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焦点述评 查看内容

明德先生痛打方不圆朋友圈:《风景》是如何进的大学语文教材? ... ...

2020-9-6 18:01| 发布者: 南极| 查看: 770| 评论: 1|原作者: 明德先生|来自: 新青年1919公众号

摘要: 明德,这与上篇文章有何区别?答曰:内容除稍许微调外,基本不变;换了一个标题,可能更能直抒胸臆;重点是添加了读者讨论,大家在讨论区可以畅所欲言:做什么事情都不能急呀,留言有时候比文章还重要呢,下次千万不 ...

  明德,这与上篇文章有何区别?答曰:内容除稍许微调外,基本不变;换了一个标题,可能更能直抒胸臆;重点是添加了读者讨论,大家在讨论区可以畅所欲言:做什么事情都不能急呀,留言有时候比文章还重要呢,下次千万不能忘记!

 

有时候,我不得不佩服:方不圆的队友们,前赴后继的努力,即使被曝光、被拖下水也在所不惜,这是何等的令人震撼呀?

 

今天,我就聊一聊,方不圆的《风景》是如何进入大学语文教材的。

 

许多人被这张图片气到了:

 

 

 

怒批方不圆的张伯礼院士刚讲完开学第一课,方不圆的队友们就祭出来了这张图片:

 

“试图以此来证明,支持方不圆,是上头的意思!(潜台词:要不然,教材怎么敢编?)

 

你们算老几?”

 

那么真相如何呢?

 

上面这张图片的出处是这本《南开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王启敏主编的《新编大学语文(第2版)》。

 

 

 

颇为诡异的是,在南开大学出版社的官网没有查到这位主编的任何信息。

 

 

 

我在国家图书馆馆藏书目中查询到,这本书首次出版时间是在201211月,嗯,就在方不圆当选湖北省作协主席短短两个月后,姑且就算是巧合吧!

 

 

 

这本书的作者是谁呢?

 

 

 

原本我以为是个大人物,结果检索到他的公开信息,却令我差点喷饭,原来是一所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淮南联合大学”政法与文学系副教授。

 

这位仁兄水平如何呢?

 

请看这里:安徽师范大学的博士毕业!

 

好吧,这一次我不得不承认,我的确听说过安徽师范大学,因为它就在我们隔壁!

 

关键是,这位仁兄研究方不圆小说中的女性,还是其晋升职称的扛鼎之作!

 

 

 

如此“有水平”的一位学者,在自己编纂的不知道有几个人阅读的《新编大学语文》教材中,插入了方不圆的《风景》,竟然被方不圆的队友们抓到了救命稻草,你看,人家抱团取暖的努力,你羡不羡慕?

 

搞笑的是,这本书早不再版、晚不再版,偏偏在方不圆冲刺炸药奖之际,奇迹般的再版了,嗯,我姑且相信这是第二个巧合吧!

 

在南开大学图书馆2014年在售图书中,没有这本2012年出版的王启敏主编的《新编大学语文》。

 

 

 

这就存在两种可能:其一,这本书的出版只是为了王启敏博士评职称使用,不存在什么销量;其二,这本书有销量,但在2014年就销售完毕了

 

既然这样,为什么早不再版、晚不再版,偏偏等到方不圆冲刺炸药奖的最后关口,突然再版了?

 

又为什么刚一问世,方不圆的队友们立即火力全开,用这本教材保留了《风景》这件事试图为方不圆全面翻盘呢?

 

答曰:南开大学出版社!

 

诸位还记得方不圆710日在微博中公开感谢南开大学的师生吗?

 

 

 

嗯,她与南开大学有一段难分难舍的渊源!

 

这个渊源来自于——室友情!

 

在方不圆的新浪博客2007年的回忆文章中,提到一个人名:乔以钢,这可是同一宿舍的舍友呀!

 

 

 

这位乔以钢何许人也?

 

 

 

答曰:南开大学文学院党委书记!

 

 

乔以钢百度百科图片

 

那么她和南开大学出版社有什么关系呢?

 

从刘云峰的简介来窥豹一斑吧:

 

 

 

南开大学原出版社社长刘运峰,另一个的头衔是,南开大学文学院传播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理解了这个,你还会对方不圆为什么在2015年成为南开大学文学院的兼职教授感到不可思议呢?

 

 

 

亲们,别抱怨了,即便抱怨,也要抱怨你没有一个:中国好室友!

 

 

 

到这里,梳理清楚了这根链条,突然间不明觉厉,这就是传说中的文化圈吗?

 

这难道不就是“圈子文化”、“码头文化”的典型代表吗?

 

 

 

即便我们的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张伯礼院士怒批方不圆没有家国情怀,可是她的队友们,依然不遗余力的为其奔走呼号,如此一本销声匿迹8年之久的图书,人家只用借助于南开大学出版社的力量再版一次,瞬间就能四两拨千斤,理解了这个,你还会对方不圆小觑吗?

 

她的违建大别墅之所以到今天依然没有被处理,不是因为她清白,是因为她背后的圈子太过于强大:

 

当年《软埋》问世,一部为土改翻案、向毛主席领导的第一代共产党人兴师问罪的书,竟然大摇大摆的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如果不是中组部老部长张全景、国防大学老政委赵可铭上将站出来高举红旗,说老实话,我真的难以想象,在今天,我这样一个平民阶层的子弟,可以沿着他们开辟的道路,高举着讨汪的旗帜,向着根深蒂固的方不圆及其朋友圈发起勇猛的进攻!

 

 

 

明德,也许是唐吉坷德,也许不是,这取决于:

 

如果所有人都对方不圆及其朋友圈的这种抱团取暖、毫无家国情怀的圈子文化、码头文化不管不问,那么,我真的就是明知飞蛾扑火,依然要赴汤蹈火的唐吉坷德;

 

如果所有人都能够清醒起来,对方不圆及其朋友圈所散发的恶臭气味敬而远之,并致力于扑灭臭虫,净化空气,那我就绝不可能重蹈唐吉坷德的覆辙!

 

这就是,我,一个在“铁人三项”的历练下,逐渐向铁人靠拢的新青年明德的心声:

 

我们这一代中国青年的追求,应当是——强健的体魄和高贵的灵魂!

 

让方不圆和她的朋友圈见鬼去吧——多行不义必自毙,姑且待之!

 

 作者:明德先生3  来源:新青年1919


握手

雷人

路过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scgxwjz森林 2020-9-7 11:28
美国民主、共和两党正在争论打击中国的方法问题。特政府对中国极限施压,精准打击中共和中国高端企业,为了长远利益宁可损失眼前利益也要打贸易战,还要求停了中国公知们的狗粮,只要能打击中国,无所不用其极。民主党批评特政府这样的打击中国方法激起了中国民众的爱国热情,使得中国内部公知、第五纵队有的休眠,有的沉睡。
中国人民今天的爱国热情确实与特政府打击中国有关,这是很多中国人支持特朗普连任总统的原因。但要中国有力量、不挨打,必须党民、政民上下同心,这就要求党和政府打击公知、第五纵队、汉奸卖国贼,与人民群众紧密联系;下面觉醒了的民众把受剥削压迫和受苦受难的怒火对准贪腐官僚及其具体的人、事和集团发泄,不要把他们与共产党和政府混为一谈,同时让更多的人觉醒,使民众认识到,今天中国的问题是毛主席去世后我们党的路线出了大问题,才导致国家和民族走在危险的道路上,大家要一起努力促使共产党纠正错误,回归正轨。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