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农业战线 查看内容

雷秀娟:惊叹!南街村已走上不靠银行贷款,自身实现良性循环的道路 ...

2020-10-20 20:31| 发布者: 南极| 查看: 1254| 评论: 6|原作者: 雷秀娟|来自: 红色南街村公众号

摘要: 这是2020年5月24日的报道:令众多记者吃惊的是,自2004年以来,南街村通过一系列措施,逐步走出不靠银行贷款,自身实现良性循环的道路。2019年就创造了年产值23亿元、利润1.2亿元,上缴税收6800万元的良好业绩。5月2 ...

1.webp.jpg 

 

这是2020年5月24日的报道:
令众多记者吃惊的是,自2004年以来,南街村通过一系列措施,逐步走出不靠银行贷款,自身实现良性循环的道路。2019年就创造了年产值23亿元、利润1.2亿元,上缴税收6800万元的良好业绩

5月21日,在国内抗击疫情取得阶段性胜利的日子里,河南省食品药品新闻协会的10余家会员单位以此为主题,到临颍县南街村开展调研采访活动。


几十年来,一次性来南街村这么多省级以上新闻单位和领导,这是首次。”南街村王宏斌说。

来自新华社河南分社、光明日报河南记者站、经济日报河南记者站、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河南记者站、中国青年报河南记者站、中国新闻社、中国网、大公报、河南日报、大河报、东方今报的记者们,在两天时间里走进南街村的生产车间、居民小区,与职工村民交流座谈,从各家媒体关注的角度进行深入采访。

1.webp (1).jpg

作为在中国改革开放大潮中较早走上富裕之路的村庄,前来的记者编辑们对南街村并不陌生,其中不乏和南街村有着不解之缘。协会会长、先后担任《中国青年报》《光明日报》河南记者站站长的高级记者刘先琴,早在1994年,就以中国青年报记者身份,在南街村深入采访后,在中青报发表了长篇通讯《昨天的梦,今天的梦》,对南街村以毛泽东思想为旗帜,坚持走集体化道路的发展现状,全方位进行了报道,其真实的表达、鲜活的故事、生动的描述吸引了海内外读者,包括《每日邮报》《纽约时报》《读卖新闻》等70多家报纸电台电视台转摘转播,引起轰动,南街村不同凡响的发展模式也由此推向社会,甚至开启了日益兴旺的“红色旅游”产业。


新华社记者李钧德多次到南街村,发表过不同时期的南街村新闻。但是,这些资深媒体人还是不约而同感叹:这些年对南街村关注少了,南街村变化太大了!

1.webp (2).jpg

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的记者更加兴奋,在南街村工业区自动化生产车间,在鲜花盛开、绿树成荫的居民区,在设施齐全的教育区,在植物观光园区,在艺术学校精彩的演出现场,他们不止一次对陪同的南街村刘晓青说,

“如果别人不介绍,你根本感觉不到这里是一个农村!”


1.webp (3).jpg

信仰成就梦想!”刘先琴会长在村史馆留言簿上写出了大家心中的感慨,调研采访团成员纷纷签名认可。

1.webp (4).jpg

我是农民王宏斌!”面对众多媒体,南街村公认的“班长”王宏斌介绍了南街村的现状。

他详解了南街村发展集体经济的“十个集体”:

农业集体耕种、工业集体经营、生活集体分配、工作集体安排、村民集体教育、村庄集体管理、学习集体组织、困难集体解决、风险集体承担、发展集体决策。


分享了南街村发展集体经济的30多年的三点体会:

一是有利于党的建设;

二是有利于密切干群关系;

三是有利于贯彻落实党的各项方针、政策。


1.webp (5).jpg

令众多记者吃惊的是,自2004年以来,南街村通过一系列措施,逐步走出不靠银行贷款,自身实现良性循环的道路。2019年就创造了年产值23亿元、利润1.2亿元,上缴税收6800万元的良好业绩。

1.webp (6).jpg

因此,在22日上午,大家再次与王宏斌座谈畅谈感受和体会,也提出了想法和建议。

1.webp (7).jpg

“这次到南街村,我有两个‘穿越感’”,河南省参事室参事、河南日报原副总编肖建中说,
“首先这么庞大的记者阵容到一个单位、一个地方采访,对我来说有恍如隔世之感,因为我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当记者时经常参加这种形式的采访;二是有一种‘场景’的穿越——到了南街村这个具有特色的地方。

通过所见所闻,我感到以班长为代表的南街村不简单!表现在:

一是他带领班子成员把南街村打造得这么好,已经不像一个农村,而是接近一个共产主义社区了;

二是他在探索道路的过程中,有自己的思考体系,并且有丰富的实践成果体系来支撑;

三是引起了专家学者、普通百姓、海*外人士等各方面的共同关注。

南街村的不简单,在一个大的时空背景下,其发展集体经济的道路已经在全国走入了被大家关注的第一方阵。”

1.webp (8).jpg

新华社河南分社副总编李钧德说:
“我很赞同别人总结南街村是一个神奇的地方、神圣的地方、神秘的地方!神奇、神秘才有吸引力、才有魅力,因创造神奇才显得神圣。”

同时,他建议应该加大宣传力度,把新南街的形象带给世人。

1.webp (9).jpg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河南站代站长王涛说:
“很期待来南街村,因为‘南街村’这三个字就具有很大的影响力,‘南街村’这个品牌很有价值!通过听班长介绍和全面参观,感到很振奋人心,南街村取得的成绩很亮眼、很让人惊喜。来之前我有‘两怕’:一是怕南街村不是想象中的南街村,二是怕南街村的集体经济路子坚持不下去,结果来后吃了个‘定心丸’,南街村没有变,还是我们心目中的南街村,并且发展得越来越好。”

1.webp (10).jpg

中国青年报河南记者站长潘志贤、经济日报河南记者站记者李淦、光明日报河南记者站主任丁艳、中国新闻社记者李明明、大公报记者楚长城、大河报记者魏朝林、东方今报漯河记者站站长孙晓永、央广网记者王德贵、中国网记者刘林森、河南日报记者王少帆等也分别发言。大家在对南街村赞赏的同时,也从不同角度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1.webp (11).jpg

王宏斌非常感谢大家提出的宝贵意见和建议,指出这是对南街村的关心和支持。

他把大家的意见和建议归纳为两大方面:一是关于近年来南街村的宣传报道问题;二是可持续发展问题。在宣传报道上,南街村一直遵循“低调实干”的原则;对于“可持续发展”问题,王宏斌书记说:
“从大的方面说,这是一个培养接班人的问题。

我的看法是,培养接班人就要培养一个坚信马列主义、毛主席思想、共产主义的一个群体,世世代代传下去。大寨的陈永贵说过:‘要想红旗飘万代,重在教育下一代。’关键在落实。如果都像现在这样用红色文化教育人,世世代代传下去,中国的红旗不会倒,南街村的道路也不会没人走!

在培养接班人上,我相信革命自有后来人。”

1.webp (12).jpg

他具体谈道:
“在产业发展上,我们在2020年的工作会议上提出,要对现有产业进行转型升级,由劳动密集型转向智能型,把南街村的产品全部升级为‘无转基因’,进而升级为无公害、绿色产品。另外我们还要寻求好的、附加值高的产业和产品,目前正在准备豆制品项目。”……

1.webp (13).jpg

刘先琴会长非常激动:
“我们今天这个梦想,和我以前引起轰动的报道有着内在的关联意义……,南街人用信仰的力量把梦想变成了现实。我祝福南街村的父老乡亲们梦想成真,把梦想变成更幸福更美好的现实生活!”

1.webp (14).jpg

(作者:雷秀娟;来源:昆仑策网,转编自“红色南街村”,原标题《十多家省级以上媒体聚焦南街村》,略有删改)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看东方日出 2020-10-21 18:34
“从大的方面说,这是一个培养接班人的问题”。
“我的看法是,培养接班人就要培养一个坚信马列主义、毛主席思想、共产主义的一个群体,世世代代传下去。大寨的陈永贵说过:‘要想红旗飘万代,重在教育下一代。’关键在落实。如果都像现在这样用红色文化教育人,世世代代传下去,中国的红旗不会倒,南街村的道路也不会没人走!”

——这是班长王宏斌当着记者明确说的。不知道那么多单位记者回去之后,将会如何写报道、感想的,会不会提升到路线、道路问题上给全中国老百姓知道南街村的创业之路、富裕之路,社会主义建设之路。
引用 云淡 2020-10-21 11:41
参考文摘
肖凡:您为我们树立了一个当代马克思主义者的榜样——沉痛悼念周新城老师病逝!
2020-10-21   来源: 淮左徐郎
昨晚,2020年10月20日19时27分,中国人民大学一级教授周新城老师因心梗抢救无效,永远的离开了我们。惊闻这一消息,久久不敢相信。在看到人民大学张飞岸老师在群里证实此消息之时,耳朵嗡嗡作响,眼泪瞬间夺目而出。想想几天前还在微信上和他探讨问题,想想昨天他还在群里为捍卫公有制而努力发表观点,想想他一直以来身体非常硬朗,说话中气很足,80多岁还能带研究生爬山,我真的不愿意相信这一噩耗。......
—— http://www.szhgh.com/Article/red-china/ideal/2020-10-21/251080.html
昆仑岩:伟大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战士周新城老师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来源:昆仑策网【原创】  2020-10-21
“我一辈子从事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的宣传和教育工作,今年已年近9旬,身体每况愈下,估计于世不会太久了。适逢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这个大喜日子,感触良多。总的是,一则以喜,一则以忧。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取得了辉煌成就,举世瞩目,令人鼓舞,但鉴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的状况,展望未来,又深感忧虑。在利用过去积累的资料的基础上写成此文。忠言逆耳,听起来总不如阿谀奉承、吹捧的话顺耳。但良药味苦利于病。为了人民的利益,听点不顺耳的话,也是应该的。古话云:鸟之将死,其鸣亦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写这篇东西,我是一片忠心和苦心,没有一点私心。希望能引起有关方面注意。”
—— http://www.kunlunce.com/ssjj/guojipinglun/2020-10-21/147561.html
引用 scgxwjz森林 2020-10-21 11:39
“丑牛”文摘: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争议不断,越来越激烈,归根到底,还是两条道路的争论,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话题最多的是,“小岗道路”还是“南街模式”。
建议旗帜网刊载“丑牛”文章,让更多的群众觉醒。
引用 东鹤人 2020-10-21 06:30
这文章写的不好,看了后仍然不知道南街村是不是社会主义
引用 云淡 2020-10-20 23:21
参考文摘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2020-10-20     来源:乌有之乡
小岗村搞“大包干”一冒头,就受到党中央主管农业的书记王任重等人的批评,引起了京官们和安徽省委书记万里之间的一场冲突。京官们说:“搞大包干是违背社会主义的”,万里说:“你们要社会主义,我要群众”。他五次到小岗鼓动群众:“你们干了二千多万共产党员不敢干的事,我也正想这样干,我支持你们”。官司打到邓小平那里,邓小平一锤定音:“不换思想就换人!”万里取代了王任重。一连三年,中央发了三份“一号文件”,废除人民公社,推行小岗村的大包干。
为了扭转小岗村的困境,维护“大包干”第一村的形象,安徽省从财政厅抽调了一副处级官员沈浩,空降小岗村担任村党委书记。显然,这是给小岗村以财政支撑。
沈浩考虑这种靠输血来发展不是长远之计,就组织小岗人出外参观学习,到已经富裕了的村子去看一看,他们去了“大寨”,去了“南街”,到了大寨,他们听了大寨村党委书记、当年铁姑娘郭凤莲的介绍后深感惭愧,沈浩临别时说了一句自讽的话:“你们大寨是干岀来的,我们小岗是‘按’岀来的”。到“南街”,他们认为南街的自然条件和小岗差不多,人均土地面积比南街多几倍,为什么南街富了,小岗还很穷,问题出在小岗人是“各顾各”,南街是“组织起来力量大”,为慎重其事,他们是三度深入南街村访问,是真正的又访又问,回来后,决定将土地归公,集体经营。—— http://www.wyzxwk.com/Article/sichao/2020/10/425327.html
引用 云淡 2020-10-20 23:21
参考文摘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2020-10-20     来源:乌有之乡
对“大包干”,毛主席曾评论过多次,最有力的是1965年重上井冈山时对陪同他上山的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张平化的一次叮嘱:“我为什么把包产到户看得那么严重,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农业所有制的基础如果一变,我国以集体经济为服务对象的工业基础就会动摇,工业产品卖给谁嘛?工业公有制有天也会变,两极分化快得很。帝国主义从存在的第一天起,就对中国这个大市场弱肉强食,今天他们在各个领域更是有优势,内外夹攻,到时候我们共产党怎么保护老百姓的利益?怎么保护和发展自己民族的工商业,加强国防?中国是个大国,穷国,帝国主义会让中国真正富强吗?那别人靠什么耀武扬威?!仰人鼻息,我们这个国家就不安稳了”。
讨论:
参考文摘
打的社会主义的旗帜,走的资本主义的路子。他们一般都依然打着马克思主义或种种社会主义的旗号,但却以实用主义的方法阉割其革命的灵魂。他们口头上挂着人民群众,实质上却代表着新旧资产阶级的利益;以复辟资本主义制度为目的。他们共同的手法是欺骗。因为他们深深懂得在社会主义国家内以反社会主义的面貌出现,是不得人心的,是无法得逞的。 —— 魏巍:现代修正主义的若干特征    2010-10-1

查看全部评论(6)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