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文艺战线 查看内容

吴铭: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

2021-3-20 21:28| 发布者: 南极| 查看: 1315| 评论: 1|原作者: 吴铭|来自: 红歌会网

摘要:   不得了了,“否定作家”成为潮流了!乱了人性了,把作家当作一文不值了,“既可笑又可悲”了,让人“哑然无语”了。  有那么一批人,开始大叫大哭大喊。似乎又国将不国了。  谁能否定作家?谁有这个本事?当 ...

  不得了了,“否定作家”成为潮流了!乱了人性了,把作家当作一文不值了,“既可笑又可悲”了,让人“哑然无语”了。

  有那么一批人,开始大叫大哭大喊。似乎又国将不国了。

  谁能否定作家?谁有这个本事?当今中国,几个只能在自媒体上写点文章,点击量少,经常被限流、被删帖、被屏蔽的人,有能力否定作家?他们什么时候有这么大本事了?真有这么大本事,其文章还会被屏蔽、被限流、被删帖?

  作家、诗人,近些年的名声,越来越臭,如同“公知”“专家”“教授”“小姐”“知识分子”“经济学家”一样,让人感觉如同骂人。

  是谁造成如此境况?不是别人,正是作家这个群体自已,尤其是那些所谓的著名作家、作协主席什么的。

  难道,一连十几个“傻B”的文章,是我们写的吗?不是作协副主席大人自己写的吗?是我们逼着她写的吗?不是,是他自己主动、积极、自主写的。

  难道“武汉”日记,“一地无主手机”“只有结束,没有胜利”之类,是我们写的吗?我们逼她写了吗?没有。是某省作协前主席自己应约稿而写的,积极、主动,而且,写完后,从来不后悔,非常满意,被美国、英国、法国、德国迅速出版,占尽风光。难道,《软埋》,不是作协主席自己主动、积极、自主写的,是我们逼她写的?难道给《软埋》发奖的,不是作协自己的人吗?难道美国人、英国人、法国人、德国人、日本人,不是给这些作家发了大奖了吗?难道她拒绝领奖了吗?不,她很喜欢这些奖赏。

  难道,“屎尿诗”,“此处省略多少多少字”的小说,不是作家自己写的吗?难道日本鬼子给他妈的一颗糖,让他妈刻骨铭心的话,不是作家自己说的吗?是我们逼他说的吗?

  那个写《牛棚杂忆》的作家,不是自己主动地说,其一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多日几个女人吗?是在其自己的日记中说的,不是谁逼他说的。

  难道,把屎尿诗、“此处省略多少多少字”小说的作者,聘请为教授、院长的,不也是你们自己圈子里的人吗?难道是我们这几个只能在自媒体上写点文章,还被删帖、限流、封号的人,有这么大的权力和能力?

  作家,所谓作家,其名声,不是自己搞臭、搞丑的吗?你们自己写“傻B”,自己写的“屎尿诗”,自己写的“日记”,自己说的“一地无主手机”“只有结束,没有胜利”,自己写的“此处省略多少多少字”的小说,……是所谓作家这个群体,小人得志,得意忘形,不打自招,暴露了自己的“人性”,搞臭了自己的名声,又能怪谁?

  谁否定鲁迅了?谁否定郭沫若了?谁把《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谁是最可爱的人》《狼牙山五壮士》《陈涉世家》等文章踢出了课本?是谁在不遗余力、不择手段地抹黑鲁迅、郭沫若,并从课本中踢出这些人的文章?你们做这些事时,没有想到“否定作家”?

  你们的这些动作,把自己名声搞臭了。

  古人云,“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不要再怪这个怪那个了。

  我也很奇怪,作家们,你们有媒体,有资金,有作协主席、副主席、著名作家、院长、教授这样的名头,有权有势有时间,你们要什么有什么,无拘无束,无穷无尽,有英国人、美国人、法国人、德国人、日本人等所有强大文明国家支持你们,似乎天时、地利、人和,你们都占全了,你们又能说会道,伶牙俐齿,你们怎么就不能给自己赚个好名声呢?怎么又把自己搞得那么臭呢?

1

握手

雷人

路过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不周山下 2021-3-21 20:09
“人性论”。有没有人性这种东西?当然有的。但是只有具体的人性,没有抽象的人性。在阶级社会里就是只有带着阶级性的人性,而没有什么超阶级的人性。我们主张无产阶级的人性,人民大众的人性,而地主阶级资产阶级则主张地主阶级资产阶级的人性,不过他们口头上不这样说,却说成为唯一的人性。有些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所鼓吹的人性,也是脱离人民大众或者反对人民大众的,他们的所谓人性实质上不过是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因此在他们眼中,无产阶级的人性就不合于人性。现在延安有些人们所主张的作为所谓文艺理论基础的“人性论”,就是这样讲,这是完全错误的。
  “文艺的基本出发点是爱,是人类之爱。”爱可以是出发点,但是还有一个基本出发点。爱是观念的东西,是客观实践的产物。我们根本上不是从观念出发,而是从客观实践出发。我们的知识分子出身的文艺工作者爱无产阶级,是社会使他们感觉到和无产阶级有共同的命运的结果。我们恨日本帝国主义,是日本帝国主义压迫我们的结果。世上决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至于所谓“人类之爱”,自从人类分化成为阶级以后,就没有过这种统一的爱。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