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理论研究 查看内容

黄卫东:评央行行长谈2021年金融热点问题2宏观杠杆率

2021-4-3 20:09| 发布者: 南极| 查看: 900| 评论: 1|原作者: 黄卫东|来自: 红歌会网

摘要:   易行长谈话的第二方面是宏观杠杆率,他指出,“2020年,疫情冲击使GDP增长率较低,使得我国宏观杠杆率,也就是总负债和GDP之比明显上升。去年第三季度以来,宏观杠杆率增速已经放慢,预计今年可以回到基本稳定的 ...

  易行长谈话的第二方面是宏观杠杆率,他指出,“2020年,疫情冲击使GDP增长率较低,使得我国宏观杠杆率,也就是总负债和GDP之比明显上升。去年第三季度以来,宏观杠杆率增速已经放慢,预计今年可以回到基本稳定的轨道“。总负债是指全社会的债务,包括居民、企业和政府三大部门的债务总规模。

  显而易见,债务太高,很可能导致债务危机,使经济崩溃。主流经济学界用宏观杠杆率衡量债务高低的指标。但其定义却很奇怪,因为GDP是一年的产出,而债务是反应某一时刻的统计数据。在计算宏观杠杆率指标时,是使用一年的平均数据,还是使用一年中某一时刻的数据,如年中或年末数据?一般多使用年末数据。问题是,这两种反映客观世界的物理量,在量纲上就不和谐,计算得到的宏观杠杆率不是无量纲的比例,而是以时间为单位,其物理意义究竟是什么?但主流经济界却将当作比例关系,而且学者们并没有从各国数据中总结出一个宏观杠杆率标准数据,例如,不得超过300%的标准之类的数据。

  美国对外推销,以新自由主义理论为基础建立的华盛顿共识宏观经济政策,其中第一条政策,就是要求中央政府运营性预算赤字不超过国民总产值的1-2%。也就是说,不计投资性支出,政府每年增加的财政赤字不超过当年国民总产值的1-2%。威廉姆森先生总结说[1],“华盛顿人士对这个的看法存在广泛的一致:巨额的、持续的财政赤字是造成宏观经济混乱--通货膨胀、外汇收支不平衡、资本外流--的根源”,因此,必须加强财政纪律,压缩财政赤字,降低通货膨胀率,稳定宏观经济形势。提出判断财政赤字超标的标准:“如果赤字支出部分不是用在生产性的基础设施投资上, 而运营性预算赤字又超过了国民总产值的1-2%,我们就可以初步判断政策可能出问题了”。作者给出的主要依据,是美国国会1985年通过的“平衡预算和紧急赤字控制法[1]”,同时承认,该法案并没有得到美国政府的认真执行。

  上个世纪20年代,美国就有很多人主张增加政府开支,促进经济发展[2]。后来,凯恩斯提出的学说认为,举债可以增加社会财富,政府应该实行财政赤字[3],极大地扩大了这一主张的影响。其实,马克思早在资本论中指出[4],“在所谓国民财富中,真正为现代人民所共同拥有的唯一部分,就是它们的国债。一个国家负债越多就越富(原文:anation become the richer the more deeply it is in debt)这一现代理论是完全合乎逻辑的 “。二战后,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观念曾发生四次转变,从平衡预算到赤字财政;到充分就业的预算盈余;到潜在产值的预算平衡和不超标的财政赤字,最终承认了常态化的财政赤字[5]。新的货币理论则认为,政府财政赤字是国家发行货币的来源[6](p83-89),也就是说,政府债务应不低于发行的基础货币量。但是,新自由主义影响很大,很多经济学家们并不看好巨额财政赤字带来的长期效应[7]。

  根据美国联邦政府提供的财政数据计算,美国中央政府赤字很少低于国民总产值2%,例如,从1982年到1995年都超过该指标,2009年财政赤字高达1.42万亿,超出当年美国国民总产值10%,2020财年美国财政赤字达到创纪录的3.13万亿美元,远高于上一财年的9844亿美元。联邦财政赤字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从上一财年的4.6%升至15.2%,创二战结束以来新高。这充分说明美国基本不遵从其推销的“华盛顿共识”第一条压缩财政赤字的宏观经济政策。

  所谓降低宏观杠杆率,其实与华盛顿共识政策第一条压缩财政赤字类似,都是限制政府增加债务。过去西方推销华盛顿共识,却在很多国家造成严重后果,拉美国家早在20年前,就公开发表宣言,批评和摒弃华盛顿共识。于是,美国精英们现在就换个说法,实际仍然是在推销华盛顿共识那套理论和做法。

  相反,现代货币理论早已指出,政府必须大规模负债,才能为市场提供足够的净资金,才能让市场经济正常运行。

  按照现代货币制度规定,央行印钞,不是免费交给政府或其他人,而是买卖各类债券,也就是说,央行发行的基础货币,对应的是完全相等的债务。例如,美联储主要购买国债和少量商业债权,发行的美元对应的主要是美国国债。对中国来说,在1995年到2015年的20年间,央行增发人民币主要购买西方货币,市场上的人民币对应的是央行储备的西方货币,因而对应的是西方国债。后来央行也购买了部分国内商业债券,因而也部分对应国内商业债券。也就是说,各国央行发行基础货币或者说现钞对应的是债务,并没有给市场提供净资金。只有政府借贷,花掉了借来的资金,留下了债务,才能为市场提供净资金。

  还有一种货币是商业银行印制的存款单或者银行卡。人们使用商业银行卡一样可以完成支付,它们同样具有货币的职能,也是一种货币,通常叫衍生货币。当你将现钞存到银行以后,银行给你存款单或银行卡作为凭据,等于借给银行。而银行就可以将现钞贷出,从而增加了市场上的货币数量。由于银行是靠存贷款利率差来赚取利润的,是不会将大量现款存放在手里的,除按照政府要求向央行上交准备金外,绝大部分都会贷出去,现实中,这个绝大部分代表了99%以上,只留少量现金用于兑现存款等现金业务。例如,2015年底,我国市场上的广义货币,包括衍生货币加基础货币,有140万亿,但银行手里的现钞仅6000多亿,不到0.45%。贷出去的存款对应的是贷款人的负债,当然,没有贷出去的货币是存在银行的现钞。所以,衍生货币对应的也是负债。商业银行增发衍生货币,但不能提供净资金,只是增加债务当货币。

  银行之外的借贷关系,是单纯的借贷关系,不增加衍生货币,仅仅是临时转移资金的所有者,不改变一个社会或国家的货币数量。此外,股票交易是拿资产换货币,同样不改变国家的货币数量,是转移资金所有者,单纯地将资金从一个交易者转移到另外一个交易者手中,是增加企业可使用资金的主要手段。

  综上所述,法币时代,货币对应的都是负债。美国经济学家兰德·瑞也用美国数据论证,政府赤字,就是民间收入[8]。这也是现代会计制度规定所产生的必然结果。这等于说,我们现在很有钱了,但同时,从总体上来看,整个社会必然存在着对应的债务,必然有一帮欠债人,他们的债务与我们拥有的货币是相同的。

  如果政府不愿负债,就只好民间欠债了,主要是企业欠债,个人通常作为一个整体,很少是净负债。在西方,通常主要是政府欠债,对应的社会资金较多,原因就在于此。美国政府欠债超过美国一年的国民产值,是美国一年生产的产品产值的5倍以上;最近已经超过28万亿美元,是上一年度美国国民产值的133%。日本和西方各国莫不如是。不然西方民间怎么会有钱?当然,债务太高,也会造成很大问题,例如美国建国时,曾经发行2.4亿美元债券,就让美元贬值到分文不值了,使得货币和经济崩溃。

  历史上,美国和西方都有政府债务较少的时候,按照美国经济学家兰德·瑞的研究[8],这时经济往往比较困难。另一方面,美国和西方发展股市和债市,让企业主可以变卖股份等筹集资金,贷款获得资金,帮助临时周转,解决资金短缺问题。股市、债市非常重要,其原因就在于此。

  美国单纯推销限制欠债或限制杠杆率,不提欠债限度,就是一种误导。长期以来,我国市场上资金十分紧张,其根源就是政府不愿负债,不为市场提供净资金,从而整个社会缺少净资金。

  就商业经验来看,企业自有资金较少,贷款较多,负债比例较大时,虽可以提高利润率,但风险较大。为了控制企业经营风险,通常会限制企业的负债比例,也就是企业负债总额与企业自有资金总额之比,通常要求这个比例为30-50%[9]。按照美联储公布的统计数据,美国企业的平均负债率为60%。企业低负债率是市场经济得以正常运行的关键之一。因为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就是参与者必须及时付账,不能及时付账的企业和个人,应该被清盘。负债率太高,就容易资金链断裂,不能及时负债而被清盘倒闭。

  长期以来,我国国债规模都常常低于政府各类机构存款,实际没有为市场提供一分钱净资金,加上个人有储蓄,对应的就是企业净负债,债务一直超过自有资金。导致的后果,就是企业作为一个总体,按照央行公布的数据,不计银行之外的债务,企业负债率长期保持在120%水平,从未低于110%,从而无法严格按照市场经济规则办事。如果政府严格要求企业及时付账,不能付账就清盘的话,我国大部分企业都将破产倒闭。实际上,我国很多企业都无法及时付账,政府只能让他们继续经营,支持它们拖欠很多债务,包括欠薪民工。企业长期拖欠工人工资,已经成为众所周知的事实,使市场经济名不副实。企业之间的三角债,也是我国特有的现象。

  2020年还以出口受阻,企业经营困难为理由,公然出台法律,不处理资本家的轻微犯罪,让老板们拖欠工人工资合法。多年来,很多法院就不接受欠薪案了,这已经变成很多地方的潜规则。如今中国的底层工人,尤其是农民工,很少能及时拿到全额工资,大部分人工资都会被拖欠到年底,由于我国中小企业平均寿命只有2.5年,很多工人面临的是企业关门,从而辛劳一年,大部分工资都被资本家赖掉了。

  由此引起的形式纠纷数不胜数。2016年12月23日京华时报报道,12月22日上午,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讨薪刑案”情况召开通报会。据三中院刑一庭庭长余诤介绍,今年以来,北京三中院共受理了18件因讨薪纠纷而引发的一审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死类命案,其中70%以上发生在12月至次年2月期间,尤其“两节”(即元旦、春节)前后为多。这18起案件共涉及被告人24人,薪资数额从2100元到65000元之间不等,其中19人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以上刑罚,占总人数的79.2%。余诤指出,“讨薪等债务纠纷已一跃成为仅次于情感纠纷、民间矛盾而引发命案的第三大因素,对经济发展、社会安定造成了隐患,也严重影响了人民群众的安全感。”

  由于国内工人工资过低,加上欠薪,实际收入更低,消费能力很低,导致产品利润率很低,还经常容易产生过剩,资本家们日子一样很难过。按照央行公布的统计数据,仅考虑银行贷款,我国企业总体负债率就一直在115%以上,去年甚至高达133%。如今我国所谓的市场经济,实际就是赤裸裸地强占工人工资的强盗经济。要知道,所谓成本或者说投入,归根结底都是劳动者工资。资本家们其实是靠政府官员保护的强盗,是和政府官员合伙做强盗生意的合伙人,而且地位低下,同样感受到官僚们的制约和控制,乃至掠夺,从而不能自安。致富的老板们纷纷出逃海外,也就成了我国时时都会发生的常见现象。其根本原因,不仅因为过分压低工人工资,而且是中央政府不敢负债,从而不能为市场提供足够多净资金所带来的恶果。

  过去美国联邦政府负债较少,这是因为美国是联邦制国家,联邦政府在经济上作用很小,各邦经济相对独立,各邦政府欠债给市场提供净资金,而不是联邦政府。此外,美国大力发展股市,主要作用之一,就是企业主可以卖出企业部分股份,获得资金,用于企业周转,解决企业资金短缺问题。

  为了降低企业负债率,让市场经济能够正常运行,中央政府就必须大幅度负债,这应是政府管理国家经济的基本原则之一。我们估算,国债规模应与当年国民产值相当,这也是现在西方各国的通行做法,不仅是维护市场经济的基本条件,而且为政府提供一笔巨额资金。就央行来说,发钞应主要用来购买国债,推动国债发行和国债市场的运转。我国主流经济界的问题在于,一直迷信美国精英贩卖的新自由主义毒药,从而缺少很多基本常识,前面对易行长所谈第一方面的分析,就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参考

  货币政策要“稳”字当头持续激发市场主体活力——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谈2021年金融热点问题

  http://www.pbc.gov.cn/goutongjiaoliu/113456/113469/4160250/index.html

  注释

  1. Williamson, J., What Washington Means by Policy Reform, in: Williamson, John (ed.): Latin American Readjustment: How Much has Happened. 1989,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Washington. p. 1.

  2. 陈宝森, 财政政策与美国经济.财政研究, 1985(03): p. 64-73.

  3. (英)J.M.凯恩斯,(Keynes,J.M.)著;徐毓丹译, 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 1963: 北京:商务印书馆. p.109-110.

  4. 马克思, 资本论 第一卷. 2004, 北京: 人民出版社. p.865,164.

  5. 李翀, 财政赤字观和美国政府债务的分析.经济学动态, 2011(09): p. 104-109.

  6. Wray, R.L., 解读现代货币. 2011, 北京: 中央编译出版社. p.81.

  7. Samuelson, P.A. and W. D.Nordhaus, 经济学,第18版中文. 2007: 人民邮电出版社. p.4.

  8. Wray, L.R., Modernmoney theory (现代货币理论, 张慧玉等译). 2017, 北京: 中信出版集团. p.85-86;47-48.

  9. 于忠智等主编, 经济指标实用手册. 1993: 沈阳:辽宁大学出版社. p.231.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无色无毒 2021-4-4 21:45
‘总负债’明显上升,可见,所谓的中国复兴崛起都是建立在‘总负债’上升的基础之上,这与既无外债又无内债的文革时期相比,孰好孰坏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