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理论研究 查看内容

吴铭:对一位主流经济学家的规劝

2021-3-8 21:36| 发布者: 南极| 查看: 2094| 评论: 0|原作者: 吴铭|来自: 红歌会网

摘要:   终于把尾巴露出来了  作者:吴铭(20210305)  2019年9月,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教授曾在《吴晓求:金融战比贸易战重要百倍,我们对此要做极限思维》一文,提到金融战问题。内中关于金融战的论述,其实并不 ...

  终于把尾巴露出来了

  作者:吴铭(20210305)

  2019年9月,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教授曾在《吴晓求:金融战比贸易战重要百倍,我们对此要做极限思维》一文,提到金融战问题。内中关于金融战的论述,其实并不多。如下:

  其一,实际上给中国贴上汇率操纵的标签,我个人认为这就是金融战的开始。

  其二,金融战它有特别恶劣的时候,它比贸易战要重要百倍,因为金融战本身是一个神经战,一旦出了问题,神经系统就麻烦了,人就会变得非常痴呆了,就没反应了,所以对金融战要展开极限思考。我今天不展开金融战,我想告诉的是,我们要保持一种极限的思考。

  当时,2019年9月11日,我立即写文章《谈谈金融战问题》,评论他的这些观点。老实说,我觉得他根本不懂什么是金融,不知道金融战是怎么回事,可能他连什么是货币也搞不清楚,他对当前中国金融形势,中美金融关系本质,同样是懵懂的。他的所谓极限思维,其实也是无的放矢。

  所以,我的小文章中这样写道:“恐怕,至今,仍然有很多关键人物,不知道美国发动金融战究竟要干什么,想得到什么,中国的金融阵地、前沿要点在哪里,不知道敌人怎么来进攻的,更不知道如何攻、如何守。什么叫“极限思考”,我看不太懂,希望能够看到吴副校长的解释。”

  当时,我很担心吴晓求这样金融专家的无知。

  今天,看了,3月3日“人大重阳”公众号发表的《吴晓求:金融开放的重要性比加入WTO要大,未来面临三大任务》一文,我当初的担心,完全变成了现实:如果不是立场有问题的话,我认为,他完全是个金融外行,我不知道这种人是怎么混成金融专家的。

  文中,吴晓求列出以下六个观点:

  1. 中国经济是大国经济,从历史上看,大国的金融都是开放的,中国也概莫能外。中国金融开放的意义非常重要,其重要性比我们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要大得多。

  2. 在“十四五”时期,应该加快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完成人民币可自由交易的改革。中国金融开放的目标,是要把中国金融市场特别是资本市场建设成重要的新的国际金融中心。

  3. 加强系统性风险管控的前提一定是改革,而不是走回头路。通过停滞改革来管控风险是不正确的。

  4. 从市场角度看,风险是一种机会,是提升市场免疫力的重要机制。一个没有风险的金融系统是没有免疫力的。

  5. 市场化、科技化、国际化是中国金融未来面临的三大任务。

  6. 除了我国经济的可持续增长、科技创新能力两个硬基础外,四个方面的软实力非常重要:一是法制基础,二是契约精神,三是透明度,四是人民币的长期信用。

  因为吴晓求先生是人大副校长,也是中国经济金融界的一位重量级人物,其人在经济金融方面如此混沌,买办思维如此严重,如果不批评、不规劝,其后果就太严重了。所以,我就评论一下其六个观点:

  原文:1.中国经济是大国经济,从历史上看,大国的金融都是开放的,中国也概莫能外。中国金融开放的意义非常重要,其重要性比我们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要大得多。

  评论:吴先生的这个观点,毫无历史依据,历史的事实与吴先生的这个观点完全相反。大国,如果不想分裂瓦解,其金融都必须是独立、完整的,是不能对外开放的。即,本国货币发行,必须掌握于政权之手,银行,只是办理相关业务发行以及投资、存贷、结算、支付等的办事机构,而不是货币发行的权力、决策机构。而今天,据说中国人民银行成了“央行”,居然有发行人民币的权力,荒唐。

  吴晓求所谓金融开放,无非是让国际垄断资本,特别是华尔街金融寡头控制中国人民币发行权,让人民币继续成为美元在中国市场上的代用券,让中国经济、中国金融、中国政府、中国企业、中国人民,完全接受华尔街金融寡头的殖民压榨。

  二战以来的大国,有苏联、美国、中国,英国、法国,走了下坡路了,当然也算不上什么大国。苏联为什么瓦解?金融主权被抛弃为原因之一,抛弃了苏联阵营,让美元进来投资,取消一切限制,最终导致卢布发行权旁落于美国华尔街金融寡头,结果,苏联金融被美国完全控制,导致土崩瓦解。

  南非,曾经有帝国主义国家,金融开放了,也就变成了今天的落后的南非了。拉丁美洲、非洲、亚洲国家,金融开放的多了,谁成为大国了?那个不是乱七八糟?97年金融危机,是怎么回事?不是因为东南亚国家金融开放吗?老买办,你不知道吗?

  中国呢?所谓开放金融,完全是苏联解体的旧路,是南非走向完蛋的旧路,没有一丝新意。

  以此,引进外资、扩大开放、美元结算、储备外汇,华尔街金融寡头控制中国人民币发行权,还需要经过中国银行这一道关,现在,中国金融国际化了,华尔街金融寡头可以完全绕过中国银行这道麻烦,直接在中国发行人民币,把新发行的人民币交给外国投资商使用,使用于中国的命脉经济,控制中国残存的大型国有企业,控制中国的民生产业。在马校长的蚂蚁被“暂缓”后,有一种论调,叫作金融要服务于实体经济,实质上是让外资金融去控制中国的实体经济,尤其是残存的国有企业。歹毒之极呀。

  在马校长风光时,外资还是借用马老板这种买办之手,来控制中国人民币主权。现在,马老板失势了,借用其手控制中国金融主权的阴谋也失败了。所以,买办专家按照美国的指示,想出了新办法。这个新办法,包括罪恶的三点:一是完全开放金融;二是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三是人民币国际化。

  以前,我所知道的比较积极的持此论者有黄奇帆、任泽平、翟东升等人,我写文章规劝过、批判过这些人。现在,又增加了这位吴晓求。

  记住,所有的大国,只要金融主权开放,就不再是大国,而是个待宰的羔羊,必然社会动荡、民不聊生、四分五裂。

  开放金融主权,取消在华外资金融机构的业务范围限制,允许其投资、存贷、支付、结算,就意味着人民币完全死掉了。开放金融主权,意味着中国割让了越南、东北、台湾、上海之类关键地方于殖民主义列强。

  原文:2. 在“十四五”时期,应该加快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完成人民币可自由交易的改革。中国金融开放的目标,是要把中国金融市场特别是资本市场建设成重要的新的国际金融中心。

  评论:老买办,为了卖国,是什么也不顾的。

  人民币发行权,包括发行数量、发行对象、发行领域、发行方式、发行时机。当金融开放之后,人民币发行数量,由外资金融机构说的算。发行对象,即发行的钱给谁用?当然是给外资企业用!怎么能给中国企业用?发行领域,即用在哪里?当然用于“服务”中国实体经济,即控制中国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国残存的几家大型国有企业,最终破坏或者控制这些企业。怎么发行?就是给所有的外来投资企业,拔款,要多少给拔多少,不用归还。对中国企业呢?贷款吧,高利贷贷款——不一定好贷,要归还本息的,可能还要有资产抵押。如果还不上,那么,你的资产就归我了。

  人民币自由交易,更有意思,就是说,外国人来到中国,随便从印刷厂带点纸币,就可以在中国银行兑换成人民币,想干么就干么。以后,中国人不会再出赖小民,中国的赖小民都是外国人,中国人,就是想做赖小民,也没有资格了。

  那么,中国人拿着人民币,到美国,美国的银行会不会为你兑换成美元呢?不可能。中国敢不敢提出这样的要求:对于到美国或旅行的中国人手里的人民币,兑换成美元。吴晓求没有这方面的意思,也不敢提出这个意思。因为,美国是不可能接受这种要求的。

  “中国金融开放的目标,是要把中国金融市场特别是资本市场建设成重要的新的国际金融中心。”吴晓求什么意思?就是说,中国金融开放的目标,就是让全世界的资本家,都可以到中国来空手套白狼,都可以压榨中国人民,都可以瓜分中国经济,都可以在中国胡作非为。让中国变成全世界最罪恶资本的游乐场,让中国人民接受这个屠宰、蹂躏、欺诈、掠夺、压榨、糟蹋。

  原文:3. 加强系统性风险管控的前提一定是改革,而不是走回头路。通过停滞改革来管控风险是不正确的。

  评论:所谓加强系统性风险管控,完全是虚的。想想看,在人民币成为美元的代用券,华尔街金融寡头在中国随意发行货币、随意存贷投资支付、把发行的钱都交给外国投资商使用、外国投资商控制中国实体经济、虚拟经济的情况下,在中国方面对货币发行数量、发行对象、发行领域、发行时机均无法干预的情况下,在中国的银行机构都被华尔街金融寡头控制的情况下,中国有什么办法管控风险?根本没有任何办法。连人民币都死了,被美元借尸还魂了,中国,已经没有了金融主权,还管制个屁呀!

  当然,这样最安全,死人,还有什么安全不安全的。

  “加强系统性风险管控的前提一定是改革,而不是走回头路。”这句话有语法问题。这里的“前提”,应该是“办法”。所谓“不是走回头路”,实际是指不能收复中国金融主权,不能反对华尔街金融寡头对中国金融的控制,特别是不能反对美国对中国人民币发行权的控制。至于此后必然产生的金融灾难,吴晓求已经为其找到了责任人:中国政府。当然,甚至不允许采取办法防范这类灾难——即不能“走回头路”,不能“停滞改革”,只能继续让华尔街金融寡头殖民中国,产生的灾难,也不能怪华尔街。

  原文:4. 从市场角度看,风险是一种机会,是提升市场免疫力的重要机制。一个没有风险的金融系统是没有免疫力的。

  评论:对中国来说,所谓开放金融,不是任何意义上的机会,只是帝国主义殖民中国的途径,只是杀害中国人民的刀子。风险,就是陷阱,就是病毒,就是癌症,就是屠杀,哪有什么机会。

  华尔街金融寡头,是传染性极强、致死率100%的金融病毒,已经把美国搞成那样了,还来搞中国。吴晓求,你没看见吗?美国金融发达不发达?连个疫情都应付不了,死人无数,而且,还在继续死人。德州大雪,多大点事,硬弄成天灾人祸,美国金融在哪里?机会在哪里?

  如此瞪着眼睛说谎,中国人民与你有什么仇恨?为什么这么欺骗中国人民?

  原文:5. 市场化、科技化、国际化是中国金融未来面临的三大任务。

  评论:纯粹的忽悠。

  所谓市场化,无非是让中国政权把人民币发行权完全交出来,交给来华逐鹿的各路外资。

  所谓科技化,无非是指建立各种网络平台,让外资通过互联网手段,控制中国商业、控制中国金融。

  所谓国际化,是指当人民币成了美元在中国市场上的代用券、俘虏之后,并购中国企业、控制中国经济命脉,美元霸权披着人民币的外衣,再向全世界殖民。最令人痛恨的是,美帝国主义手拿人民币,在全世界并购、投资之后,当全世界各国手拿人民币向中国采购商品时,我们还得出售给人家。

  就是说,中国里外里,只吃亏,没有任何便宜可占。再厚的家底,也顶不住如此出卖。

  原文:6. 除了我国经济的可持续增长、科技创新能力两个硬基础外,四个方面的软实力非常重要:一是法制基础,二是契约精神,三是透明度,四是人民币的长期信用。

  评论:所谓法制基础、所谓契约精神、所谓透明度,是捆住中国人民手脚的脚镣手铐,无非是让中国接受货币被美国华尔街金融寡头控制的事实,一旦有任何反抗、反对、反驳,则用法治、契约、透明度加以镇压。所谓人民币的长期信用,无非是利用人民币的信用,为美元霸权增加活力,让美元霸权借助人民币的信用,披着人民币的外衣,到全世界殖民、欺骗、压榨人民。

  阴险之至,歹毒之极。

  中国人民的出路,在于完全排除帝国主义金融资本,在于坚守金融主权阵地,在于由中国人民政权控制人民币发行权,只发行给中国企业、中国政府、中国人民,一分钱也不能发行给外资,一分钱外资也不能引进,根本不存在什么金融市场,货币发行、存贷、支付、结算、投资,必须由中国银行自主承担,决不允许外资金融机构染指!外国在华金融机构,只能从事中国对其所在国外贸的部分结算、支付业务;决不能允许外资参股中国企业,一股也不行,决不能允许外资金融为中国企业提供“服务”,一分钱也不行,只有中国纯粹国有金融,才有资格为中国企业提供金融扶持。所谓取消外资金融机构投资限额、持股比例限制,更是荒谬之极、卖国至极。

  (关于前年评论吴晓求的文章,参见今天本公众号第二条文章)

        相关链接:《吴铭:谈谈金融战问题》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