作中?这已经不是一个知识多少的问题了,而是一个思想、心态能不能打开的问题。

  看过《决裂》这部电影的人,应该还记得影片中的那位女老师吧。校长组织同学们上山砍竹子盖学校,那位女老师也在其中,可当她看准一棵竹子要砍的时候,却被前来帮忙的农民大爷叫住了,说她要砍的这棵竹子还没长成,太嫩了,不能盖房子,顺便农民大爷还来了一句:“亏你还是老师呢。”那位女老师一下子感到无地自容。这种事情看起来只是简单的一个“术业有专攻”的问题,但放到特殊的环境中,其杀伤力却是惊人的,幸亏那位女老师看得开,农民大爷递过来一杯水后,她的心态马上就转过弯来,继续投入到劳动中。可现实中,并不是每个人都像那位女老师一样心态好,说不定就因为农民伯伯这么一句无伤大雅的调侃,一些人心态就崩了,觉得自己被迫害了,就写了伤痕文学。当代青年因为心情不顺,各种路怒症,或者暴脾气什么的就能爆发出来,你可想而知思想、心性的改造何其艰难了,我一点也不怀疑当年的知青有人因为此类事件,在后来的社会中不断控诉自己当年是怎样遭到迫害的,搞不好就差没死成。

  在我进农场的前期,基本上每天都投入到劳动中来,疏花疏果、堆肥施肥等,一直不知道进农场学习究竟学点什么?有人说:“来农场,如果你只看到农场的劳动,那恰恰说明你的无知。”好啦,除了劳动还有什么呢?无数的思考,乃至思想的进步,都是在劳动中一点点积累起来的,不看到劳动又能看到什么?回想当年的知青,他们上山下乡后,全身心投入到农业生产劳动中,不看到劳动又能看到什么呢?从农场离开后的这些年,我大概知道了,劳动是拉近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纽带,是体会自然、社会变化的关键,也是自己立志改造世界的起点,说到底,劳动是为了自己思想的成长做铺垫。如果这一切都体会不到,只知道劳动就是劳动,那还真是无知了。

  在进农场的中后期,我们一直在说要成长,要进步。这些话放到当年的知青身上,几乎也是一样的!“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如果仅仅只是一句口号,那国家建设靠谁?社会主义建设又靠谁?如果知青上山下乡仅仅只是去搞点农业生产,提高点粮食产量,那国家还怎么发展?我们还哪来那么厚实的工业、农业基础?农村再怎么贫困落后,养活全国八亿多人民问题并不大,如果知青上山下乡仅仅只是提供劳动力,那最多算是锦上添花,对农村发展并没有多大帮助。可事实并非如此,正是知青上山下乡,极大促进了我国农业机械化的进程,这种推动力根本就是雪中送炭啊!所以,知青上山下乡既使农村得到了成长,更使自己的身心得到了成长。文弱书生究竟能在城里干什么?我们不知道,看看今天“躺平”的青年一代,我们很难想象这会是有希望的。可反观当年返城之后的知青,无数人意志坚定,几乎成为各大公司抢破头皮都需要的人才,就知道知青上山下乡有什么样的成长与进步了。

  知青上山下乡的电影有很多,我相信当年那些知青看着这些电影,也会有我在农场听着别人说成长一样的感受。电影里的人也是知青,他们做得那么好,我为什么就做不好?人比人,往往会气死人。所以,知青的压力很大是事实,但真正走出来的知青,后来很多成为国家栋梁之材也是事实,伤痕文学所说仅仅只是成长不好,又心里难以释怀的那部分人,甚至是少部分。

  我看知青上山下乡,就像看一本丰富的人生哲理书一样,跟着毛主席的思路走,他想要青年成长为什么样?全在知青身上。当年的知青,如今已是国家的栋梁之材,不仅能够独当一面,在各个岗位上发光发热,而且能够为社会做出最理想最明智的选择!这不就是共产主义事业的接班人吗?我们现在很多青年迷茫了、躺平了,回想一下,我们所缺失的,不就是当年知青从插队农村的经历中所获得的那一部分吗?所以,当代青年真应该好好学一学知青上山下乡这一课。我记得以前的老课文中有一篇,题目叫做《农村是一所大学》,就是一名知青根据自己的插队经历写成的,看过之后,相信很多人会有一种内心通透的感觉。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无限风光 2022-3-25 18:54
不值得多说,送几个字足矣——奴才气十足!
引用 云淡 2022-3-25 14:41
当年延安吸纳了成千上万的抗日热血青年经过了延安整风的洗礼统一了思想,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做好了干部准备。在文化革命建立三结合的新政权的时候,发现具有社会主义革命觉悟的青年干部的不足。要提前重视并解决规模性地培养和储备具有社会主义革命觉悟(树立了无产阶级世界观)的青年干部群体问题,以便迎接随后到来的社会主义革命高潮。
引用 云淡 2022-3-25 14:37
青年学生盲目性多一点儿、自觉性少一点儿-这是他们的年龄、受教育环境所决定的-需要引导-由谁引导?向哪个方向引导?这是一个大文章
引用 云淡 2022-3-25 14:36
要建立起坚强的(以年轻人为主的)以无产阶级世界观武装起来的反修人才根据地。
要在批判资产阶级的案例中,教育和锻炼他们。增强他们的辨别能力。
引用 看东方日出 2022-3-25 10:56
毛泽东时代,诸如人民公社,文革,上山下乡,要坚持用“经典”的马克思主义才能认识清楚。
引用 东鹤人 2022-3-25 09:16
上山下乡是文革的继续,也可以叫做第二次文革。

查看全部评论(6)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