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父亲少言寡语却用实干教我做人

2020-8-4 13:32| 发布者: 爱林| 查看: 609| 评论: 0|原作者: 刘军|来自: 原创

摘要: 父亲少言寡语却用实干教我做人 父亲一词,不同的人有不一样的感觉。有人认为父亲是支柱靠山,而对我而言父亲意味着是后代成长的榜样。 我有生以来只是在1962年8月从大连转学到北京,父亲预先帮助我联系北京13中初二 ...
父亲少言寡语却用实干教我做人


       父亲一词,不同的人有不一样的感觉。有人认为父亲是支柱靠山,而对我而言父亲意味着是后代成长的榜样。
       我有生以来只是在1962年8月从大连转学到北京,父亲预先帮助我联系北京13中初二插班生考核入学,以后就没有一次托他走门子安排自己的前途。   

       父亲勇往直前的形象,专心致志的做事,使我自己也养成了独立生活与吃苦耐劳的习惯。

记得,每当听到他受命出发时那急促步伐渐远的脚步声,看到他归来时黑黑的脸,头发上落满了黄土的形象,多多的往事让我也逐渐学会了不恋家、不怕难、雷厉风行的军人习惯。



   父母是孩子第一老师,我的父亲给予我的不是千叮咛万嘱咐的话语,不是官僚的特权,而是以身作则。以行教我怎样走路,让我铭记劳动最光荣!他那一生坎坎坷坷的过程,让我懂得革命军人实干始终是坚强不屈。


   父亲刘福经最喜欢这枚佩带中国人民解放军胸章照片,他穿着这身布衣军装,背负着人民对解放军的希望,实践着让大家都能吃饱饭,共同富裕的诺言。作为实干者,平时对我们总是少言寡语,然而他却与百万雄狮一起,南征北战打出个新中国。


   甩开膀子执着做眼前的事情,这是父亲给我最大的印象。父亲说过1937年七七事变后,国民党兵败南逃,华北地区被日寇铁蹄踏平。家乡土匪四起进家掠夺,在百姓人心慌慌的日子里,父亲高 小二年的学业被中断了。         年方15岁的父亲接到定州李亲顾小学"班主任"孙鸿志一封"奇怪"的来信,让他参加八路军。却无奈我爷爷的阻力,没有启程就夭折了。
    1938年7、8月间父亲刚满十六岁,村里儿时伙伴呼喊父亲的奶名“落槐”,小伙伴告诉父亲:你的"班主任"孙鸿志带领部队驻扎在父亲的老家定州西丁村。不过父亲再次要参加八路军的愿望,又被爷爷先前同意事后拒绝给破灭了。
    父亲两次要求参加八路军的愿望不成,于是他不顾爷爷的多次阻拦,1939年3月的一天拿着孙老师第三封信偷偷出走家门,与同村同族乡友三人毅然参加了八路军,甩开膀子在枪林弹雨中与日寇干起来!   
    从那天开始他目睹了倒在敌人枪口下的烈士,都是出生入死地打鬼子,他眼前战士们的实干精神是那么英勇、悲壮!因此父亲从此都是甩开膀子加油干每一件事。


  父亲牢记他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共产党的军队言行一致,军民一致,实实在在为百姓做好眼前的事情!

    父亲1955年授衔时原本拿到的是中校军衔,远离原任职部队在京学习的他,却把自己未佩戴的的肩章拔掉了一个星,1956年初寒假回部队换来标配的少校军衔。曾穿戴过少校礼服的父亲说:"由于自己远离部队没有在位,领导来信说授衔指标紧张很作难,我就让了与当年在抗美援朝军财务科担任副科长老战友同一个军衔也无所谓。我当兵其实没有想过要得到什么,就是给百姓做实事,把眼前的事情做好,比纠结一颗星更重要。"是的,父亲在抗美援朝作战最残酷的1952年12月,父亲离开军财务科科长职位,去了作战第一线任190师后勤处长,冒着美国鬼子的狂轰乱炸,战斗在三千里江山的后勤运输线上。这就是一个共产党员的实干!


  我记得1956年初夏至1958年8月在北京沙窝村居住了近两年半,几乎没有看见父亲佩戴肩章的 形象。每次我到万寿南路后勤学院洗澡时,都是见到他没有穿军装的样子。直到文革要拆解洗染礼服的时候才看到深红色的礼服箱。


  我曾好奇地问父亲:解放后新中国成立,你最感到不高兴的事是什么?父亲说:为了当大官游说走门子,为了那颗"豆豆"多少闹情绪。

    "万事不求人,凭本事吃饭"是我父亲的口头禅。他认为部队里大家都是兄弟,相互之间没有级别贵贱。还是那套布衣解放军装好!


  父亲唯一的嗜好是累了抽口烟,这种最大享受一直到生命终结。他勤俭持家,一辈子视劳动最光荣。当他在北京看到一些同时代入伍的战友做了大官筑了高墙,感慨地说:军民本是一家人,如今却是朱门显贵了。

    记得十八大前有一次我去公交站去接应同事,仅仅是无意识片刻站在便道上,热情与同事说几句见面亲情话,不料想紧邻便道旁一上将住宅的大铁门立即开了,卫士呵斥我们离开。我好生奇怪,人行便道是公共场所,离上将住宅还有近50米的大花园隔着,当大官的卫士,怎么如此霸道!
    十八大后,中央军委几位副主席被拿下,贪污腐败分子的豪宅被清理,我理解了当时情景的社会缘由。布衣百姓盼望美好生活,期待官员廉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种对权力施政为民的期待,在习近平主席的实干下,开始了恢复共产党初心的新气象。


  我看着父亲的战友们给他的一封封来信:老科长,在1952年11月的朝鲜战场上,你离任咱们64军财务科前,与大家合影留念时说得实在“打仗靠的是勇敢机智,做事讲得是一丝不苟”父亲一生就是这句话的优秀实践者。他去世时没有留下一句话,但是平时的言行已是他留给我最好的遗言。


  父亲在部队当了干部,按家乡人来说就是做"官"了。不过父亲对"官"字的理解却与他人不同:国民党追求会压死人的官运亨通,而即便是共产党的大官也只是为百姓多干事,没有私利。父亲就是这样对"官"不屑一顾,"甩开膀子加紧干"跟随他到离世。

    1988年2月1日去世当天上午,他还惦记着未完成的两用沙发床,仅仅享年六十五岁。这个最普通的惦记,让我理解人生的本质就是实干做人。


  父亲的实干思想到今天已有些走样。如今干部的待遇比起我父亲那个年代高多了,可是有些"官"做事不为布衣百姓,只是绞尽脑汁升官发财。做事不是干,而是油嘴滑舌、投机所好、谋取私利。这些忘记初心的"官"们,败坏着共产党的声誉令人担忧。      

    如今习主席弘扬了共产党人的正气,坚定不移地恢复共产党的初心。每当我看到槐花纷纷落下铺满地,就想起我的父亲(落槐)实干的品德,特写此文以纪念少言寡语的父亲。


  父亲双眼白内障,晚年木工眼力显然跟不上心愿,但直到离开这个世界前还是在"干"。尽管只是几件榫卯工艺,但是共产党人的最本质情操,恰恰就表现在榫卯结构无缝与百姓心心相接上。共产主义理想不是说大话,而是在实干中扶贫一个也不漏,依此历尽长期奋斗而逐渐实现的!
    我怀念我的父亲,纪念我的父亲,我想父亲看到习近平已经不负众望接起实干的革命精神,他会在天堂含笑而息。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